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杨四姐告状_家俱=家产

人气:2211 回复:0

大家好:
我是莎莎,2007年我们在胶南购房后就经常去胶南海边度假,2012年我们准备十一期间去胶南。临行前我们回井下去爷爷家看望老人,顺便回家看看,我抢先一步回家开门,但门仍然没能打开。我正走出楼道时老公已经进了楼道门,我悄声地告诉他:门锁了。他不明就里,当他自己去开门时才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了!老爸家的防盗门是类似某些保险柜一样的结构,是有两把锁的,我只有旁边一把锁的钥匙,中间一把锁的钥匙我从未拿过,因老爸出远门时也从未曾锁过的。二姐一声不吭就将大门中间的一把锁锁上了,让他十分恼火!我见势不好,只好连拉带拽的将他拉出了门上车再说。
后来我才告诉他:二姐在八月份就将大门锁上了,我没敢告诉他。当时我的同事在井下住院,我回家想给同事做点吃的时才发现大门被锁住了。二姐的婆家本来就是我家的老邻居,二哥的妹妹与我年龄相仿,是小时候的玩伴,二哥家中我与他的妹妹走得最近。刚好还有点其他的事,所以9月4日我就去了二哥的妹妹家,告诉了她二姐锁门的事,希望她能从中周旋一下,后来我自己又独自回井下几次但都未能打开老屋的大门。我们每次回井下访亲探友时多半都要回家开开门窗透透气,再燃上一柱香的,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看望过老人后老公开车就往家里走,我也只好再次抱着一线希望来试试看的。既然二姐封门已是既成的事实,我们也就不愿再低声下气地求二姐替我们把大门打开。后来因出售房屋的事我曾陪同二姐一同回过几次老屋,而我丈夫,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则是一次都没有能够再次踏入老屋的大门半步!
    转眼就到了2013年6月9日,老爸去世一年多了,二姐的儿子也已经度完了新婚蜜月。这时我这才正式开始与二姐协商分割遗产事宜,但此时二姐已不承认有金卡之说。我正告二姐说:老爸在井下住院期间,怕我可能会忘记,曾反复地提醒我别忘了金卡的取款密码,并给我写过一个条子,我还曾出示给亲属看过,二姐这才不得不承认金卡的存在。关于遗产的分配问题二姐推托说等老小放假回来再说,我虽然有些窝火但也只能默许了。
老公对我说:二姐这是在找借口踢皮球、拖时间,父母的现金遗产老小根本就不清楚,只有你们两人一起才能把财对清楚,老小回来只有签字的份,而且再拖下去也没什么好处的。联想到二姐之前所做的那些事,他非常担心会出点啥事情的,那些天他竭力地做我的工作:去二姐家查帐!
在他的反复劝说下我只好勉强同意了他的建议。出于礼节,出门前我通过电话与二姐联系了一下,在通话中,二姐的话又让我犹豫起来,我反复权衡最后还是打消了去查帐的念头。他发现要坏事就极力干扰我们的通话,试图让我按他的办法行事。因未能如他所愿,他与我大吵了一次摔门而去,电话另一边的二姐听得一清二楚,自此之后遗产之事他再也从未主动打听过。
7月份小妹并没有如愿回来,7月23日我给二姐及二哥拨了一整天的电话,无奈均未能打通。此前二哥曾因脑梗而住过好几次医院,我既着急也担心,下午5点左右只好拨通二姐小姑子的电话,她让我拨二姐家里的座机试试。当我终于拨通座机电话寒喧几句后,再次与二姐商谈分割家产时,她居然说:家产!什么家产?不就是家里的那些家俱吗?你想要就都拉走好了!
“家俱=家产,家产就是家俱”!?这是无知啊还是无耻啊!?我十分恼怒地质问:老爸的工资、金卡存款、怃恤金、医保卡及住房等等是不是算家产?二姐辩解说:就算是那也没多少!我只好向她索要老爸的死亡证明,我要去找有关部门去银行查帐!
第二天二姐就打来电话让我去她家里拿钱。
7月26日周五晚上我去二姐家,她拿出一大袋子的现金非常不高兴地说:你赶快签字拿钱吧!我说拿钱着啥急,再说也没必要拿现金呀,把钱打到个人卡上不就得了吗?二姐说:那怎么能行,我还得要你们的签字呢!我提出要先看帐单及分配明细,但看到的分配明细栏中只有我们姐妹三人的。于是我就提出,两个外甥女是可以代替去世的姐姐和我们共同继承父母遗产的,否则我们分割遗产后外甥女有可能会把我们告上法庭的。于是二姐说要咨询一下律师并征求小妹的意见,等明确后再分配遗产。
在协商过程中,我们仅在父母的房屋问题上基本达成共识:出售父母的住房。但是讨论具体的遗产分配方案时,有关两个外甥女可以继承的遗产份额上我们存在严重的分歧,二姐坚持最多只能给俩外甥女三万、五万的,如果不要连这点都没了。虽经反复协商始终未能达成任何协议,遗产协商不欢而散。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一边张罗出售父母的住房一边继续与二姐协商遗产分配方案及办理房屋的继承手续,但二姐想尽一切办法找借口推、拖阻挠房屋尽早继承的做法既让我恼火也让我很无奈。她推诿及拖延的行为令胜北社区房产的工作人员都对她侧目相看!
父母的住房为一楼带院属于经典的绝版户型,老爸去世后,就有不少人向我打听并有意购房,只要价钱合理就不愁找不到买家的。我也不止一次地与二姐商量卖房事宜,但她几次三番地表示既不愿意卖给这个人,也看不上那个人,我就非常奇怪了,我们这是在卖房子又不是在找亲家!你是跟钱有仇还是跟人有仇啊!?在我不懈的努力下,2013年年底,终于由我的一位同学成了父母房屋的买主,她同我们签定了购房协议并交纳了两万元的定金,但因二姐此前刻意的拖延办理房产的继承手续,房屋的过户也就无从谈起。
因房屋迟迟不能过户给买家,我同学无奈只好提出她可以先付一半的购房款即另外再支付25万元,我们交给她房门钥匙让她先行装修入住,待我家继承与过户手续齐备后,办房屋过户手续时再付尾款。但二姐却只用一句:不行!不容商量地就将我同学的建议否决。我同学甘愿自己承担风险花钱来购买我们家目前尚无法过户的老屋居住,二姐是嫌钱扎手呢还是嫌钱多了烫手啊!?
2014年2月16日晚,距我第一次与二姐正式协商遗产分割已经过去8个多月了,我和三哥吉建设(小外甥女吉晓婉的代言人)及大外甥女王宁(代位继承人)一同前去二姐家,希望能通过协商解决遗产的分配问题。万万没能料到的是这次二姐竟然伙同老小杨玉红公然抛出了一个“转继承”的问题,并咆哮着:要首先转继承大姐和三姐的家产之后才有可能讨论父母遗产的分配问题!她同时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先写一份自己为老人尽了多少孝心,放在她的家中存档做为日后分割遗产的证据!并开始攻击我们不孝敬父母、忤逆老人,现在还有什么脸来分割遗产等等。指责我们故意上门闹事、强行索要家产影响她的孙子睡觉。她们甚至不无得意地叫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老大和老三家的回复啦”瞧瞧,这语气多么轻松惬意啊,得意忘形之情溢于言表,终于把皮球又踢回去了!想分家产?门都没有,等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再说吧!
遗产协商竟然出人意料地以“转继承”的方式突生变故,让我们始料未及。三哥更是首当其冲,眼见不仅分割岳父母的遗产无望,反而连自己的家产都快要不保了,三哥是骑虎难下已是乱了方寸。不得已3月16日我最后一次去请二姐的小姑子出面调解。但此时的二姐认为已经掐住了三哥的命门愈发是盛气凌人,不仅未有丝毫的通融,反而在3月28日,二姐更是以书面的形式将该转继承的要求(附件13)正式转交给我。家族中人自此更是人心惶惶怨声四起,有人公然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我,我则“义不容辞”地成了众矢之的。
下一篇,请看:杨四姐告状之夲分闹剧  
莎莎
2015/4/2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2-14 11:27:43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