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匿踪百年碑成谜——探寻信号山“棣德利碑”遗迹

置顶

人气:27363 回复:19

  发现“棣德利碑”遗迹

  1519184409

  信号山,海拔98米,位于青岛市市南区,面临青岛湾,是市区海拔较高的临海山峰。从山顶极目远眺,栈桥、小青岛、迎宾馆与碧蓝的大海和红瓦绿树交相辉映,前海风光尽收眼底、青岛美景一览无余。信号山山顶有三个高度不等的红色球状建筑物,寓意我国古代用于传递信号的红色火炬。

  1897年11月14日,德国东亚分舰队司令、海军中将棣德利(迪特里希)率军占领了青岛。翌年,1898年11月14日,为了炫耀功绩和纪念棣德利,在今信号山西南侧的山腰处,建造了占领青岛纪念碑,并以棣德利的名字加以命名为“棣德利碑”,并将初称为“都培禄山”的信号山命名为“棣德利山”。于1899年在山顶建造了信号台(俗称望海楼,现球状建筑物处)、无线电台、发电机室等设施,1900年又有了Signal-Berg“信号山”之称。

  1519184409

  德占后的信号山及棣德利碑远眺

  1519184409

  棣德利碑

  德国占领青岛纪念碑——棣德利碑,是根据1898年5月,来到青岛的海因里希亲王的提议,并由工兵上尉缪勒(Müller也译作米勒)设计而建造的。此碑在青岛以往的各种史料和文献中,出现较多的是历史照片,虽也伴有或多或少的文字描述,但终因该石碑的特殊性以及拆除年代较早,其所在位置和拆除等情况鲜有提及。

  1519184409

  棣德利碑落成

  1519184409

  “棣德利碑”老照片

  为弄明白该碑的来龙去脉,几年前笔者便进行了相关史料的查阅,并曾经多次实地寻找,但始终未果。近日,在查看一张拍摄于1901年的信号山远景老照片时看到,在信号山西南侧的山腰处有一处有别于其他山体的地点,且其形状极似“棣德利碑”。2008年3月8日,在老照片上的地点找到了这处裸露的自然山体,但它似乎与周围的山石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但在仔细查看之后却发现了多处人工痕迹,随后又找到了石碑碑座及一个残缺的字母“S”。因此根据历史照片和其他关于此碑的记载,确定此处便是“棣德利碑”遗迹。

  1519184409

  “棣德利碑”遗址

  1519184409

  S

  1519184409

  S复原效果图

  原“棣德利碑”由碑座和碑身组成。总高度8.5米,宽22米,碑座高约3米,是借用了山体的自然岩石而建造的,共有三处碑刻。主体为花岗石砌筑的券式,高约5米,宽约8米,碑面上刻有德国鹰徽、皇冠和碑文,碑文呈上旋的双弧线状。上、左、右三边均为花岗石碎石镶边,上书德文:“他为皇帝、为帝国赢得了这片土地,这块岩石以他的名字命名为·棣德利碑”。碑体下方的山体岩石碑座上另刻有德文碑记,上书;“1897年11月14日,海军将军冯·棣德利在这个地方占领了胶州地区”。右侧刻中文碑记,上书:“伏维我大德国水师提督棣君德利曾于光绪二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因在此处而据胶域之土地凡我同僚寔深敬佩”及建造日期。

  1519184409

  德文碑原貌

  1519184409

  中文碑原貌

  1519184409

  中文碑遗迹

  今“棣德利碑”遗迹,遗留有德文碑座的右下角全部及右上角局部和碑面局部与一个不太完整的德文棣德利(Diederichs)姓氏的最后一个字母“S”,右侧的中文碑记仅隐约可见碑面的两个残面,花岗石岩体上留有多处拆除时留下的痕迹。拆除过程应该是先将碑的主体拆除后,再在碑座上打上钎孔添上炸药将其爆破。从这些残留的痕迹上看,此碑的拆除非个人所为,而是一次有计划地行动,且有些敷衍了事、草草收场。

  1519184409

  德文碑遗迹

  1519184409

  半拉子"S"

  1519184409

  遗留的爆破痕迹

  1519184409

  原主体建筑残留的混凝土

  1519184409

  原位上的砌石

  1519184409

  至今还留在原位上的砌石

  在找到“棣德利碑遗迹”的当天,笔者即将其消息公布在了“青岛新闻网”上,并引起了众多热爱和关心青岛的朋友们的极大关注。

  2008年3月16日,应邀与10余位朋友再探“棣德利碑遗迹”。在这次的实地考察中,同行的青岛文史研究者衣琳先生和金鹏先生又在乱石堆中找到了一块带有三行共14个德文字母的石碑残体和其他残存碑石。这块最大的残留碑石上的德文字母是:“M14.NOVFFANDMIR”。这是带有“S”字母的德文碑的一部分,残文中的“14”是德国占领青岛的日期。

  1519184409

  1519184409

  2008年3月16日,发现的带有德文的棣碑残部。

  1914年,日德青岛之战日本取代德国占领青岛后,日军又将此山改称为“神尾山”,逐又在这块石碑中心原德国鹰徽上纵向增刻上了日本占领青岛的日期,“大正三年十一月七日(1914年11月7日)”。

  1519184409

  日占青岛后的棣德利碑

  此碑拆除的准确日期至今还未找到相关资料。传说在1922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之际,日本人撤离青岛之前,将刻有日占日期的石砌碑体拆运回日本后重新进行组装,存于东京国立博物馆或军事博物馆,但这一说法还没有资料予以证实,从该博物馆反馈的信息也是查找不到记载。目前只查到了一份20年代初,日本人为拆除此碑而作的分析报告。另有猜测是在收回青岛主权之后由北洋政府予以拆除。另查,在《汉诺威信使报》1923年6月3日副刊,作者为FelixBau-mann发表的“胶洲1923年6月3日”一文中有以下记载:“……在该处为纪念海军上将冯·迪特里希的碑文刻石代之为以日本的横写刻石”。此文是否可以说明,1923年6月3日以前棣德利碑还存在?

  此碑在存在了二十几年后便消失了,它的下落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迷。这座石碑在青岛历史上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和意义。“棣德利碑”虽然现已不存,但它是德国、日本占领青岛最为重要的实物佐证,是两次刻画在青岛历史上的刀痕。愿这一发现,能对青岛近代史的研究起到积极的作用。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12-01 14:19:48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105}{105}

2017-12-01 16:35:0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好贴{105}

2017-12-01 18:14: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复建此碑的探讨

复建此碑,理由主要有三:


1、落后挨打,勿忘国耻!
2、尊重历史,重视文化!
3、中德关系,独占鳌头!

北洋政府拆除它,目光短浅,祚命不长。




2017-12-01 20:18:2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105}

2017-12-02 15:29: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老师辛苦{105}

2017-12-03 07:57:2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这玩艺儿的下落就别想着能找到了

当时拆的时候是彻底破坏掉的

不可能整体拆下来

为了搬运方便,就算拆下来是大块也会砸碎了的

下场么

估计就跟现在的建筑垃圾一样

2017-12-03 16:31: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17-12-03 16:52: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作为一个遗迹,新立一块石碑说明可以。复建只能是假文物,无任何意义

2017-12-04 08:38:1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105}

2017-12-04 20:24:56 来自青青岛社区
纪念物有没有 效果不一样

西安大雁塔历代修缮,早已失去原来的面貌。青岛康有为故居,系拆除后重建的——

2017-12-04 23:03:2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东夷】

亏你还算文化之人,我们先不计较石碑存在的意义。就话赶话,这些能比吗?大雁塔有多厚重的文化?康有为有多耀眼的光芒?一块粗制滥造并刻着德人侮辱意义的石碑,与其新建不如保留现状。再者,你批评北洋政府的话过了

2017-12-05 08:51: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班固为大破匈奴所书摩崖《燕然山铭》找到了

中蒙合作收获重大考古发现!知名汉代史学家班固所书《封燕然山铭》找到了!
1519184409
《封燕然山铭》拓片
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车骑将军窦宪北伐匈奴,一直打到燕然山(今蒙古境内杭爱山),几乎全歼了北单于主力。当时,随军的班固写了《封燕然山铭》,刻在摩崖上,但石刻具体地点在哪里一直没人知道。
两千年以后的今天(14日),内蒙古大学发布消息称:“2017年7月27日至8月1日,中国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与蒙古国成吉思汗大学合作实地踏察,解读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窦宪率大军大破北匈奴后所立摩崖石刻。经过认真辩识,初步确认此刻石即著名的班固所书《封燕然山铭》。这是中蒙合作所获重大考古发现,详细的经过、内容以及资料整理和解读正在进行中。”
澎湃新闻记者为此采访了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在他看来,这次发现意义重大,燕然山之战是有史记载的重要战役,终结了中原王朝与匈奴长达几百年的战争,对于中国古代历史和文学都有重要影响,“勒石燕然”成为重要的典故以及后世功臣名将向往的功业巅峰。这次发现“确定了燕然山,确定了《封燕然山铭》具体的地理位置”,“流传了一千多年的史书和史料记录,这次完全匹配上了。”
此前,北京大学教授朱玉麒曾表示,东汉永元元年的这一战役使匈奴脱离了漠北高原,往西远遁,不过史书上所记的《燕然山铭》一直没有找到,“杭爱山如今现已归于蒙古国了,俄罗斯、蒙古国包含我国的专家从阿尔泰山往北找,都没有踪影。”
1519184409
1519184409
蒙古杭爱山现场
据侯杨方介绍: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车骑将军窦宪北伐匈奴,一直打到燕然山,获得大胜,几乎全歼了北单于主力。当时,随军的班固写了《封燕然山铭》,刻在摩崖上。这在《后汉书·窦宪传》中有清晰记载。然而,古代没有经纬度,原来的燕然山也是很大一片山脉,因此,《封燕然山铭》的石刻具体地点在哪里一直没人知道。
“寻找它的过程是非常难的,但是一旦找到了,就是非常精准的。”侯杨方表示,他也看了考古团队制作的视频,“燕然山的相对高度不大,在广阔的地域上,有一个巨大的红色的石崖。这一块基本是无人区,我们看到他们还开着越野车,还扎着营。这个石崖是7月底刚刚发现的,他们首先要确认是不是《封燕然山铭》,所以架了一个梯子,做了拓片。现在看来,从文字上是完全匹配的。”
1519184409
1519184409
发现现场
燕然山之战是有史记载的重要战役。侯杨方介绍说:“当时,匈奴和秦汉王朝已经打了几百年的仗,从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开始北伐匈奴,但一直没有彻底解决匈奴的问题,到了汉宣帝,匈奴向汉朝投降,臣服了。但是到王莽、东汉初年,又开始反叛。匈奴在中国历史上真正消失就是这次班固和窦宪的北伐,他们在燕然山消灭了匈奴国,从此匈奴离开了蒙古高原。2年后,匈奴的残部在阿尔泰山被彻底消灭。北单于从此不知所踪。有一个重要的传说就是残部跑到中亚、欧洲去了。北匈奴就从中国历史上消失了。而此前投降汉朝的南匈奴就住在河北、山西的长城沿线。”
《封燕然山铭》中也提及了这场战争的重要性:“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燕然山之战终结了中原王朝与匈奴长达几百年的战争,蒙古草原上的匈奴从此以后就消失了。
在侯杨方看来,燕然山之战对于我国古代史学和文学都具有重要影响,“‘燕然山’成为中原王朝对游牧民族战争胜利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在文学当中的引用也数不胜数。”因此,这次发现的意义重大之处还在于“流传了一千多年的史书和史料记录,这次完全匹配上了”,“确定了燕然山,确定了《封燕然山铭》具体的地理位置,还有这件文物的发现。”
至于铭文的内容,他相信不会有太多惊人发现,因为《封燕然山铭》在史书有已有记载,一个字不缺,“我相信他们之所以确定,也是根据史书来确定的。这也说明我们中国几千年史料的流传,源远流长,一脉相承,具有很高的可靠性。”
与此同时,侯杨方也提到他个人对与拓片本身的期待:“我看到那个拓片,是典型的汉隶,我甚至怀疑那个石刻是班固本人的手书,如果能够确认久基本上是他流传下来的唯一的真迹了。”侯杨方表示,“文章本身也是班固撰写的,当时行军打仗,所以他们很可能就找了一个工匠直接刻在石崖上面。当然这是我个人猜想,我也希望是班固本人的手迹。”
(朱洁叔)
【相关资料】《封燕然山铭》及译文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维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玄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其辞曰:铄王师兮征荒裔,剿凶虐兮截海外。夐其邈兮亘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载兮振万世!
(译文)大汉永元元年(汉和帝年号,西元89年)秋七月,国舅、车骑将军窦宪,恭敬天子、辅佐王室,理国事,高洁光明。就和执金吾耿秉,述职巡视,出兵朔方。军校们像雄鹰般威武,将士们似龙虎般勇猛,这就是天子的王师。六军俱备,及南单于、东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等人,猛骑三万。战车疾驰,兵车四奔,辎重满路,一万三千多辆。统以八阵,临以威神,铁甲耀日,红旗蔽空。于是登高阙,下鸡鹿,经荒野,过沙漠,斩杀“温禺鞮王”,用其血涂鼓行祭;用“尸逐骨都侯”的血来涂刀剑之刃。然后四方将校横行,流星闪电,万里寂静,野无遗寇。于是统一区宇,举旗凯旋,查考害传图籍,遍观当地山河。终于越过“涿邪山”,跨过“安侯河”,登燕然山。践踏冒顿的部落,焚烧老上的龙庭。上以泄高帝、文帝的宿愤,光耀祖宗的神灵;下以稳固后代,拓宽疆域,振扬大汉的声威。此所渭一次劳神而长期安逸,暂时费事而永久安宁。于是封山刻石,铭记至德。铭辞曰:威武王师,征伐四方;剿减凶残,统一海外;万里迢迢,天涯海角;封祭神山,建造丰碑;广扬帝事,振奋万代。
【相关链接】北京大学教授朱玉麒谈纪功碑与燕然刻石
据《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5年7月12日援引北京大学教授朱玉麒的话称,纪功碑这种办法,不只限于对战役的留念,也不只仅我国人的创造,而是人类的创造。咱们在完结一件事功往后,老是希望经过某种前言传达给后代,来显现自个做下的无量积德行善。你去伊朗(波斯)、埃及、印度等地,会发现国际各个文明古国都会用不相同的办法把自个的积德行善记载在一个比人类的个别生命更持久的物质上,然后流传后世。这个物质或许是金属品,或许是石刻。比方移植在法国巴黎协和广场上的方尖碑,便是三千多年前埃及记载其民族前史的象形文字纪功碑。人类信赖“金石永固”,金石上的铭刻表现了接连人类生命的剧烈观念;而经过研讨金石,来看以往的咱们怎样把他们的文明信息、文明传递给咱们,这便是金石学。所以,金石学不只仅我国的一门传统学识,正本是国际各人类文明的传统学识。
我国的古人对比偏好用文字的办法把这种知道记载在石刻上,咱们如今看到最早的纪功石刻是石鼓文,石鼓文之前必定还有;最少如今咱们知道的是:公元前八世纪摆布的我国,就有这么的石刻呈现了。晚清时期的叶昌炽在《语石》中,依据功用,把纪功碑分红了几种类型,如秦始皇东巡刻石,也是纪功,但它不是为了留念战役的成功。战役成功的留念碑仅仅纪功碑的一种,叶昌炽归纳为“边庭诸将之纪功碑”,我把它简称为“边塞纪功碑”,由于许多的战役是发作在边远本地地域上,发作在西域的战役纪功碑,咱们也简称“西域纪功碑”。
关于边塞纪功碑,咱们如今能够找到的最早的源头,是燕然刻石。如今蒙古高原上的杭爱山,史书上称燕然山。东汉时期发作在汉与匈奴之间的许屡次战役中,永元元年(公元89年)在这个本地有过一场决议性的战役,使匈奴脱离了漠北高原,往西远遁。作为汉军统帅的车骑将军窦宪为了留念这一场首要的战役,把记载成功的文字刻在了杭爱山的摩崖上,史称《封燕然山铭》。这一摩崖咱们到今日也没有找到,杭爱山如今现已归于蒙古国了,俄罗斯、蒙古国包含我国的专家从阿尔泰山往北找,都没有踪影。
不过,它的文字被记载下来,由于那是其时跟从窦宪参与战役的班固所写,在《后汉书·窦宪传》中保留。由于一向找不到这个摩崖,时刻长了往后,咱们就觉得燕然刻石仅仅一种战役神话,是虚拟的。不论是不是虚拟,在我国前史上,相似这种边塞战役还有许多,所以这最早的“燕然刻石”就在后来的边塞吟咏中传扬不停。如今电脑便利了,搜一搜“燕然”这个词,就会有一溜的唐诗呈现,宋词也是。假设对比一下,分外有意思:唐朝人是“伫见燕然上,抽毫颂武功”(李峤《饯薛大夫护边》),人还没有抵达边关,就能够推想到这将来的战役必胜,必定能够提笔来写燕然勒铭的续篇;而宋朝呢,最有名的比方,便是范仲淹的“燕然未勒归无计”(《渔家傲》),现已驻扎在了西北边关,还觉得是“燕然未勒归无计”,一点点没有凯旋的信仰。唐诗宋词,的确有它各自的年代气息在里边。
燕然刻石尽管找不到,但并非不存在。从清代以来,陆接接连在离杭爱山不远的新疆天山的东部,发现了汉人与匈奴战役往后留下来的石刻,有些间隔燕然勒铭的时刻只需四年。用这些后来的石刻,是能够印证燕然勒铭的存在的。1981年,在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其时自治区博物馆馆长李遇春在调研中发现了一块1965年就被收集来的石刻,笔迹斑斓,但李遇春发现里边留下了一些要害字,使得碑铭的大约内容现已明晰。时刻、地址、人物,都有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7_08_14_422837_s.shtml。

2017-12-05 10:33:2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文化的传播,有和平和战争两种方式。清朝平定准格尔的几块纪功碑,早被中亚国家给移除了。我常想,历史事实是不可否定的,保留下来很有警示意义。但对方认为是耻辱,他们的行为也属“爱国”啊!

2017-12-05 10:54: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历史的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知道和了解曾经有过这一页足以。

2017-12-05 12:52:34 来自青青岛社区
修改

历史的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知道和了解曾经有过这一页足矣。

2017-12-05 12:54:3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