城市档案

帖子128594

进入论坛

【拍客】寻访德国三大兵营的前世今生

ink墨

楼主11月12日 13:41


1571655422
伊尔蒂斯兵营老照片
1571655422
 
曾经的维克多利亚湾畔伊尔蒂斯兵营的故事,到今天依然是个陌生的话题。和许多后来成了开放地的德国建筑不同,伊尔蒂斯兵营一直是个禁止公众进入的地方,普通旅游者试图进去窥探究竟的冲动,一般在第一时间就被制止了。

1571655422
俾斯麦兵营老照片
1571655422
俾斯麦兵营现在在海大鱼山校区

1571655422
军徽上的雄鹰
1571655422
毛奇兵营老照片

1571655422

1571655422

毛奇兵营已经很残破
 从1899至1909年,德国海军当局相继在青岛建成了伊尔蒂斯、俾斯麦和毛奇三座大型军营。这三座造型各异,风格由繁趋简的兵营建造时期,恰好是欧洲建筑的主流风格开始由热衷装饰的历史主义向简约、实用的现代主义过渡和转化时期。到了20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后半段,公共建筑趋向更加实用化和现代化,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德国国内出现的这种变化,也影响到了青岛的建筑,因此,出现了这种渐变的回应。可以说,1899-1909年的青岛德国兵营的建筑实践,是欧洲建筑艺术与时俱进的经典殖民地样本。
  伊尔蒂斯兵营:
  最早开建的营房
  由于原有的清军营房设计简陋,阴暗、潮湿,通风效果差,并缺乏必要的上下水设施,因此,如果遇到青岛的多雾季节或雨季,极易在士兵们之间引发传染性疾病。如1899春青岛受到山东爆发瘟疫的波及,29名士兵成为了伤寒斑疹的牺牲品,这个数字占到了驻防德军总数的2%,这种非战斗性的减员让海军当局非常头疼。因此,尽快建造卫生、整洁,符合德国标准的现代化军营,就成为了非常迫切的要务。
  建于1899-1901年的伊尔蒂斯兵营,是德国海军在青岛最早开建的部队营房,由于早期尚缺乏符合要求的建筑材料,如水泥和木材等就都依靠成本高昂的进口。德国的建筑师和公司并不乐于采用廉价的本地材料,再加上缺少熟练的建筑工人,使得这座只有两座大型营房的兵营,不仅耗费了95万马克的巨资,并且工期也持续了长达3年的时间。
  伊尔蒂斯兵营的建筑师为青岛要塞工程局(Fortifikation)局长米勒工兵上尉(Hauptmann Müller),除了这座兵营,从1898年至1909年,米勒还相继完成了信号山上的占领纪念碑――迪特里希石的设计,以及团岛、西岭、衙门山等处要塞防御工事的改扩建工程。兵营的施工则由几家德国大财阀投资组成的胶州工业集团(Kiautschou Industrie Syndicat)负责,为了保证建筑的质量,工业集团还专门聘请了退休的政府工程师拉菲尔特(Reffelt)对整个施工过程进行监管。
  伊尔蒂斯兵营的选址在青岛以东的太平山南麓,东南约1.5英里是一处伸出的海岬(太平角)。虽然远离中心城区,但倚山傍海的地理位置却极佳。两座营房前后平行排列,主体建筑沿中轴伸展,长约110米。建筑立面为纵向三段式手法,基础使用了采自青岛的优质花岗石砌筑,中间起装饰性山墙,平缓的斜屋顶突出于墙体,清水墙线粉布勾边,两翼各建巴罗克式塔楼一座,非常引人注目。德国建筑学者华纳认为,伊尔蒂斯兵营“具有典型的南欧建筑风格”。华纳还发现,米勒的设计还在附属建筑的敞廊栏杆上使用了灰色的中式瓦片,并用典型的中式手法砌成了不同的几何或花卉图案,这种手法在传教士昆祚(Adolf Kunze)设计的柏林信义会住宅中也能够看到。究其原因,无外乎缺乏合适的建材,或者基于设计者本人的审美观点,而采用少量的中式风格装饰。德国学者马维立教授(Prof.Wilhelm Matzat)则认为,许多德国人来到中国之后,就立即喜欢上了中国传统的瓷器、绘画、雕塑、木刻等艺术,将其运用于建筑当中,也是当时流行的做法。
  另一个值得人们注意的特点是兵营在南边加建的游廊,这对于改善房间的通风颇有裨益,彻底改变了旧式兵营阴暗、潮湿的弊端。这种风格稍后也成为了一种趋势,在1903年之前完成的许多商用、民用建筑上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如1901年建成的德华银行青岛分行,建筑师锡乐巴(Heinrich Hildebrand)和魏勒尔(Louis Weiler)就把明廊的风格在建筑的南立面和西立面体现得尤其明显。这种特点最初应该是出于卫生上的考虑,亦或是因为华南地区气候的影响。不过在后来,人们把多数的明廊用窗户进行了封闭,以创造更多的使用空间。毕竟,基于青岛的气候特点,这种热带风格的明廊并不实用。
  根据1899-1900年的《胶澳租借地发展备忘录》(Denkschrift betreffend die Entwicklung des Kiautschou-Gebietes)所述,伊尔蒂斯兵营的每座营房可容纳一名尉官,若干士官,以及一个连的士兵,每间营房为60平方,可容纳10名士兵居住,这要比德国国内的标准大出1/2。房间都设在设有明廊的南面,北面则被长长的走廊隔开。除了营房,还设有两座附属建筑,内设食堂、士兵厨房、军官厨房以及其他必要的后勤保障房屋。
  俾斯麦兵营:
  率先引进抽水马桶
  以德国“铁血宰相”Otto von Bismarck(1816-1898)命名的俾斯麦兵营位于青岛山的南麓,虽然被周围起伏的丘陵所包围,但背山面海的地理位置极好。在兵营开建前,原址曾有一座章高元驻防时期(1892-1897)建造的旧式军营――东营,亦称嵩武中营。
  俾斯麦兵营是继伊尔蒂斯兵营(建于1899-1901)后的第二座大型营房。该营自1903年I号营房开工至1909年IV号营房竣工,历时7年,耗资约75万马克。兵营除了四座大型的营房,还设有士兵活动中心(礼堂)、军官公寓、士官公寓、枪炮修理厂、马厩等附属建筑。由总督府建筑管理局(Gouvernments Baudewaltung)设计,马尔克斯(Lothor Marcks)监理,承包商F.H.施密特公司负责施工的I、II号营房,被德国学者约瑟夫・林德评论为“堪称对未来的建筑产生积极影响的典范”。奢华的南立面采用了新哥特式的装饰,优美的拱券,大块花岗石砌筑的墙壁,明亮、通畅的外廊饰以小型的罗马柱,凸字形的山墙中心为德意志帝国的鹰徽浮雕,这些装饰让两座部队营房更像是欧洲沿海的度假旅馆。为了防止疾病的发生,营房的设计采用了新的卫生标准,除了宿舍配有与厕所分开的盥洗间,甚至还引入了更为先进的抽水马桶。
  然而,奢华的装饰必然导致了高昂的建设成本,出于经济上的原因,1906年,从为安置自胶州撤回的第五连而建的III号营房开始,无实用价值的装饰就逐渐开始被放弃,只有承载着传统的明廊还被保留着。到了最后完工于1909年的IV号营房,建筑的形体就更为简化,明廊彻底消失了,装饰性元素也更少,呈现出了向实用主义转化的趋势。
  从俾斯麦兵营的平面图上看,四座“工”字型营房的中间是一个方形的操场,用于驻防的德海军陆战第三营的日常作训。操场西侧依次排开的三座附属建筑,也体现出了逐步转化的过程。1983年被拆除的士兵活动中心,与I、II号营房同期设计建造,山墙上“品”字型排列的圆窗和漂亮的花岗岩拱券体现着其与兵营主楼的一致性,是其中最具风格的建筑。保存至今士官公寓与III号营房同期建造,因此体现出某种折衷、过渡的风格。而1990年拆除的军官公寓(与西北靠近马厩的今“一多楼”应出自同一图纸),建造的最晚,因此呈现出简约、实用的风格。
  应该是出于卫生的原因,位于今“一多楼”西北的兵营马厩,远离主营房。其阶梯形的山墙和红色清水砖砌筑的立面与中山路、湖南路口的弗里德里希路商业综合楼有着某些相似之处。但遗憾的是,今天我们已经无法进行这种对比,这座曾经做为大学印刷厂和汽修厂的建筑,已在1999年被拆除,用于开发房地产。
  与1899-1901年建造的伊尔蒂斯兵营,以及1906-1908年建造的毛奇兵营进行比较,俾斯麦兵营的德国建筑恰好处于由热衷装饰的历史主义向实用主义过渡、转化的时期,四座营房,三种风格相似,但细部却明显不同的立面,可能在德国国内也没有相同的个例。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部分是出于经济上的因素,但更为重要的是,到了20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后半段,公共建筑趋向于更加实用化、现代化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在德国国内是如此,青岛的建筑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因此,出现了这种渐变的回应。
  毛奇兵营:
  完全摒弃华丽装饰
  毛奇兵营位于台东镇西南,毛奇山(今贮水山)以东,伊尔蒂斯山北麓的山谷中。资料显示,这座以打赢普法战争,继而统一德国立下汗马功劳的总参谋长毛奇(Helmuth von Moltke)来命名的兵营,实际上早在1899年就存在了,不过最初的营房仅为一些简易的活动平房和军用帐篷。1906年,总督府开始着手为在义和团时期,进驻胶州城和高密城的部队修建营房。因为根据1905年11月代理总督凡・塞麦恩(Enrst van Semmern)海军上校与山东巡抚杨士骧在济南达成的撤军协议,这些部队应该1906年结束对这些城镇的占领。
  主要用于安置由高密撤回的德海军第三营骑兵连的毛奇兵营,曾被台东镇的中国百姓形象地俗称为“马房子”,兵营由总督府建筑与规划管理局设计,由于预算的缩减,整个工程造价只有50万马克。来自汉诺威的建筑师舒巴特(Heinrich Schubart)从1907年10月开始承担起整个兵营的施工与监管工作。在青岛期间,舒巴特还主持完成了青岛观象台(1910-1912)、海军军官俱乐部(1909)、狩猎俱乐部(1908),以及一些私人住宅的设计与建造。根据《胶澳租借地发展备忘录》的记载,在1905-1906年度,毛奇兵营已经有一所马厩和带有武器修造车间的鞍具锻造间建成。同时,驯马场、一幢小房间的宿舍楼和一幢办公楼也已经开工。1906-1907年度,马场、宿舍楼、办公楼、火炮库及车库相继完成,I号营房已开工,II号营房也已着手备料的工作。1908年,军营建成后,除了骑兵连,海军第三营的机关枪连、工兵连和海军野战炮兵连也相继入住该营。
  毛奇兵营由两座营房、一座礼堂、东西马厩,以及若干辅助性功能房所组成。“凹”字型的营房面北平行排列,兵营的北面是占地广大的毛奇练兵场(Moltke Platz),用于骑兵连日常的操练作训。与伊尔蒂斯和俾斯麦兵营明显不同的是,在毛奇兵营的立面上,华丽繁琐的装饰已经被完全摒弃,甚至连德国兵营标志性的阶梯状山墙也被取消,仅有平缓的突出于墙体的斜屋顶和用花岗石装饰的窗套才能够隐约地闪现出德意志建筑的风格特点。尽管如此,兵营主入口为防止北风而侧开门的设计仍然独具匠心。简约的设计手法让整座兵营的实用性被放大,显得更为经济和实用,同时期在青岛建造的海军军官俱乐部(1909)、德华大学(1909)等公共该建筑也体现出了这种特点,因为在当时更加实用化、现代化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

城市档案

全部回复(20条)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青岛新闻客户端

青岛权威资讯+服务平台

青岛论坛

客户端“爆料” 最高奖1000元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