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到第

探秘虔女峰、虔女洞

置顶

人气:237897 回复:6

   虔女峰——崂顶西侧山涧中,坐北朝南的山峰,山顶部石头眼睛、鼻子和口的轮廓非常清晰,就像一位头戴围巾的山村少女,双手合十,面朝北方虔诚地朝拜,姿态端庄、朴实、俊雅,给人一种圣洁虔诚的感觉。

  虔女洞——顾名思义形似阴石山洞。神奇的大自然,鬼斧神工!位于虔女峰下石缝中之中。
  2016年9月24日与10名山友相约近距离探访虔女峰、虔女洞。早7点30分自北九水客服乘坐观光车进入景区,经潮音瀑、小石桥、黑风口军用公路,10时许至虔女峰北侧相邻的梦想峰(山友语)脚下。然后沿着陡峭的石缝,手脚并用,,,艰难爬上了梦想峰(非专业人士请勿攀爬!!!)。
  梦想峰——名副其实。东向面对巍峨的崂顶巨峰景区,西向黑风口一线,南向面对虔女峰,,,大河东。北向北九水滑溜口方向,视野其为开阔,应了古语:与其仰望,不如攀登,无限风光在险峰!!!
  11时许从梦想峰返回军用公路,沿大河东方向一小路,下行至虔女峰下,来到了神奇的虔女洞,感叹大自然的创造力!
   参观完虔女洞继续往山涧方向下行,茂密的树木及灌木掩盖下山的小路,寻找时隐时现的小路惊喜连连——高大野生的山梨树枝头挂满了成熟的野梨、有成片的野泥猴桃藤条上累累果实、有野葡萄、还有栗子,更神奇的是第一次见到了野生柿子树及野生柿子----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6-10-02 20:08:19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色彩艳丽{105}

2016-12-10 09:36:0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16}

2017-02-03 17:33: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习惯了和母亲告别,每一次,我们母子二人分开时,谁也不回头再看一眼。我也不是刻意狠起心肠,只是习惯了告别。

  许多年以前,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她:“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这个问题在我30岁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想问的念头了。小时候不懂大人的世界什么样,等自己成了大人,那些小小的问题,还需要再问吗?

  童年时刻骨的伤痕,有一部分来自母亲。有一次需要交学费,我在一个水塘边跟她要钱,不敢看她,仿佛自己在做一件错事。她说“没有”,我一直盯着那片池塘里绿色的水纹,觉得世界坍塌,时间停止,万念俱灰。

  母亲走了又回,回了又走。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说不会再走了,她在院子里看着我的眼睛说:“这一次我不会再走了。”我在心里欢呼雀跃,表情却平淡,最多说一个“好”字。当她第三次从她改嫁的那户人家回来的时候,被挡在了紧锁的门外。那天下了大雨,她跪在满是泥水的地上哭。

  以为她不会再离开我们,但几个月www.sms0551.com之后,她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从此不再相信她。但也知道,她有自己的苦衷——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在一个不但贫穷而且不讲理的大家庭里,想要有尊严地活,是多么艰难的事。

  我以为自己是恨过她的,但根本就没有。对别人都不会有,何况对她。在我那奇怪的童年,脑海里被混沌与奇思异想充斥着,没有恨意成长的空间。当然也没有爱,不知道爱是什么样子,什么味道,活得像棵植物。

  在我漫长的少年时代,与母亲再无联系。10多年的时间,她音讯皆无。她是怎么过的,我不知道。中学时,有同学问到我父亲、母亲,我通常选择不回答,如果非要回答的话,我就会淡淡地说一句:“都不在了。”那时我和母亲居住的地方相隔30多公里,但这段路程,足以用空茫来形容,我和她之间,大雾弥漫,我不找她,她也不找我。

  我盼望母亲突然来看我,像小说或电影里描述的那样——她穿着朴素的衣服,带着吃的,敲开教室的门,而我www.hongnanmenye.com在同学的注视下羞惭地走出去,接过她带来的食物,再轻声地赶她走。在我脑海里重复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每逢有别的家长敲门的时候,我总觉得会是她。直到我20岁那年,在县城里,我和一个女孩谈恋爱了。母亲仿佛专为此事而来,她笑着问我想要什么礼物,在得到我的答案之后,她给我买了一辆昂贵的变速自行车。那段时间,我经常骑着那辆自行车在街道上飞奔,经常把那辆自行车擦得锃亮,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富有的人。

  慢慢地,我明白了母亲并不是一点儿也没关注过我。每年我去她住的那个村庄给我父亲上坟的时候,她都会躲得远远的,在某一个角落里看我一眼。而我不知道她在那里,或者,就算知道,也装作不知道。

  23岁那年,我结婚。有人问我,愿不愿意让我妈妈过来。“让啊,当然让。”那时候已经有了一些家庭话语权的我,开始做一些关于自己的决定:儿子结婚,母亲怎么可以不在场!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母亲像个慌里慌张的孩子。她包着头巾,衣着俭朴,略显苍老。我喉咙干涩地喊了声许久没喊过的“娘”,妻子则按城里人的叫法喊了声“妈”。母亲显得紧张又扭捏,想答应,但最终那声“哎”没能完整地说出来。

  婚礼前一晚的家宴,一大家子几十口人,在院子里、大门外的宴席上,吃得热闹非凡。母亲怎么也不肯上桌,任凭几个婶子死拉硬扯,她还是坚持等大家吃完了,在收拾的时候,躲在厨房里随便吃几口。婚礼那天拜堂,司仪在喊“二拜高堂”的时候,却找不到母亲了。

  客人散去,三婶告诉我母亲在楼上哭。我上楼去看她,她立刻停止了哭泣,像个没事人一样。那一刻我意识到,这么多年,她仿佛从没关心过我,我也从未关心过她,这么多年的时光,我们都是怎么过来的?

  妻子跟我说:“有你妈在真好,别让她走了。”我说:“好。”但在母亲面前,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25岁那年,我拖家带口漂到北京,妻子背着我给母亲打电话,说让她帮忙带几个月孩子,还承诺,只要她把孙子带大,以后就一定会像对待亲妈那样,对她好,为她养老。母亲来了,我们一家人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团聚。

2017-11-22 16:39: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23}

2017-12-19 13:21: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19226446

1519226446

1519226446

2018-01-16 15:20: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7}

2018-01-19 09:02: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未登录,请 登录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回帖 发帖 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