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杨四姐告状_苍天有眼

人气:2438 回复:0

大家好:
我是草根,2014年5月6日立案当天的上午法院就发来短信确认了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当天下午老小杨玉红就给外甥女王宁通过QQ发来了她的遗产分割主张,并再次重申了她要求继承60%遗产份额的诉求及理由。不久我们就收到了法庭的传票:5月28日一审开庭!此事就足以说明当时法院与原、被告双方的联系都是十分快捷与畅通的。但临近开庭前我们得知杨玉红请求法庭将开庭日期向后推迟到七月底八月初再开庭。我们认为她的这一诉求并不成立:因本案就是状告二姐杨米兰侵吞家产,从这一点来说杨玉红也是被侵权者,把杨玉红列为被告是因为立案程序的不得已,我们之间的分岐仅仅只是遗产份额之争,她完全可以釆用书面或代言人的方式参与诉讼,完全没有必要延期审理。
二姐侵吞家产,仅是我们的一面之词,因见证人都是本案中的利益相关人,法院是否会采信尚不得而知。虽然有邻里告诉过我们见到是二姐将老爸家的东西搬走的,但他们能否愿意做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当时法院还未进行银行查帐,究竟能否查到二姐侵吞家产的证据也是未知之数。延期审理将加大我们取证的难度,二姐要是将家产重新搬回到老屋,搞不好我们还会背上“诬告”的罪名。所以我们向法庭递交了《请求如期审理本案》的诉求,并着重提出:如果延期审理,对本案的原被告双方都可能产生不可预料的心理预期,不利于本案的尽快审结,望本案的主审法官明察,尽快开庭,如期审理本案为盼!!延期开庭极有可能将本案拖入旷日持久的遗产大战并可能衍生出其它不可预料的后果!但法院最终还是采信了第二被告杨玉红的说辞延期审理本案。
在立案前后已经有不少亲友及邻里都在关注我家遗产纠纷的进展,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部分亲友见事态有扩大的趋势也由原来的支持逐渐转变成犹豫、怀疑甚至是反对,我们备受煎熬。尤其是三哥放弃现金部份遗产的一纸声明,不仅未能给他带来片刻的安宁,更是让二被告抓住了口实,令三哥如坐针毡。手机通话短信记录不小心删除了怎么办?电话短信手机记录不被承认怎么办?二姐否认转移侵吞家产怎么办?物证原件藏在那儿才更安全?电话短信记录只能查六个月的,小区的录像也只能保存几个月。父亲说过杨玉红的丈夫孙庆民从事过多年的法律顾问,家住油田军人干休所有一定的社会根基,他会不会手眼通天?我们所掌握的部分证据又不宜向亲友出示,只能接受责问,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我们劳心伤神。四姐焦虑、上火甚至是过激,心态失衡也再所难免。
官司迟迟不能开庭,在等待开庭的期间,我们了解到法院还有“调撤率”之说。四姐更是心急火燎寝食难安,也无心打工,万般无奈之下,四姐只好去法院旁听审案。她旁听过合同纠纷、意外伤害、遗产分割等,甚至还旁听了离婚官司!经过三个星期的旁听,四姐已经基本了解法院的审案流程。
然而,谁也没能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四姐这三周的旁听作业,对本场官司的后续走向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事后令我也感觉蹊跷的是,四姐连续三周的旁听竟然一次也未曾去旁听过我们主审法官所审理的一场案子,或许是因为律师曾说过:案件审理过程中,不允许司法人员与双方当事人进行私下接触的,也许这正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吧?四姐不经意间的这一举动替老小攒下了一个老大的嘴巴子!
在四姐旁听过的所有案件中,所有的法官都会问同样的一个问题:原、被告双方是否还有什么补充材料要递交给法庭?我们这才比以往更加地明白:打官司,不是比嗓门,打的就是证据!
在焦急的等待中,四姐恍然记起了老爸曾经送给她的那些日记本,几十年前的尘封往事因此而终于再次浮出水面。也正是在延期审理的等待过程中,法院的查帐工作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二姐杨米兰侵吞家产已经是铁证如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延期审理,才使得本案成为了经典!
5月28日如期开庭,当时法院的查帐尚未结束,四姐就不会受到如此之多的折磨及伤害,四姐也不可能去法院旁听审案,也就根本没有机会想起老爸曾交给她的那些日记本,我们所能分割的就是十四万多元的现金及房产。法院一纸判决,皆大欢喜,大家各奔东西,根本就不会牵连到这么多的人和事!
大姐三十多年前就给四个妹妹定下了规矩:找对像必须要找城里人!大姐率先做出了表帅:大姐夫—青岛人,三姐夫—上海人,二姐夫和妹夫都是正宗的油田人,而小女婿则更是高干子弟!我的背景就稍差了一点点—安庆人,安庆之名远没有我自己原来想像的那么响亮,不过这也算勉强地达到了及格标准。况且是大姐和她的邻居合伙做的介绍人,所以我也成功地挤进了这个家族。本来四姐就类似于这个家族企业中待转正的挂靠单位,不是说:鱼找鱼虾找虾吗?差就差点吧,反正老四的身份本来就不高,同我也比较般配的,可能也算是天作之合吧。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四姐要是能傍上一个北京户口的长期饭票的话,保不齐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场官司了!
四姐从新疆返回油田后,主要就做了两件事:讨父母的欢心,融入这个家庭。讨父母的欢心她早就已经做到了,父母的晚年都将她当做倾诉的对像,无话不说、无事不谈;而融入这个家庭则因大姐的过早离世而未能如愿。
父亲从老小处返回山东后,四姐常回家看看。有次翻找出一本老妈的日记本,刚好是老妈六十大寿时四姐送给老妈的,扉页上还有四姐写的祝福(附件10),就跟老爸提出要将这本日记本拿回家中留做记念,老爸十分高兴地又翻出了一些日记本放到一个小口袋中全都塞给了四姐。当时四姐还不会开车,来回井下与测井都是要到基地转车的,扛着一口袋的日记本的确不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但看到老爸殷切的目光,四姐也只好将这些日记本全都提回了家。
回家后四姐翻看了一下日记本,这才发现老爸竟然十分搞怪地将他自己的几本日记本也“加塞”进了小口袋!翻看了一番也就将这些日记本放起来了,后来搞家庭建设时这些日记本就不知藏到哪儿了,时间一长也就淡忘了。
等待中律师传来了好消息:7月17日下午一审开庭。但是17日上午又意外地获知:延期开庭!法院当时给出的解释是:未曾收到第二被告杨玉红的传票回执!期待已久的一审开庭再次流产,7月21日上午,备受煎熬的四姐再次前去法院旁听。在旁听的间隙,心急火燎的四姐与主审法官办公室联系,催促尽早开庭并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等到临近学校放假时才发出传票!?办事人员不得已只得告诉四姐:是杨玉红拒签了传票,目前法院所有的联系方式均已经无法与第二被告取得联系。
当天下午我就试着与杨玉红夫妻进行了联络。很快地,我就与老小的丈夫孙庆民取得了联系。电话中我询问他们是否接到法院的第二次传票?他们现在在哪儿?孙说他们从未见到过第二次传票,他们正在上海的家中。我告诉他:法院说杨玉红拒签了传票,已无法与你们取得联系。我正告孙:不要再捉迷藏了,法院再打电话时你们接一下,因为躲,是躲不掉滴!并明确无误地告诉孙:二姐侵吞家产已是铁证如山,事情是二姐引起的,我不想追究老小的责任,因为老小过得好与不好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让孙转告杨玉红:带着眼睛、带着耳朵回来就行了,不要再“跳”!晚上我将二姐侵吞家产的证据发给了他们。
因未能如愿地融入这个家庭,所以引起了一场令众人瞩目的遗产官司,因讨得了父母的欢心,四姐才意外地获得了这场官司的重要证据!日记本的重见天日,给了孙庆民教授一通天大的嘴巴子,这才有了后来的《南行记实》
7月31日,我们接到法院第三次传票:8月6日合议厅一审开庭审理!
草根
2015/4/13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2-14 11:45:22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