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板桥坊游记

人气:35975 回复:19

1897年,德军登陆时所看见的青岛民居,是什么模样,目前还有吗?回答是:有的,在李沧的板桥坊,而且存量不少。这些民居,青砖石墙小巧玲珑,大多深藏于古村小巷的深处。

2010年,我和朋友来此探访。这里,古街斑驳小巷幽深。漫步其中,欣赏造型迥异的屋檐和门楼,细品“太公在此”“泰山石敢当”等精美砖雕,仿佛走进时光隧道,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老屋至少120年了”,一位60多岁的村民说,“是我爷爷盖的”。庭院方正典雅青白相间,其建筑之精美与保存之完善,令人赞叹。汉族民居墙山上常见“泰山石敢当”,而这里以“吉星高照”为多。房屋构件雕刻,有龙纹、有水形、还有d字符和向心结等。石板街的门楼壁龛,西北胡同的拴马石等,看到这些让人欣喜不已。

有的小巷,标语口号和《毛主席语录》清晰可见;有的砖雕石刻涂着灰泥,可见当年“文革”风气之盛。有座高墙深院,灰色的鱼鳞瓦片,彩色鹅卵石铺就的庭院;门口,一条青石板小径通向大街。还有一座建筑像庙堂,也是灰色瓦片,上有鸱吻,下为斗拱结构,人云“胡氏客堂”。古村中,这房子最漂亮。

恩智是建筑师。他说,板桥坊青砖石墙的四合院,是典型的地方建筑。当年在贵州,那些看似随意摆布的老屋,排列在曲折有致的街道两旁,有着无限的韵味和赏心悦目的美感。没想到,在我们眼前的板桥坊,也是如此。在国外,恩智专门考察过老建筑。他说,日本京都奈良的庭院,北京城里的四合院,都会在板桥坊找到它们的影子。

板桥坊古民居,建筑之美存量之多,源自古村本身的富有。村民昔日,进山有斧斤之获,下海则有鱼盐之利。这里,还是岛城名人胡子宏的故里。那座高墙深院的宅子和“胡氏客堂”的主人,就是他。“文革”期间,崂山县进行新农村住宅建设,使得若干老街老屋荡然无存,村庄面貌由此,千篇一律毫无特色。因为是“城中村”,板桥坊则逃过了此劫。

板桥坊村民,以胡高二氏为多。胡氏,洪武年间,由云南乌纱卫辗转即墨徙此。二百多年前,高氏则从崂山里迁来。刘锦说:胡高两姓一直不忘祖籍,几百年来,直到文革前,年年春节都回老家祭祖。每到除夕夜12点放了爆竹吃了饺子,各家男丁便出发回乡。胡家去流亭洼里,高家去崂山石人河。家境好的抬着食盒,家境差的背几个过年饽饽,一路急行,及至步行到老家天已放亮。在老茔里祭祖后,还要挨家挨户去拜年。常常到初一傍晚才能回来。

胡延兴,字子宏,是上世纪20年代的四沧区区长,家境富有谦和幽默。村民胡维茂老人(81岁)讲:他开的是红色敞篷轿车,只要见到村民,就邀请上车;有些泥腿子,执意拒绝,怕的是弄脏了车子;可胡子宏不管,是强拽硬拉自谓与民同乐。乱世土匪横行,村民时遭劫掠。他搞来了二门大炮。有一回,土匪来袭。“轰-轰-”,二声巨响,土匪们抱头鼠窜。 谈到胡子宏,胡维茂老人是口若悬河。一天,胡子宏骑摩托上班,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胡子宏,很歉意地将他扶起并答应维修撞坏的自行车。二人来到衙门口(区政府),看到卫兵荷枪实弹,男子撒腿便跑。胡子宏笑道,这便是自己上班的地方。事后,男子方知是区长大人。

胡子宏,虽为大地主是四沧区的首富,但乐善好施慷慨大方。西谚:“活在后人的心中,才是真正的永生。”此言不虚,他去世近八十年了,至今被人怀念,他的故事和传说,在村民中代代相传。电影《白毛女》公映时,“地主不是这样啊”,板桥坊人很是困惑。

板桥坊,依山傍海临河。河上架有德造铁桥,桥西以前是大海,楼山烟墩山耸立村北,为天然之屏障。日军的防御壕从此曾延绵向东。“鬼子进村了”,有村民诙谐地喊道。的确,这里的老街小巷百余年来,有的几乎没有变化。

板桥坊,是岛城的陆路门户。当年日军的“防御壕”,将青岛与内陆隔开,“防御壕”深四米宽五米,自板桥坊始,蜿蜒十六公里至山东头海岸。 在板桥坊,日军设立检查站盘查甚严,俗称“卡子门”。 其实,板桥坊“卡子门”的始作俑者是德国人。

“卡子门”西北有一天然沟壑,人称“万人坑”。日军卡车时常载满中国人,来此处决。日本人行刑用刀斩首,一刀下去身首异处。一刀未果,有的鲜血喷溅跑前几步倒毙。沟壑内,尸骨累累。成群的野狗围聚啃噬,看见行人,满嘴是血两眼泛红。

今年85岁,家住海安路的徐瑞清女士说:解放前,她从老家胶州步行来青岛。走到板桥坊,被“卡子门”拦住。没有“通行证”,哨兵不听任何解释。眼看就要日落西山了,幸得村中一位好心人出面作保,徐瑞清女士才得以通过“卡子门”,进入了青岛市。

贻修讲:一天晚上,几位纱厂的夜班工人,来到“卡子门”前。“干什么的?”“打工的,先生”。“妈的”,哨兵骂了一句。来的几位家住壕沟外附近的村庄。平时尤其夏天,他们三五成群光着膀子,进出“卡子门”倒也顺利。当回应者走近时,哨兵上去就是一个耳光。这人愣住了,“先生?”“妈的”,哨兵怒道,“连老子都不敢自称先生,你打工的,凭什么自称先生?”原来,他听成了“打工的先生”。此后,听到喊话工人们赶忙回应:“先生,打工的。”

陈少敏,是中共“七大”的三位女委员之一(还有邓颖超和蔡畅),毛泽东称她为“无产阶级的贤妻良母”。上世纪三十年代,作为青岛的地下党被当局通缉,她辗转找到一名赶马车的人。赶车人解开牲口饲料口袋,陈少敏便钻了进去。马车通过“卡子门”时,平安无恙。建国后,陈少敏主管国家纺织工业。为报答救命恩人,她曾专门回到青岛。赶车人的女儿是一名纺织工,名叫郝建秀。

1949年,这里发生过激战。村民说:国民党撤退后留下一名狙击手。通向市区的公路,就在楼山烟墩山两者的夹角之下,“防御壕”又宽又深又横陈其间。在楼山上,这名狙击手凭高临下百发百中射杀多人,解放大军的步伐因此受阻。意识到是个“人才”后,领导命令“活捉”。被捉后通过学习,这个穷苦出身的国民党士兵,方知狙击的竟是自己的恩人,遂饮弹自杀了。

楼山烟墩山,依然高高耸立。“楼”实为敌楼之意,烟墩山顶明代烽燧八十年代尚存,两山之间有地道贯通。日军“防御壕”早被填平成了大道,此段今称兴城路。“卡子门”被废除了,但时称“小衙门”的日军检查站,当年令人恐怖的“三间房”,今天依然完好。

一个民族,仅靠文字和图片不可能留下全部的历史。老物件是文明的佐证,它所蕴含的信息或是永远的秘密,或许也因此,考古学和民俗学便诞生了。位于闹市中一处完整的古村落,便是这座城市发展的历史百科全书。

世钦背着相机和画箱,在村中探访寻觅。他说,街巷脏乱、房屋破败、生活不便、古村凋零了;但这里,古香古色古韵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梁钧步入古村,感情凝重起来,问:“这样的情景常在梦中出现,为什么?”“是潜意识”,志成回答道,“这是祖先的记忆,他们走出这样的老街小巷,而记忆的基因则留给了我们”。

一天,我们一边拍照一边评头论足,不知不觉中,一位漂亮的女子在跟踪我们。她,若即若离似乎也在寻找什么。午后寂静,古街老巷中没有行人。“怎样才能出去啊”,突然她跑了过来。原来,她感觉稀奇跟着看看,再想离开时,已经迷路了。“哈-哈-”,恩智和我大笑起来。“沿着石板街,一直走”,我说,“过了小桥,就是营子”。她家在营子(兴华苑),姐姐住板桥坊村北小区,相距约二千多米。未料这次,在熟悉的古村中竟然迷失了。

关于胡子宏,村民高奉球老人(91岁)说:胡子宏和村长高鸿斋是好朋友。胡为日伪办事,而高是国民党人。当时各种势力盘踞于此,政权一旦更迭,随后便是残酷的报复。在楼山行刑。人犯自己挖坑。在烟墩山,人犯受刑后,或直接踢下大海。

青岛接收后,高鸿斋写了一份表扬胡子宏的呈子(二张稿纸)。由于胡的口碑极好,各保长甲长和闾长看后纷纷签字画押。签字画押,都在第二张稿纸上。高鸿斋,却将另一张列举胡种种罪状的稿纸加上签字画押的那一张,呈了上去。有人通风报信,劝胡外出暂避。胡怕连累朋友拒行。胡子宏,随后被关进李村监狱。

当时,国共党员都是秘密的。高鸿斋知道胡明白自己的底细,为自保把胡出卖了。当日军再次逼近时,沈鸿烈市长炸掉日资纱厂,撤离了青岛。临行前,沈也下达了对胡子宏的行刑命令。其实,沈不想杀胡,但看到有各保长甲长和闾长的签字画押,也有点无奈。临刑前,保安队长胡安孝吐露了实情。胡子宏,大为震惊。板桥坊的一位胡姓士兵,跟着沈鸿烈撤到诸城因故返回,村民方知胡子宏的死因。这就是著名的“黑呈子”事件。

高鸿斋村长,带领村民开山填海、修路筑坝、振兴教育,出力不少。

国棉八厂(今海岸华府),原是一片淤泥滩。是高鸿斋带人从楼山上开采石料,加上河沙填埋硬化起来的。板桥坊河床沙细松软,海水倒灌侵蚀严重,是高鸿斋带领大伙修筑起坚固的堤岸。他还创办了板桥坊小学。高鸿斋受到市府的嘉奖,沈鸿烈市长曾亲临视察,高家挂着三幅奖状,分别为市政厅、工务局和教育局所颁发。

当解放军逼近青岛时,高鸿斋曾想外出暂避。女婿吴子春是共产党员,说能确保老丈人的安全。五十年代肃反时,高鸿斋连同四五十人被政府镇压。临刑前,六十多岁的高鸿斋惊恐不已、汗出如豆。

板桥坊,是青岛市的北大门。解放前,这里潜伏着各种势力,表面上大家一团和气,而暗地里的斗争是你死我活。胡子宏和高鸿斋的悲剧,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聂惠哲说:“难以想象如何生活在那种错综复杂的年代。这么想了,我们算是很幸福了。” 是的, 历史的启示,有时很简单。

民国时期的村公所,位于古村西头。村大街两侧,有胡家祠堂、胡氏客堂、高家祠堂、关帝庙和土地庙等等。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地道。听着,胡子宏那英雄般的传奇和传说。看着,他生前的宅院书房和车库。望着,至今还是村里最漂亮的房子胡氏客堂,令人嘘唏不已――

    后记: 建筑师王澍说,走在没有传统文化元素的大街上,我的心在流浪,有一种找不到家的感觉。看传统民居,如果到了非得去博物馆的时候,那将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东夷  2010年8月初稿  2012年5月修订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11-17 08:52: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东夷】

1571316022

2018-11-18 22:42:0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昨天刚听见这个地方,今天就看到轶事

2018-11-19 15:09: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常武司马】

板桥坊古村历史和文化,有待深入挖掘和整理啊!

2018-11-19 20:26:1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4}

2018-11-21 07:53:0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把板桥坊发掘一下,也搞个古村旅游

2018-11-21 09:56: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老夫很忧郁】

{2046}

2018-11-21 16:01: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马扎子小队】

以下是引用马扎子小队的帖子:

把板桥坊发掘一下,也搞个古村旅游
这样的话,这盘棋就活了――

2018-11-21 16:03:2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2}

2018-11-22 00:14: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那个地方目前因为周边发展很快,外来人口涌入在里面租住,村子的房屋很多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缮,楼主说的的那种老青岛风味现在保留的不多了,这个尴尬情况下,还是拆了吧。而且从另一方面说,板桥坊村所在的位置并不太适合规划成旅游景点,搞旅游边环境不合适,停车 餐饮等条件不符合,还是断了这个想法了吧。

而且看楼主的文章是发自10 12年,这都多少年了,楼主有过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样么?古村小巷 祠堂庙宇。这种东西估计在青岛的某些偏远的农村还是有保留的,这种还没有被改造的东西才是应该保留的,像板桥坊目前这种游走在高速发展与传统乡村中间被侵染的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地方还是早点改造吧

2018-11-22 07:37: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西里马哈】

{2044}

2018-11-22 08:34:2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我爱皮皮虾】

以下是引用我爱皮皮虾的帖子:
那个地方目前因为周边发展很快,外来人口涌入在里面租住,村子的房屋很多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缮
这可是未经“文革”改造的完整的明清古村,目前岛城之唯一啊!

以下是引用我爱皮皮虾的帖子:
板桥坊村所在的位置并不太适合规划成旅游景点,搞旅游边环境不合适,停车 餐饮等条件不符合
这里依山傍海,有烽燧、碉堡、山洞、壕沟等,有的不存,但可复建。只要重视,停车餐饮都是小事!
以下是引用我爱皮皮虾的帖子:
楼主的文章是发自10 12年,这都多少年了,楼主有过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样么?
只是水龙头进屋,整村被喷涂成蛋黄色了――

以下是引用我爱皮皮虾的帖子:
古村小巷祠堂庙宇,估计在青岛某些偏远的农村还是有保留的,还没有被改造的东西才是应该保留的
这里系明清古村,虽有老屋翻新了,但古村整体未变,底子依然,这现象在青岛偏远的农村也很少见了!

以下是引用我爱皮皮虾的帖子:
板桥坊目前这种游走在高速发展与传统乡村中间
定位很正确,高速发展,席卷中华大地,地处沿海的青岛啊首当其冲――

2018-11-22 09:29: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写的真好!

2018-11-28 10:28: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001002hennie】

古村之美,文化之重,保护之责,拙文实在是挂一漏万啊!

2018-11-28 13:50:0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被科普了 不错不错 铭记历史 展望未来

2018-12-07 13:18: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gln1108】

1571316022

画家梁钧先生新作

《有鸟从板桥坊飞过》油画简介
       青砖黛瓦、深巷木门、过廊天井,如同古村板桥坊,在记忆中,这便是我儿时生活的环境。画中的小女孩是我的玩伴,由于她大,所以叫她小姐姐;我们是邻居,她很懂事,可惜的是,未到成年,她便夭折了。画中的房子是岛城传统民居,古村平安寂静,小鸟无声地飞过。这种影像,在我梦中经常出现。用油画浪漫写实的手法表达情感,是一次尝试。我想,以此缅怀小姐姐并寄托我的乡愁。――梁钧

2018-12-18 08:17:04 来自青青岛社区
板桥坊游记(摘录):

    世钦背着相机和画箱,在村中探访寻觅。他说,街巷脏乱、房屋破败、生活不便、古村凋零了;但这里,古香古色古韵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梁钧步入古村,感情凝重起来,问:“这样的情景常在梦中出现,为什么?”“是潜意识”,志成回答道,“这是祖先的记忆,他们走出这样的老街小巷,而记忆的基因则留给了我们”。

2018-12-18 10:05:1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楼主可以和李沧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反映,形成提案,就可以对古村进行保护和修复,即使不全部修复也可以部分保存,以留住乡愁。

2018-12-19 15:02:1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今年还有最后8个交易日,给个合作机会让我成为你股市里最重要的人可以吗???

2018-12-19 19:06: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地道滴qingdaoren】

我不认识啊,如何同他们联系呢?请教,谢谢!

2018-12-19 19:31:0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