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里院之光”《寒夜》展览|特稿·平康五里的生命残迹

人气:21978 回复:5

  

1月7日15:00,由青岛当代艺术文献中心策划,由良友书坊文化机构出品的「寒夜——张岩“平康五里”摄影文献展」在良友书坊开幕。

  
1529933040

  “平康五里”的生命残迹

  文|臧杰

  写平康五里,不免会想起臧克家写于1933年元旦的《神女》。

  其时,臧克家在国立山东大学读书,两名室友有时去逛妓院,回来对他说:“诗人应该多方面体会人间生活,这样眼界才能开阔,你天天写诗,夜夜失眠,困居一室,长年苦吟,为何不去平康里走一遭,也替她们写上一篇?”

  于是有一天臧克家就随他们二人而去,初到一间会客室内,出来一个花枝招展的青年女子,脚步轻盈,满脸堆笑……

  臧克家所到的平康里,应不是平康五里。

  平康五里的开办时间约在1933至1934年之间,作此推算的原因是,1933年12月出版的《青岛指南》开列有妓院名录,平康五里并不在列。而在1934年9月25日开学的青岛市市立女子补习学校中,平康五里又作为第一女子补习学校(位于平康东里)的分校出现。

  这女子补习学校,是沈鸿烈主政的青岛市政府为妓女从良而设立的,意在教给妓女基本的文化知识和家庭技能。学制为半年,授课时间为半日。根据当局的统计,至1937年共毕业137人。

  除补习学校外,政府也还开办过感化所和济良所,感化所主要针对上了年纪不适合再接客的妓女,教她们编席子、刺绣、织布等技术;济良所,则是救助受虐待、想从良的妓女,以三个月为教养期,协助她们离开妓院。

  从这些方略上看,政府的目的,应是为了还风尘女性以尊严,以引导她们从事更为正当的职业。

  《青岛市政府二十四年度行政计划》第十二部分“整理娼寮”中甚至提到:“娼妓因受各种影响,生活放荡,颇多不知节俭,有时欲摆脱他去,往往以经济关系不能如愿,拟规定妓女储蓄办法,劝导施行,使于相当期间得有经济自主之能力。”

  之所以这些方式只能称为“引导”和“协助”,是因为当时政府实行的是公娼制。

  所谓公娼制,是指政府在一定条件下允许妇女合法卖淫的娼妓管理制度。这种制度决定了卖淫的合法性,也决定了登记组织卖淫的合法性。

  因此,所有的“感化”和“济良”,都是有限的。

  娼妓行业,是古老的职业。唐代时长安有平康坊,即是“妓女所居之地”,故后来平康里,多为妓院的代称。

  中国近代公娼制始于晚清,1905年12月,北京正式抽收妓捐和乐户捐,这也意味着娼妓有了“公”、“私”之分——“纳捐于官中,略如营业税,得公然悬牌,可以出而侑酒,设宴于家者为公,反是则私。”

  青岛的娼妓行业发展,1928年印行的《胶澳志》有记载:“日本之初来青岛在1901年左右,人数仅五、六十名,而卖春妇局多数……率先来青之高桥德夫、今村德重以经营酒楼、妓馆起家而成巨富……据1907年6月之调查,留青日人仅30户,196名,其中……妓馆4户,妓女59名。”

  1529933040

  日据时期的平康里

  1914年日德战争后,大批日侨涌入,刺激并引领了青岛市民社会诸多行业形态的发展,青岛的娼妓业进一步繁盛,1932年日本出版的《青岛案内》说:“青岛的娼妓有过几次盛衰时期,但作为兴盛时期应属1916年至1918年间,那时小娼馆遍布,可说是五步一楼,十步一亭,分布在市内2万余侨民中就有艺妓娼妓约两千。”

  不惟如此,俄国、朝鲜等外籍的妓院和妓女,以及华人的妓院也有了蓬勃发展。

  刘少文1929年所作的《青岛百吟》(1948年随《秋谿诗稿》印行)中,即多有此间吟咏,他也提到,“青岛花局多日人所设,炽炭于室,颠倒四时,以牟厚利。”

  1922年,青岛由强据的日本人归还中国政府,日本妓院有所缩减。据1930年青岛市公安局《青岛市市民职业分类表》统计,青岛有娼妓1084人,其中华籍772人、外籍312人。

  1933年的《青岛指南》里则说,青岛的华妓有也南、北之分,“南妓谓之南班,北妓谓之本地班。南妓大抵来自扬州、徐州、镇江、松江、苏州等处,北妓则以日照人为最多,其来自济南、胶州、即墨、天津等处者,亦有相当数额”。

  平康五里开张后,迅速成为青岛最繁盛的妓院之一,1935年6月兴华印书局刊印的《青岛风光》中显示,作为二等妓院的平康五里内有乐户14家,妓女100多人,知名乐户有艳芳书寓、同庆书寓、福祥书寓、凤喜班、连升班、同庆班、艳红班等。

  不难理解,平康五里的营业形式,看起来像是乐户“集纳”,从今天的角度看,类近于MALL。

  1529933040

  “南班”风尘

  而各“乐户”中的妓女,则分为“本班”和“搭班”两类。本班妓女由班主价买,身体归班主支配,收入尽归班主,妓女只能在出局时略支一二角车费,平时零用,亦靠客人给予。“搭班”,系由父母翁姑或丈夫,因生活所迫送往妓寮合伙营业,收入四六分派,妓女得四成,班主得四成,娘姨、龟役得两成。搭班妓女,衣饰要自行办理,入班前须向班主先借垫款,名为押账,押账的利息则很高。所以,妓女“搭班”名为四六分成,但其实所得,除衣饰、利息及其它应用物品外,应不及二成。

  而“搭班”者,还多会面临班主、老鸨的不良诱导,以致使其生活无度而无法偿还债务、恢复自由。

  有鉴于此,1934年,青岛市政府第273次市政会议通过的《青岛市管理乐户规则》中规定:“乐户对妓女放债,应遵守左列各项:一、借与一等娼妓者至多不得过三百元,二、借与二等娼妓至多不得过二百元,三、借与三等娼妓者至多不得过一百元,四、此项借债应准妓女分期归还,五、此项借债年息不得过二分,六、妓女对于债务无力归还时,乐户只能依法起诉,不能以人为质。”

  但在这般世界,往往政令形同一纸空文。

  《青岛民报》1934年5月18日刊载的平康五里凤喜班妓女王翠铃的押账启事大致可见一斑:“押期六年,共使用押账400元,若押期届满,方可出院,半途退出,将押款仍须如数交还,交涉完竣,始立字据,各执一纸,恐生意外。”

  而妓女当时的收入,亦有明码实价。其收入来源,大致分为这样几类:

  上盘子,也称“打茶围”。即客人到院中挑选一合意者,由老板送来一壶清茶、一盒或几只香烟、两碟茶肴(一般是黑白瓜子),由选中的把式点烟倒茶,相陪谈笑,大约玩耍一至两小时客人自行散去。

  拉铺,即客人与妓女进行一次临时交易,拉铺的妓女大都是妓院中姿色稍逊、地位不高的妓女,主要以性服务为主,客人也没有过多的要求,这也是绝大多数私娼的主要服务方式。

  住局,也称“夜度”。即客人在妓院中留宿。

  出条子,也叫“出局”,即妓女应客人之邀从院中出去作陪。到旅馆或其它寓所陪宿的叫“夜局”,到旅馆侍宴、侑酒的叫“酒局”或“饭局”,陪赌玩牌的叫“牌局”或“赌局”,陪看戏叫“戏局”。

  1933年《青岛指南》记载,青岛华妓的收费标准为:头等妓院出局2元、茶围1元、夜度10元:三等妓院关门5角、拉铺1元、夜度2元。

  由此也或见这份职业的艰辛。而拘于时局的混乱和谋生的艰难,很多女性沦入此道后,也很难于走出。

  既作为“公娼”,政府也是要征税的。1926年《胶澳商埠征收乐户娼妓照费月捐暂行规则》规定:一等娼妓执照费1元,月捐3元;二等娼妓执照费l元,月捐2元;三等娼妓执照费1元,月捐1元。至1930年代,月捐似略有减少,一等为二元,二等为一元五角,三等为一元,执照费一元,每年一换。

  有关妓女的境遇与生活,1936年11月至12月间,《青岛民报》曾以《人间世泥犁地狱写真》为题,用系列文章的方式作了全景呈现,包括:妓女的日常生活、衣饰、饮食;妓院对于妓女的控制;妓女对自己生存状态的无奈;不同等级的妓女生活待遇的差别;在3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的娼业萧条和妓女收入减少,以及在政府法律威慑、妓女反抗等因素影响下的生存变化等。

  1937年,青岛的华人娼寮在黄岛路17号平康五里成立“妓馆公会”,核心班主有王玉堂、沈秀璋等,会员为各乐户业主,足可以见平康五里在行业内渐次崛起的位置。

  在青岛的里院当中,平康五里确是为数极罕的四层楼里院,楼体呈五角形围合状。纵贯正门前的石阶,为青岛典型的一步半形制楼梯,起伏不大,可缓缓徐行。

  临黄岛路有开阔的大门,拾阶而下,为一影壁,绕过影壁,可见位于正中高大的山墙。自一楼至四楼,山墙内侧被处置为卫生间,供两侧居室使用。

  从连廊到楼梯间,两边都是敞开的,漆为红色的柱子与栏杆完全裸露在外边。在回廊里行走,四围一展无余,中庭般的院子就在眼底,有穿行于园林中的感觉。

  从青岛市城建档案馆所保存的平面图纸看,总建筑面积4944平方米的平康五里,原设计每层除厕所外,有六间厨房,十五个居室,大居室40个平方米多,小居室多于25个平方米。显然,后来的居室均被分割使用了。

  1937年至1949年,平康五里和青岛所有娼寮一样,在时局的变化中,高低起伏,抗战胜利后的一段时期,也曾出现过短暂的繁盛。

  新的政权建立后,参照北京封闭妓院取缔娼妓业的政策,青岛市逐步展开妓女收容教育,帮助她们治病并培训生产技能,有家还家,有的则送回原籍。

  1951年6月,平康五里老鸨“于小脚”在第一体育场接受公审,后被镇压于五号炮台。

  据报载,“于小脚”系山东盖县人,本名叫于文卿,因缠着一双奇小的脚而出名。1922年,十四岁的她进入青岛娼寮,后投靠“会道门”组织——“甘珠尔瓦呼图克图青岛通讯处”,成为“圣母”。在做老鸨时,贩卖、残害妓女,并会同台东镇商会会长栾荆山为害一方。新政权建立后,曾为潜伏下来的特务分子和还乡团提供经济援助。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以后,于小脚一度逃出青岛,在淄博等地躲藏,在溜回青岛四川二路家中时,被人举报,由莘县路派出所所长邵聚田带人将其抓获。据邵回忆,在搜身时,发现她的裤腰带上系的全是金镏子。家中的花盆里也匿藏着许多元宝。她的家财曾在第三公园公开展览过。

  1529933040

  1951年4月1日第三公园取缔反动道会门展览会

  1529933040

  1951年3月取缔反动道会门街头宣传(身后建筑现为良友书坊)

  1951年12月22日,青岛市公安局封闭市内全部残存妓院,逮捕班主239人,收容妓女和暗娼296人。对逮捕的班主,根据其罪行轻重分别予以处理。

  1952年,被清理一空的平康五里开始作为公房对外出租,贩点儿米面、花生等粮油的董云亭在三楼租了个小房间,月租金2块,算是便宜。

  董云亭一直记得自己在刚搬进来里的情况,自己站在院子门口愣了半天,感叹“这里面真漂亮、真干净,装修也好,门窗栏杆刻的花纹很细……”

  此后,平康五里住客渐多,最多时住户达到一百七十余户,建筑和公共设施也在岁月中,老朽破败。后经公房所有制改造,大批原住客迁出,变成租客的“天下”。

  在2017年腾空住房前,当时的实际住户,已只有四五户是老居民。

  2017年12月,平康五里完成了政府征收,老旧的木门被拆走了。一道新的铁栅栏门,封闭了进出大院的通道。

  和广兴里并列为大鲍岛重要历史建筑的平康五里,已然没有拆除之虞,经由整修改造后,那些过往与生命残迹,终将消失。

  一个新的未来,尚不知指向何方……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青岛城市档案论坛
2018-01-08 20:44:26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周天去看过了{125}

2018-01-09 19:51: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18-01-09 20:28:53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1-18 14:47: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1-20 15:59: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青岛的妓女在取缔妓院后有很大一部分分配到大桥盐场劳动改造,许多贫苦的单身男人可以到那里领一个回家做媳妇,我所在街上一个姓善的,以前在青岛拉人力车,据说和一个平康里的妓女熟悉,以后他去大桥盐场将那个妓女领了回来做老婆,回到老家安稳过日子。那个妓女知书达理,和邻居关系都不错,如今这些老人都已经过世了,如果早赶上太平盛世,就可以从她们嘴里问出许多的世事沧桑来!

2018-02-09 20:53: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