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下一页到第

老人用无花果水给孩子泡脚治腹泻 女婴满脚大水泡

人气:65371 回复:61

  今天看到了一个让人心疼的新闻,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的任医生报料说,近一周内,医院连着接到两名因为用无花果水洗脚造成皮肤灼伤的婴儿。

  1511034087
 Dr_任转自同事,引起重视:

  连着两个夜班接诊同样的孩子,均是老人为了治疗腹泻等病应用无花果水给孩子洗脚,造成化学性的皮肤灼伤,提醒大家千万别给孩子轻易应用所谓的偏方!!不要尝试给孩子用偏方治病,经不起当小白鼠试验,这样后悔了吧。

1511034087



1511034087

   据了解,这两名婴儿仅数月,因前期腹泻治疗效果不佳,家里老人找来一剂偏方,”用无花果叶子煮水给孩子洗脚、泡脚,可以治疗腹泻。“其中一名幼儿脚部水泡已经破溃,受伤较重;另外一名幼儿双脚脚背吹起大包,家长感知事态严重便立即送去就医。
  “看孩子外伤类似于烫伤的症状,疑似化学性灼伤。”负责接诊的孙医生称,之前也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没有这么严重,可能是孩子体质比较敏感,目前两名儿童均被送至普外科做抗过敏、抗感染等进行进一步治疗。


    1511034087

  孩子妈妈发微博称非常后悔:“这个事发生在我儿子身上,去医院检查说是病毒性拉肚,奶奶说无花果叶子治疗拉肚子,给儿子洗了两次,一开始发红两天左右,后来开始爆皮,比大人拇指还大的死皮脱落,心疼死我了[泪]无知的大人,以后再也不敢相信偏方,除非妈妈亲身体验”


  网友评论:

  Sunflowerzszs:只想说偏方害人现在我们科室新生儿科还住了一个出生十一天的宝宝婆婆无知给宝宝喂了清蒿水我真的想骂娘那些无知的父母无知的老年人真的想给你点一万个赞太生气了

  Lynn小名叫朵朵:我侄子便秘正好我女儿腹泻,结果公公婆婆用香油把鸡(屁眼)煎了给碾碎和在水里让女儿喝,两次都被我看到拒绝了,还跟我生气,也不管是什么毛病就给孩子瞎吃,还把臭大姐放在炉子上烤了让侄子吃,幸亏我大嫂不知道,唉。

  小兔子乖乖1987:我也是听说金银花水洗洗痱子好得快,结果给我儿洗脸过敏了,起了满脸疙瘩,吓死我了,后悔死了,千万别给孩子乱用洗的涂的东西

  果果0419555:我姥姥有腿疼病几十年了,去年不知道从哪听到偏方,用野芹菜煮水敷腿,结果跟图一的孩子一样,全退如烫伤一样全是大水泡,然后住院快一个月才好,腿上的皮全都脱了从新长的。偏方害人不浅,宝宝这么小,更是不能拿来实验

  小7和小布丁的麻麻:我婆婆更可怕好吗,过期的东西我都扔进垃圾桶了,她捡起来,还跟我大女儿说我浪费,然后还给我小女儿吃,,平常老是用自己筷子给小妹妹吃我说好几次还这样就算了,可是都扔垃圾桶的还给吃,我真的受不了。


    无花果、无花果叶有一定的清热、解读、祛湿的作用,但并没有进入正规药物行列,应该算是一种民间草药。从民间有人用无花果乳汁外涂去疣的情况来看,它的成分里面确实含有一定的刺激性、腐蚀性,这可能是造成孩子脚上起泡的主要原因。无花果叶煮水泡脚能治疗肠胃病的说法并没有什么依据,也不建议市民使用这种偏方。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07-07 08:20:49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偏方治大病,治不好就要人命,使用偏方要慎重。

2017-07-07 08:42:4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11034087

2017-07-07 09:03: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11034087

2017-07-07 09:04: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11034087

2017-07-07 09:04:5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偏方界”五彩缤纷,诸如“猪蹄治艾滋”、“苦瓜水加菊粉治糖尿病”、“芹菜水治高血压”等令人咋舌的偏方不胜枚举。更荒诞的偏方也比比皆是,“吃胎盘”、“人中黄”、“童子尿”、“鸡血疗法”等均在“偏方界”地位突出,而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大补”之物经现代药理学分析证明,不仅没什么用,还可能引起中毒等不良反应。

  然而,尽管医学技术突飞猛进,医疗水平与日俱增,很多人对“偏方”依旧深信不疑。各种“医书”和“养生食疗讲座”在其中发挥了火上浇油的作用,从《求医不如求己》到《病是自家生》;从宣扬喝泻药治阑尾炎、喝醋治胆道蛔虫的“刘太医”,到宣扬绿豆包治百病的张悟本,再到宣称吃泥鳅能治疗世界级难题“渐冻人”的马悦凌,各路“神仙神药”层出不穷,风靡之势此起彼伏。

  其实质疑这些不明来历的土方、偏方并非难事,如果它们真那么奇效,这些“神人”早就被国际医药巨头请去当顾问了,这些方子早就被买断专利、制成独门药物赚大钱了,国际医药巨头们哪里还用得着每年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研制新药吗?

2017-07-07 09:09:1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偏方”的背后:看病贵、看病难+疑难杂症

  盲信偏方并非当今社会的主流,对于大多数病患者来说,去正规医院才是首选。然而,正如“8毛钱治10万元的病”所反映的那样,看病贵、看病难,很多人对正规医院的诊疗方案和结果不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病患转向各种民间偏方。这些偏方大多比较便宜,对于正规医疗手段下的“疑难杂症”,它们往往宣称有“奇效”。

  偏方真的有效吗?有时即使没有任何治疗,患者的病情也会因为机体的自行修复机制而改善。这种改善发生在采纳偏方之后,就容易让患者误以为都是土方的功劳。

  有时,患者感觉“好多了”,其实只是“安慰剂效应”使然,即所谓的“心理作用”,其实客观上病情可能没有改善,甚至反而恶化了。

  而且,偏方的原材料通常来源于大自然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很多人相信,天然的东西一定好过合成的人工制品,更为安全,“哪怕无利,至少也无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例如有些天然草药含有剧毒成分马兜铃酸,很多人试图靠它“降火”,结果出现了肾衰竭,甚至诱发尿路恶性肿瘤。

  我们必须看到,偏方的民间影响力总体上在衰退,这主要得益于民众科学素养的增强,以及公共医疗服务水平的不断进步。对于政府来说,想进一步消除“偏方害人”的情况,就得进一步完善医疗体系,展现现代医学的准确性和高效率,用令人信服的医疗服务征服需要医治的民众。

2017-07-07 09:12: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人血馒头治痨病,加碘盐能防辐射,两个偏方相去百年,实质并无差别。

2017-07-07 09:16: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偏方”、“祖传秘方、”“老中医”、“大师”、“大仙”等之所以会有如此魔力,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一些患者尤其是疑难杂症患者的脑子里还缺乏必要的科学常识,普遍存在“有病乱投医”的赌徒心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套用鲁迅的话说,世界上本没有“老中医”,信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老中医”。所以,跟盲目迷信算命的“大仙”一样,痴迷包治百病的所谓“大师”、“老中医”等,也是封建愚昧的表现。看来,普及科学知识,让公众都具备一定的科学素养,有关部门的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2017-07-07 09:17: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17-07-07 09:20:13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17-07-07 09:22:16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17-07-07 09:24: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17-07-07 09:26:2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不能以此否定偏方,我现在还收藏有wenge前195x年国内出版的红皮的偏方汇总,有些的确有奇效,但每一种都标注了具体的用量和适用症。这些偏方在我国尚未发展起来现代医疗体系前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出现这个问题的情况大体的原因是:

老李:唉,孩子拉肚子,不知道怎么办。
老周:有个偏方很有用,用无花果煮水洗洗
老李:好来,我回家就用!

于是....

可能老周用了的确好用,但是他并没有交代清楚到底该用多少,怎么用。

出现这种情况,是现在的老人,特别是相信偏方的老人,大多数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以及个人的做事风格决定的。跟他们说个事情,或者他们了解到一个事情,他们竟然敢在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用量,具体的制作过程和方法,以及禁忌的情况下,就敢尝试,就敢用!!!

不是说偏方不好用,而是;
1,知道这个东西的禁忌和适用范围;
2,知道每种药材或者食材的用量,多一分是毒,少一分才是药;
3,外用的偏方,甚至西药的药膏,都要先少量在一些次要的部位皮肤试用后,隔段时间再逐步加量使用。

顺便回答楼上的一个问题,屠呦呦的诺贝尔医学奖,就是出自她自六十年代起对自古民间治疗疟疾的偏方和验方的总结,进而加强中医药材种植、引进、炮制方向的研究,最终让青蒿素领域国内领先世界几十年。


2017-07-07 09:26: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有许多人辩称,某些药物化合物已经从中草药中分离出来。比如,中国青蒿中发现的青蒿素用以治疗疟疾。事实上,从青蒿中提取的青蒿素是中国科学家从200多种中草药中选取出的众多用于治疗发热的物质中的一种。基于青蒿素的物理特征,我们认为青蒿的传统用法——在沸水中煮,然后让病人喝下汤药,在治疗疟疾上并没有任何效果,因为青蒿素在高温沸水中是不稳定的。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前治疗疟疾的成功率极低,疟疾成为热带地区的主要致死疾病,直到引进硫酸奎宁药有效治疗,并使用预防的方法(如杀死蚊子、使用蚊帐等)才良好地控制了疟疾。

  由此,我们可以推断,青蒿素的案例是中国现代制药成功的典型案例,但不能以此来论证中医药的有效性。现代医学要求任何治疗疾病的方法,其机制及其成分必须要有科学数据所证实。事实上,青蒿素的发现反而证明中医药的传统熬中药治疗方式可能是无效的

2017-07-07 09:29:4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2011年度拉斯克临床医学奖,理由是“发现青蒿素——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由于拉斯克奖被许多人认为是生物医学领域仅次于诺贝尔奖的大奖,屠呦呦的获奖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国内有的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把青蒿素称为中药,并说它让人们重新燃起中药创新的希望。其实青蒿素不是中药,而是从植物中提取的成分单一、结构明确的化学药。有很多化学药最初都是以植物为原料提取或合成的,例如阿司匹林、达菲,我们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是中药。

  所谓中药,应该是指中医传统上使用的、用来治疗相同疾病的药物。中医虽然传统上也用青蒿治疟疾,但是中医所用的那种青蒿(又名香蒿)并不含青蒿素,已被证明对治疗疟疾无效。青蒿素是从与青蒿同属的黄花蒿(又名臭蒿)提取的。中医几乎不用黄花蒿入药,用的话也只是用来“治小儿风寒惊热”,从不用它治疟疾。青蒿素一开始也称为黄花素或黄花蒿素,后来为了表明其与中药的关系,才统一叫做青蒿素,再后来干脆在药典里把黄花蒿改叫青蒿,定为青蒿的正品,让人误以为青蒿素真的是从青蒿提取的。

  即便黄花蒿被用来代替青蒿使用,里面的青蒿素也起不了作用,因为中医是把药物煎成汤药来治疟疾的(最著名的是以青蒿、知母、桑叶、鳖甲、丹皮、花粉煎成的青蒿鳖甲汤),而一旦加热到60摄氏度,青蒿素的结构就被破坏,失去了活性,杀不死虐原虫了。

  青蒿素的发现是许多人分工合作、相互竞争的结果,究竟谁的功劳大,至今争论不休。不过,大家都公认屠呦呦起到的关键作用就是发现青蒿素受热就失去活性,想到了要用乙醚提取。屠呦呦称,她是在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一书中看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说法,才恍然大悟不能加热青蒿。由于这个故事,人们会说青蒿素的发现至少受到了中医的启发,葛洪也因此成了“东晋名医”。其实葛洪是个炼丹的术士,《肘后备急方》则是收集民间的偏方,并没有用到阴阳五行、辨证配伍,与中医中药没有关系。

  事实上,葛洪记载的这个偏方是否真的能治疟疾,也是很可疑的。青蒿素几乎不溶于水(所以屠呦呦才用乙醚提取),用两杯水(东晋的“升”很小,当时一升大约相当于现在的200毫升,也即一杯)浸泡一把青蒿,即使用的是黄花蒿,也不太可能泡出能达到药理浓度的青蒿素。如果葛洪只记载了青蒿能治疟疾,我们也许能认为有其合理性。但是葛洪共在书中搜集了43个治疗疟疾的偏方,其中有草药,也有巫术。青蒿一条是其中很不起眼的,只出现了一次(而草药“常山”出现了13次),也没有说其疗效有多灵。

  即使葛洪记载的青蒿偏方真的对治疗疟疾有效,它并没有被葛洪特别关照,在随后的一千多年间,也差不多被淹没了。虽然某些中医典籍中也会抄录它,但是并不看重它,只是作为文献备考。中医和民间仍然不停地在寻找治疗疟疾的方法,屠呦呦课题组搜集了808个可能抗疟的中药,而同时的云南小组搜集的中草药单方、验方竟多达4300余个。这么多的偏方正说明没有哪个有突出的效果,否则就都用它了。而当时的实验也证明它们无一有效。

  的确,虽然偏方如此之多,在历史上中国古人从来就没能抗击疟疾,每次疟疾流行都死人无数。直到1950年,全中国还有疟疾病人3000万,每年病死数十万人。有人以青蒿素的发现来说明“西医西药没进入中国时,中国人也活得好好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事实是,没有一种中药能够有效地治疗疟疾,这个史实很能证明这一点:1693年,康熙皇帝患疟疾,所有宫廷御医和民间中医都束手无策,最后是靠吃法国传教士提供的金鸡纳树皮粉末治好的。从金鸡纳提取的西药奎宁进入中国后,成了最受热捧的、最著名的药物之一。在京剧《沙家浜》里,新四军赖以治疗疟疾的药物是奎宁,而不是青蒿或别的中草药。

  青蒿素是“文革”期间集中全国力量用人海战术研发出来的。动用了数十个单位的500多名科研人员,用5年的时间筛选了4万多种化合物和草药,最后才发现了青蒿素。中医和中医典籍提供的众多药方没有派上用场,和拿着一本《中国植物志》一个一个往下筛选的效率差不多。有人从青蒿素的发现认识到“中药是尚未充分开发的宝库”,中药中当然完全可能含有某些还未被挖掘出来的化学药,但是青蒿素的发现过程恰恰说明想从中医典籍的记载中找到真正有用的药物极为困难。青蒿素发现之后的40年间,虽然有无数的科研人员试图从草药中再创奇迹,却再也没能找到第二种能被国际公认的新药,也就并不奇怪了。


  

  

2017-07-07 09:30: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对中医,很多人持有“废医验药”的主张,即废除不合理的中医理论,用科学的方法检验中医中药疗法,将其中有效、合理的部分纳入现代医学,造福于民。至少,中药的毒性、不良反应需要标注清楚,中医不能撒谎疗效,不胡吹国际影响力。可以保留中医文化价值,支持申请文化遗产、进博物馆展出或继续研究。

2017-07-07 09:32: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捍卫中医的人说骗子败坏了中医的名声,可他们却找不出一个按现代医学标准不是骗子的中医来。孙思邈被尊为“药王”,按理不算是江湖骗子了,可是他竟认为一个男人要是能和十二个女性发生性行为时不射,就可以容颜不老,要是能和九十二个女性发生性行为,就能活一万岁。这不是胡扯又是什么?

  还有李时珍,《本草纲目》简直就是一本笑话书,上吊绳、母猪屎……这些都被他郑重其事地当成药物收录了进去。这不是江湖骗子?脑子没进水的肯定会明白他是骗子。至于其它医圣、名医,更是笑话一筐筐。由此可见,所谓“真正的中医”就跟民国时中国人相信的能千里之外斩人首级的“真正的剑仙”一样,根本是不存在的。即便在深山老林、穷乡僻壤也是没有的。

2017-07-07 09:34:0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屠呦呦获奖的原因是发现了青蒿素,而不是青蒿等药用植物。青蒿素是提取分离的活性成分,已不是传统中药了。

  草药因受天气、地域、物种竞争等因素影响,其中的化学物质复杂多变,难以掌控,同种植物的植株与植株之间也许都不一致,这就导致疗效和安全性的不确定或不稳定。只有标准化的提取分离合成的活性成分才有可能治病。在抗疟方面,金鸡纳也是在奎宁和金鸡宁等有效成分被发现后才真正发挥了作用。

  如果中医界以为青蒿素得奖就是对青蒿等植物的药用予以了肯定,那就大错特错了。相反,这是对传统医学的再一次否定,诺贝尔奖从未颁发给传统药用植物,将来也不会。

  屠呦呦曾说“青蒿素的成绩…标志着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一项荣誉”,这话是值得商榷的。全球抗癌药的近三分之一和处方药的四分之一来自草药等天然产品。未听说有什么欧洲或印第安或阿育吠陀或马达加斯加传统医学国际化。标准化的有效成分有可能国际化,不稳定的草药不可能国际化。过去十多年来,中药产品在国际上几乎被赶尽杀绝,已充分反映了这一点。

  屠呦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药学系,接受的是现代科学的教育。如果接受的是传统中医教育,并在工作中遵循中医的哩论或原则,她绝无可能取得值得一谈的成就,更不用说获得诺贝尔奖了。诺奖褒奖的是现代科学,而非传统医学。

2017-07-07 09:38: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青蒿素、黄莲素、吗啡一类跟中药无关。不要把植物药、草药都说成是中药。

  青蒿素、黄莲素、吗啡一类植物提取物跟五行就更粘不上边了。

  比如大烟这东西,之前中国没有罂粟这种植物。罂粟属植物性药料类,从罂粟的种壳青皮、壳、杆中可提取大烟(阿片)其中的有效物质是吗啡。吗啡有强力的镇静、止痛、止泻和麻醉作用,按理是中药,但是不是中药,后罂粟壳入了中药。那么吗啡算中药吗?答案是否定的,吗啡是西药。

  虽然青蒿素是从蒿草中提取,即便蒿草是中药,但是蒿草的提取物不是中药,而是西药,即便黄莲素是从黄莲这个中药中提取物,黄莲素还是西药不是中药。

  人工合成青蒿素跟中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所谓中药是以中药阴阳五行为理论的药材。

  西药要有该药的化学结构(即使是植物性药物),深入研究药理作用,治病机理,毒副作用等等多个学科的理论和实验检验和评估。

2017-07-07 09:40: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科学不是万能的,有其局限性,在不断地发展中。正因为现代医学是科学,所以它不可能像某些传统医学那样吹嘘包治百病。有很多疾病现代医学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如果你不幸得了这些疾病,愿意去找某些传统医学试试,死马当成活马医,这是你的权利。你有可能碰运气治好了病,但是更可能是白花了大笔的钱、给患者增加了不必要的痛苦。某些传统医学是产生医疗保健骗局的富饶土壤。

2017-07-07 09:44: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