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杨四姐告状_前世今生

人气:1786 回复:0

大家好:
我是草根,从本篇开始,我们将从自己第一次感觉可能有官司之灾时起,评述一下《杨四姐告状》之前世今生。
开讲之前先上菜单:
《杨四姐告状——时间轴》
2012年5月6日:父亲去世——前途未卜
2012年6月中旬:福利分房——隐忧凸现
2012年8月下旬:二姐封门——山雨欲来
2012年9月4日:拜访小姑子——和事佬闪亮登场
-------------------------------------------------
2013年6月9日:遗产协商——老小回来
2013年7月23日:再次协商——“家=家产”!
2013年7月26日:遗产方案——不欢而散
22013年12月3日:购房协议——无法兑现的老屋
-------------------------------------------------
2014年2月16日晚:与三哥外甥女同去协商——“忤逆父母”!
2014年3月16日:最后调解——无果而终
2014年3月28日:协商死局——“转继承大棒
2014年4月4日晚:最后通牒——“起诉我去吧”
2014年4月5日:四姐的封条之一——“2014年4月5日杨丽娜”
2014年4月12日:最后努力——“夲分闹剧
2014年4月13日:无中生有——“门铃事件”
2014年4月23日:借东风——举债三十万大毛打官司
2014年5月1日:四姐的封条之二——“老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杨丽娜”
2014年5月4日:胜坨立案——风云突变!
2014年5月5日:命悬一线——艰难的十三个小时!
2014年5月6日:一线生机——东营区初院成功立案
-------------------------------------------------
2014年5月16日:开庭通知——第一次传票
2014年5月19日:又添变数——被告要求延期审理
2014年5月25日:四姐的封条之三——立案告示
2014年5月26日:原告上书——《请求如期审理本案》
2014年5月28日:一审开庭——第一次开庭流产
2014年6月10日:法律学堂——四姐列席初院各审判厅
2014年7月16日:开庭通知——第二次传票
2014年7月17日:一审开庭——第二次开庭流产
2014年7月21日上午:催促开庭——老小拒签传票
2014年7月21日下午:姐夫的忠告——躲,是躲不掉滴!
2014年7月23日:原告再上书——《有关转继承的诉求》
2014年7月31日:开庭通知——第三次传票
2014年8月4日上午:四姐的封条之四——法院的第1次传票
2014年8月4日下午:递交诉状——《起诉状_法官卷》第一~四章
2014年8月6日:一审开庭——粉墨登场
2014年8月6日上午:法院休息区的协商——分水岭!
2014年8月6日晚:教授的大饼——遗产畅想曲
2014年8月7日晚:最后拯救——王八吃秤砣
2014年8月8日晚:家族聚首——人间万像
2014年8月11日:四姐加注——交纳八千九百元诉讼变更费用
2014年9月9日:开庭通知——第四次传票
2014年9月15日:递交补充材料——录音光盘及相关附件
2014年9月16日:第二次开庭——再起波澜
2014年10月1-12日:南行记实——四千五百公里的行程
-------------------------------------------------
2015年1月21日:开庭通知——第五次传票
2015年1月22日:日程冲突——原告律师要求延期审理
2015年2月2日:开庭通知——第六次传票
2015年2月11日:第三次开庭——妇产科的无奈
2015年3月9日:开庭通知——第七次传票
2015年3月11日:第三次开庭——沉重法锤
2015年5月6日:立案周年祭——《杨四姐告状》专辑
2015年5月26日:糊涂官糊涂案——一笔糊涂帐!
本场官司的第一个时间节点出现在2012年6月份,四姐参加胜东社区福利分房抓阄。在此之前四姐参加过多次均名落孙山,这次天见可怜,退休前的最后一次抓阄,经过几轮的过关斩将,她最终以社区教育中心第六名的身份成功入围。也就是说,只要有首付的钱,肯定就能分到一套福利房!2011年儿子从青岛理工大学毕业后回到了油田,所以我们全家都很期待这套福利房。
当时有四种户型,两种小户型的首付要30万,大户型的首付要40万,当时我们自己可以筹借到的钱加上自己的存款差不多将近有30万,小户型仅占房源总数的三分之一,若再加上170型的大户型,约占总房源的三分之二,为了提高选房的成功率,我们也有将170户型纳入视线的打算。
社区的分房规则是:周未先抓选房号,一小时后马上就按所抓的选房号顺序选房,过时不侯!当时我们的情况已是不太好张口到处借钱了:2007年儿子高考后去黄岛上学,同年9月份我们在毗邻黄岛的胶南海边就买了一套商品房,近五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房产价值升值接近一倍。自己的财产处于投资状态且正处在升值的预期中,再去借钱买房也怕遭到别人的非议。
此时四姐想到老爸名下有一个十万元的金卡在二姐的手中,于是就跟她商量:先借用一下老爸的金卡,如果我抓的选房号靠前,就不用动用老爸的金卡了,如果抓的选房号靠后,无法选择小户型,如果真的要选170户型时就可能要动用老爸金卡上的钱做首付。但二姐告诉她,老爸的金卡是五年的定期,提前支取利息损失非常高不合适。不得已四姐只好反复强调:我拿上老爸的金卡以防万一,如果情势不得已必须要动用金卡上的钱,所有的利息损失由我自己来承担!即从她自己继承的遗产份额里扣除!从抓号到选房仅仅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去筹集这可能多出来的10万元首付款。但最终二姐还是从牙缝里嘣出两个字:“不行”!
在四姐锲而不舍的追讨下,二姐让她要么去找朋友或者是三哥借钱,要么就将胶南的商品房子卖了再去买油田的福利房,真的没钱那就别买了!!!
在油田能有幸抓到福利分房无异于是中了大奖,多少家庭都为此而以举家之力集资买房!经此一事我认为:二姐杨米兰铁定已经挪用了老爸的存款,否则她不可能不做顺水人情:不用她自己破费半个大子的钱财,何乐而不为啊?
当时我就跟四姐提出:二姐杨米兰可能已经侵吞或者说是转移了家产。但她根本就不愿相信,臭骂了我一通,并说二姐是为了要向其他的人负责,不能在没有得到其他继承人许可的情况下,私下里将老爸的部份遗产转交给我。虽然我对她的这一说法并不认可,但我并无确凿的证据,这仅仅只是我按常理所做的推测。但有一点我可以确信:金卡已经不在二姐的手上了,换句话说,二姐当时肯定已经无法向我们出示这张金卡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金卡可能不见了!
在四姐反复地向我解释二姐不愿将金卡借我们暂用的原因时,她的眼神就已经告诉了我:她正在试图说服她自己!同在一个屋檐下,各人的心思、秉性,亲姊妹之间都是心知肚明的。
当时我自己也是非常地纠结的,金卡应该是不见了,或许二姐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许真的就是如四姐所说的:二姐是为了向其他人负责才不愿将金卡借给我们暂用的。但这个理由并不成立,多少家庭集资买房,有钱的帮钱场,没钱的帮人场,不少兄弟姊妹甚至会去帮忙借钱的!老爸现成的金卡她都不愿借给我们抓阄选房时壮胆,她的姊妹亲情何在啊?
我认为,二姐已经挪用了家产这一点应该算是比较靠谱的,但离侵吞家产应该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的,我也并不认为二姐就是想侵吞家产,她可能真是有一些不得已的难处才动用了老爸的金卡。但甭管怎么说,她也应该告诉一下家中的其他人啊,毕竟她还有两个亲妹妹和二个亲外甥女呢,她们可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空气啊!当时父亲刚刚过世才一个多月,还没有过七七,毕竟我是个外姓人,不便干预得太多,虽因二姐的无情无义让我们心中颇感酸楚,但也只能不了了之。不过这个时间我记得还是很清楚的,因七七时二姐让四姐前去接她,四姐当时还是很生气地告诉她车灯坏了没法去接她,让她自己打的过去。当我们俩骑着自行车赶到嘉盛陵园见到二姐俩口子时,二姐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对四姐是好大的不乐意!
后来的查帐结果表明:法院并未能查到在老爸去世之后,有老爸的金卡销户记录,也就是说当时老爸的金卡真的是已经不见了。
问题1:如果当时我们能咬住这张金卡不放,一追到底,是否可能会免除这场躲不开的官司?我们将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下一篇,请看:杨四姐告状之家俱=家产
                                                                            草根
                                2015/3/27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2-14 11:11:37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