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12到第
回复:

  电话打通了,我却嗯啊着不知该怎么开口了,尽管我在这之前已反复想了多次。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明关切的问我。

  没,没什么事。不,不对,是,是有事。我居然结巴了。

  哈哈。。。你是不是知道我正发愁呢,故意逗我开心呢吧。明很开心对我说。

  谁逗你开心了,我还愁着呢。我带着埋怨的口气对明说。

  明的笑声戛然而止,急急的问我:你愁什么?出什么事了?

  我急忙回答:没出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说点事。

  明听罢,明显有点担心了:啥事?说吧!

  我:也没啥事。

  明:没啥事是啥事啊,你倒是说啊。我的姑奶奶,你要急死我啊。

  我有气无力的说:哎,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嘛。

  明:哦,这好办。不知道怎么说是吧,那就从头说,好,说吧。

  说来奇怪,明其实没说几句话,却打消了我所以的顾虑,我一口气就把老爸的指示一股脑的倒给了他。

  说完后,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如释重负。明那边却半天没有动静了。我心不安起来。轻声的问:怎么不说话?怎么了?

  话筒里没有声响。

  喂,喂?我连续的问了几声。

  在呢。明的声音有点低。

  我:怎么不说话?怎么了?

  明:不知该说什么.

  我听罢,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模仿着明的语调,对明说:哦,这好办。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吧,那就从头说,好,说吧。

  明被我的话逗笑了。没好气的说:真拿你这个傻丫头没办法,气死都不知道怎么气死的。

  我嬉笑的逗他说:气死多冤啊。别人说起来,说这个人是被气死的,心眼真小啊。多难为情啊。所以,咱怎么滴也不能气死昂。嘿嘿。。。

  明气急败坏的说:本来被气个半死,这下真被气死了。等着我收拾你。。。

  你要收拾我?那你别来了。你说我请你来收拾我,我是要有多傻啊。

  本来不想去的,现在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去。去了先好好收拾收拾你再说。我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傻丫头给气个半死,我怎么着也要挣点面子回来吧,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世上混啊。555。。。明说完,假装的哭了起来。

  我听罢,试探的问:你决定来我家了?

  嗯,决定了。明很肯定的回答了我。

  我对他说:嗯。好。我感到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2014-05-29 15:12: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胖胖的烤鱼片的帖子:


您好,帖子已在本版置顶,并向社区首页推荐,希望您继续更新,奉献精品贴给大家{111}

谢谢版主的关注。我会继续努力的{120}

2014-05-29 15:18:3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紫色太阳伞的帖子:


坐等更新。。。


亲,我今天已更了。谢谢亲的关注,

2014-05-29 15:28: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ruyixing的帖子:


有看点,继续

谢谢亲的关注,请继续看。

2014-05-29 15:29: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哦,对了,你刚才说你正发愁呢,愁什么呢。我在长长的松了气之后,突然想起明刚才说的话。

  感觉明明显的愣了一下神,稍作思考后才开始回答我:哦,我都被你气糊涂了,你不说我都忘了愁什么了。

  我详装生气的说:我怎么这么喜欢没事找事啊,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我用京剧的唱调,把个‘啊’字拖得很长很长。

  哈哈。。。我把明又逗乐了。他笑着说:怎么着,你这是要唱大戏啊。需不需要我锣鼓伺候啊。

  我调皮的回答说:好啊,好啊。猴儿们快快操练起来。

  拉倒吧,你是二师兄,又不是孙悟空,还猴儿们操练起来呢,哈哈。。。明笑得更欢了。

  我不怀好意的说:孙悟空应该说孩儿们操练起来吧。可我刚才说的可是猴儿们啊。你笑,你笑什么笑。笑你自己傻呀?哈哈。。。说罢,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听明大吼一声:你个傻丫,你耍我啊。等我跟你算账。

  秋后算账?!你是地主老财呀?我装出害怕的口气。

  我是资本家!你怎么着吧。明开始气急败坏了。

  我继续逗他:资本家就了不起啊。那请问福布斯你排第几啊。

  明没好气的说:我排老大。

  福布斯你排老大?你黑社会老大吧。哈哈。。。我大声笑着。

  真败给你了,横竖都是你的理,我说不过你。明无奈的说着。我这边也停止了笑声。

  败给我了?!那就说说你愁啥事吧,我不和你开玩笑了。我认真了起来。

  哎!明长叹一口气,慢慢的跟我道来。

  原来这几天明已开始着手办理自己公司的事情了,之前他曾跟我说过,国庆节后就着手办理公司注册,人员招聘等事。想在年底前先把公司建起来,春节前进行员工上岗培训,争取2009年春节后公司能正式启动。因为考虑到09年的春节是在1月底,所以,时间上相当紧张。我当时对明说过,时间安排的太紧凑,万一那个环节出点问题,就很可能会耽误春节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你还是要多方考虑考虑。明显然也知道,离春节就剩不足3个月的时间了,不抓紧,这近三个月的时间就白白浪费了。抓紧吧,首先这人员招聘在时间上就没有优势:因为到年底了,大家几乎都是抱着年终拿钱回家过年的想法,一般没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找工作。光这一项,可能就要将整个计划推迟2――3个月的时间。所以,是春节前就着手干,还是春节后着手干。这,真的是个大问题,可把明愁着了。

  眼下,情况出现了转机:原公司的有些同事,听说明要自己开公司,明确表态要到他的公司里工作。他们说,他们信任明,看好他。如果明不接收他们,他们也是会离开公司的。这让明悲喜交加:悲的是,自己离开公司的时候,他同学就有所不悦。现在要是再把人带走,他不敢想象他同学会怎么想他。喜的是:他原来的同事能到他的公司工作,明是求之不得,万分欢喜的,因为他们很熟悉工作流程,马上就可以开展工作,公司立刻就能运转,效益也是立竿见影的。最可喜的一点是,他们还可以直接带新员工,充当培训师的角色。使新员工在干中学,在学中干,可大大缩短培训时间。这一悲一喜,折磨的明一筹莫展,很是头疼。

  好了,丫头,不说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做梦做着我昂。明故作轻松的对我说。

  那你也早点休息,先不要想不开心的事了行吗?我担心的对他说。

  嗯,好的,睡觉。明天是光明的!明说最后一句话的口气,就像走向刑场高喊口号慷慨就义的烈士。

  第二天上班后,我抽空给明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因为我不懂明的工作性质,也不懂得应该怎么开公司,怎么管理公司。我只能把我一个‘旁观者’的真实看法告诉他。我鼓励他说:有些事,只要自己想明白就好。虽然我们不能脱离这个社会,独自一人去生活和工作,但是我们每个人相对而言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需要和他人交流,但是不排除很多时候,他人在听你说之前,他们依然在心底已经用他们的思维框架先把你框起来了。所以,你喜欢的、不喜欢的在那一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的喜欢与不喜欢。如果,他们的喜欢恰好就是你的喜欢,你在那个框架之内,那大家皆大欢喜。反之,你就在那个框架之外,那大家心照不宣,各自走好。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所以,人,有时真的需要自私一点,需要拿出勇气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真的想好了,那就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吧。

2014-05-30 14:12: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第二天一大早,明急乎乎给我来电话说:我昨晚做了个梦!你猜我做了个啥梦?

  这哪能猜得到啊。我睡眼惺忪,脑子转不过来。随口答道:猜不到。

  明居然急了,说:你怎么说话一点也不走心啊,就不能想想再说啊,真是的,哪怕你装着思考了一会再回答也好啊。

  听到这,我清醒了不少。我埋怨道:大哥啊,你影响人家睡觉在先好不好,我还没说你呢,你却先急了,你怎么这样啊。

  我这不是着急吗?不然我怎么可能打扰你这懒猪睡觉啊。明一边给自己找着借口,一边把我损了一顿,让我又一次的领略了他的‘沉默寡言’和他的‘很闷’。我称他为‘总理’――总有理的简称,简直是再恰当不过了。

  转念一想,他以前经常会说:做梦做到我昂。难道是梦到我了?!

  拉倒吧!明听我说完,不屑的来了这么一句。他急忙告诉我说:梦到你爸妈了。我们在聊天,说了很多很多话,可是不知咋的了,聊着聊着我昏倒了。

  你昏倒了?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我醒来后郁闷了很长时间呢,你说我怎么就昏倒了呢?怎么做这么个梦啊,莫名其妙的。明很无奈的说。

  你和我爸妈都聊什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聊什么了不知道,只知道一直在聊。关键是我貌似是对着影子说话,因为我没看见你爸妈的脸啊。你说这是什么情况。明有点不安起来。

  听罢,我故作轻松的对他说:你说,你这几天累的跟个孙子似的,回家倒头就睡。我就奇了怪了,累成这样了还有功夫做梦,你应该呼呼大睡才对嘛,看来,你确实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佩服啊。

  哎,谁说不是呢。真郁闷,怎么做这么个梦。明说话的口气听上去确实很郁闷。

  快吃饭吧,别胡思乱想了。我爸妈为人很和善的,不会给你难堪的,放心吧。一个梦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昂。。。我绞尽脑汁安慰着明。

  他无精打采的回答我:好吧,吃饭。你也快去吃吧。

  相互告别后,我没有起身去吃饭,而是匆匆打开手机,百度了明的梦境。‘梦见自己突然昏迷不醒,是有好消息。’我连忙将查询的结果告诉了明,明回复道:太开心了。我要多吃。你也多吃昂。

  我一边看着明回复的短信,一边不屑的在心里默默的念道:使劲吃,你吃成猪才好呢。省得整天拿我取笑。

2014-06-03 11:18: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8103日的上午11点,是明到我家的时间。9点刚过,明告诉我说,已经到威海路了。

  听罢,我问:好早啊,你这是几点从老家出发的。

  明回答说:很早就出来了,在家也呆不住,所以出来的早了。他顿了顿,有点犹豫的继续说:我看时间还很早,想看看你有没有时间,我们先见一下。

  这。。。我一时没了主意。

  明:你有事?

  没有,没有。我慌乱的回答说。

  那就先见一面好吗?我在肯德基等你。和明通完电话,跟爸妈打过招呼之后,我就一路小跑的奔着威海路肯德基(现今已改为金店了)去了。

  跑着跑着,我的脚步渐渐的慢了下来。我为自己的迫不及待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我这是怎么了?就这么着急见面?见面怎么开口?说什么?。。。想法越来越多,先前的小跑步变成了‘闲庭漫步’,离着肯德基越近,脚步愈发沉重。

  远远的我看见有个又黑又瘦个头很高的男人在肯德基门口来回的踱着步。知道这个地方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得,这处肯德基的大门外的平台是高于人行道几个台阶的,人在那上面站着很是显眼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一边向前走,一边用眼上下打量着这个人。是明吗?明说他185身高,可这个人怎么感觉好像190以上呢。戴着眼镜,格子T恤,牛仔裤。。。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他就是明。

  我心跳加速,就好像揣着个小兔子。我就这样眼睛直直的看着明,径直走了过去。

  明显然也看到了我。他停止了踱步,面向我站在了那里。我走到了台阶下,竟鬼使神差般的站在那里不动了。仰着头,傻傻的看着他。

  ‘你,来了’。半晌,明首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嗯’。我低下了头回答着。

  ‘进去坐坐吧’。明小心翼翼地说。

  ‘嗯’。我继续低着头回答着,可脚下却没有挪动半步。

  见状,明抬腿走下台阶,拉起我的手就走上台阶,进到了店里。他在前面拉着我,我在后面跟着,就这样一直被他拉到了二楼靠近临街窗户的一个位置。

  落座后,我迟迟的不敢抬头看明,眼睛不知应看向何处,更别提开口说话了,整个人很是不安。

  ‘你要点什么?’明温柔的声音从耳边飘来。我的眼睛随声望去恰巧与明的目光相遇,我的目光慌乱的躲开,我很快很急促的回答说:‘不要什么’。话音未落,我感觉有点不妥,便又接着说道:‘一会就要去我家吃饭了不是,所以,现在就不要什么了吧’。

  ‘点点喝的吧。’明温柔的声音再次飘荡在空气中。听罢,我点了点头。

  ‘你喜欢喝什么?’明关切的问我。

  我低声应答着:‘随便。’

  ‘随便?请问,这个肯德基有卖?’听罢,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抬眼望过去,羞涩的对明说:我就要这个!

  ‘好的,稍等昂’。明嘿嘿一笑,起身离开了座位,下楼点餐去了。我这才得以长长的喘了口气。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的心神不宁,神情慌乱啊?真败了。

  明买完餐回到了座位。我下意识的扭头望去,他本人和视频中相比,皮肤没有那么黝黑,但看起来要瘦很多,眼镜后的眼睛看着还挺大的,在人堆里,也算是帅哥一枚了。。。我这边花痴着,明那边已插好吸管,将饮料放在我的面前了。

  ‘给,这是我给你买的随便,你随便喝吧。’明边笑边说,还不忘用眼瞅我。我被他的话逗乐了,我边笑边用手捂着嘴,头扭向了一边。

  ‘干嘛,你不看帅哥你看什么?难道这里还有比我更吸引你的?’明调侃道。

  ‘讨厌。’我回头瞪了他一眼,低声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明扶了扶眼睛,瞪大了眼睛问我。

  ‘讨厌。’我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什么?’明瞪着眼睛一边继续问着一边将身子凑向了我。

  ‘讨厌!’我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

  话音未落,明已伸手搂住了我的头,我挣脱着,他却就势把我拉向了他,他的唇重重的在我的嘴上留下了印记。我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傻了。

  ‘讨厌了’。我边说边用手向外推着明,声音中透着哭腔。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这是咋了。’明很慌乱,他用手拉着我的胳膊,我整个人被他拥在了怀里。

  ‘别动,别动。我就抱一会好吗?’明急促说话的气息吹得我的耳朵好痒,我忍不住身体努力向后倾,同时头扭动着,想要逃离明的怀抱,可明却顺势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胸口上。

  ‘我不是故意欺负你的,我,我。。。哎。。。’明着急的想解释什么,但又无法解释什么,只能无奈的叹息着。

  而我却眼里噙着泪,出其安静的依偎在明的怀里,耳朵里传来的是明有力的心跳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慢的离开了明的胸口。看到明深情注视我的目光,我羞涩的低下了头,将自己再一次埋在了他的怀里。

  ‘丫头,我爱你。’耳边传来明深沉的声音。我闭上眼,陶醉在他爱的怀抱里。

2014-06-05 12:49:5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嗡嗡作响,我连忙‘逃离’了明的怀抱。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都要十二点了,老妈兴师问罪来了。我这边还在接着电话,明那边已快速拉起我就朝楼下奔去。出门,小跑,上车,一气呵成。载着我俩的车朝着我家的方向疾驶而去。

  明一边开着车,一边不停的扭头看我。我一边指着路,一边满脸疑惑的看着他。看着他一边看路一边打量我的神态,我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他:‘我脸上有东西?’

  ‘你,不担心?!’明所答非所问的回答我。

  ‘担心?’我感觉自己听错了,所以说这话时很没有底气。

  ‘是啊。我看不出你担心。’我被明的话弄糊涂了。

  ‘哎,你这傻丫头真没治了。我这都担心死了,你怎么跟个没事人似的’。明摇着头,很无奈的说。

  ‘担心什么啊,怎么了?’我疑惑不解。

  ‘第一次就迟到,你爸妈会怎么看我啊。’明表情凝重,心事重重的对我说。

  ‘为这啊?’我听罢嘿嘿的笑了起来。

  明看我笑得肆无忌惮,眼神整个都变得困惑不解起来,没好气的丢给我一句:‘这也好笑?!真败给你了。’其实,明怎么会想到,老妈在电话里责问我:‘你把人拐哪里去了’。你说,迟到这事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至少老妈认为和他没有关系,对吧。呵呵。。。

  很快进入小区,来到了我家楼下。明拉起手刹,没有急着下车,还拉着我不让下。我明显看出了他的忐忑不安,看出了他的顾虑。

  ‘放心。没事的,我爸妈很通情达理的,你见了就知道了,他们肯定会喜欢你的。’我安慰着明。明却更关心爸妈会不会喜欢他。他强调的说:‘我真怕他们不喜欢我。’

  见状,我马上说道:‘你答应到我家,我爸当时就说你像个男人。是男人就走吧。’明听罢无奈的笑着对我说:‘傻人快乐多啊。碰上你这么个傻丫头,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走了。我才不要在这听兔子叫唤呢。’我边说边开门下了车。惹得明气急败坏的对我说:‘你个傻丫头,你非要气死我啊。’

  ‘我可没气你昂,是你自己找气生的。’话音未落,我快速的闪了。只听见身后的‘那只兔子’大声叫着:‘你不帮我拿东西啊’。。。我只好乖乖的返了回去。明‘狠狠的’瞪着我,摇着头,‘叹息’着。

  明带的东西太多,从蔬菜到水果,从面、油到花生,从鸡到鸡蛋等等,整个车的后备箱装的满满的。我和明跟爸妈简单打过招呼后就接连往返于一楼和三楼之间。我累得够呛,可明还说我偷懒,气得我朝他结实的后背捶了好几拳头,结果被他调侃为蚊子咬。我们互相调侃着,嬉戏着,我俩之间的熟悉感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2014-06-07 13:31:3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餐桌上,爸妈的热情友善,很快打消了明的顾虑。他用心和爸妈交流着,频繁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就像是一个游子回到了离别多年的家,逐一跟二老汇报着这么多年一人在外打拼的艰辛和无奈。爸妈的表情时而轻松,时而凝重,和明之间一点也没有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和客套。而我,却被这三个人,无情的‘抛弃’在了一边,没能插上半句话。

  酒足饭饱之后,老爸还想拉着明唠唠。老妈不满的说:‘你就让孩子歇会吧。一早就开车赶路多累啊。’明见状,连连对老妈说:‘阿姨,没事,没事,我不累。。。’老爸听罢高兴的对老妈说:‘明都说不累了。。。’老妈没好气对老爸说:‘明说不累是客气,你就真以为人家不累啊,真是的。。。’二老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让。明夹在二老之间不知应该说什么好,尴尬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见此情景,我‘没心没肺’的开心的笑了起来。明佯怒的朝我小声说:‘就知道傻笑。。。’我看着明开心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和我在五四广场、八大关、栈桥留下了共同足迹的明离开青岛准备回济南了。心里依依不舍,可是终须一别,我俩深深的感到了青岛到济南的距离。明想晚些时候再走,可我却担心开夜路不安全。就这样,唇与唇分别之后,手与手还在牵绊。手与手分开之后,眼睛与眼睛还在交融,就这样难舍难分。

2014-06-07 15:37:3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8年的1022日。明的公司注册成功。

  2008年的114日。公司正式挂牌营业。人员总数8人,其中包括总经理明。

  这期间,我和明积极的为中国移动做着无私的奉献,没能再见面。这期间,明因为工作常常‘冷落’我。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关心和爱护会源源不断的涌向我的手机,使我清早醒来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及他的公司的状况。

  由于之前公司同事的加入,明的公司业务开展迅速。一切都比计划预期的要好。明紧绷的神经才得以稍微的放松。

  最初的时候,因为担心明需要干的事情太多,我不好意思的打电话或发短信打扰他。可当我觉察到明的压力非常的大,弦也绷得太紧的时候,我很是担心他的承受能力。我便时不时的发短信‘骚扰’他,给他说一些我的糗事。抓住他的话柄‘挖苦’他、‘取笑’他。

  有一天晚上,明说他在加班,我告诉明我也在加班。到了晚8点左右,他发短信问我回家了没。我说离家还有百米。接着我发短信说:我要百米冲刺了!过了没多会,他又问我回家了没?我纳闷,告诉你百米冲刺回家了,怎么还问?忍不住电话过去,他居然说没反应过来百米冲刺的意思。原来某人大脑短路了!我狠狠地笑话了他。我说:‘我晕’!明听后关心的说:‘我不在你身边,可千万别晕,晕了没人扶你。’我故意说:‘我扶墙。’他立刻紧张的说:‘扶强?强是谁?快点告诉我!’。。。哈哈

  笑过之后,明总结说:‘有些事情真不敢想象!我发现,想象本身就是个很可怕的事’。我由衷的感叹:好深刻的感悟啊。

  我和明的再一次见面,时间已是2009年的1月29日,鼠年的正月初四。明又带着满满的一后备箱特产来到了青岛。少不了要和老爸喝点酒,少不了要和我斗嘴。。。

  时间过得飞快,还没充分享受相聚带来的喜悦,离别的苦楚就已来临。

  ‘真想把你变成拇指姑娘带走’。。。明面对这份感情惆怅的说。

  ‘一切都不是问题!让我慢慢解决。相信我!’。。。这是明对我郑重的承诺。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完全领悟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以致于当明没日没夜的忙碌的时候,我对他产生了很大的误解。

  2009429日,明说:没白没黑的忙碌了十多天,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5:30天就已经亮了。樱花已经凋谢了,就连紫色的梧桐花也参杂在其中,时间稍纵即逝,看来说的不无道理。转眼已是遍地黄花,只有人依旧貌似不变似的。其实真正变得最快的应该就是人了!只是有些细微的变化太细微了,以至于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罢了。

  2009年5月3日。我跟明说:今天来值班,零零落落的几个人,愈发显得办公楼的空当和寂静,皮鞋走在地板上发出的空洞的回声,让我总忍不住回头张望,为何总感觉背后有人呢。。。

  明说:你是不是想我了?你是不是感觉我在你身后啊。呵呵。。。本以为,今天中午会像猫一样的蜷曲在沙发上,美美的冲着阳光打盹,可是四周的寂静却让我不安,偶尔的电话铃声,也会让心脏产生巨大的反应,太久没有享受这份宁静了,已经不习惯了。。。空气夹杂着潮湿的微风吹在身上,说不出是种什么感觉,说不上是闷热还是其他什么。。。

  2009年6月1日。‘实验进行顺利,但是结果不好,还要返工一部分’。。。明有些郁闷的对我说了很多。

  我故意逗他说:‘某人现在是不是急得上蹿下跳在那兔子蹦呢?’他装作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发现你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我没好气的说:‘拉倒吧。我没长千里眼。’明听罢,深情的说:‘我真希望你有!我更希望我也有,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见你了。’

  我听了这句话后,不由的有些伤感:距离带给我的伤感。恋爱中的人谁不盼望花前月下,谁不盼望卿卿我我,嬉戏游玩。可是我们呢,一别数月,相聚短暂。尽管电话不断,可是终究不如面对面交流那般真实。有时遇事六神无主之时,电话打过去,时常会被‘我一会给你打过去’、‘我现在正忙’生生的噎住,让你欲哭无泪,欲说无门。。。不知不觉中,我的怨气多了起来。

2014-06-10 14:08: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9年6月14日。我和明已连续两天没有交流了。由于我那段时间工作较忙,没能抽空给明打电话,等我忙过那阵子之后才猛然发现,我们居然两天没有联系了。这可是从我们认识以来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晚上近九点了,我给明打电话,听得出他情绪很低落,接到我的电话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兴奋,只听他囔囔的说:‘我是不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啊?’这话说得我半天摸不着头脑。我不禁问道:‘你喝酒了?咋了?出什么事了?’明嗯呢了半天,声音含糊的回答:‘嗯,喝了点。我不想吃饭。’‘不想吃饭?不想吃饭就喝酒?你这什么理论啊。’我声音明显高了不少。‘不想吃饭再不喝酒干嘛。你说让我干嘛。’明说话的声调也明显提高,声音越发模糊不清,他已显醉态。‘喝!喝!喝!使劲喝!’我愤愤的对着电话吼着。电话不打给我,只知道喝酒。我打给你,你却这样对我。我越想越气,随即关了手机,将自己狠狠的抛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开机后的手机接连收到了好几条信息。‘丫头,你怎么关机了?咋了?’‘你给我打电话了?我怎么记不得了?!’‘这两天有点烦,有点怀疑自己最初的决定。’。。。‘丫头,开机后给我电话,我有事要和你说。’。。。

  信息还没有一一看完,我的电话就已急急的拨出,心跳得很厉害,我着急知道明到底怎么了。

  电话接通的瞬间,我着急的叫着明的名字,追问他发生了什么。而在同一瞬间,明也着急的叫着我的名字。一个劲的对我说:‘别急,听我说,听我说。’

  原来最近这两天,原公司过来的二位同事因为工资待遇问题找过明,他们认为,明给他们的工资太低。他们的理由是:他们自从来到明的公司后,一直从事的就是各自项目的项目负责人的工作,时常加班加点。工作的同时还要带新人,付出和酬劳不成正比。

  明见他们提的要求太高,考虑再三,便和颜悦色的跟他们说:公司创建至今,虽然业务不断,可是由于公司的人力、物力有限,大的项目接不了,小的项目利润多都不大,再加上一些新设备的采购,公司正常运转已很不易,目前确实很难满足你们的要求。等着公司慢慢发展了,我定不会忘了你们的。没想到,二位同事的态度很激愤,居然对明说:都说这人一当官就会变,可你他妈的变的比变色龙还快。。。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二人双双递交辞职信走人。

  明自恃待人不薄,所以对于二人的辞职闷闷不解。更没想到的是,昨天一早上班后,他发现,二人将即将结束的实验数据一并拿走,使公司面临着不能按期交货,用户索赔等一系列问题。尤其是到了下午,业内同行告知明:那二人回到了之前的公司,公司老板,也就是明的同学给予他们的待遇据说是先前的二倍。明听后痛苦不堪,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深深的责备着自己的乱发脾气,一边安慰着明说:‘事情已经这样,光痛苦是没有用的,当务之急是要拿出解决的办法。这两个人的辞职带来的后果,说明你公司的管理还是有些问题的,我感觉最起码是签订合同的内容有些欠缺。。。再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上下下都由你一人打理,会多有疏忽,我感觉,你应该找出一个人,让他负责人员管理和培训或者负责具体的项目,使你能有更多的时间对外联系业务,管理好、经营好公司。。。再就是我感觉性格偏于内向的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善于交流,或者说得难听点是不愿意交流。你总是会自己把问题想得很透,思考成熟后才去付诸行动,我对此类人的感觉是,常常有惊人之举!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事情的开始和发生的中间环节,没有人知道。而被告知有事的时候,就是实际发生、必须去做的时候了。这会让别人很不舒服,抛开说目中无人之外,感觉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不尊重人。你考虑成熟了,要实际行动了,而他人却丈二摸不着头脑,似在梦中,还没搞清状况呢,呵呵,本能的反应不是配合你,有时可能会妥协你,但最多的时候是抵触,一种发自内心的不愿意。你会委屈,会觉得我一切都替你考虑成熟了,你却不领情。而对方却为你的事先不打招呼,而感到伤心难过。对方会想出一切方法阻挠你,以达到维护自己的目的!对方会错误的判断自己在你眼里的地位,误会的产生在所难免。所以,你要懂得把自己的幸福与他人分享!一个幸福,一人分享是一份,二人分享就会变成二份。让你的亲人、你的爱人、你的朋友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干什么。不要因为不是所有的梦想都能变成现实,而去害怕因为有些梦想没有实现别人对你的看法,其实你的努力,爱你的人、关心你的人都会一一收在心底,即使有点遗憾,可是一样会收获的,收获的就是他们更爱你,更信任你不是吗!

  ‘丫头,你简直就是狗头军师!不对,是猪头军师,说的太好了,太有道理了!’明居然很兴奋。我接着说:‘梦想和现实是独立存在的,也是相互连接的。梦想被现实打破,情有可原。梦想左右现实,有理有据。不要为自己的想法淹没在了无穷尽的现实中而难过,因为梦想虽然很美,可要一一实现是很难的。它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梦想一定要务实,脱离轨道的梦想只能是空想,空想只能是想一想罢了。’。。。那天早晨我和明聊了近两个小时。那天是第一次我在滔滔不绝的说,明在静静的听。那天是我第一次上班迟到。那天是2009年6月15日。

2014-06-12 19:45:0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19}{119}

2014-06-13 15:44: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晚上刚过七点,明的电话就来了:由于要赶之前被同事带走的实验数据,他今晚可能要彻夜加班。我听要彻夜加班,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明小心翼翼的问:‘你在忙?’我赶忙回答:‘没有,我在听。’‘那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我气是不是?我最近忙忙碌碌的,确实忽略了你。惹你生气实属我不对,我这就面壁思过去。’明温柔的说着,我这边却有点小脾气了:‘你不想理我就明说,不用拿面壁思过当借口吧。’明一听急了:‘丫头不来这样的昂,我怎么想的,你是再明白不过了,不来这样装傻的!你是不是非要急得我上蹿下跳的你才高兴啊?那我现在就蹦行不?’我扑哧一声笑了,那边明松了一口气:‘吓得我汗都出来了!丫头,你能不欺负老年人嘛,你有事没事的就喜欢看我兔子蹦,也不怕把我蹦散架了。我可跟你说,损坏是要赔偿的昂。’听罢,我直接一句:‘赔你个头。’毅然挂断电话,任凭铃声响了很久,才又慢慢接起:‘请问,你老人家有何指示啊?’明被我逗笑了:‘真让你这个傻丫头气死了!气得我都不知想和你说什么了。’我坏坏的说:‘你都气死了还想和我说话,你这是要吓死我啊。’明听罢哈哈的乐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我想吓你个半死,那样你就没办法欺负我了。’我笑着说:‘你就愿意自以为是,随便你了,爱咋想咋想,关我何事!’明听罢,不解的问:‘怎么和你无关?这不就在说你吗?’我忍着笑:‘因为我不会半死,所以和我无关。你的明白?!’明若有所思:‘哦,这样啊。。。还是不明白!’我送明俩字:‘真笨!’明听后乐呵呵的说:‘咱俩一个笨,一个傻,强强结合,天下无敌啊。哈哈。。。’我微笑着小声嘀咕道:‘傻样吧!’

  明要做试验了,他嘱咐我早点休息,明天好早起。并说,为了证明我的确早起了,他希望我六点半左右给他打个电话。我有点心疼的说:‘你是不是怕睡过头,让我叫你啊?’他嘴硬道:‘哪能劳您大驾叫我啊,我有闹钟。’‘真的吗?’我半信半疑。明听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劳驾你叫我一下吧。我怕万一没起来,单位的员工上班来了,我还在睡觉不太好。’我听罢‘嗯’了一声,就不知应该再说点什么了。‘丫头,早点休息昂。想你。晚安。’不等我说话,明就挂断了电话,忙着工作去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见明发短信告诉我:他已起来了!他说:晚上想了很多你跟我说的关于公司管理的事情,越想越清醒。思路清晰,越想越多,有一些我已初步有答案了!没想到晚上很利于思考。。。感谢我的猪头军师!哈哈。。。

  明夜以继日的忙碌着。几乎每天都会简短的和我聊聊工作的进展情况以及公司的管理等等。转眼时间到了2009年7月18日中午,明跟我说他还不能去吃饭,中午和海南的一个人有约,在办公室等着呢,下午还要开周末碰头会,感觉时间有点不够用。他说:公司新招了三个毕业生,已开始上岗培训。我上个月把人员分成两个项目组,有分工,也有合作,目前来看,两个项目组齐头并进,效果很好。尤其是具体工作由项目组长负责,有问题直接跟我汇报,省了我很大的精力。现在公司有专人管理财务,项目组长分管本组的人员调配及薪酬待遇,还是很有效果的。你给我的那些提议太好了,我还要继续细化。你说的对,遇事要仔细分析事情本身的对与错,而不是去过多的追究每个人的对与错。。。我需要慢慢的调整,时间,我需要时间,在这方面,我只能用时间去证明对与错了。烦恼的是,我感觉我的时间总是不够用,怎么办啊。。。

  见状,我说道:创业,烦恼在所难免,但是千万不要再自寻烦恼。有些烦恼像路,是你必须要经历的、要走的。而有些烦恼是自寻的,是完全没有必要经历的。不管是必须的,还是自寻的,都要认真对待,都要经历。经历了也就收获了,收获是两方面的:想要的、不想要的。想要的收获了,那就要格外珍惜;不想要的收获了,同样要珍惜,只是珍惜的是它带来的伤痛,因为每一个伤痛都是刻骨铭心的,刻骨铭心就会难以忘记,难以忘记就会影响你的思维,而影响了思维就会间接影响到你的处事态度和你的人生观,甚至影响你的一生。影响分为好坏两种,好影响自不多说,坏影响在所难免,所以就要淡忘甚至忘记。忘记之所以难忘,就是因为你经历了,收获了。所以,既然难以忘记,有时还会常常提起,那么就让心淡然一些,不要过多的去“珍惜”。心,淡了,对人和事的看法就会不一样,就会有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感觉。。。

  我说完半天,明那边才深沉的说:‘丫头,我发现你简直就是一个哲学家。同样的事情让你一说,怎么就这么有道理呢。不行,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慢慢理解体会一下你刚才说的。拜拜昂。’话音未落,电话就已挂断,就这么迫不及待啊。我无奈的摇了一下头。

2014-06-14 14:56:0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前程无忧啦的帖子:


{119}{119}

{113}

2014-06-14 14:56:2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9年9月18日。高烧、咳嗽让我那几天连话都说不囫囵,关键是嗓子沙哑的厉害,几乎发不出声来。打针、吃药,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昏昏沉沉的都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有时半夜咳嗽起来,就迟迟无法入睡。明关心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我只需用耳朵细细的听着就好:一会嘱咐我喝水,一会嘱咐我吃药。一会说多休息,一会说别光躺着,也要适当的活动活动等等,简直烦人。关键是我都这样了,他还不忘调侃我:‘估计你这几天已彻底成白白胖胖的二师兄了吧,该不会蓬头垢面,花容不整吧?不过只要不出门就不要紧,可千万别出去吓唬人昂,吓坏人是要负责任的。把我吓坏了的话,你可就要娶了我昂,哈哈。。。’气得我只能干瞪眼。

  2009年9月19日是个星期六。上午9点多,我独自一人来到医院打吊瓶。老妈头一天还坚持要送我到医院的,可是今天早上却说:她要去早市买吃的,让我一个人先去医院。我没有多想,本来也不希望老妈陪的。吊瓶打上,我插上耳机听起了歌曲,意识随着音乐声响的大小而上下漂浮着,人处于似睡非睡状态。突然,感觉音乐的声音越来越远,代替而来的声音有些噪杂。感觉有人拿掉了我的耳机,挪动了我的脑袋,甚至于还拿起了我的手。心里一惊,我睁开了眼睛,只见明弯腰面对着我,正要把一根毛巾垫在我打针的手下面。明看起来不知是笨手笨脚,还是蹑手蹑脚,他的动作很轻,也很慢,神情很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已经醒了。

2014-06-20 15:00:1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明小心翼翼的做完,扭身伸出手摸向我的额头,只见他的眼睛瞬间睁得很大:‘醒了?我弄醒你了是吧?’。。。我看着他,没有回答,整个人还有点发懵,搞不清状况。

  ‘你是看帅哥看傻了,还是发烧烧糊涂了呢,怎么一点表情也没有。’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试着我的温度,随即手拿开,坐在了我旁边的椅子上。

  我扭头看着明,声音及其低沉而沙哑的问:‘你怎么来了?’明听罢,急忙说:‘你别说话了,嗓子怎么成这样了呢。你说没法说话,我还以为是疼得没法说话,我还说你娇气呢,怎么这么厉害啊。医生怎么说啊。’我听罢刚想开口,只见明的手已挡住了我的嘴:‘别说了,我问你,你点头或者摇头就行,好吧?’看他着急的样子,我居然笑了。我拿出手机打着字:啥时来的。明用手指慢慢的梳理着我前额的头发,深情的看着我说:‘今天一早赶过来的。’我点了点头,继续打字:5、6点就出来了?明点点头。此时的我忍不住将嘴凑在明的耳朵边,用呼吸的气息告诉他:‘我想你了!’说罢,竟情不自禁的趴在明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明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背,嘴唇贪婪的亲吻着我的额头。

2014-06-24 10:08:4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因为有明的陪伴,打吊瓶的烦闷枯燥以及时间的冗长在那一刻都不见了。由于嗓子的缘故,我多数时间都在静静的听,凝神的看。明时而瞅着吊瓶,时而将水送在我的嘴边。。。他一会摸摸我的头,一会摸摸我的脸,整个人没有一会消停。我尽情的享受着这一切。

  从医院回到家里,老妈已准备好满桌的饭菜。明给我夹了很多的青菜,他说:‘你多吃点清淡的,吃完就去睡会,多休息才能好的快。’明的细心由此可见一斑。那天的我,真的吃了不少。以至于老妈调侃道:‘我发现啊,有的人比药都管用’。。。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第二天,明就在我的依依不舍中离青回济了。走之前,看着还有些病怏怏的我,明紧紧的拥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对不起!我要走了!原谅我!’。。。我强忍着泪水,努力的挤出笑脸:因为爱你,所以才会无怨无悔。

  说来真的很奇怪,我恢复的很神速。上午说话声音还嘶哑着,下午就已多半清晰。当我给明电话时,他着实惊着了:‘难道我是灵丹妙药?!’。。。明借此机会很很的自恋了一把。

2014-06-24 13:24:3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期待更新{2045}

2014-06-25 14:48:5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海里游泳的猫的帖子:


期待更新{2045}

努力更新中。谢谢亲的光顾{2052}

2014-06-26 13:02:2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可能是因为我这次生病的缘故吧,自此后明每两周都会来青一趟,多数时间是周六上午到,第二天下午走。尽管相见的时间短暂,但因为明很按时,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提前安排好,我们可以一起很从容的看电影、爬山、逛街,和家人、朋友吃饭,感情升温很快,以至于总感觉相聚的时间过的太快,离别后的时间过的太慢。

  我和明频繁的见面,使得闺蜜接触明的机会无形中多了起来,我俩之间关于明的话题也多了起来。我会把相思的苦跟她说说,她也时不时的在我面前说着明的好。明帅气的外表,豁达的性格,内在的细心和热情,不知不觉中折服了高傲的闺蜜。她对明的企望,导致她接下来的所作所为令我们所不齿。

  明的公司也渡过了最艰难的创业时期,人员增加到了16人。业务量稳步提升,公司运转良好,已经小有利润了。爱情和事业并驾齐驱,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帅气、精神了。

2014-06-26 13:07:0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