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生命中留守的流年

人气:14823 回复:2

  好久没有动笔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流淌,任其散落着时好时坏的心情,越来越懒得归顺整理了,坐在电脑边,指尖随着凌乱的情绪,胡乱敲打着键盘,再把这些拼拼凑凑,前言不搭后语的言辞删了再打,打了再删、、、、、、、

  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想放弃,只是心里一直有些恐慌不安的感觉困扰着。上午接到好友的电话,声音怪怪的,说让我过去,凭直觉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她不会轻易让我在上班时间出去的,(她知道我们上班时间很忙很难出去的,而且在这之前我们刚刚发过信息,一点异样的迹象也没有啊)想到这心开始有些不安了,接着电话那边就开始呜咽,最后哭的呜呜的,天呐,到底出什么事了?问清她是在单位后,给领导打电话请假,丢下一桌子的乱摊子(过年过得1月份的帐还没有弄完,报表还没有出来呢)开着车一溜烟的赶去了(好在我们两个单位离的很近)。刚一进办公室门,就见她们科室的领导坐在她座位上,对面坐着一位不熟悉的小干巴老头,好像也是他们单位的一个小领导吧,她趴在另一张桌子前,在那抹着眼泪,见我过去了,哭的更是厉害了,唉,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没人回答我,他们领导让我把她送回家,出了门,坐进车里,她哭着告诉我,她妈妈刚刚查出了胃癌,(之前就听她说她妈妈胃不太好好长时间了,一直在吃药,去医院检查过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这几天他哥哥带她妈妈去济南她小姑子那检查了,刚刚他哥打电话说胃里长了两个不好的东西,诊断可能是胃癌,需要尽快做手术。)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惊呆在那半天方才反省过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几年前前后后,在亲戚朋友那听到的,看到的太多太多,一件件发生在眼前周围的事情,除了亲人的眼泪、痛楚和朋友惋惜、叹息、无奈,我们又能够做些什么啊?谁又能够有妙手回春挽回生命的奇迹?癌症,一个令人谈虎色变的词,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字眼,却又给人们带来多少痛苦的生死离别,骨肉分离的凄惨场面。太多太多的感触一齐涌上心头。我的三个关系密切的好友,一个的爸爸几年前死于癌症,现在婆婆又刚做了乳腺癌手术;一个的婆婆也是乳腺癌做了手术三四年了;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好友的爸爸十年前也是死于癌症,现在妈妈又查出胃癌了(她的姥姥也是死于胃癌);我家的大嫂也是胃癌做手术三四年了,我的阿姨(妈妈的亲妹妹)也是乳腺癌做了几年了,我的邻居,我老公的同事、、、、、、、

  真的是不敢想,也不想去想,越想心就越揪的厉害,看着好友耸动着肩悲恸的哭着,是那么的伤心和无助,我的心象被针扎着,嘶嘶的痛着,又像是被人碾碎了,痛的透不过气来,眼睛里盛满了酸楚的泪水。除了心痛,压在心头上更多的是不安,闭上眼,在心里默默地祈求,祈求上苍能够保佑,保佑我的家人、朋友及所有的人,健康长寿,平安幸福。我们没有选择病痛的权力,所以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里,能够相互关心,相互爱护,以宽容的心去对待生命里的每一位朋友。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一个生命的诞生,另一个生命的熄灭,这永恒不变的轮回,谁又能够把握的了?谁又能够数得清?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眼睁睁地流着泪看着事态的炎凉,世事的变化,新生命的延接和生命随时的湮灭,又要用一种怎样的心态面对呢?!喜悦?悲哀?这就是人生百味吧,人活着都要一一的经历着,自己的,身边的,还有许许多多不知道的。经历着,感受着,把一颗原本稚嫩的心逐渐磨练的沧桑了,直到有一天,变得对一切漠视了,处惊不变,随遇而安了,蓦然回首你会发现自己已是鬓发苍苍,那些青春如梦的日子如虹一贯而过,留在心底的只有那些沟沟坎坎混淆纵横交错的生命流年。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09-02-12 21:03:50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