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时间转眼到了2009126日。我做梦,梦到自己掉井里去了。感觉做梦的时间很短很短,就是直接掉井里了,十分害怕,就醒了。对于一般不做梦的我来说,做了一个这样的梦,感觉怪怪的。忍不住打电话跟闺蜜说了此事,闺蜜查电脑给我解梦:梦见落入井中,临渴掘井,为时未晚。女性梦见落入井中,预示可能会在感情上上当受骗。听罢,我说道:‘不知道落和掉在梦境里有什么区别?’‘没什么区别!’闺蜜一字一顿的告诉我说:‘只有落,没有掉!落和掉的意思是一样的。你不要自欺欺人昂。’我心中有点不悦的说:‘落和掉是不一样啊!而由此解析的肯定也就不一样了!再说了,我有什么可上当受骗的啊!’闺蜜听罢,没好气的对我说:‘我发现啊,这恋爱中的女人,直接就没有智商!没事的时候你还是多想想吧。’‘这有什么可想的。不可能的。’我肯定的回答了闺蜜。见状,闺蜜回了我一句:‘你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昂。’

  2010年的2月4日。明郑重其事的跟我说:想带我回老家。至于是年前还是年后,让我自己拿主意。他单位从6号就正式放假了,3月1日正式上班。

  我听罢,一时也没有主意。我告诉明:‘我跟父母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吧。’明说:‘6号是小年了,我明天就回胶南。年前我肯定要去一趟青岛的,所以,你定好了日子马上告诉我,我也好安排安排我的时间。’我说:‘知道了。我下班回家就和父母商量,晚上给你电话。’明听罢,高兴的说:‘好的。晚上等你电话昂。’

  晚上和父母商量的结果是:让我年前去胶南。说是和父母商量,确切的应该说是父母商量的结果。二老商量的时候,直接无视我的存在,无奈啊。明听完我说的结果,迟迟没有吭声,半响才失望的说:‘我希望你过年时来,我好带你走亲戚的。。。’我故意气他说:‘谁让你不直接说明白的。对不起,晚了。’明哀求道:‘求求你了,你再和爸妈说说,改改日子吧。’我幸灾乐祸的说:‘怎么求啊?’‘跪地求啊!’我这边话音未落,明那边已接上了话。我一怔,不知这是个什么情况。

  ‘喂,在听吗?’听着明的呼唤,我晃过神来,连连说:‘在,在。’明无奈的说:‘你当回事昂,好好跟他们说说。。。算了,还是我自己说吧,依着你,黄花菜都凉了。。。’‘你别急,先听我说。’我打断了明,跟他说道:‘爸妈之所以让我年前去,也是综合考虑后决定的。’‘爸妈怎么说。’明插话道。‘他们觉得我年前找一天去,可以带点年货看看老人什么的,不至于给你家里人添很多麻烦。。。’我解释完,明也再没有说什么。只是有气无力的应着:‘哦,我知道了。’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6-26 15:30:1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最终是在2010年的2月6日来到了明的老家。5日晚,明从济到青,6日一大早就拉着我赶往胶南。明答应我爸妈,7号晚饭前肯定送我回青。在爸妈的千叮咛万嘱咐下,我和明踏上了去胶南的路。

  一路上,明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家及家人。一会说体格健硕的大哥,一会说童颜鹤发的爷爷,一会说长得小巧的侄女,一会说似如母亲的嫂子。他的情绪异常兴奋,整张脸都被微笑笼罩了。受他影响,我紧张提着的心也一点点的落了下来。

  离家越近,我的心情越复杂。明看出了我的紧张,握着我的手说:‘我的家人肯定都会很喜欢你的。。。放心吧,有我呢。’我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他:‘他们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明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说道:‘这不可能!看照片都喜欢的不行了,这真人比照片漂亮百倍,更喜欢才对。’说完,随手刮了下我的鼻子,整个人哈哈的傻笑起来。

  中午11时左右,明的车直接停进了他父亲住房的院子里面。车未停稳,已从屋里出来了很多人。我的安全带还未解开,车门就已被打开,我的手直接被人拉起拉向了车外。我慌乱的用手去解安全带,明见状赶快帮我解开,我就像要逃离一般,迅速的从车内到了车外,尚未站稳,整个人已被围在了中间:两只手被面带微笑的陌生人拉着,她们嘘寒问暖,这边还未回答,那边就又问起,我不知是该听还是该回答,只能尴尬的笑着。明下车后急忙分开众人过来解围,一一向我介绍着他家的一众亲戚。有些称谓我实在是搞不清楚应该怎么叫,我只好面带微笑,点头权当打招呼了。

  ‘回了。’随着一声粗狂的声音,人群自动的闪向两边,我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明的父亲。老人精神矍铄,笑容满面的直冲着我走来。紧跟在其后的是他的老伴,一个很干净利落、个头矮小的老人。明的大哥、嫂子紧跟其后,他们急急的招呼我们进屋。

  明拉着我,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房间。茶几上摆满了苹果、桔子、香蕉等水果,当然也缺不了花生、瓜子、糖等等。我被明带到了他爷爷面前,见过爷爷后,被明安置在沙发上,还未坐定,手里就被塞满了水果、糖,我把手里的刚放下,瞬间手又被塞满,我只好两手捧着,低眉顺目,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满屋的人都在不停的说着我似懂非懂的方言。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6-28 12:40: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嫂子的一句:吃饭了,人群才渐渐的离去。我长舒一口气,很累的感觉。

  饭桌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全家的小年饭热热闹闹的一直吃到了家家掌灯时分。席间,有来的,有走的。有来了又走的,有走了又来的,煞是热闹。

  经过整个下午的吃饭时间,我和明的家人慢慢的熟络起来。尽管我们交流的时候,时不时的需要明来当‘翻译’,但是诸如:儿不糙之类的话,我还是很能听懂的。呵呵~~~

  明的家是一个二层的小楼,当时在村里面还是很出眼、很气派的。房间里有自己烧的暖气,有单独的卫生间,足足有三十多平米的厨房和餐厅亮瞎了我的眼。整座房子出乎我意料的干净和整洁。当明问我要不要洗澡时,我才知道,还有一个单独的浴房呢:面积有十多个平米,一边是独立的玻璃浴房,里面躺着一个大大的浴缸。另一边放着洗衣机及桶、盆之类的物品。我直接看傻了,我忍不住对明撒娇道:‘我也要这么大的浴房。’明无限深情的说:‘好!好!’边说边搂我在怀抱。

  欢聚的时候总是感觉时间的短暂。第二天下午,在明的陪伴下,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明的家,离开了胶南。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6-28 14:14:2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时间转眼已是2010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四。这一天,明来到了青岛,按照事先已安排好的,他首先宴请了公司在青的合作伙伴。第二天的中午请我们全家及亲戚小聚了一下。在饭桌上,明遭到了来自我姨、舅、叔叔等亲戚的轮番追问:你俩的事,准备啥时办啊。。。你怎么打算的啊。。。这要是结婚,这家安哪儿啊。。。青岛和济南虽算不上太远,可真有事也不是很方便啊。。。问题一个接一个,明没有了招架之力,有些尴尬和无奈,只好频频的给长辈敬酒,居然把自己灌醉了。

  其实,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俩。明的人脉和事业在济南,公司也是刚刚有所起色。而我的家人及亲戚都在青岛,他们更多的是希望明能来青岛。理由一:明来青岛后,离胶南老家也近,可兼顾照顾老人。理由二:在青岛亲戚朋友多,做事可有依靠等等。明两下为难。

  这个春节由于这些现实的问题没有答案而过得有些沉闷。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我一个劲的说:‘丫头,相信我好吗。会有解决的办法的。’明坚定的话语,给了迷茫中的我不少信心。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2 13:34:5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10年4月30日晚,我在明的再三哀求下乘车到了济南。尽管明的公司已放假,可是5月1日的上午,我还是被明拉到了公司。他给我一一介绍着,介绍的同时还不忘加上他的规划和设想。租借的房屋很明亮。各种我看不懂的仪器设备整齐的摆放着。门上的标牌清晰的告诉着你每间房屋的作用。粗略的转了一圈,我最后被明拉进了他的总经理办公室。房间不大,但很整洁。房间里摆放的每一件东西,都透着主人的用心。明的房间的布置格调,我很喜欢。但我没有告诉他,因为我怕他知道后,自恋情绪泛滥。呵呵。。。

  在济南短暂的游玩了二天。尽管明没有说起,可我心里明白,他执意让我来济南的目的,就是想让我更多的了解一下他的公司,他的工作和生活的环境。其实,我很明白他的用心良苦。只是,有些问题还没有答案,一切还都不能太急。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2 14:12: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61}一直在跟帖,写的很用心。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3 09:50:3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节后的第一个周末是58日,周日59日则是母亲节。8号那天约了闺蜜一同逛街,给各自的老妈采购节日礼物。一直逛到下午近2点,我们才完成采购任务,得以吃午饭。

  我饿得前心贴后心的,米线一上来,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一阵风卷残云之后,我满足的擦着嘴,这才发现闺蜜居然没怎么动筷子。我不解的问:你怎么不吃啊,不饿?闺蜜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说:饿啊。可是我其实和明一样都不怎么喜欢米线的,还不是为了将就你。话音刚落,闺蜜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急的对我说:我没别的意思昂,我只是想说,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吃米线啊。我听罢,心中不解:今天可是你说要吃米线的啊。你怎么。。。我话未说完,就被闺蜜激动的打断了:是,是我要吃的。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匆忙的吃了起来。我望着她,欲言又止。

  第二天的中午,一大家子人在饭店给母亲们过节。明的电话很切时机的打来了。问候了一圈母亲们节日快乐,末了,还不忘送给我一句:预祝未来的母亲也节日快乐昂。呵呵。。。守着众人,我一时也无法发作,只好对着电话恨恨的说:今晚和你算账。明听罢,居然高兴的说:好啊,好啊,热烈欢迎。我当时只想着晚上打电话给明,教训一下他的信口开河,但我绝没有想到,原来明的欢迎是别有它意。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3 13:08: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海里游泳的猫的帖子:


{2061}一直在跟帖,写的很用心。


谢谢亲看帖的耐心。我努力更新中~~~{2047}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3 13:10:3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前面有个地方忘了交待:母亲节恰巧和大礼拜相遇,明之所以没有来青的原因是:他公司除了管财务的大姐是已婚外,其余的皆是单身男女,且本省的居多。所以,五一假期时公司根据全体员工的意见一致同意将8、9号调到假期连休,以方便年轻人回家过节。而明因为3号那天要给海南的客户接机并与之签订合同,故五一假期间没能来青。这也是促成我济南之行的原因之一。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3 22:06:2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其实,自我那次生病发烧明来青看我之后,我俩煲电话粥的时间基本都在晚9点以后,白天的时间多以短信联系或者特殊情况的简短通话。所以,我说的‘今晚和你算账’,是指晚上打电话再和他理论。

  可是晚上不到7点,正吃着晚饭呢,明的电话就来了,我在心里想,真沉不住气!就连挨批也喜欢早点挨啊。谁料想,我刚接通电话,明就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你在哪儿呢?’我一怔,怀疑自己听错了,弱弱的说:‘在家啊。’明一听,连连的追问道:‘在家?你在家?’‘是啊。在家啊。怎么了?’明这样问我,我感觉莫名其妙的。‘你真的在家?’明很怀疑的继续问着,而我却丈二摸不着头脑:‘嗯,在啊。咋了。’我越听越糊涂,不禁问道:‘你以为我在哪儿呢?’明听罢,过了一会才说:‘你今晚不是高中同学聚会吗?你怎么没去?’听罢,我彻底糊涂了:‘谁告诉你我高中同学聚会?我怎么不知道呢。’明不放心的继续问道:‘你真没去?’我真败了:‘大哥,根本没有聚会,我去哪儿啊。’我越说越生气,忍不住声音提高一个八度:‘你要是不相信,你打家里座机,看我在不在家。’明很明显的感觉到我生气了,他连忙说:‘丫头,别生气啊。我一听说是浩(我的高中同学外加追求者)组织的,你说我这不就急了嘛。’我听罢,没好气的说:‘这有啥可急的!我和他就是同学关系,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明连忙说道:‘我信,我信,我当然信。’我一听,更上火了:‘信你还打什么电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嘛。’说罢,我生气的挂断了电话。正吃着饭的父母一起将目光投向了我。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4 15:17:0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忍不住撅着嘴坐在了餐桌旁准备继续吃饭,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明打来的就生气的挂断了,铃声接着响起。反复折腾了几次,我接通了电话,几乎是对着电话吼着说的:‘你烦不烦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然后果断的关了手机。‘我看是你不让我们吃饭了!’老妈严肃的对我说。我口未张开,眼泪却先流了下来,我委屈的对老妈说:‘我哪儿不让你们吃饭了。明明是他不让我们吃饭,关我啥事啊。’555~~~~~莫名的委屈让我哭了起来。见状,老妈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老爸摆手止住了:‘别哭了,去洗个脸。想吃就继续吃,不想吃就先一个人冷静冷静。多大的事啊,这都哭上了。。。’‘嗯。我不吃了。’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去了卫生间,越想越委屈,不停的抽泣起来。

  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老爸对老妈说:‘我接吧。我估摸是明!’我听见这话,居然很没出息屏住呼吸静心听起来。只听见老爸说了一声:‘嗯,是我。’之后就半天没声音了,我暗自有点心急,就准备从卫生间出来到客厅去。刚出卫生间,就听老爸说:‘好,我知道了。这样吧明,我先了解一下好吧?。。。嗯,嗯,好,那就先这样,好,拜拜~~~~’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4 20:52:3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听罢,急忙转身准备回卫生间。只听老爸故意拖着腔说:‘过来吧。还回去干嘛。打算今晚扎根在厕所了?!’末了,还不忘呵呵笑了几声。我刚才的举动被老爸发现了,有点不好意思,涨红着脸走向了客厅。老爸边用手拍着沙发,边对我说:‘过来坐,说说到底怎么了。’我怏怏不乐的走了过去,坐在了老爸身边,低头看着地板,一时无语。

  ‘咋了?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很厉害吗?又吼又叫的,我都怀疑这是我女儿吗?!’老爸声音不高,但透着威严。我暗自为刚才的不冷静有点后悔。

  ‘可以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老爸扭头看着我,温和的跟我说。‘就是。。。’我刚想开口,心中委屈之极,声音变得哽咽,眼泪唰的流了下来。老爸见状,连忙给我抽出一张餐巾纸:‘哎呦,看把我闺女委屈的。。。我看我闺女是真受委屈了!这事老爸给你做主。说说吧。’

  我努力平息着自己情绪,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跟老爸诉说着:‘他不相信人!我说我在家,他就是不相信。。。’老爸听罢,轻轻的问我:‘他为何不相信?’‘我怎么知道!’我回答道。老爸继续问我:‘你都不知道他为何不相信你说的,你就朝着人家又吼又叫的?’‘我,我。。。’我一时语塞。老爸见状,一边轻轻的摇了一下头一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闺女啊。这事你可别怨老爸说你昂,你现在让明宠的脾气真是见长,动不动就朝着人家发脾气。。。是,年轻人相爱了,难免打情骂俏的,可是也要有个度是吧。过度了,那可就变成无理取闹了知道吧。。。有话要好好说,有事要相互商量。你看你可好,直接扣了电话,拒绝和人家说话。你这样做的结果是你自己很开心?还是明很开心?可我看到的是,你们两个都不开心,都难受。这就说明有问题了对不对。’我像犯错的小孩一般看着地面低头不语,牙齿轻轻的咬着下嘴唇。见状,老爸继续说:‘心平气和的和明好好谈谈,看看是哪儿误会了。话不说不明!人家问你了,你不做出明确回答,这隔阂就这样产生了。。。丫头,要学会珍惜!没有什么是本来就是你的。想拥有就要努力争取,拥有了就要格外珍惜。。。距离远不是远,心远了才是真正的远,知道不。。。’老爸的一席话,说得我无地自容,我连连点头,说着:‘我知道了。’老爸见我已有悔意,十分爱惜的对我说:‘你快被宠坏了!’我娇嗔的叫了一声:‘爸。。。’张开双臂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07 12:23: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闺女啊!人怕伤心,树怕扒皮。从今往后千万不能做伤人心的事知道吗?’老爸轻轻的拍着我的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听罢连连的点头,说着:‘我知道了。’

  和老爸的一番交流,让我的心情好了很多。放下女孩子的矜持,我主动给明打了电话。电话接通的那瞬间,明焦虑的心情‘一览无遗’:‘丫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生气不理我昂,我是真错了。。。’明一口气说了不下十个的‘错了’,我听罢居然怨气全消,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我嗔怪的对他说:‘光知道说错了,错了。那你说说你到底哪儿错了。’明一听,连忙说:‘我错在不该着急上火。错在不该不相信你。错在不该对你又吼又叫的。’‘你有又吼又叫的吗?’我反问明。明傻呵呵的说:‘你又吼又叫的等同于是我又吼又叫的。呵呵。。。’我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傻样吧。’

  我们又像以前一样相互吹捧一通。明的一句:‘丫头,你说好要和彤(我闺蜜)来济南玩的,怎么就不来了呢?不是浩的缘故,那是因为什么啥啊?’彻底让我懵了:‘我和彤要去济南玩?没有的事啊!谁和你说的?是彤?什么时候和你说的?怎么说的?。。。’我的问题一串串的,明明显都回答不过来了。他急忙说:‘丫头,你别急昂。我理理头绪,你好好听着昂。’我‘嗯’了一声,对他说:‘你好好的跟我说说,说不清楚,拿你问罪。’明说道:‘好的,没问题。’

  明理了理头绪,娓娓的跟我道来:原来8号那天的下午,明收到彤的短信,说是她和我9号晚6、7点钟会到济南,在济南玩两天。当时收到这条短信时,明吃了一惊,因为我和他说9号中午要给母亲们过节,怕晚上过,第二天还要上班,玩不尽兴之类的话,没有提到要去济南。所以,明顾不上回短信了,直接打电话给彤,追问这是怎么回事。彤说,因为我要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没有告诉他。让他到时接驾就好。明听罢喜出望外,接连说着,没问题,没问题。到时一定高标准接待,而且还说要当面好好感谢彤呢。彤还开玩笑的说,到时给她一个吻当答谢就行。

  明说到这里,接着说道:‘我今天中午给你电话时,你不是还说:晚上跟我算账吗。我是满心以为你们晚上到呢,所以我才会说:热烈欢迎嘛。可谁知又说不来了。不来的原因是因为要参加浩牵头举办的同学会,我一听,这不就急了嘛。’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是彤跟你说得,我参加同学会的?’明回答:‘嗯,是的。’

  我继续追问:‘她怎么跟你说的。’明边回忆边跟我说:‘晚上快6点,我发短信问她,你们到哪了。结果她回我说,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晚上过不去了。因为我们要参加同学聚会。我一听就急了,连忙打电话追问是怎么回事。结果彤告诉我说:我们分身无术,没办法啊。我一听就火了:宁愿放我鸽子也要参加浩举办的同学会,啥意思啊。彤一个劲劝我不要给你打电话,你说我能不打吗,结果给你打电话,没说两句话,你就生气不听了。’

  我听罢半天没出声,我想不明白,这事怎么这么狗血!彤这是要演一出什么戏:她需要我和明在她的戏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呢。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11 16:56: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喂,喂。。。’电话里明的呼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连忙说:‘嗯,嗯,我在听。。。’明关切的问:‘怎么半天不说话?’我有点沮丧的说:‘不知该说什么。’明很歉意的说:‘这事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好好跟你说。。。’我急忙打断明:‘这事真不怨你。我们两个都没有错!我真搞不懂彤这是要干嘛。。。你说她为何要瞒着我跟你说这些无中生有的事?她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不行,我要跟她问个明白!’‘别,别急,丫头。’明急急的叫着我,我忍不住对明发火:‘为何你不让我问她?难道她这样说我是为了你好?’话音未落,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彤这么做,不就是对明表示她对他的好吗。可是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诋毁我干嘛啊。

  我脑子有点乱,思绪有点恍惚。明在电话那头连叫了好几声,我才缓过神来。‘丫头,你听我说。这事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想没想过,你要是冒失的问了,可能你们多年的朋友就完了。任何事都是有缘由的,你冷静的想想,彤这个做法是不是很奇怪?她这么做终究应该有个目的吧,那她的目的是什么?’我听罢,没好气的顺口说道:‘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让你对我失望,对我上火生气呗。’说罢,我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因为事实就是明上火生气了!如果不是相隔有距离,估计我俩面对面的话准要吵翻天了。我痛苦的扔掉了手机,双手抱头,闭着眼睛,实在不敢再想象下去。

  手机铃声阵阵响起。原来明见我迟迟不应答,只好挂断电话后又重新打了过来。明说了很多很多,可我脑子一片空白,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叮嘱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一概不知。只是机械的嗯着,啊着。结束了通话,我狠狠的把自己抛在床上,忍不住委屈的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我双眼红肿的坐那吃早饭,爸妈轮番的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见状,急忙说:‘早上时间紧,快吃饭吧。有事晚上二老再问。我吃好了,走了昂。拜拜~~~’中午时,明打电话告诉我:他明晚到青,后天在青参加一个会议。其实之前明跟我提到这个会议的,他原不打算来的,之所以现在又要来参会,主要还是因为彤的这件事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晚上本有应酬,可是头疼的确实厉害,加上整个人没有精神,所以推说身体不舒服大家就都同意了。在家没精打采的吃完晚饭,老妈没让我洗碗,我知道肯定老爸有话和我说,我就直接去找老爸,把事情的整个过程跟他说了一遍。老爸听完,陷入了沉思,半天才不解的问我:‘你和彤最近闹不愉快了?’‘没有啊!’我坚定的说。‘那这事你问过她没有?’老爸继续问我。我回答说:‘没有!明不让我草草率率的就问。’老爸听罢,放心的说:‘嗯,明这么处理的对。’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老爸的话:‘可我忍不下这口气。不问明白我心里总觉得是个事。’老爸说:‘你这孩子就是沉不住气。你现在去问彤,你除了和她吵,你还能干嘛。要是彤说她没有说过,那你是不是还要再找明接着吵吗?’‘我,我。。。’我被老爸说的哑口无言。老爸见状,接着说:‘丫头啊,任何事的发生都是有缘由的。所以呢,老爸感觉这事呢也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发生的。你不是说明明天晚上要来嘛,到时我和他谈谈再说好吧。’我只好‘嗯’了一声,答应了老爸。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13 17:41:0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第二天赶着饭点,明到了青岛,和我们一家共进晚餐。由于彤的这事老爸不希望我在饭桌上和明谈论,所以,我只是闷头吃饭,整个人不在状态。明的眼光不断的看向我,我只当没看见低头吃饭。老爸掌控着气氛,老妈极力配合,我倒也没有觉察出什么不妥。

  饭毕,老妈叫我和她一同收拾。老爸则和明去了书房。我忍不住想去听听老爸和明都谈些什么。老妈佯装生气的说我:‘你看你这点出息。你爸还能把明吃了不成。’我心虚的说:‘哪有!我只是想听明说说,彤到底是怎么跟他说的而已。’老妈没好气的说:‘快洗你的碗吧。你真想听,当初干嘛扣人家的电话啊。。。’我一时语塞,只好不紧不慢的洗起碗来。

  我坐在客厅都快把所有的电视频道都按了一遍了,老爸和明也没有出来。我不禁烦躁的在客厅踱着步。我主动要求去书房送水果的请求,被老妈无情的驳回了。我只好回房百无聊赖的随意躺在床上,渐渐的竟有了睡意。

  一阵声响惊醒了我,原来是老妈叫我去书房。我三步并二步的到了书房,明见我进来了,居然起身,和我微笑了一下,含情脉脉的看了我一眼后走出了房间。我看看老爸,心中有点疑惑不解。

  坐在老爸的对面,我努着嘴,双手托腮的看着老爸。老爸也看着我,半晌,才开口说:‘丫头,你懂逢人只说三分话的意思吗?’我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懂了!怎么了?’老爸听罢,反问我:‘怎么了?你既然懂,你怎么还反问我怎么了呢?这说明你根本不懂。’我一听,急了:‘我怎么不懂了!可这是要因人而异的啊!’‘对。这点你说的很对。’老爸接着说:‘你和彤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有些事,彤知道的可能比我和你妈都多,这我们没有意见。年轻人在一起,共同语言多,我们可以理解。可是孩子,有些东西是可以分享的,有些东西却需要自己珍藏的,你知道吗?’我不服气的说:‘我当然知道了。’我话音未落,老爸就已开口:‘你知道?好,你说你既然知道,那你跟我说说,你有没有在彤的面前数落明和挖苦明呢?或者说,你跟彤是不是说过很多明的不足和缺点呢。’‘我。。。’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老爸。的确,自从认识了明之后,明就是我和彤之间的话题。即使我不说,彤也会问。所以,我和明的一步步走来,彤是再明白不过的。再说,女孩子都是矫情和任性的,我免不了也会对明有抱怨,有渴望,有怨恨。而这些,彤是统统都知晓的。

  见状,老爸问道:‘怎么不说话了?刚才还那么理直气壮的。’我低着头,小声嘀咕着:‘她都知道。。。’‘哎,你这个傻丫头啊。我就知道你会全盘抛出的。要不是明大度,你俩还不定怎样呢。’老爸很无奈的对我说。我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老爸见状一一跟我道来:原来老爸通过和明的交谈,知道了彤其实很久以来一直和明都有电话联系的。只是她每次的话题总是因我而起。一开始,她是替我打抱不平,为明惹我伤心、生气而气不过。渐渐的,变成了她对明的安慰,她声讨着我的生在福中不知福,劝慰着明何苦劳心伤神。我听罢,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这无话不说的闺蜜,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损我啊。

  可以肯定的是,最初的彤确实是出于好心在帮我。可是后来的‘帮’,确实是在帮倒忙。她最初的帮,是在着力表现她这个闺蜜的力道。她后来的帮,则是在着力体现着她的善解人意和我的不可理喻。她的所作所为,目的就是极力的诋毁我而抬高她自己。而这一切的最终原因――就是彤喜欢上了明。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14 12:48: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当这个答案呼之欲出之时,我整个人傻掉了。我无助的看着老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最好的朋友居然想夺我最爱的人。这狗血的事情确实在现实和电视剧里反复出现过。而今,它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眼泪夺眶而出,我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愤愤不平的说:‘我那么相信你,什么都跟你说。你怎能这样对我。’说罢,我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爸走到我身边,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怜惜的对我说:‘丫头,你要学会交流啊。交流的学问很大啊。交流的好,感情愈来愈深。交流不好,就没有感情而言了。。。明说,他自始至终都是相信你的,尤其相信你的为人。。。尽管有时你对他过于苛刻,过于任性,再加上彤的旁敲暗指,他也曾有过彷徨。但是他说,既然喜欢一个人,那么喜欢的就不止只有优点,而是应该全盘接受,连同她的缺点也要喜欢。所以,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全部。。。’而我,只有用哭声做回答了。

  老爸啥时离开的,明啥时到书房的,我一概不知。我趴在桌子上哭得可谓昏天黑地的。突然,有一双手放在我的腋窝处用劲的将我从桌上拉起,随后斜拉着我的胳膊,将我紧紧的抱住。我心里一惊,透过哭肿的双眼,看见的是明俊俏的脸。我挣脱着,他抱得愈发的紧。我挥手捶打他的胸口,他深深的吻向我。

  时间在那一刻停滞了,我深深的沉醉在明的吻中,居然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丫头,丫头。’明的呼唤把我从‘睡梦’中唤醒。睁开眼,只见明很紧张的看着我,着急的问:‘你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他边说别紧张的摸着我的额头和脸颊。我不解的说:‘没有啊。我很好。’明不安的说:‘真的没事?可你刚才怎么看着是昏了似的。’我说:‘啊?是吗?’明不放心的说:‘可不是吗?整个人直往下坠,吓坏我了。你真没事?’听明说到这里,我才发现我已躺在了沙发上,难道我真的被明吻的昏厥了?我不禁有点羞涩。

  明去客厅给我拿了一杯水,我一饮而尽,整个人虽精神了很多,可阵阵困意还是不断袭来,都是昨晚缺觉闹得。

  明见状,爱怜的说:‘困了吧?赶快去洗洗睡吧。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昂。’我努着嘴,点了点头。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14 19:34:4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那一夜,我睡的很沉。若不是早上的闹钟将我唤醒,我估计一觉睡到中午的可能性都有。班还是要上的,尽管有很多不情愿。

  老爸告诉我,昨晚我睡了之后,明才离开的。今天晚上他有聚餐,恐没空过来,电话联系我。老爸还告诉我,他和明的意见是:不让我直接追问彤,最好还是留意察看察看。其实说实话,虽然很生气,很伤心。但是却并没有发自心底的恨彤,这可能是多年的姐妹情谊使然吧。

  当晚没有见到明。所有参会人员聚餐,明不好意思推辞不去,也不好意思提前离去。按照他的意思,我第二天上午请了半天假,我们俩人很随意的在奥帆基地周边一边逛着一边聊着,吃罢午饭后,明离青返回了济南。

  接下来的日子,每当我面对彤的时候,心里总是莫名的感觉别扭。我知道,我对那件事始终未能释怀。有时话到嘴边,却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我发现,我不知道那句该说,那句不该说。以至于,我和彤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交流了。而我居然常常的跟犯花痴般的盯着彤看不停,心中总忍不住的想:你欠我一个理由,欠我一个解释。而彤也不像以前那样总喜欢追问我和明的事了。见面的尴尬气氛,直接导致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20 15:12: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时间转眼已是2个月后的7月10日。这时的青岛,天气还算凉爽。所以,明一到青岛,就不住说:这也太风凉了吧,哪有夏天的味道啊。我不禁暗笑:大哥,你要知道,你可是从火炉里出来的,随便个地方对你而言都是凉爽的。

  明这次来青,需要停留个把星期。这主要是因他和青岛合作单位的项目商谈。其实随着明在青岛和淄博两地项目的不断扩大,他往返于济南和青岛之间日渐频繁。加上他还要不断的南下海南和湖南,我俩见面的次数较之以前并没有增加多少。以前他多利用大礼拜的时间来青,而现在,大礼拜的时间多半被他用作赶路的时间了。所以,赶上他有时来青办事,我也多在上班,很多时候都是两人中午一块吃个饭,就各奔东西了。所以,尽管心中有很多不舍,可也无可奈何。所以,也会常常想起彤之前跟我说的:异地恋的保鲜问题。也会为彤的那句:你考虑过结婚后在哪儿生活的话而纠结不清。

  每次看见明,我都是开心、快乐的。那种开心、快乐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而这种开心和快乐是会传染的。所以,明会经常说:‘只要看见我,他就不知道什么是烦恼和痛苦了。’我俩都用心的去爱着对方。明包容着我,我理解着明。感情升温很快。

  7月11日晚吃过晚饭后,我和明就跟老爸老妈一起出门散步。爸妈在前面走着,我和明在后面跟着。我小鸟依人般黏着明,他也时不时会背着我走一段。一路走,一路闹着。突然明问我:‘这两天你见过彤吗?’我马上回答:‘没有啊!上次见面是一块看的电影,也有段时间了。怎么了?你为何突然问这个?’我边说边从明的背上滑了下来。明牵着我的手接着说:‘我只是随便一问。只是彤说,我若来青的话,她想见我一面。。。’我一听,有点急了,直接把明的手甩开,愤愤的说:‘你答应了是吧?你都不和我说一声就答应她了是不是?你。。。’我话还没说完,嘴就被明的吻堵上了。我挣扎一会,也就慢慢的安静了。明慢慢的松开我,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你真吃醋了!满嘴都是醋味呢。’惹得我拼命的忍着,生怕笑出声来。

  明见状继续说:‘我跟彤说,等我到青后看情况再说吧。可她说,你若是觉得很为难,我可以跟丫头给你请个假。所以,我还以为,她跟你说了呢。’听到这里,我疑惑的问明:‘她没有跟我说过要和你见面的事。你说,她见你要干嘛啊。’

  明听罢,认真的想了一下,拉着我的手,深情的对我说:‘丫头,我自认为已经和彤说得很清楚了。我和她的相识,是因为她是我爱的人的所爱。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首先不会让我爱的人受到任何伤害的。因为,我很爱她,我会不顾一切的保护她的。’我听着,眼睛竟有些湿润。我投进明的怀里,娇嗔的说:‘我相信这都是彤单方面的问题。所以,你想去就去吧,我没意见。’‘你这个傻丫头,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明微笑着边说边用手拧了我的鼻子,然后迅速的闪开,惹得我在后面一路的追赶着。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21 13:15:2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楼主更新了没有

嘻嘻
成了你的粉丝了哦~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22 14:47: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云小暖的帖子:

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楼主更新了没有
嘻嘻
成了你的粉丝了哦~

真的吗?我居然有粉丝了?十分的谢谢亲的支持。
最近更新的有点少,我努力更新中,争取让亲每天都能看到更新。
{2052}



我来说一句

发表
2014-07-22 16:40:5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