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岁老妇为拆迁安置不公引发系列案件 上访二十三年未得到公正处理

人气:190425 回复:349

八十二岁老妇为拆迁安置不公引发系列案件


上访二十三年未得到公正处理




我叫徐桂英,女,现年八十二岁,生于1934年4月1日,退休前为青岛橡胶制品厂职工,原住青岛市人和路(现为和兴路)65号,现户口在青岛市宁夏路112号1号楼1-301户。


1993年我原住房被青岛市台东房地产集团公司董事长孙连祥用黑社会手段暴力拆迁二处房子(我儿子一处),因没有拆迁协议,被迫接受一处门头房安置。因此我们据理力争,反而遭到孙连祥(后担任市北区政协付主席)等黑社会势力打砸,我大儿子连红被砸伤眼睛已经失明,所住房屋什物被孙连祥黑恶势力打砸,由此引发第二个上访事由。1999年9月,对我安置不公的当代商城门头房,孙连祥一伙逼我返租,只给了三个季度的租费后拖延不付,我于2001年起四年间提起诉讼,两级法院均胜诉,但由牵扯到孙连祥的恶势力至今十几年执行不了,这是第三个上访案由。由于1996年我被打成重伤大儿眼被打残,住房被打砸一事持续上访区、市、省、中央四级机关近千次,直到2010年市公安局受理抓了当年打砸我家的孙连祥的四个打手,但因当年市北区公安局立案卷宗“丢失”了,导致检察机关不予立案批捕,我一再申诉上访,青岛市两级检察机关不作为,推诿应付,对此案原始卷宗“去向”不查找渎职漏洞,不核查对我大儿连红的伤情鉴定伪造问题,促成我第四个上访案由。我可以确定当年市北区公安局立案的办案人员之所以敢编造伤情鉴定报告,都是孙连祥一伙幕后指使安排,当时的立案卷宗也有可能被孙连祥一伙抽走匿藏了。


事实经过如下:


我原住在人和路65号(就是现在的和兴路)有商住两用房一处。1993年台东房产开发公司拆迁了我和我儿子的房子(两户)。按照当时的拆迁规定,商住两用房是门头房和住房任选其一。因为我小儿是单独的户口,外甥女一家四口在我的户上,应该分一处套三,我自己是套一(当时的政策是以户为主,参考人口情况),所以开发商应该给我安置一处套三房和两处套一房。拆迁期为1993年12月——1995年共18个月。可后来他们觉得此方案不划算,就以我有营业执照为由给我安置营业房而不给住房。他们在没与我签订协议的情况下就强行掀了我的房子,然后就再也不管我了。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要了30平方(使用面积)的门头房,实际上当时我们想要住房,我们觉得门头房太小,我们有两套房子不划算,但是孙连祥一伙说我们可以多要,最后没办法我们就要了30个平方的门头房,但是他们并没有多给我,我原先的12个还是12个平方,另外18个他们按照商品房的价格卖给我了,但是这样我就没有住房了,而且我小儿的住房也没给他。我只能再花2.2万元买间商品房,加在我大儿子大套二的住房合同上(证据1),使之变成了套三房(证据2)。当时孙连祥一间就要了我2万2,实际上当时的商品房是1000元一平方,也就是说我们买了22平方的房子。协议由公司经理孙连祥签字,协议中有“凡购买保留产权户一定优先照顾(楼层)”的规定。但是到分房的时候并没有按照协议规定给分房,并且分在顶层,违背了协议规定。经办人员也承认分的不对,但是没房,让我们在外面租房住他们负责报销。


我们的噩梦从1996年1月23日就开始了。他们把我们约到了开发公司,说是给我们解决问题报销房租,谁想我们刚到公司,他们就把我的儿子连红关在一楼,把我关在二楼,有5个人对我们拳打脚踢,关押两个多小时。随后,以开发公司保安处处长曲道岗为首的9名歹徒连续三天(23、24、25)到连红家打砸5次之多,有的人带着刀子,有的人带着鞭子,并把连红的出租车,家具都砸了,眼睛都被打瞎了。公安局虽然给我们立了案,但最后却不了了之。年迈的老伴不能面对亲人遭遇暴力伤害活活被气死,年幼的孙女因多次在被砸现场受到惊吓,得了重病成了半残废,休学一年。我被打伤,因为暴力使我家破人亡。


为此我跑遍各个有关部门。可是由于当时的公安局长徐明山收受了孙连祥的两套房子而且还给他精装了。不去抓人把我的案子给压下了。以后的领导也不管。而且他们把我的卷宗,和砸家砸车的现场照和有用的笔录罪证都给毁灭了(有可能叫孙连祥抽走了)。而且把我儿被打瞎眼睛的鉴定不按照病例给做了个假鉴定定为轻微伤,违背鉴定程序,眼科伤势鉴定必须有三个眼科专家会诊,他们一个也没有而且诬告我儿说“被害人自述眼失明由疾病所致与打无关”。因此鉴定了个轻微伤。2009年公安局抓获了四名嫌疑犯,也不让我们认就报了检察院批捕,检察院事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打回,没有原始卷宗和现场证据,复议复核还是维持原来的决定,公安局还不舍弃又报到直诉科,半年多的时间,两次退卷又打回,存疑不诉,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关于我和儿子的房子问题,从我们被打以后,他们在我和我儿子的房子问题上疯狂的进行报复。其他户都逾期安排在和兴路,唯独我儿的住房给延期了接近四年。1998年安排在芙蓉路,但是安置住房时只给我儿子一处套二带厅的房(证据3),因套二带厅和大套二是一个等级,而且更重要的是不符合我合同的规定,合同上是套三房型不是套二,也就是说我花钱买的那间商品房根本没给我。


关于我的门头房,直到1999年9月23日,孙连祥一伙才把我的营业房安排在当代商城。我原来的位置是在和兴路,和我一起的拆迁户95年都安排在和兴路,就唯独我一户直到99年9月23日才安排在当代商城的现在这个不好的位置,超期四年三个月,签协议的时候,开发商把我30个使用面积扣了我5.03平方,还剩24.97平方,就这剩下的面积还一个平方给我加了1000元的设施费,四年多不给我安置,到现在我还要给他们交钱,我当时买才600元一平,而且我们还不能自己进去使用必须返租给他们,租给他们他们说多钱就多钱,一平方一天才给九元,24.97平一年才8万元,相比我之前的位置租赁费少了近十倍多。看这个差距有多大。我当时提出来,我的位置在和兴路应把我安排在和兴路上。拆迁方说和兴路都卖没有了。协议定了以后,不久就发现他们其实没有都卖了,还留着一些自己往外租。就是现在这个不好的位置,定了协议,他们也没按照协议办。一个季度才给一次钱,就给我三个季度就不给了。当时我们不同意他们的条件,我们要自己使用,我们当时质疑他们扣我设施费,让他们拿出规定来,他们说所有人都扣,最后没办法我们就同意签了合同,之后划分小组进行讨论中我才知道,就是因为我们上访所有人都不扣平方也不增加设施费唯独我自己扣了平方还增加了设施费。之后我们就找相关部门,一直无人问津,没人管。而且返租费就给了我3个季度就不给我,他们认为返租费贵了要从九元减到四元五角,我不同意,他们就一分钱也不给我,最后被逼无奈我打了四次官司都胜诉了到现在也没执行完。五年返租,直到2004年9月15日他们就不租了,实际是签的协议还未到期,我们的协议是签到9月23日,不但不租,还扣了我半个月的钱,之后我让他们还我的房子,协议上我是网点营业房,他们也不给间隔;协议上要附图纸,这么多年了,他们连图纸也不附。我们就这个不好的地方要求给办产权,他们一直不给办。他们在2004年9月26日又不给我当时他们和我说的那个位置了,让我围着个大柱子转。


第二次在2010年1月14日又给我改成个刀把子形状。刀把子之后又给我改成了个大长条。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的位置在哪儿。


违约超期4年多,给我造成了不能营业的严重损失。我大儿三口家的过渡费、外甥女一家四口的过渡费还有小儿的过渡费分文没有给我们,小儿不仅没有过渡费连房子也没给。孙连祥一伙不仅不补偿我的损失,甚至连正常从业人员的超按补偿费都不按《青岛市城市房屋管理条例》(1996年12月28日11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通过)中的53条规定执行,即超过期限1至6个月加一倍,6至12个月加两倍,超过12个月以上加三倍的标准执行。


对于以上问题我一直上访,也不给我解决。在2001年12月29日和2002年1月9日先后就我的问题开了两次会议,当时区委和东房的主要领导都参与了会议。市委秘书长孔心田主持,召开了由信访、市北区等单位参加的会议,解决我的问题。市信访局的姜副局长做了指示。姜局长说“有法规的按法规办,没有法规的要一视同仁,不能有扣的有不扣的,市北区政府想办法把产权给她办出来。”可是市北区政府的领导回去后,根本就没有给我落实解决。


2004年10月30日市北区委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写出关于解决我徐桂英的办理产权疑难问题的报告,要求按照特事特办的原则,建议协调市国土资源局和房产管理局,给予变通解决,由台东房地产开发公司为我单独间隔营业房,并办理房屋产权。市国土资源局和房产管理局也同意只要东房把房子给我间隔好,市里就给我办产权。但到现在,我的问题也没有给我解决。


直到市北区政府来了新的区长王京文区长亲自接待了我,并找了市北区政府的特约律师薛律师给我梳了辫子,而且也给我批了。区委王建祥书记也下了指示让台东街道办事处的郝书记去找孙连祥全部解决我的问题。我原以为两位领导都给我下了指示和批示,这次问题就能解决了,谁知道不但没给我解决而且还原状都保持不了把饭碗都给我砸了。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报复。2009年公安局把孙连祥的儿子等四名犯罪嫌疑人抓起来,公安局报检察院批捕,检察院两次退卷,做出了不诉决定。由此,孙连祥幕后操纵指示把他儿四人放了,把我原来大长条的房子挖地两米深,又改造出来一层,2010年1月1日,正式收回去了。停发我的租金到现在六年多了,我一无所有。这是由公安局和市北区政府造成的。他们为了包庇犯罪嫌疑人,违法乱纪,毁灭罪证(公安把原始档案毁灭),鉴定上弄虚作假,违背了鉴定程序;市北区政府所属的台东房地产开发公司霸占了我的房产,把我的好地角他们自己留着租赁却给我一个坏地角。就是给我个坏地角现在也收回去了,到现在已经23年了,房子我一天也没收到。中央有规定“政府不准经商”,可市北区政府却违背党中央的指示(公安局的领导找他给我解决房子,孙连祥说他说了不算,他是给市北区政府打工)所以说就导致了以上的问题,害的我家破人亡,钱财房产两空。所以说,在市北区政府和市北公安局的庇护下,孙连祥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报复我们!从这点就说明我们的领导是保护的什么人打击的什么人就一目了然了。但是我相信党的政策会还我公道。但是对于区信访局的这种不作为的做法我也不畏惧。






                             信访人:徐桂英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6-12-22 12:11:26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说好的老虎苍蝇一起打呢?

2016-12-22 12:29:51 来自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回复:

唉,真是无语啊

2016-12-22 13:05:1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53}{2053}

2016-12-22 16:02: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唉!

2016-12-22 17:29: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以命抵命吧,想办法弄死这个孙传祥

2016-12-22 21:35:3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

2016-12-23 08:40:5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这个社会,处理这种事情很简单,看你愿不愿意干!{2056}

2016-12-23 10:57: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15}

2016-12-23 11:48: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

2016-12-24 16:06: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82岁杀人无死罪,自己研究着办吧,同归于尽,双方打成平局,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查

2016-12-24 18:48:5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孙连祥不给你个明白,你就给他个明白,就这么简单

2016-12-24 18:50: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

2016-12-25 16:11:3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

2016-12-26 08:42:0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

2016-12-27 11:31:3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三)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

2016-12-28 08:29:4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三)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

2016-12-29 08:57:3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三)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

2016-12-30 10:05:40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17-01-01 10:38:27 来自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2045}

2017-01-01 10:38:37 来自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回复:

三)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

2017-01-03 08:22:4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