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崂山春秋》文选】法显与崂山佛教文化溯源

人气:7346 回复:3

  崂山是一座宗教文化名山,历史上佛道两家接踵而来,在此建宫筑寺、传经布道,以致山中古刹名庵星罗棋布,高僧名道层出不穷。东晋末年,赴天竺取经、由水路回国的高僧法显在崂山的登陆,更为崂山增辉不少,亦为崂山佛教文化的传播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法显(337-422)俗姓龚,山西襄垣人,自小在寺院里长大,二十岁时接受大戒,成为和尚。其聪慧正直、好学上进、仪规整肃,受到僧众的崇敬,由于当时佛经大多没有文本,长期以来,只是口头传诵或辗转记录翻译,错谬残缺极多。法显十分感慨,有意到佛教的发源地天竺去求取真经。

  晋安帝隆安三年(399),法显不顾年过六十,与慧景、道整、慧应和慧嵬等四人从长安出发,路上又增加了智严、慧简、慧达、僧绍、宝云等共十一人。他们经河西走廊,出玉门关,横穿戈壁大沙漠,越过世界屋脊葱岭,历经鄯善、乌夷、于阗、乌苌、宿阿多、弗楼沙等三十国,途中有七人畏难而退,一人冻死,一人病死,只有法显和道整两人坚持前行,逾四年,终于到达中印度。此后便四处游学,遍访各地的历史名域,广泛接触印度的僧侣,并瞻仰了佛陀遗迹。

  晋安帝义熙元年(405),法显与道整在摩诃衍僧寺学习梵语,抄写经律,收集到《方等般泥洹经》、《摩诃僧袛部律》等六部佛经。三年之后,法显重整行装,继续南行,此时道整也不愿同行,法显孤身一人踏上了征途,义熙五年(409)到达斯里兰卡,在那里抄集到了《杂阿含经》、《杂藏经》《弥汉塞经》等经律。义熙七年(411)八月,法显从斯里兰卡搭乘商船泛海归国,途中遇狂风恶浪,船漏入水,船上人纷纷将粗重物品扔入大海,法显也扔掉了自己的随身之物,只有佛经和佛像却死也不肯扔掉,船在连阴雨中迷失了方向,随风漂流到了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在岛上又滞留了五个月,义熙八年(412),又一次搭乘上北归广州的商船,海上再遇飓风,船随风漂泊,于初秋时,在崂山南岸登陆,受到崂山地方长官——长广郡太守李嶷的热情接待,挽留在此译经传教一年,并将西行取经的经历和沿途见闻写成《佛国记》一书,介绍了沿途各国的宗教、民俗、地理等情况,保存了许多关于中亚细亚以及印度、斯里兰卡等国的重要资料。

  法显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从西域向天竺,然后由海路归国的取经者,为求取真经,他历尽坎坷,备尝艰辛。同去十一人,只有他一人身还。其大无畏精神弥足珍贵。同时他还是直接将梵文等外文佛教经典译为中文的创始人,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的开宗人,在中外文化交流史和佛教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法显的登陆,也对崂山佛教的发展起到了积极地推动作用。崂山最有影响的寺院不少是建于这一时期的,且都与法显有某种关联。位于城阳区夏庄街道办事处源头村的法海寺的创建年代,历来有两种说法,一说创建于曹魏时期,一说创建于北魏时期。这两种说法均源于《元泰定三年重修法海寺碑》中“自魏武皇帝创建,宋嘉佑年间寺僧重修”的记载。中国历史上被称为魏武皇帝的,有三国时期的曹魏和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两个朝代。北魏王朝自公元386年开国,至公元534年亡国。前后历经148年、14帝,其中被称为武帝的有四位:道武帝,拓跋珪(386-409);太武帝,拓跋焘(424-452);宣武帝,拓跋恪(500-516);孝武帝,拓跋脩(532-534)。如果法海寺为北魏时期所建,依前人行文之严谨,其碑文一般应予以区分,之所以没有明确记载具体是哪个武帝,比较合理的解释应该为法海寺并非这一时期所建,魏武皇帝应指三国时期的曹操。曹操(155-220)生前虽未称帝,但死后被谥为武帝,后人称其为魏武皇帝,这一点从最近曹操墓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中也可得到印证。另外根据《佛国记》中长广郡太守李嶷敬信佛法的记载推测,当时的崂山佛教自太守以下,已广有信众,有信众必有佛刹,法显崂山登陆的时间为东晋义熙八年(412),而崂山有明文记载的早于这一时期创建的佛刹只有建于魏元景帝五年(264)的崇佛寺,亦名荆沟院。崇佛寺位于城阳区惜福镇街道办事处院后村前,距当时的郡治不其城相对较远,而法海寺则距不其城则相对较近,很有可能法海寺这时已经存在,且还是法显当年的译经宏法处。法海寺之名,一般认为是“佛法广大如海”之意。但也不排除与法显西行取经泛海而来、在此译经宏法有关。中国现在有迹可考的被称为法海寺的庙宇有以下几处:一处位于江苏省吴县,始建于隋朝;一处位于江苏省扬州,始建于隋唐;一处位于河南省南阳荆紫关,始建于唐代;一处位于福建省福州,始建于五代后晋开运二年(945);一处位于北京石景山,始建于明代正统四年(1439)。从这些被称为法海寺的庙宇的建造年代看,都远远晚于崂山的法海寺,因此,法海寺之名的由来,应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如果说法海寺之名与法显之间的关系有些牵强的话,那么潮海院的建立和命名却是实实在在与法显相关联的。潮海院,位于沙子口街道栲栳岛村东,登瀛湾畔。据很多史料记载,法显当年就是在这里登陆上岸的。对于法显的崂山登陆处,近代有学者提出也有可能是在王哥庄街道小蓬莱处,依据是《佛国记》中“即乘小船入浦,觅人欲问其处”的记载。因为这里有个村庄叫浦里村,据此认为“入浦”就是入浦里村,浦里就是法显的登陆处。其实并不尽然,“浦”是河流入海的地方的统称,并非指某一具体位置,每一个海湾都会有河流注入,登瀛湾同样也不例外。凉水河、黄家河等河流都在此处入海。而从法显的大商船是随海流漂泊而来的情况看,其进入登瀛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这里直接与海流相通,商船可直接随海流驶入。

  1518917480

  而潮海院的建立与命名更应该是法显在此登陆的佐证,潮海院又名石佛寺、白佛寺,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在全国佛教寺院中被称为潮海院的,唯此一家。潮海院之名,想来应该是为纪念法显西行取经随海潮而来,在此登陆,与崂山结缘而命名的。石佛寺、白佛寺之名,也都与法显有关。《佛国记》有“太守李嶷敬信佛法,闻有沙门持经像乘船泛海而至,即将人从至海边,迎接经像,归至郡治”的记载,可见法显带回的不仅有经、律等书籍,另有一些珍贵的佛像。其在当地留居一年,受到地方长官的礼遇,赠送一尊佛像给地方,应在情理之中。而这尊佛像极有可能是用白色石料雕琢而成。后来人们在此建立起庙宇后,将这尊佛像供奉在大殿之中,并以佛像命名为石佛寺,或白佛寺,应是顺理成章的。

  由此可见,潮海院的建立与命名,都为法显的影响所致。而崂山的另外两处古寺院,慧炬院和狮莲院,虽然始建年代不详,但都有隋开皇年间重修的明确记载。隋开皇年间为公元581-601年之间,在这之前,即为南北朝时期。因此,可以断定,这两处寺院,至少创建于南北朝时期。这两处寺院的创建是否与法显有关,已不得而知,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在崂山这块不算太大的土地上,创建于南北朝时期以前的、有迹可查的佛家寺院就有如此之多,足显崂山佛教文化之源远流长,根深蒂固。

  作者:曲宝光【崂山史志】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1-08 20:33:25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浮山耕者】

曲宝光先生是岛城文史界的前辈,关于这方面的宣传文章越多越好!

2018-01-09 11:37: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18-01-09 20:00: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1-18 14:46:4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