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56下一页到第

孙亚红和男人

人气:38363 回复:117

孙亚红和男人
     孙亚红学习差、家风不正、家境贫困,中考后她的男老师私下给孙亚红一个青岛师范中专自费的名额,在九十年代闭塞不富裕的农村买学极少见,除非家境富裕、权贵人家,比如李新方的爸爸(早逝)死前是局长也只是给他买了个不入流的体校,文凭不被承认不能参加教师毕业分配。孙亚红买学的学校含金量很高、正规招收分数很高,从程个庄中学建校到它合并,估计孙亚红是唯一一个能买到的,其实这个罕见的名额最应该给孙希(某)的儿子(和孙亚红同届),孙希(某)家境富裕并当了近20年村长位高权重,他十分注重子女教育和前途,他儿子初三时一直请程中的老师辅导功课并期望上一所好学,但出现这样一个珍贵稀有的名额后,孙亚红的男老师得到偷偷私下给了孙亚红。
    淫母王瑞芳踩贱孙希素像个丑猴一样趴在她身上,生下“亚红”,取名寓意:被男人“压”身下“哼哼”,儿时昵称“亚红红”。因为孙希素是酒鬼不工作,一家四口的开支只依靠王瑞芳开小卖部的微薄收入。孙亚红无法支付买学的费用和上学的学费以及打肿脸充胖子的富裕生活费,孙亚红当雏妓在大酒店卖淫,王瑞芳因为孙亚红卖淫挣钱多却不帮她还买学欠的债,曾一度嗤笑她,学习不下力,干这事真下力,要是天天就一个男人,早把男人累废了,这倒好,天天换男人,叫男人把“压哼哼”累废了,最终孙亚红因性生活过早过多一侧卵巢早早切除。
    孙亚红和她的第一个校长沈校长关系密切,沈校长将学校所有的好机会和荣誉给了工作并不出色的孙亚红,但切除一侧卵巢是公开的事,她找不上对象。
     王瑞芳学习不好、不工作、没人品没人愿意娶,孙亚红家里缺,脑子缺,身体里也缺(比别人少个),这个“三缺”却可以让刚进校工作的李新方抛弃恋爱多年的初中同学,非孙亚红不娶,每天到王瑞芳家门外站很长时间祈求她们接纳他,甚至向孙亚红和王瑞芳发誓保证,若孙亚红不能生育,宁可断子绝孙,也不会抛弃孙亚红,甚至到处炫耀她的“温柔”和“美好”。
    教体局、学校的领导也在她的“温柔”和“美好”里,给一无是处的孙亚红众多荣誉和至高无上的权利,甚至成为青岛市最年轻的优秀教师。李新方妻荣夫贵,跟着校长当上主任。孙亚红花四万块钱将孙伟红买成在编教师,并处处为孙伟红以后成为校长做铺垫。四万元真是便宜至极,孙亚红的阴道立大功很值钱,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无是处让人唾弃的王瑞芳要成为这个曾经荣耀的家族最善良最有能力的,这个家族就变得骇人听闻,沾上王瑞芳的人怪事百出臭名昭著。工作不出色、学历是买的、家风不正没有后台背景的孙亚红成为最优秀的校长,那么上马中心小学其他老师又算什么?有的年轻老师让学生买教师讲课专用的解析教材回家背过,上课时从不讲课,只检查学生的背诵,有的教师是从幼儿园提上去的学学前教育的,有的教师教的成绩全班学生都挤在及格分数线上下的······上马两大臭,一大臭王瑞芳的家门,另一大臭孙亚红的学校!

   我准备好材料想将孙亚红举报,结果孙亚红李新方安排好警车,找好黑社会和他们家人藏在路口时,我脑子里竟然出现想在人来人往的的医院门口(我上班的单位)众目睽睽下张贴举报材料,刚打算贴立即被孙亚红安排的蹲守人员逮个现行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称孙亚红已打通领导的关系将我送进看守所让我丢了工作。我举报孙亚红卖淫时的过程,孙亚红家一贫如洗她爸妈都没工作,王瑞芳整个家族全是又懒又馋、吃喝嫖赌、精神分裂的,她家花两万买了个学再加上五年的高额学杂费、生活费,家里吃不上饭上不起买的学,孙亚红每个假期在青岛的同一个酒店“打工”,她晚上卖淫,上午睡觉,下午酒店退房后就到王瑞香家落脚,并将偷的小袋装沐浴洗发用品藏匿在王瑞香家,到傍晚再离开。王瑞香对孙亚红在她家的鬼祟行为产生怀疑,监视她的举动将偷的很多东西找出,我还举报郭月兰死因蹊跷钱财失踪。问派出所定我诽谤罪、诬陷罪吗?派出所称,孙亚红就是个卖淫女但是是很多年前,现在的案子是:她现在是校长并和派出所领导打好招呼,你多管闲事,骂她“黄鼠狼,破鞋”这些字眼带有侮辱性,张贴的行为是违法,定为侮辱罪,关押十天,让我签字。我要求复议,第一次“想”贴但没贴上就被揭下,没造成任何后果,侮辱罪成立吗?脑子里出现的“异常”思想教育不行吗?其他没有证据的事能定罪吗?派出所不敢复议将我释放,但强迫我按照他们的说法写下保证书。
      孙亚红是这个家族唯一一个卖淫是为自己挣钱的,目的是买学买官,其他这个家族全部成为懒馋、婚外情、残废、吃喝嫖赌毒、得性病、强奸、乱伦、精神分裂、“古怪自杀”、车祸死亡、“挣钱惨死”,家庭全部离异或早逝,都是带着精神异常毁掉自己的生活,臭名昭著着。卖淫女到王瑞香处落脚藏赃时被王瑞香发现了将此事泄露了出去,在此事后几年中,王瑞香染上了尖锐湿疣,治好不久,王瑞香透露她楼下不远有个开裁缝店的外地女,疑似“不清白”,因为据她发现没有人去做衣服,却有男人进出,她对此女嗤之以鼻,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她又忘了,很快她将此女介绍给自己的亲人,待两人谈婚论嫁时,她又记起前尘往事不同意此婚事,辱骂此女,连警察都惊动了。王瑞香被别人当做精神病,她也把自己当成精神病,她治完了性病又开始治精神病。假如一个人精神正常,但她被别人用意念控制时思想言谈行为出现异常,别人都把她当做精神病,她自己也认为自己精神有问题,是不是就是个精神病?郭月兰担心大女儿王瑞香离婚后,大女婿不再每年继续给他钱,断绝母女关系,处处巴结王瑞香的前夫,王瑞芳的前夫“念及”郭月兰帮他们照顾过年幼的孩子即使离异也每年给“丈母娘”送钱,最终成了郭月兰、王瑞芳到处宣扬、臭败的强奸郭月兰的强奸犯。
    王瑞芳母女一直在殷切主动想和我密切交往时咬定之前发的信息、张贴的'小报"是我所为,但是却向派出所提供不出一点证据、没有证人,我只是在许多路人的见证下、在她们的监视下第一次想去贴就被抓住的“想法异常”的人,她们不甘心。发信息的号码是个陌生打不通的号码,王瑞芳母女叙述的小报,却没人看见过贴的小报,也没有人看见贴小报的人,说明做这些事的人在隐藏自己不想让别人知道,之前贴的小报可能是晚上甚至半夜避开了众多眼目,所以没有证人,但是半夜贴的小报很奇怪,还没有人看就被撕掉,贴小报的位置只有胶水的痕迹,或只残留一小部分,却没有刮擦的痕迹,说明小报都是在贴上没干的情形下被迅速揭下,王瑞芳家在张贴者的后面跟踪所以能准确迅速的揭掉所有没干透的小报?但他们却不直接将贴小报的人抓获或报警?说明张贴小报的人肯定不是我,是我她们会直接动手的,但她们又是如何知道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贴的?是如何跟踪贴小报的?为什么不告诉派出所?
    几天后,我和弟媳妇带我爸爸去青岛看专家,王瑞芳竟然要跟着我们的车被弟媳妇多次拒绝,清晨走时,王瑞芳竟然厚颜无耻拿着袋子来了,我老远就摆手喊她走,她径直走来对我大打出手,我猝不及防被她拽地上,等我刚站起来,她竟然让我爸爸抱紧我又再次大打出手后才放开,一边离开,一边骂我妈妈是卖淫女,还把袋子捡起塞我弟媳妇手里说,帮我把东西送青岛嫩大姑家(她姐姐),这是我专门给她弄的好吃的。我们约的专家怕耽误时间就不和她纠缠赶快离开了。回来后得知她到派出所报案抓我,说我动手打得她满手是伤,骂她家校长,说我不孝顺也不顾她家的亲情。事后我又得知她还打电话给她青岛的姐姐及其儿女说他让狗咬伤了,想跟我们去医院看手,我不念及亲情和她们的恩情(我到处贴她家校长的小报被她家抓了,她们念及亲情又央求派出所将我放了),我竟拒绝还殴打她、骂她家校长。
    我们家去青岛看专家这件简单的事,单纯的感情让她掺合进来变得多么复杂!

    撒谎一她告诉我们要去青岛看她姐姐和姐夫,但她跟她姐姐及其子女说她要跟着我们的车去看狗咬伤的手。她又去派出所说我不孝、没有亲情,她要陪她哥哥去青岛看病被我殴打。
    撒谎二她动手打人、骂我妈妈,我没伤她一根汗毛,她反而到派出所报案,我动手打她还骂她家校长要求立案抓我。
    撒谎三她手指上有伤跟派出所说被我动手打伤,跟她姐姐及其儿女和哥哥说被狗咬伤,我即使和她打架也不会只将她手指打伤!
    撒谎四她们使黄鼠狼子计将我抓到派出所欲送看守所,想让我丢了工作诬陷成精神分裂,我陈述实情并要求复议,派出所以证据不足将我释放。孙亚红、王瑞芳四处宣扬我因妒忌校长、不顾亲情编造谎言侮诽谤辱校长,已经精神分裂,但她们善良大度念及亲情不和我计较,央求派出所将我释放。
     撒谎五她控诉宣扬我不孝,因为我爸爸病重我们约的专家,她又是要跟我们去走亲戚,又是要跟着看狗咬伤,被我们拒绝后又到我家动手打人骂人、闹着纠缠着我们不让走,打伤我后她还到派出所报案抓我,你对你哥哥的亲情呢?
    撒谎六她们报案贴小报的案子过程是怎样?为什么要掩盖?
    我们简单的生活,单纯的感情,被王瑞芳母女厚颜无耻硬生生掺和进来,颠倒、复杂成什么了?
     感情颠倒一,我们全家被王瑞芳母女频繁索要房子,被她们颠倒黑白到处辱骂,我们关系是对立的,感情是冷漠的甚至是彼此厌恶或仇恨。然而我弟弟出事我将房子协议过来,孙亚红母女对我的态度骤转变成主动示好、殷勤交往、感情深厚。
     感情颠倒二,因为向我们被索要房子,我和我爸爸及弟媳妇跟王瑞芳母女关系对立,因为我要举报孙亚红反而被抓,我们彼此仇恨。事后不久我们去青岛看专家她竟非要跟着,弟媳妇一再打电话拒绝她,她竟然又关系亲密似的上门,对我的拒绝竟然对我大打出手。
    感情颠倒三,我和弟媳妇带我爸爸去看病,我爸爸和王瑞芳的关系对立,我爸爸竟颠倒感情和关系抱着我让王瑞芳随意殴打。
    感情颠倒四,孙亚红在青岛偷东西撒谎卖淫的事是王瑞芳的姐姐发现泄露出来的,王瑞芳任由孙亚红的爸爸学飞檐走壁跌断腿,事后王瑞芳指责她姐姐诱使她对象出现如此怪异行为导致身体残疾。两人的关系应该冷漠不来往,但在王瑞芳的主动殷勤下,她大姐和她关系亲密,她大姐颠三倒四、精神分裂了;她大姐夫离婚后,王瑞芳的娘断绝和大女儿的母女关系巴结离婚的大女婿给她送了很多年的钱,然而最后王瑞芳到处辱骂他是强奸她娘的强奸犯,王瑞芳应该视他为仇人。然而王瑞芳明知两人已复合,却还要死皮赖脸跟我们的车去给他俩送好东西。
    区区一点小事,王瑞芳对每个人撒谎,颠倒她自己和每个人的关系和感情。
    我将孙亚红举报至教育局,教体局成立“保婊子小组”,小组出示调查结果“在学校未发现孙亚红有我所举报的不轨行为”,力证孙亚红的“清白”,由此估计下一步小组会力证王瑞芳一家在进校工作时是“一窝处”,我在胡造滥编。“未在校发现”是因为学校缺了张床,毕竟王瑞芳家门的卖淫、包养、苟合、权色交易、乱伦、“强奸”、嫖娼都是在床上进行的,教体局应该给孙亚红在学校配上张床,缺钱可以号召社会捐资买床。
     这个城阳教体局局长赵平就是曾经卫生局局长伙同周美爱(曾经小学的临时代课老师初中学历买编制成为城阳区二医在编职工当上主任)将我办在区二医(镇)(就业考试第一应该在区一医),赵平又调到教体局一手提拔并力保孙亚红,周美爱上调到区一医当主任。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2-01 18:22:2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青青岛教育社区欢迎您,请热爱论坛的【教师】朋友们加群276716411,认识一个圈子里的新朋友,一起聊聊天儿,说说话儿,还有精彩活动等着您

回复:

{108}

2018-02-02 20:55: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07 21:29:3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月兰因舌头上出现一个小疙瘩她让子女带她去多家医院包括青岛市立医院检查,结果均无碍,她不放心要求医生为她做全身检查包括性病,检查结果均正常除了她自己也知道的糖尿病。然后她因糖尿病去城阳区第二人民医院主动要求住院调理,住院时又谨慎的提出做全身检查包括性病,检查结果照样正常她才放心。检查和住院时她数次提及她有很多钱,要全部用来养老治病她不在乎花多少钱,甚至让医生给她用最好的药(被王瑞芳拒绝),出院后她谨记医生的叮嘱,密切观测血糖(每天监测),注意饮食。出院不久的一天下午,王瑞芳发现她昏迷在家,王瑞芳叫来兄弟一起将郭月兰送到城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医院给她做全身检查血糖、心脑血管等等均正常(除了因年龄大有轻微的脑萎缩正常现象)。在医生和她儿子百思不得其解时,王瑞芳说,她吃药自杀了,吃的是抗抑郁药,有十几片······郭月兰的大儿子王旭德和二儿子王日德率先提出否定,王旭德说今天一早在北程看到他娘,问她,一大早走这么远上北程干什么?郭月兰说,今早在东程俩诊所查的空腹血糖不一样,再找家诊所查次看看哪家准。王旭德说她拿着命这么要紧,怎么能自杀?王日德说,他这些天一直中午在他娘那吃饭今天也是,什么事也没有怎么可能说自杀就自杀了?医生又详细询问郭月兰的近况包括心情和发生的事,对于她一如既往的生活和小心谨慎的生活态度,医生排除了自杀的可能。但王瑞芳一再坚持她自杀了,在找不出其他病因的情况下,我问医生可不可以相信王瑞芳,按照吃药来给她洗胃?医生说,她年龄很大又昏迷没有任何依据贸然给她洗胃有危险,并问王瑞芳,她为什么会有抗抑郁药?王瑞芳说,她有时候会睡不着觉,跟她小女儿要的,偶尔失眠可以吃半片,我睡不着觉也会去拿着吃。医生说,既然你说有这种药,她吃药后肯定会留下装药的瓶子或包装纸,赶快回家找来看看。我和王瑞芳回到郭月兰家,我翻遍了她的两间房屋,垃圾桶、厕所等均未找到相关的瓶子或包装纸或看似干净用过的方便袋(郭月兰近似洁癖的干净),王瑞芳站在郭月兰家门口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没用手碰任何东西。根据王瑞芳提供的她吃药的时间,估计药物已被吸收,更已经失去洗胃的意义,对于没有找到证据,医生更坚决拒绝给她洗胃并建议转上级院,但王瑞芳坚决拒绝转院治疗,郭月兰被王瑞芳留在急诊观察室。很快郭月兰在嗜睡状态时出现高烧不退(排除感染),这种特殊现象医生怀疑是抗抑郁药中毒引起的,然后咨询血液透析科主任,对这种从未遇见的药物中毒主任打电话给她导师,就病人表现出的症状和她女儿王瑞芳的陈述确诊为抗抑郁药物中毒,她的导师说,这种药物中毒没有任何拮抗药,血液透析也无法将这种药物从血液中清除,吃得少就代谢了,除了高烧不退这种药物中毒的另一个特殊体征是双肺空洞纤维化像蜘蛛网一样,即使转院到青医附院他们也束手无策,治疗方案只有对症和支持治疗。郭月兰被收治在重症监护室,办入院时王瑞芳和孙亚红找到我说,我们打听了,住院病历写成自杀不能报销,反正没有可以治疗的药物,就随便写个能报销的病,住院的钱都我出。在重症监护室里郭月兰苏醒了,但没有一个人问她是不是自杀的,为什么要自杀?只有王瑞芳和孙亚红在照顾,一次我看见王瑞芳笑着对苏醒的郭月兰说,你还不赶快好起来?好吃好东西享福的,你家冰柜里的好东西你不回去吃就坏了。但郭月兰只是表情疑惑地嗯了两声。郭月兰通过胃管鼻饲饮食,孙亚红每天给郭月兰送饭,但苏醒的郭月兰又陷入昏睡状态,一个已苏醒好转的病人怎么会再次昏睡甚至昏迷?是这种特殊药物中毒的特殊现象?还是孙亚红每天送的鼻饲食物有猫腻?郭月兰出现肺空洞纤维化用呼吸机辅助呼吸,最终死于呼吸衰竭。王瑞芳和孙亚红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声张将郭月兰的葬礼办了(不符当地风俗和她家的传统),甚至孙亚红在郭月兰出殡当天,谈笑风生模仿她儿子不愿学习每天放学回家装头晕嗜睡的样子。郭月兰住院和出殡的钱都是王瑞芳主动承担,并说郭月兰把钱都给了她(郭月兰重男轻女很严重,这笔巨款和郭月兰对钱的安排有人证明)。
郭月兰几十年只进不出敛财无度至少有10多万存款,郭月兰的房子被小儿子王春德转移至自己名下,王瑞芳孙亚红多次要房被拒绝,王瑞芳以郭月兰不会理财、年迈保管不安全为由游说着将郭月兰的巨款转移至自己名下,郭月兰检查住院时数次提出要回自己的钱未果,怕此事暴露这笔巨款后来转移至孙伟红名下。一个贪生怕死的有钱人怎舍得自杀?根据郭月兰的病情和王瑞芳的陈述、医生的诊断,郭月兰死于药物中毒,根据郭月兰和王瑞芳的当时情况(要钱)和王瑞芳对郭月兰的感情(郭月兰重男轻女、王瑞芳一直埋怨郭月兰促成了她和矮丑穷孙希素的婚姻),以及王瑞芳母女家里对钱的迫切需求,是他杀。郭月兰为了金钱、房产,无恶不作;王瑞芳母女为了金钱、房产,花招百出。我到上马边防所和刑警大队、派出所报案,均以郭月兰死时没报警没尸检拒绝受理。孙亚红93年花2万元买学债台高筑。因无力支付生活费学费,孙亚红在酒店卖淫挣钱,一侧卵巢切除。她教学水平不出色就利用肉体和金钱换取荣誉和权力,成为青岛市城阳区上马中心小学副校长。其妹孙伟红学习差,以恋爱为名靠被包养完成学业,用钱买上事业编制,安排在据王瑞芳炫耀以后会当上校长的赵孟小学,李新方初中毕业花钱买体育生名额,毕业后进入工厂两年,花钱办成在编,跟着孙亚红当上主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孙希素(孙亚红的父亲)是酒鬼有残疾30余岁就不挣钱,母亲王瑞芳开了一个很小的小卖部倒闭后当地摊小贩养家糊口。王瑞芳盖起五间房子后,花巨资给孙亚红买学,支付了五年高额的学杂费、生活费,又置买多样家电家具,拿出数万元给孙亚红交首付买房子,孙亚红做了个卵巢切除手术,王瑞芳治疗了个甲亢、做了子宫手术,孙希素做了个双腿骨折的手术,孙伟红治疗个甲亢,用酒将孙希素养着,支付了孙伟红高中、不入流的体校共七年的学费、生活费,拿出四万元给孙伟红买了个事业编,将房子又重新精装修,孙伟红刚毕业就有近20万万余元存款。

2018-02-10 21:16: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0 21:19: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从小抚养我长大的姥姥曾多次出现过被“黄鼠狼”附身的情况,“黄鼠狼”上身时,人的性情、言谈、举止立即大变,说话、做事变成另一个人,黄鼠狼离开后,她自己说自己正常了,但她说自己并不知道被附身时发生的事情(她身边很多人都见过以为是八字不正,黄鼠狼经常来找她)
     王瑞香经常说会用意识、气场窥知别人的想法,用意念“治”(致)病,操纵别人、预言、夫妻离异。孙亚红买学致贫家里揭不开锅,卖淫女到王瑞香处落脚藏赃时被王瑞香发现了将此事泄露了出去,王瑞香染上了尖锐湿疣,治好不久,王瑞香透露她楼下不远有个开裁缝店的外地女,疑似“不清白”,因为据她发现没有人去做衣服,却有男人进出,她对此女嗤之以鼻,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她又忘了,很快她将此女介绍给自己的亲人,待两人谈婚论嫁时,她又记起前尘往事不同意此婚事,辱骂此女,连警察都惊动了。王瑞香被别人当做精神病,她自己困惑于此事,不再对发生此事执拗,她也把自己当成精神病,她治完了性病又开始治精神病。假如一个人精神正常,但她被别人用意念控制时思想言谈行为出现异常,别人都把她当做精神病,她自己也认为自己精神有问题,是不是就是个精神病?王瑞香的前夫在郭月兰的处处巴结下,“念及”郭月兰帮他照顾过年幼的孩子即使离异也每年给“丈母娘”送钱,最终成了王瑞芳到处宣扬、臭败的强奸她娘的强奸犯。(郭月兰有心,大女婿怎么会对70岁的老妪有意?在有其他人在场的两间房里强奸怎么“得逞”的?)
     王瑞香是被王瑞芳用意念控制着,她感受到王瑞芳用意念控制人的事以为是自己出现的异样能力,所以她也被王瑞芳迫害至此后来成为一个精神分裂。黄鼠狼子事件也是如此,跟王瑞芳相关的人出现的无目的、无意识的行为也是如此。
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用自己的意识(意念)控制别人吗?


2018-02-12 19:55:57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2 20:02: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2 20:05: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2 20:07: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2 20:10: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2 20:12:59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3 21:47: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月兰、王瑞芳母女的意念在四十多年前就游荡在外为非作歹祸害人,迷信称“黄鼠狼子”。她们宣称这几十年附身杀了好几百人,祸害了千余人不计其数。她们会使人恍惚,郭爱珍骑车子一时恍惚骑车摔倒面部缝合多针,郭爱珍父亲骑车子一时恍惚摔倒股骨颈骨折,郭爱珍母亲走路一时恍惚摔倒、去世,王忠惠的丈母娘骑车一时恍惚摔倒肩关节脱臼,她们会使人开车恍惚导致车祸。会将人控制在“暴躁、不耐烦里”,将脑子里的事反着干、得不治之症

2018-02-13 21:52:22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13 21:56:2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用游荡在外的意识可以做很多事,但必须伪装成正常的。所以王瑞芳母女从来没一句实话,她们编造各种谎话掩盖她们用意念窥知、操纵别人这个事实。说谎、伪装已成为她们的常态,我将她们举报之前,她们用黄鼠狼子计将我抓到派出所,孙亚红用尽计谋却没有得逞,她嘴脸一变,以一副受伤无辜的形象到处控诉我胡造滥编,没有亲情,她出于亲情同情可怜我这个神经病,央求派出所将我释放。

2018-02-13 22:01: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2-25 09:43:49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3-01 21:06:1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回忆和孙亚红见面的感受,因为这个家族关系复杂我应该和孙亚红只见过三次,小学时郭月兰和王瑞芳到处臭败我到郭月兰家偷她们的钱时,从未谋面的孙亚红和孙伟红出现在我家长时间坐着不说话,我在她们游荡的意识里,感受到孙亚红内心的算计和嘲讽,她的气场让人很不舒服,然后她们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是她假期在青岛卖淫时,这两次中间还隔了几年,我也在青岛打工住在王瑞香套一的房子里,我白天出去打工晚上回来睡觉,孙亚红白天中午后回来,傍晚离开,我是在找工作的白天见到孙亚红的。第二次见面时我刚好在抄同学的一篇学习报告,因为同学的笔误有一个词不通顺,我斟酌了很久想到一个词来代替,但又觉得不完美就空着了,孙亚红就像洞悉一切拿起我的笔记本直接找出那句话说,这个地方应填个某某,我诧异这是我考虑的词,为什么从孙亚红莫名其妙的知道我的内心在考虑什么,她又把我考虑的事当做她自己的事说出来,然而我的脑子是空空荡荡的,我无法思考,无法回应这件事,我的脑子里被强行塞进了孙亚红一个聪明完美的形象,这个形象不是因为我对她的了解,或她做的一件聪明完美的事,而是我无法思考的脑子被禁锢在一个聪明完美的形象里还在我的脑子里提醒说,这是孙亚红·······第三次是我在打完一份工后歇着找下一份工作时,孙亚红鬼鬼祟祟把偷得大酒店的东西藏在王瑞香家被发现那次。和孙亚红的每次见面都会出现她的某种形象出现在我的思想里,然而我的思维会被禁锢的一种异常的意境里。

2018-03-10 22:25: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3-13 22:13:1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在班主任的坚持下王瑞芳、王旭德只允许我参加高考,我考上了学的高护但她们一个月只给我100元生活费(我依靠奖学金和贫困生助学金、打工完成学业)。2000年在医院实习期间我总结当护士长需要的条件,(姥爷是大队长,郭爱珍曾经是妇女主任、遗传),实习医院的护士长除了是知识丰富,技术精湛的外,还有是长袖善舞有后台的,竟然还有个当院长的情人当护士长的。休息时间我帮亲戚家孩子补习功课,她家告诉我因为房价涨势迅速他们将买的房子卖了,将卖房的房款只交首付在银行贷款买了两套房子,我去关注房价这是个致富的渠道。毕业时我去城阳区人民医院,我喜欢这个有很大发展空间,可以提供很多机会的新建医院。我去咨询招聘条件,了解到这个医院只招聘考试前几名的毕业生。当年毕业生只有中专和大专,我想考第一进城阳医院,我就将大专、中专的课本全部背过,参加就业考试时笔试第一(只考的中专的知识)面试第二(面试第一是卫生局主任的女儿),我想远离并和东程村郭月兰及她的儿女一刀两断,我想找一个和她家族品性完全相反的对象。但我又被常年控制别人思想的王瑞芳母女毁掉了一切。

2018-03-13 22:25:27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8-03-13 23:01:4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