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的幸福终点站发生在大阪

人气:12197 回复:13317596

1412092162

2009年11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答问如下。

  秦刚: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没有要主动发布的消息,现在我愿意回答大家的提问。
  问:因为被中国相关部门拒绝入境,中国公民冯正虎至今仍在日本机场滞留。为什么他作为中国公民却不被允许入境?如果他被允许回到中国,中方将如何处置他?

  答:中国有关部门根据相关法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来处理。具体情况请你向有关部门去了解。

............................................................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持有中华人民共和护照,户口居住地是上海市。今年4月1日合法出国来日本短暂休养,6月7日回国遭到上海浦东机场的警察的禁止入境,继而连续7次回国都遭非法阻止。更严重的是,2009年11月3日我第八次回国,我已回到上海浦东,在浦东国际机场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上海警察伙同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上海支店的职员动用暴力手段,将我强行拖上日本飞机,绑架至日本。因此,我拒绝入境日本,坚守一个中国人的尊严,至今已露宿日本国门外第32天。

   我相信,您们已知道这起事件。现在全世界主要媒体都在报道,国内的网络也在传播,一个中国公民不能回国的悲哀故事。以前每次回国之前,我都向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告知,2009年9月1日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信也转发给中共政治局常委。而且,《中国公民冯正虎第八次回国的公告》已写明:“如果上海浦东的边防警察再次拒绝我入境回国,强行“遣返”我回日本,这是给日本制造麻烦,最后日本政府会依据国际公约及中日法律强迫中国政府负起责任,必须接受本国公民。这个结局的发生是中国威信危机的开始,中国将蒙受最大耻辱,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是不愿接受这种羞辱的,但我已别无选择。“

   为什么我的一再劝告,这些当官的视而不见呢?或许他们除了自己的私利和乌纱帽之外,根本不顾国家的利益与声誉,也不尊重其他公民的权利,终于制造了一个中国公民八次被拒绝回国、露宿日本国门外32天的世界奇闻,让一个合法的中国公民遭受精神上的羞辱与身体上的折磨,让中国蒙受耻辱,给日本的入境审查处添加很大麻烦。现在,我已与美国好莱坞影片“The Terminal”(中文译名为“幸福终点站”)的维克多一样,已经适应在机场里的生活,等待回国。

   我在这里只生活了一个多月,日本官员就没有耐心了。从12月3日起,每天发一个中日文的文件给我,还拍照为证。他们知道,这个文件发给我没有什么用处,或许是让我转交给中国政府。其实,我一回国,就不会妨碍他们工作了。现在很滑稽,日本的政府没有向中国政府或中国驻日大使馆提出抗议,而将日本官方的文件直接发给一个在日本国门外的中国公民,或许这是中日外交的新形式。一个中国公民三十几天露宿日本门外,中国政府漠不关心,中国驻日大使馆官员也不履行看望自己国民的责任,去沟通一个解决的方案。因此,日本政府对私下沟通已失去信心。

   现在,我却暂时成了中国方的代表,接受日本政府部门的文件。与其是发给我,还不如说是发给中国政府。我收到一份,就会转呈中国政府。每天同一时间送达的日本政府部门文件,内容一样,仅是日期更改一下。我也按日本的要求,我的给中国政府的信件内容一样、日期改一下,并附上新日期的日本政府的部门文件。

   我这里不通邮政,只有靠现代化的网络技术传递文件。请帮助我传送文件的网络媒体,天天帮我刊登一下,这是官方文件,内容一样,日期不同,就是新文件。也请国内高层次的网络警察,尽快向中央报送。

   希望您们这些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能关注,督促中国政府履行保护国民的责任,尽快结束我们中国人的国耻,让我回国,不要让日本政府为难了。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09-12-07 17:50:34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2045}

2009-12-07 18:08: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09-12-07 18:28: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41}这就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2009-12-07 18:37: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2}

2009-12-07 19:25:5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2}

2009-12-07 19:57: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怎么个景?

2009-12-07 20:46:0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2}

2009-12-07 21:08: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你确定是毫无原因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2009-12-07 22:31: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590/4165886339_39b31a4de2.jpg/[img]
附件:12月7日的日本官方文件(总第5份)
平成21年12月7日

冯正虎先生:

自从您于11月4日到达成田机场后,由于没有提出入国申请,而一直停留在入境审查处。入境审查处是来日外国人进行入境审查的场所,所以您不能长期在此停 留。

由于您的行动,妨碍了本支局正常的业务工作,本支局工作人员已多次对您进行了提出入境申请,从而离开入境审查处的劝告。

在此,再一次以文件的形式通知您,请您提出入境申请,离开入境审查处。

东京入国管理局成田机场支局

支局长 藤冈 明

T正虎 殿

F殿は11月4日に成田空港に到着したにもかかわらず、上申を行うことなく上瞿冥肆簸蓼昃Aけておりますが、上訾系阶扭筏客夤摔详の申を行う鏊扦辍长长速 F殿が居Aけ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F殿の行椁稀⒌敝Ь证I账煨肖摔分Г蚶搐郡工长趣椤⒌敝Ь致Tから再三にわたり、F殿にし、上申を行い、退去することを申し渡しております。今般、改めて 文颏猡盲啤⑸详申を行い、上訾橥巳イ工毪瑜ι辘范嗓筏蓼埂
|京入国管理局成田空港支局

支局L 藤∶

2009-12-08 08:41:5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东京空运:援助冯正虎

周义澄


会不会重演“The Terminal”


    10月15日,法拉盛一家咖啡厅里,冯正虎与我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雨,难得一次没有时间顾虑的别前细细长谈。正虎第二天将飞往西部,会见几个朋友之后再返回日本。我知道7次被拒绝回上海的他,肯定会有第8次行动,而第8次行动的结果又是可以预料不乐观的。“如果再把你押回日本怎么办?”我们自然谈到了那个电影,2004出品的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Steven Spielberg )导演和汤姆。汉克斯( Tom Hanks)主演的美国喜剧片“The Terminal”(中文译名为“幸福终点站”、“爱你无国界”或“机场客运站”)。片子说的是东欧某国名叫的维克多。纳沃斯基(Viktor Navorski)的男子,为躲避战火离开祖国。在他前往美国的空中飞行过程中,母国发生一场闪电式政变。维克多所带护照的国家已经不复存在,他不被允许进入美国国土,不得不滞留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进退两难,他被迫呆在机场的休息室多日,等待祖国战争结束。当代中国没有发生战争,只是那里有一个无视法制又不讲人性的政府,让冯正虎有家不能归。我不希望正虎成为中国的维克多,正虎却无可奈何地表示有这个可能性。“上海政府要逼迫我这样做,我没有选择,也不怕。”正虎这样说。我主张“留得青山在”,也不赞成“闯关”的提法(公民回国回家不需要“闯”);我希望他在日本再等待一些时日,以后的行动也要处处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我当然知道这个经常带着微笑,言行温和的学生朋友正虎的执着与恒心,面对困难不怕吃苦,为了自己认定的正确信念可以坚持到底。20多年前在课堂里我就从不要求学生把老师的话全当作真理,何况如今?

2009-12-08 11:31:1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第八次回国公告


    果然,没有多久就收到了他10月28日电邮送来的“中国公民冯正虎第八次回国的公告”。宣布11月3日晚上18:40(日本时间)在日本成田机场乘全日空公司NH921航班,晚上21:10(中国时间)抵达上海浦东机场。他重申中国公民有回国回家的自由权利,8月、9月之所以暂停回国行动,是考虑到日本众议院大选及新政府尚未建立以及中国国庆节前的紧张局势,尽量回避中日外交纠纷事情发生;且回国工作重点已转向司法诉讼,日本法院已受理状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在日本成田国际机场配合中国上海当局侵犯本国公民的基本人权、拒绝运载合法乘客回国的诉讼案,同时委托国内知名律师莫少平起诉中国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

    正虎11月2日乘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1航班回国,晚上住在上海浦东机场宾馆。第2天上午,十几个上海警察将冯强行送至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2航班的停靠处,又一次非法“遣送”本国公民去外国。他们使用暴力手段将冯绑架至飞机上,冯死守登机口与绑匪搏斗了近两个小时。最后全日空航空公司上海经理协助暴力绑架行动,4个年轻力壮的便衣警察硬将冯拖至机仓底部座位,全日本航空公司的一位上海职员将冯压在座位上。航班乘客目睹他们的暴力绑架场面,飞机延误一个多小时起飞。为了抗议中国公民基本人权回国权的再次被侵犯,冯正虎这次决意不入境日本。“The Terminal”的剧本果然在东京机场重演。自11月4日被绑架到日本,至本文发稿的11月18日,冯正虎居住在成田机场入境审查大厅。开始几天,他晚上躺在长椅上,白天忍受饥饿的折磨。当冯正虎向成田机场出入国管理局的承办官员铃木提出希望他从人道的角度代购买饭团,遭到拒绝。考虑到2010年6月12日到期的日本工作签证已成为回国的障碍物,冯正虎发出了放弃日本工作签证的声明。

2009-12-08 11:33: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东京空运——援助冯正虎


    孤胆英雄冯正虎在日本机场抗争,一个全球援助的人道行动应运而生。与冯正虎一样有着温和的宪政诉求和坚定的行动信念的“公民力量”创办者杨建利,挺身而出担任了整个行动的协调人。

    我早就告诉过建利,正虎是他的同类。10月份冯正虎访问美国期间,建利与他有几次长谈,在中国宪政民主道路,和平非暴力抗争手段甚至回国权利实现的具体思路上,两人有着惊人的一致。受几十年前西方国家“柏林空运”的启发,杨建利想出了一个“东京空运——援助冯正虎”的名词。1948年5月苏联开始封锁“孤岛”西柏林,美英盟国决定向西柏林居民空投救援。从1948年6月27日开始了长达15个月的空投援助行动,向西柏林居民提供了基本民生物资,最终摧垮了苏联的封锁计划。15个月中西方盟军总共出动飞机27万多架次(其中美军出动近19万架次),空运物资230万吨;12次坠机事件使得39名英国人、31名美国人和8名德国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建利说,我们所要进行的“东京空运”活动不会那么宏大,面临的牺牲也不会那么惨重,但是我们要用柏林空投的精神来援助冯正虎的维权行动。美国的杨宽兴、汪岷、陈小平、陈立群、周健、刘东星、曹金陶、陈兴宇、王建安、赵京、加拿大的盛雪、逸君、黄河边,澳洲的张小钢、阮杰、秦晋、潘晴,日本的林飞、李松、方仲宁,台湾的曾建元,新西兰的王宁,丹麦的刘刚,还有大陆的朋友紧紧跟上。

    11月8日下午,一个到达日本的中国乘客给冯正虎捎来一包饼干、小蛋糕、巧克力及三瓶饮料,他是受国内律师委托特意在国内机场登机大厅购买食品捎来的。冯正虎深受感动,在异国他乡处于困境时,最先得到的援助居然是来自于祖国的素不相识的民众。11月12日,受杨建利委托,香港大学哲学系学生陈巧文参与“东京空运”。今年10月,“公民力量”在华盛顿举办第五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陈巧文在会议上认识了冯正虎。陈巧文飞抵东京时,可惜飞机降落在机场大楼的另一翼而未能见到冯正虎。来自美国的贺保平在离开日本时进入第一航厦,也因为和正虎滞留的地方之间没有通道,等候多时未能与正虎见面。11月13日下午,陈巧文再次飞抵东京成田机场,在第一航厦南翼入境通道见到了冯正虎。陈巧文带了好多食物,还带去电源转换插头和热水壶,以便冯正虎烧热水喝。陈巧文在冯正虎的“摊位”前停留了两个多小时,拍摄了照片和录像,然后入境日本。陈巧文离开之后,机场管理人员对冯正虎的态度明显改变,主动送来食物,提供饮用热水。11月13日日本媒体大篇幅报道了冯正虎的遭遇,几乎整个成田机场的工作人员都知道通道内有一个要求回国的中国人,空姐们路过都对冯正虎友好点头微笑。冯正虎制作了英文标牌,向每天过往的大约万名旅客介绍他的遭遇。

    杨建利继续在安排后续的探望者,至今对“东京空运——援助冯正虎”行动资助认捐的情况通报显示:陈小平100美元,陈立群100美元,刘刚(丹麦) 1张机票,《天安门时报》(阮杰等)800澳元,盛雪1张机票,汪岷1张机票,杨建利1张机票,张小刚300澳元,周健200美元,还有无名捐款人。《洛杉矶时报》驻首尔(汉城)记者 John Glionna采访了冯正虎和她的妹妹及陈巧文。台湾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研究生林玉姗小姐将是下一位空运者,她会给冯正虎带去睡袋、枕头、换洗内衣,少许食物和大家的关怀和支持。林玉姗回到台湾后,将有立法委员协助召开记者会。“正虎毫不退缩,我们不会懈怠。”建利坚定地对我说。

2009-12-08 16:43: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09-12-08 16:44:0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9-12-08 08:02:21 UTC-08:00
00:11 13:00,英国BBC电视台一行四人来采访,这次采访时间约一个半小时。我与主播人坐在地上进行对话,还配合摄影师拍摄我在机场里生活的场景,行走、静坐请愿、电脑上写作等等。BBC这次取材是比较丰富的 #
00:14 在BBC采访中,正好一个航班抵达,入境的旅客中好几个认出我,与我打招呼、要与我合影,还有一对老夫妇当场就拿出香蕉送给我,很热闹,这些场景正好给记者摄入镜头。或许各国的主要媒体都在报道我的事件,有我的大幅照片,所以很多民众就认识我了 #
01:04 诉讼 docs.google.com/View?id=dg5mtmj9_38gnrqk4g8#sue #
09:38 我已收到一些捐款,很多都是不留姓名的,我对所有资助我回国回家行动的捐款者,即使十元的捐款者,都表示衷心的感谢。这是你们的一颗爱心、一份信任、一个支持 docs.google.com/View?id=dg5mtmj9_38gnrqk4g8#dus #
10:24 今天12月8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35天 #
10:25 早上,我厚着脸皮在大庭广众面前睡到7:00起床,现在生存是第一需要,保证睡眠时间,就有一天的好体力。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布置我的"床",把睡具整理好,改写告示板上露宿日本的天数,再把请愿广告的物品按原位摆放,然后再去厕所的洗手间漱洗 #
10:26 有一位推友来信,帮我作了更正。是的,我写错了。12月4日送我圣诞卡的空姐是AC,不是CA #
10:28 现在上网可收电邮,请发短信或邮件的朋友们,尽量发到:fzh2005@hotmail.co.jp 或 fzh999net@gmail.com 。目前手机邮箱已经满了,无法下载,只有删除部分短信或邮件,让出空间接受新的短信 #
10:28 有些令人感动的短信或邮件无法保存,实在可惜。而且,在我的日文手机上部分中文汉字无法显示,在电脑上的电子邮箱就没有这个问题。当然,一两句话的短信还是可以发在手机上的,快捷方便 #
10:30 全部家当 flic.kr/p/7mg2vt #
22:01 下午,黄奔先生从台湾回美国路经日本,又来探望我 #
22:09 14点NHK的采访,走进采访区时,镜头已对准我。记者是我熟悉的,他中文流利,熟悉中国问题。他拿着摄像机对我提问,像老朋友谈话,提问到位,回答流畅。约半个多小时。他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回国后最想做事的是什么。我还是要看望我的母亲,她已九十多岁了。 #
22:11 16点一位日本华人打来电话,他在网上看到我的遭遇,又了解到我的经历,还为出版一本书坐三年冤狱,这样优秀的人却在中国遭受如此打击,他很愤怒,这个国家疯狂了吗?他已来日本二十几年, 一般不关心政治的事。这次看我的悲惨故事,在办公室里却情不自禁流泪了 #
22:13 他打电话给我告诉他的心情并支持我,与我通话时还有哽咽声。我非常感动,我的回国故事也使他伤心。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真的,我已曾经沧海,或许已平常了,一直以微笑去面对这些人间的困苦。我应该努力,改变这些伤心故事,让人们感到希望,听到以后快乐的故事 #
22:43 12:30今天当班的首席审查官又来向我提交第6份官方文件,内容与昨天一样,日期是 新的ïflic.kr/p/7mncmD #

2009-12-09 08:56:0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看不懂,为什么不允许他进入中国?不是中国护照吗?是不是把中国官方的理由说说?

2009-12-09 09:04: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2045}

2009-12-09 13:07:3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09-12-09 09:29:18 UTC-08:00
09:25 12月9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36天。早餐是一杯加拿大桔子汁与四个台湾郭天益品牌的小月饼 #
09:26 8点半我靠在椅子上闭目仰头,全身放松,迷迷糊糊,只有脑子在随意地思索,其实处于这种状态中,思路是最清晰的,可以舒服地构思写作、思考要做的事情 #
09:27 但是我的状态惊动了办公室官员,以为我病倒了,马上走到我面前,呼我:"冯先生,不要紧吧,身体有问题吗?"我睁开眼笑着说:"没问题,我是在思考,等一会在电脑上写作可以快一些。"他们放心地笑了:"哦,这样。" #
09:36 这里四处都是摄像头。看上� �没人管我,其实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关心之中,我出什么事,他们要负责的,尤其是现在我成了世界名人,对他们压力更大了 #
09:38 确实我在这里给日本官员添加了麻烦,也让他们辛苦了。日本警察也很关心我,经常巡逻,每晚都与我招呼,我们会愉快地聊几句,他们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关心我的身体,也祝福我早日实现回国的心愿 #
09:45 (注:因为不能随时查看网络,有朋友帮助我整理推特上的回复,将来一并感谢) #
21:52 午14:30,负责与我联系日本官员米田先生带着一名中文翻译又来与我交流。他说"没有什么事,想随便聊聊"我身体好吗?并告诉我 "你是否入境日本,我们完全会尊重你的意愿,而且我们也没有强迫你入境这个权力" #
21:55 我也告诉米田先生"最近每天收到你们的文件,理解你们的做法,我已通过网络,把这些文件转呈中国政府。"他也希望中国政府能重视这个问题,早日让我回国。我们说说笑笑聊了一会。我知道他是特意来沟通,以免发文件的做法会引起我的误解 #
21:57 14点半看到我的美国朋友迎面而来,他从泰国出差回日本。在这里相见分外亲切,我们拥抱后他说"你比电视上年轻,精神很好"我说"是前段日期,天天接受采访有点疲倦。今天没有采访就轻松了。" #
21:58 19点加拿大� ��报记者来电话采访。德国英国两家媒体已预约下周来成田机场采访,我在电话里听不清它们具体的名称,没关系,见面时就知道了 #
21:59 这几天世界电视台采访我,其中有我用电脑写文章的场景,我使用的小笔记本电脑是国产的,也是等于免费为这家厂做了个广告。真希望它的质量好一些,不要出问题。但是,昨天问题出现了,键盘中几个键不起效了,不知道是机器的问题,还是软件有问题。在这里,是无法调整或维修的 #

2009-12-10 08:55: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诉讼



2009-12-7 17:00

   晚上,我妹妹来电话告知,她与我的律师一起出席,状告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第二次庭审。在日本千叶地方法院的会议室里,下午13:00准时开庭,一位法官、两位书记员进入,原被告全体起立,然而坐下,法官问原告律师是否收到被告的答辩状,原告律师回答:“已看过,下次提出原告的意见。”然后确定下次庭审时间:2010年1月20日下午15:00同一场所。2、3分钟一场庭审又结束了。日本的民事诉讼时间拖得很长,双方可以一次一次地把问题谈清楚,最后没有道理的,也就输了。我们已看过被告的答辩状,它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不同,不回避这个违法的事实,可以把责任归咎于中国上海当局的逼迫。但是,它也应该对自己的责任负责。我不在乎慢慢打官司,时间久对我有益,对这些犯错误的公司无益,它们的坏名声无法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

   状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诉讼案第二次开庭审理时间2009年12月14日上午10:30,在东京地方法院610法庭。请推友们读一读《冯正虎状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第一次庭审纪实》、《冯正虎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译文)》,就清楚下次庭审内容一定很精彩,看看我的律师如何回答被告的荒唐答辩。状告二家航空公司的诉讼,我都已委托日本律师代理,不要我操心了,我就在日本国门外,一心一意等回国吧。

   2009-12-7 19:00

   我将《冯正虎向中国政府转呈12月7日的日本官方文件(总第5份)》一文送网络媒体发表,并附上日本官方文件的照相件。

   2009-12-7  20:00




《冯正虎状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第一次庭审纪实》




   2009年11月2日上午10:00,状告中国国家航空公司的诉讼案在东京地方法院第610号法庭开庭审理。我与代理律师、被告律师、法庭书记员、旁听的记者都在静候裁判长的出现。

   开庭时间一到,裁判长准时开门,进入法庭就座法官席,此时全体人员起立致敬。法官坐下后,我们也坐下,大家端坐了2分钟,接受经法庭准许摄影的记者摄影。事先法官已通知我的律师,本次开庭有记者来摄影。或许,被告律师不愿接受摄影,所以他们先就座在旁听席,等记者摄影结束后,再入座被告席。

   裁判长宣布开庭。首先,我的代理律师将我的护照、成田机场上被告拒载原告的相片等证据原件,由书记员递给被告律师确认,被告律师认可原告证据的真实性,并退回。裁判长问我的代理律师:“原告是否需要陈述?”代理律师回答:“原告需要陈述。”裁判长说:“请原告简短地陈述一下。”我站起来,朗读一下陈述词的主要部分。原告的陈述结束后,裁判长问被告律师:“被告需要陈述吗?”被告律师回答:“答辩书已提交了。现在没有什么需要陈述的。”

   裁判长宣布今天开庭结束,并确定下次开庭的时间为2009年12月14日上午10:30,同样地点:610法庭。裁判长问我的代理律师:“今天原告的陈述词文稿是否可以提交法庭?如果可以,书记员就不记录刚才原告口述的陈述。”代理律师说:“可以”,并把我的陈述文稿,递交给裁判长与被告方各一份。约半个小时,第一回的庭审就结束了。

   庭审结束,我们又接受了东京新闻报社、亚洲周刊记者的采访。被告未在法庭上陈述它的答辩书,但知道其内容的新闻媒体记者已感兴趣了。被告的答辩没有否认被告的违法事实,而是认为日本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其理由是:1. 被告的住所在中国;2. 在日本没有主要的营业所;3. 乘客机票的到达地是中国;4. 乘客的机票不是直接向被告营业所购买,而是通过旅行公司购买的。这个答辩书自说自话、霸气十足,被告与日本的法官叫板了。在中国,法院或许会配合,被告有当地政府支持一定会赢。

   登录为日本法人的营业所不是主要营业所吗?中国最大的航空公司竟然承认在巨大的日本乘客市场上没有一个主要营业所,没有一个机构来承担法律责任,这是一个大新闻。乘客的机票达到地是中国,也就是日本乘客只要买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机票,就失去了日本法律的保护。日本乘客绝大部分是通过旅行公司订购机票,航空公司翻脸不认账,旅行公司还敢代理售票吗?日本乘客还敢乘坐这家航空公司的航班吗?我不知道,谁在帮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出主意,害它一次不够,还要害死它。或许日本的法官也会糊涂,判它赢了,但是从此没有一个日本乘客敢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机票。或许,其他国家的乘客也不敢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

   有错必纠,可以大事化小事;有错不改,就会铸成大错。一个个人、企业、甚至政府机构都是这样。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知错不改,还要仗势霸道,以为日本也是中国,我的日本律师就会陪它诉讼下去。我明天将继续回国,希望国内的官员能知错改正,不要劳民伤财,动用这么多警察来夹道迎接,而让我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正常地平静回国回家。

   2009年11月2日


《原告冯正虎在法庭上的陈述(中译文)》

   尊敬的法庭裁判长:

   我确认以前提出的诉状及其全部内容。以下是我的法庭陈述。

   第一、 诉讼的请求

   1. 要求被告向原告支付损害赔偿金214万1040元日币。

   2. 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第二、实事与理由

   我是在日本的中国公民。

   2009年4月1日我从上海浦东机场合法出国来日本短暂休养,但6月7日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再次回到上海浦东机场时,遭到中国浦东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警察禁止入境回国。这个禁止入境的决定没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仅是上级领导的口头命令。我当然不服,为了捍卫中国公民回国回家的自由权利,我6月7日以后,6月17日、6月24日、7月2日、7月9日、7月16日、7月31日连续7次乘国际航班回国闯关。第7次的7月31日,我乘全日本航空公司的航班又一次回到中国上海浦东机场。

   其中1次,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接受中国上海当局的指令,在日本成田国际机场违法拒绝载运我回国。

   2009年6月17日第二次回国时,我遭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无理拒载而无法回国。当日清晨我准时去日本成田机场,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58航班回国。上午8;10按规定办完乘登机手续,交付了托运行李一件,领取了CA158的登机牌,确定的机内位子为12L,又顺利办完日本的出境手续,护照上盖上日本官方的出国印章(日本出入国审查官1455)。正当我准备登机时,遭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成田国际机场支店长的拒载,所以无法回国,滞留在成田机场的出境区内。

   上海当局滥用国家权力、禁止本国公民回国是违法的。我与上海当局的纠纷属中国内部问题。我每周乘飞机回国,即使不能入境,也可以在上海浦东机场的招待所住一宿,直接与上海官员交涉。我与上海当局的纠纷最后会通过中央政府的干预以及中国的司法方式解决。航空公司作为运输企业应当保持中立,履行运送乘客的商业义务。我乘飞机回国时持有机票、护照等所有合法的证件。而且,我已支付钱,购买了机票,就是与航空公司达成服务契约,航空公司必须履行商业合同,运载我回国。如果上海当局拒绝我入境回国,我也可以自愿回日本,这与航空公司的经营责任没有关系。

   2009年6月15日,我购买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58航班的飞机票,就是与被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签订了从东京成田机场到浦东机场的乘客运送契约。但是,2009年6月17日,被告不顾商业合同的约束,单方面擅自违约,拒绝运载合法的乘客。被告的行为不仅违法,而且连最起码的合同义务履行责任也违反了。

   被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行为,不仅造成我的经济损害,而且还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被告为了企业的自私利益一反常态、利令智昏,与上海当局的权贵勾结,一起迫害本国公民。被告竟然在日本这个民主国家里不顾乘客的权益、本公司的契约规定、企业伦理,甚至践踏中国法律、日本法律。被告的行为不仅伤害了我,也伤害了日本的法律制度与国家的尊严。航空公司仅仅听从上海警察的一个电话命令,没有任何正式文书,就可以把一个中国公民强行滞留在日本,这意味着什么?上海当局与航空公司都忘记了日本是一个主权国家,似乎日本是上海市下属的一个区,可以随随便便地决定把一个中国公民强行滞留在日本。

   我期待日本法院公正裁判,维护我的基本人权,也维护日本的法律与国家的尊严。

   原告:冯正虎

   2009年11月2日东京地方法院第610法庭

2009-12-10 08:56: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看了楼住的文章,从中可以了解到,冯正虎先生并不是一个有着什么所谓强烈爱国忧民的赤子,恰恰相反,此人有着强烈的**野心 ,甚至还有其他的##目的的。
其在十楼中写道“当代中国没有发生战争,只是那里有一个无视法制又不讲人性的政府,让冯正虎有家不能归。”还有“22:11 16点一位日本华人打来电话,他在网上看到我的遭遇,又了解到我的经历,还为出版一本书坐三年冤狱,这样优秀的人却在中国遭受如此打击,他很愤怒,这个国家疯狂了吗?他已来日本二十几年, 一般不关心政治的事。这次看我的悲惨故事,在办公室里却情不自禁流泪了”,难道大家从中看不出什么吗?每天往返中日的华人很多很多,为什么单是你冯正虎被限制入境,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做出违背民族、违背国家、违背人民意愿的事情?有没有做出伤害民族与国家感情与利益的事情?  算了 ,多了就不说了?你就做秀吧!!!{108}{108}{108}

2009-12-10 10:36:4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被告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行为,不仅造成我的经济损害,而且还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被告为了企业的自私利益一反常态、利令智昏,与上海当局的权贵勾结,一起迫害本国公民。被告竟然在日本这个民主国家里不顾乘客的权益、本公司的契约规定、企业伦理,甚至践踏中国法律、日本法律。被告的行为不仅伤害了我,也伤害了日本的法律制度与国家的尊严。航空公司仅仅听从上海警察的一个电话命令,没有任何正式文书,就可以把一个中国公民强行滞留在日本,这意味着什么?上海当局与航空公司都忘记了日本是一个主权国家,似乎日本是上海市下属的一个区,可以随随便便地决定把一个中国公民强行滞留在日本。
我期待日本法院公正裁判,维护我的基本人权,也维护日本的法律与国家的尊严。
原告:冯正虎
2009年11月2日东京地方法院第610法庭


靠!!你一个所谓的中国公民,在日本告本国地方政府,你脑子彪了?你他妈就是现实中的汉奸~~!!!!大家看看这个打着中国公民幌子的汉奸真是嘴脸吧。真让人恶心!!!{108}{108}{108}

2009-12-10 10:43: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分享

本论坛精华帖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