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枸杞银耳雪梨羹

人气:20101 回复:7

秋天气候干燥,这时候补水神器“梨”就显得倍受追捧。梨在古代素有“百果之宗”的美誉,今天小青的烹饪课堂就以梨为食材,介绍一款好吃好看又健康的枸杞银耳雪梨羹,一起过个温润的秋天吧。

食材准备:雪梨、银耳、枸杞、冰糖。

1537533115青岛新东方烹饪学校" width="550" height="365" style="border: none;">

制作流程:1.雪梨洗净,去皮去核,切小块;

1537533115青岛新东方烹饪学校" width="550" height="366" style="border: none;">

2.银耳泡发洗净,撕成小朵,枸杞洗净;

3.锅中倒入适量的清水,放入雪梨、银耳、枸杞、冰糖,大火煮开后,转小火炖煮40分钟至1小时即可。

1537533115

青岛新东方小贴士:1.冰糖可以依据个人口味添加;

2.如果喜欢红枣,也可以一起煮哦!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09-28 11:04: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2045}

2017-10-30 17:14:1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们常去的酒吧,唤作“九月”。

  那算是地处人民路中段的一个老院子,在被改造成九月之前,还有过许多倒闭的过客,以及其他名字。九月的老板是著名的女汉子阿婕,来自北京,算是中国最早一批玩摇滚的时尚女孩。我们这伙人刚去大理的时候,她就已经另外霸占了一个更老的大院。哥们蒲明带着我和默默、赵野等人去她那儿第一次夜饮,美女丽莎等人亦在。

  原本狭路相逢的一堆陌生江湖儿女,在我一路生扑胡侃之下,很快就气氛活跃,打情骂俏起来。我的问题是瘾大量浅,滚罢雷阵,才到中场,很快就把自个儿放翻在侧。次日醒来,才听说诗人默默和摇滚阿婕酒到残局时,兀自火并了一场。彼此掷杯飞盘,弄得遍地狼藉,不欢而散。这样的相识,正是应了古话。内心歉疚的我们,次日酒醒,见着阿婕急忙表示惭愧。大家相逢一笑,又仿佛没事一样,开始了接下来无数次的捉杯厮杀。

  阿婕去了丽江工作,九月就托给小孟夫妻打理。小孟来自京城,也是个流浪歌手,在滇西北道上遭遇了川妹小薇,男欢女爱,竟然在丽江雪www.jufengtuan.com山音乐节的舞台上宣布了婚讯。小孟朴质温良,每夜在九月驻唱,待人礼数周全,一时迷住了大批过客。小薇也算勤勉努力,小两口夜出昼伏,日子原本过得还算滋润。

  不知什么因缘,小孟忽然就开始食素。一向寄生于酒色欢场的乐手,不仅未学会嗑药溜冰之类恶习,反而喜欢上护生和打坐参禅之类修行,这已经有些奇怪。但在人民路上,这样的怪物不少,我也算见惯不惊,也就没去问个究竟。好几次回大理,拉着蒲大爷去九月,都没见着小孟,顺便询之,才知道他真的上了鸡足山,在那里尝试着过佛门生活。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小孟是猎奇或者好玩,过几天佛门的清规生活,耐不住寂寞了自然就会下来。蒲大爷更是骂骂咧咧,唠叨小孟不负责任。倒是小薇独自撑着九月,一副无怨无恨的样子,也许她深信她的爱人,割不断三千情丝,最终还会下山来与之偕老。

  去年我游历欧洲,年底才回到大理。蒲大爷见着我,伤感地说:明天小孟就彻底上山削发了,今晚是他在尘世的最后一场告别演唱,我们都去坐坐吧。我听着也很觉意外,似乎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下午便去了九月。小孟和他的一个弟兄在调音,见我赶来,有些感怀地说:真是缘分,野哥也来送行啊。我还是想了解一下他的心路,便围着火盆坐下沏茶开聊。

  一个人要出家为僧,说来其实似乎也很www.china-yaodian.com简单,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一定要对世事伤心或绝望。如果要说因缘,有些人可能真的是前世埋下了慧根,轮到今生才来了结。大理人民路有个素食圈子,看上去多像是一些茹毛饮血的猛人,但他们确实自觉坚守着食素。小孟原也是和我一样的酒肉之徒,但不知不觉地就跟着他们食素起来。吃素了难免打坐,打坐了不免念念《金刚经》,偶尔也可能灵魂出窍,感受到一些表象世界之外的神迹。

  于是,小孟决定去印度走走,从古老的滇藏路向西,渡过大江大河,翻过雪山草地,山那边就是佛国。他只是简单地告诉我,这一趟行脚,令他决心皈依佛门了,只是还需等待因缘具足。然后,他回来就去了鸡足山,在那里果然有个净土宗的大德,很快点化了他。于是,这次他是真的准备彻底遁入空门了。

  他和小薇办完了离婚手续,收拾起简单的行囊,过完此夜,从此便僧俗两隔了。这样的事情,亲人都难相阻,朋辈更是不好参言。我只说也好也好,都在大理境内,改日我去给你添油送米。他握着我的手,鼻翼翕动着,彼此都要泣下,各自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一眼。

  晚上的告别演唱,人民路的故旧倾巢出动,把九月填得满坑满谷。我和叶帅、蒲大爷等占着中间的火盆,一趟一趟地传送着空酒瓶。小孟独自在台上,尽情尽意地弹唱着,依旧平静而憨厚的样子。他比我小,已然满头银发,他没有孩子,活得像个赤子。我和叶帅、蒲哥都喝大了,酒或者泪水,把我们几个老头的眼睛染得绯红。最后一曲,他的发妻小薇上去和他对唱,千古的骊歌不免都是黯然销魂者,两人都像素日一般平和庄重,只那座上的各路青衫红裙,倒是湿却大片。

  次日大早,小弟等兄弟开车将他送到鸡足山后山的路尽头,那里有一个约好的农夫,牵着马在等他。行囊只是一卷被窝,漫山风雪狂卷,小孟就这样跟着瘦马,踏上了他的古道西风。最后的拐弯处,小孟回身长揖,那些被丢在俗世的兄弟,无不怆然泣下。

  没了小孟的九月,我们也不爱去了。仿佛那里的酒气茶烟,都没了往日的道气。

2017-11-21 18:30:0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23}

2017-12-19 11:20: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qdxdfpr】

这个雪梨羹很好吃,保养效果好

2017-12-27 13:08:5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5}

2018-03-26 17:55: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3}

2018-09-01 17:02: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