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卖门儿的,你从哪来?”

人气:2881 回复:6

     “卖门儿的,你从哪来?”
1540280977


“我来青岛的那年,浮山后的房价还不是很高。”
                            ——那是因为是从现在往回看。
我记得我带了一些换洗衣物,还有一箱子的书。
这是我在大连生活从开始到离开唯一的家当。

后来的某个下午,我翻看着那些婚内还剪过的报,纸以泛黄,心却浅浅笑。
笑我曾经还是很认真的。
书读的不多,但是最遗憾也是没有多读书。

人是没有预知的,有时候我就想如果我当年读很多的书,我是不是就不会嫁了以后户口本上户主是我自己的人,我是不是就不会有时候琢磨这个婚姻是不是初恋?
我忘了,我真的记得不太仔细了。
96年的那个夏天,没有栀子花,有的是白军装,绿皮车,挤啊挤的人群中,就把一个眼睛长的很大的人挤到了我的身边。
我看了他一眼。
然后,我确定他也看了我一眼。
我又看了他一眼。
我确定我只是看看他在看什么。
我也确定,他也又看了我一眼,而且很仔细。
后来他告诉我,他看我是不是看上他了。
天地昭昭,虽然左一眼右一眼前一眼后眼其实我就是看看他的白军装,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他心中装着的鬼。
18个小时的路途,他天南地北,从古论今,换了N多话题,后来我才琢磨过来,N多话题并不是他博学多识而是姐当年读的课本也是颇多的,逐一略懂。
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啥优越感。
后来,直到现在,与战友们一些吃饭的时候席间都会调侃我们的相识,让他传授一下经验如何将媳妇骗到手的,他也总是貌似很委屈的说“还不知道是谁骗了谁”。

没有谁骗谁,棋逢对手,恰好当时。
他觉得我还好,我觉得我没有他好,他觉得我觉得我没有他好的时候也对我很好,没有给我太多的卑微也没有留给自己太多的自信,我们就顺其自然的走到了一起。
我在16岁的时候,决定了26岁的生活。
我在26岁的时候,决定了36岁的日子。
我在36岁的时候,琢磨到了46岁的光景。
可是这个人却用我的生辰八字给我算了一卦将我在47岁的时候整末了。
然后,很悲怆的对我说,剩下来的日子要对我好一点。
我对他说,不要难过,我会走哪带着你的,你不会孤单的。
他给我发了一句,哪远哪呆着吧。
看着他的气极败坏,我就笑了。
还敢将我整末了。

二十多年,我们的日子就是这样的过来的。
这样的对话方式,看似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在别人的眼里有时候觉得我们的生分,有时候觉得我们伪幸福或者有时候感觉到我们可能是真矫情。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常态。
转业前他失落的说,灰太狼捉了五年小羊都没有捉住,红太狼还是对他那么好。
意思是如果有一天他没有事情可做了,我会不会对他好。
儿子说,红太狼也打了灰太狼五年。
其实生活里的幸福很简单,始于转角处。
儿子的种种都比较象我,象我们,象到一堆作文里,我一下子能挑出来哪一篇是儿子的作品。
儿子很乖,组合成三角结构稳定生活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出生的前三天,特爸爸出差到了青岛,每天我就和他商量:儿啊,爹不在家,你等等他回来了哈。
以经进入了预产期,他还是等到了他爸爸回来。
拖了三天,腊月二十六天明的时候,圆圆的小脸,5斤8两8,一声娇嘀嘀的哭声。
后继有人了。

宁负深情不负光阴,我是到了该嫁的年龄的时候,果断的从广州辞了工作回来就嫁了。
有证了,合法了,该要娃的时候娃就来了。
回忆的时候就常常想起要用“后来”这个字眼,就好象后来的一切都是当时冥冥之中注定了,预料到的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不需要比较又如何表达自己选择的是最好。

04年底,娃特爹从那个工作了七八年的小镇调到了青岛。
其实我还算是通情达理的,他初入新的工作单位不想给他添麻烦不想他分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就带着娃在老家生活。
05年6月份,把娃放给了特姥姥,我带着一箱子的书就这么来了。
来的那天晚上,西康路18号,一个我生活了近两年的小房间里哭的一塌糊涂。
与其说是条件简陋的委屈不如说是对后来生活的恐惧。
陌生的城市,两个相依为命的人。
一个电饭锅,两个碗,两双筷子,就是我全部的厨房,锅里面可以煮骨头,煮海鲜,煮面条。
两两才成双,在一起才是日子,现在一听到年轻的夫妻两地分居的时候,我就会很武断的说,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在一起。

第二天,我去找工作了。
第三天,我在福宁园门前的车行入职。
开始了熟悉这座城市的征程,那个时候,我就经常在车行的楼顶眺望着福宁园,看着前面的尼姑庵,走着那条妇幼门前的路......
我想,我想说的是,我从心底里就没有侵占这座城市资源的动机,我从心底里就认识到自己只是外来务工人员,这座美丽的城市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知道我的存在就是这座城市的负担。
其实我真的挺卑微的,我总是这样的思维,把自己放的那么小。
心又那么大,总是想着别人那里根本不叫问题的问题。
“天那么大,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杚人忧天的时候,我也觉得我自己很讨厌。
三个月以后过了试用期,我离职了,虽然可以从800元的工资涨到正式员工的待遇了,还可以上保险,但是那个时候刚刚从乡下上来,哪里有什么保险的概念。
十一了,娃特爹新干部末休息,我自己回家了。
想儿子了,回家看了看娃。

再次回青岛的时候,还是没有带儿子回来。
这种迫于生计的无奈是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刺痛内心的。
随着年轮的增加也真的就懂得了舍得舍得,有舍有得,选择了一种生活,生活就会给予你另一种开始。
如果当时带宝宝回来,我自己带着儿子,他一个人的工资不会让我们娘两个饿到的,过着一家三口的模样,我妈就没有什么理由坚持为我带孩子,她更应该在老家侍候公婆,带着她的孙女。

其实我并没有很强的事业心,我只是从小就比较要强,读书的时候要比别人优秀,做工作的时候要比别人业绩好,我从来不认为自己这是攀比,是生活赋予了我努力的认知。
活着,不容易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是女孩被扔到雪地里差点剧幕刚刚拉开就提前结束了角色份额。
好不容易带着死里逃生遗留下来的伤疤从鬼门关出溜了一圈又没有逃了倒霉鬼的悲催,一个本来就是很小的车祸竟然给了我更丰富的人生体验。
9岁以前,我成绩不好,别人家的孩子上了半堂课了,我才会出现在教室门前。
老师是不喜欢我的,经常迟到,长的也丑,主要是家里也比较穷,我还倔强,凶巴巴的问我为什么又迟到了,我就一个理由:“我妈做饭晚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好象觉得我所有的不应该的结果都是归结于我妈。
可能是我想让我妈负责任。
后来隔壁邻居我们小学的另一个老师找到了我妈,说我经常迟到。
我妈那个时候就会象个侦探似的,尾随着我身后。
从我家到学校的路,其实很近,路过一条小河,小河边上的小道,走过去,就是学校。
我喜欢在小河边玩,有花的时候采花,有蜻蜓的时候捉蜻蜓,我现在也不记得具体的我在这条路上都捉什么好玩的了,肯定没有捉鱼儿,最多就是坐在河边,往河里扔石头。
我妈发现了我,把我拎到学校,然后,我就不怎么迟到了。
可是我还是不愿意听老师讲课。
我现在想明白了,其实我是不喜欢那个老师,我回老家的时候,我也从来不去看她,当然她也并不期待我的出现。
那时候考试成绩很差,差到从后面数,遥遥领先。
我妈充分的发挥了母爱的责任感,一根玉米杆子折成了二截还是三截的,记不清了,追着我打。
我这么聪明,肯定是不能让她打到我的,我就跑,跑的还挺快。
我们家住在西面,我一直跑到东面,她追不上我,我就停下来等等她。
我胆子还是比较小的。
她就真的再追着打。
如果打是亲,那是真亲的打。
村里到现在还有好多大娘大婶们还记得那一个时候慈母教子的情景,就差成了棍棒底下出了孝子的典范了。
我回到村里的时候还会被津津乐道小的时候被她妈追着打,看现在多好,把父母都接走了。
我就笑,笑的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我的父老乡亲,你们哪里知道,直到现在我的慈母依然追着我打。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比较要脸的,当下的那个假期的成绩就名列前茅了。
三年级,我清楚的记得,准备换班主任了,最后一次给我们讲卷纸题,尽管我不喜欢她,但是离别总是有点悲伤的。
她在上面讲,我在下面用方格纸写东西。
写了一篇“将要离开我们的老师”。
写完了,我就忘了,扔在桌子上,下课就回家了,我从小到大的习惯就是不好扎堆,所以一直被列为不合群的队伍里。
这篇字被老师看到了,然后拿到了办公室,再然后,做为范文在全校开会的时候被大队委,我的另一个同学,一个一直不喜欢我却还很好奇我的女同学很有感情的读了。
我也不喜欢她,可能是我嫉妒她,能唱能跳能参加大队委的活动,主要还是觉得她没有比我好看到哪里去。
她读我写的字很有感情,我就象听着别人的作文似的,没有啥感觉。
只是那个三年级的那个学生大会上,我就体会到了“正能量”多么重要。

四年级以后,我妈不打我了,她打我的时候,我也跑不了了。
被撞以后,辗转医治,海城,鞍山,沈阳,北京,最后洛阳做的手术。
我觉得我病的没有那么重,不过我也记得当医生说有可能终生跛脚的时候,我的慈母双膝跪下的情景,一辈子也忘不了,就象一辈子记得她追着我打一样。
手术回来以后,多了个双拐,不喜欢我的同学更多了,男同学嘲笑我,头发黄,长得丑,还有拐棍,给我取了个名字,黄瘸子,和黄药师一个辈份
女同学就拉拢这个好,那个好的,一起玩,不带我。
还有中间派不说不和我玩也不说不和我玩的。
许多年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事事的女人的原因。
反正我也不能跳绳我也能不跑运动会的,我就安静的读书。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欺负我最凶的时候,我就回家哭。
我妈看着我哭,又一次母爱占据了理智疯一样的跑出去找到欺负我的同学他妈一顿神骂。
后来那个同学再也没有欺负过我,从小学毕业以后,我几乎就没有见过小学的那些同学。
我再回去的时候,他们也认不出我了,我留给我的小学同学的记忆就是黄头发很丑。

每听及谁提及小学聚会诉友谊的时候,我都会心里说:“小学生,懂什么爱。”

我爸绝对是忠诚于我妈深爱着我妈至死不渝的。
他见我妈哭着离开后,我还哭个末完,一个耳光,干净利索,简单有效“啪”的一声,世界呈现给我最美丽的斑斓的同时生活里也烙印下永生难忘的嘱托:“以后你死外面都不要回家说。”
我迅速的把书包里东西翻拉出来,写作业。
我妈回来的时候,我的本本以经湿了好几页了。

不过我当时没有和我妈说我爸用行动表明的态度。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当时没有说。
只是一直到现在,如果不是问及到我,我都不会和他们说什么。
轮回上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我这个上辈子的原形肯定是做了很多错事,到了这辈子投胎了还不被原谅。
诚然,我的内心是渴望父爱的,只是我把这份呵护寄托给了倔强。

命。

我爷爷我奶奶一个乳山的一个牟平的,国家修建水库的时候带着我爸爸和我大姑来到我们现在的村子。
外地人插户受欺负,大人受欺负,孩子也受大人的孩子欺负。
大人们忍气吐声,孩子是不会的,我爸爸会在受欺负的时候反抗。
然后孩子又拖着大人找上门来,再在我奶奶对我爸爸的一顿饱揍后一边假惺惺的说着:“别打了别打了”一边得意的离开。
我现在也挺厌恶这类家长的。
祖一辈父一辈,一辈留一辈,我奶奶就是这样的教育我爸爸的,也就不难理解了他这样的教育我的方式。

山东人嘛,朴实。

某种意义上来说,娶媳妇很重要,影响三代人。
我妈是本地姑娘,改变了我们的基因。
都说侄女随姑,我有三个姑姑。
大姑最象我奶奶,不亲我,我除了尽点自己的孝心,我也不知道怎么亲她。
二姑种地供出了一个大学生,在沈阳给买了房子,给小儿子在镇上买了房子,又翻新了自己的大房子,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
这两个弟弟是我奶奶最亲的,我奶奶给带大的,却亲谁得不到谁的亲。
都不是心疼父母的主,尤其是我小弟弟自己是个小包工头了,镇上有了房子,如何也应该阻止父母再操劳再盖什么大房子的,把老人不掏干了都不罢休,说什么我姑姑我姑夫自己愿意的。
百年以后,房子都是他的,苦了活着的时候的爹和妈。

三姑长的最好看,命最苦,年轻的时候那么多经济条件好的追求三姑的,三姑选了长的好看的三姑夫,一次喝酒驾驶三轮车翻沟里了,一家四口都伤的很重;
又一次喝酒骑着摩托车与大货车碰在了一起;
之前还有一次,我没有记清,凡事都是这样的再一再二不能再三,这一次没有躲过去。
这一走十多年了,三姑就这么守着一双儿女,一直到现在。
大姑倔强二姑勤劳三姑执著情深,都多少分给了我一些。
如果说我的母亲改变了我们这一代的基因,我若努力的将我的孩子和我的侄女留在城市里,我是不是也就改变了家族的农转非了。
不过现在村里有地,做农民,也挺好。

只是从我在青岛正式熟悉了这座城市以后,我就把这当作是自己的使命。
问我从哪里来?
我想应该这样回答:“我从乡下来。”

“还请多关照。”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美帝诺木门,群升防盗门。店面地址:市北区辽阳西路369号卜峰莲花二楼富尔玛建材超市B-001 电话:13808994778 QQ:312903335
2018-10-07 22:36:34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人人都有两个门:

  一个是家门,成长的地方;

  一个是心门,成功的地方。

  能赶走门中的小人,就会唤醒心中的巨人!

  我是宋玲玲,我是那个卖门儿的{2061}乡下来的,还请多关照。

美帝诺木门,群升防盗门。店面地址:市北区辽阳西路369号卜峰莲花二楼富尔玛建材超市B-001 电话:13808994778 QQ:312903335
2018-10-07 23:01:1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24}

2018-10-07 23:35: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生活就像一首歌,是什么歌,自己品味

2018-10-08 10:46:5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下是引用大牙猫的帖子:

生活就像一首歌,是什么歌,自己品味


我一下子想起来了,篱笆女人和狗{101}生活,就象一团麻,那也是麻绳拧成的花{114}

美帝诺木门,群升防盗门。店面地址:市北区辽阳西路369号卜峰莲花二楼富尔玛建材超市B-001 电话:13808994778 QQ:312903335
2018-10-08 19:28: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文采很好

2018-10-19 10:46:5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105}{105}

2018-10-19 11:01: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