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

2018-04-13 22:29:53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15 22:22:15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15 22:32: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这几天我在想王本全和郭月兰有什么事让王瑞芳害怕?根据我所知道的事情我现在只能想到三点。1是王瑞芳母女的这种意念应该具有遗传性或传承性,这种东西在这个家族应该来源于郭月兰,外在表现就是她们三个共性是所作所为无情、为钱权不择手段。2王瑞芳母女对王本全很不孝,这一点对于她俩掩饰谋杀郭月兰,宣扬她们的孝顺很不利。3是王本全也是受害者,因为钱、家世他被郭月兰觊觎到手,因为王本全满足不了郭月兰的欲望,郭月兰和王瑞芳又毁掉了他。第三点是王瑞芳最害怕的吗?

2018-04-19 21:42: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发现和孙亚红或她的案子接触过的人多少都会被孙亚红这个三缺二彪(婊)一大杀(人犯)拉低智商,今天上马街道政府人员给我打电话,说收到人民网传达给他们的一份起诉,问我你是在起诉孙亚红吗?我说,那是孙亚红在起诉我的,我在举报孙亚红·······政府人员说,我们只收到一份起诉复印件,你举报孙亚红什么?我说,我在举报孙亚红违法犯罪,你没看材料吗?政府人员说,我们没收到具体材料。我说你们街道纪委有,网上也有·······她说,你要我们落实你对孙亚红的举报是否真实吗?我说,我对孙亚红的举报材料全部是真实的。她又说,你要到法院起诉城阳教体局吗?(她为什么这样问?我很奇怪)我说,我现在在举报孙亚红违法违纪的事,并将她的事寄给焦点访谈、新闻调查、半岛都市报等等很多媒体。街道人员说,你有证据吗?你能提供出证据?(她为什么这么说?她连什么事都还不知道)我说你具体要什么证据?证明那点的?我已经很无语直接挂了电话。

2018-04-25 21:21:2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一直想说说王本全的事情,把记忆拉到更久远一些,这个家族还没有发生这么多让人恐惧并且匪夷所思的事。后来因为我妈妈死得很凄惨,我认为她的死和整个这个家族都有干系。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更无法原谅他们,所以我原本不想再说任何一点我所了解的他们好的地方,但只有将事实说出来,才能还原真相,才能让发生的众多可怕的事真相大白······

2018-04-25 21:21: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在高中时和被分配在上马医院时离家出走两次,真的特别想远离这个家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人,而且在这个家族会发生太多意识被控制的事,工作后我又用五年的时间和工资还清从我妈妈去世我留在这个家门的时间和花王旭德的钱,我迫切的想和他们一刀两断,但意识被控制被他们各种事牵绊下,经历着这个家族种种匪夷所思让人惊恐的事。

2018-04-25 21:22: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王本全相貌很好,王瑞芳、孙亚红相貌遗传于郭月兰,但和遗传与王本全的王瑞香和王瑞云相比,王瑞芳母女不值得一提。王本全记忆力惊人才思敏捷、念过私塾、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王本全还有两个哥哥,他们都在青岛,但他们从不到东程这个家族来,我在青岛实习时有幸见过他们,感觉像是他们瞧不起由郭月兰掌管的这个家族及郭月兰所生的子女,所以断交了。王本全的哥哥学识比王本全还厉害,真正上过大学,学桥梁设计,他的太太也是学桥梁设计的大学生(他们差不多是青岛桥梁设计的鼻祖,他们的年纪现在有100岁了吧)。

2018-04-25 21:22:2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鼻祖是我对他的封号,因为在我的眼界里知道的桥是他设计的。王本全另一个哥哥我实习时他已经去世,我帮亲戚家补习功课就是他家,王本全去世的哥哥的家人对我很好,告诉我房价在上涨买房的事,很快孙亚红买了房子,李新方的爸爸早逝,他妈妈当时没有正式工作,但他们有房子住,李新方结婚的钱都很拮据,所以李新方因为没钱当时坚决不赞成孙亚红买房(首付加装修近10万,孙亚红王瑞芳母女又变戏法出来了),他们买房时,青岛告诉我买房的亲戚每天意识里出现小鬼,告诉青岛亲戚,她是王瑞芳东边祖坟里鬼,缺钱花了来要钱,让她家赶快去送钱。青岛的亲戚整天被闹得寝食难安,身体很差,她还让我帮她准备了整整几麻袋纸钱到王瑞芳家东边烧纸钱,我知道她的情况是意识被控制了,我当时很担心她的健康,害怕是从我这接触上她的,就再不敢和他家来往了。

2018-04-25 21:54: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王本全和他的哥哥素质很高并且没有任何恶习,他们甚至连烟酒不沾。王本全出生于1919年,郭月兰出生于1930年,郭月兰17岁生了第一个孩子,结婚时15岁?16岁?还是更小?

2018-04-25 22:08:1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在我写这些事情时,孙亚红母女的意念会一直在我这里干扰我,甚至会改变我表达的东西,有时我会察觉但总体上事情的表达是真实的,我就没顾及她们改变的一些细节,这是她们多年的一种用意念的处理事情方式,比如她们用意念改变一些东西,现实中她们就会揪着这点不放等等。今天我回想了这两天她很明显的一些对我想表达的东西的细微的影响,其实越是她们想掩饰的东西越细思极恐。1、上马街道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时的谈话我在回忆时明显受到干扰,整个过程记忆不完整,而且印象很深的是街道人员说“收到······缩印件”我当时很诧异:她竟然发现收到的起诉书是缩印件而不是复印件!她的观察怎么会这么细致敏锐?但为什么她说话的状态,和说的事情和这种敏锐细致大相径庭?晚上我在叙述这些事情时依旧存在这个疑虑,但我在描述她的表达时我受到干扰,自行将她所说的缩印件改为复印件发在网上。今天我想起这个问题,我断定那个工作人员肯定不是自己发现的“一张缩印件”,因为我在起诉书的复印件上阐述了一些观点,因为写的太靠下,再复印时我就稍微缩印了一点,除非和原件对比,要不然察觉不出,那么这个原告被告分不清的工作人员怎么会说出这是一张缩印件呢?我在陈述这个过程时为什么要将这个印象很深的疑点掩盖?

2018-04-26 21:43:0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很快孙亚红买了房子。真实的情况是几年后(5年?)孙亚红买了房子。孙亚红买学时是93年,那时物价低工资低,小学教师的工资一个月能有300元出头?那时孙亚红母女用两万元钱买学是什么概念?孙亚红三年后不顾王瑞芳百般阻扰又上了两年大专(连读)五年的学费生活费又是数万元什么概念?对于一贫如洗、没有生活来源的王瑞芳母女(除了家里很小的小卖部以外)究竟怎么想的?但是她们母女竟然在这五年里还清了数万元。2001年教师工资每月1000元出头,孙亚红买房时差不多是2006年前后,那时教师工资已经提到每月2000多元,上马在那时建起第一批有产权的楼房,孙亚红买了房子。买房时王瑞芳家和孙亚红、李新方家拿不出钱交首付(两家一共能有几千元?),孙亚红找李新方的姐姐借了几万元,还找其他人借钱凑了首付。孙亚红王瑞芳在经济很不发达、挣钱很难的90年代五年还了数万元买学的钱。在这此后,孙亚红从一个花钱的学生,成了挣工资的,还加上李新方,在经济发达、收入已很客观的那时候他们三人的存款竟然比不上孙亚红买学的那五年?“很快”孙亚红买了房子,如果拿不出首付有情可原,但多年后她们没半点存款拿不出首付多蹊跷?(除了日常生活她们没有其他额外支出)。此后王瑞芳又神奇的变戏法变出了几万元给孙亚红还债。

2018-04-26 22:45:2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7 21:52: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7 22:24: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7 22:41: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8 06:47: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真恍惚,强奸丈母娘“郭月兰”应该是“强奸”丈母娘郭月兰,在我刚工作时王瑞香因为离婚和莫名染上了性病,郭月兰拒绝王瑞香回来宣扬她是精神病公开断绝了母女关系。应该是:在我念高护时王瑞香离婚后莫名染上了性病,郭月兰拒绝王瑞香回来宣扬她是精神病公开断绝了母女关系。

   王瑞香作风很正,她在和前夫离婚后,她没和其他任何男人有亲密接触、或交往,这一点她交往的人、她的亲戚朋友、或我都会认同。所以在她染上尖锐湿疣时,她的反应是惊恐、天塌了、难以置信、找她的家人(包括她的儿女、她的兄弟姐妹、她父母)诉说此事、她找不出得病原因,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她得性病就像是她说自己开天眼,能用意念控制人一样神奇,是在她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事。最后根据这种病出现的原因(一种是性接触、一种是接触的马桶圈、内裤、浴缸或毛巾等带此病毒的分泌物),根据她的生活轨迹(她没有随意接触别人的这类东西,从没住过酒店),她的女儿猜测并让她认可的原因是:夏天她穿的裤子很薄正好坐在有此分泌物的公交车座位上!王瑞香自己不认同但又找不出其他原因,她就和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一起接受这个猜测。此病有潜伏期,所以她得病时间应该是99年前后,孙亚红还在青岛卖淫期间,孙亚红比公交座位更容易接触此病毒分泌物。

2018-04-28 22:42: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9 21:53:04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9 22:18:01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4-29 23:06: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