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123到第
回复:


[img]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5559[J}WJT7G0~8PGOF6}WK.gif[/img]“股票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都是概率,没有绝对的事,技术也有滞后性,操作上要加上纪律作为保障,严格止盈止损。当市场走势与预期不符,应及时修正自己的判断和预期。世上种种纷争,或是为了财富,或是为了教义,不外乎利益之争和观念之争。当我们身在其中时,我们不免看重。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并且绝对没有返回的希望。这会帮助我们分清本末。因此,在当前这个弱势市场,只有那些利润持续高增长的股票才能得到大资金尤其是机构投资者的持续关照,成为漫漫熊途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点点滴滴的藏,集成了一大仓。--德国谚语

  涓滴之水终可以磨损大石,不是由于它力量强大,而是由于昼夜不舍的滴坠。--贝多芬
  读不在三更五鼓,功只怕一曝十寒。--郭沫若
  为学犹掘井,井愈深土愈难出,若不快心到底,岂得见泉源乎?--张九功

  为学须刚与恒,不刚则隋隳,不恒则退。--冯子咸


  需要交流的朋友可加扣扣:

  【 一二久久3壹七凌凌漆  】,验,证输入【玖伍2柒】

2016-08-26 16:32: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好赞啊 看着都流口水

2016-09-09 18:46:24 来自青青岛社区
60多年来!我家一直在新中国共产党这个【食血社会】苦苦挣扎经过

我是中国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共产党监狱羁押,被他妈的共产党冤枉判刑人员,家住中国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高地管理区居委会南关街28号。 听我爸爸讲:在战争年代,我爸爸经常赤足下乡到农村做革命工作。我爸爸也曾领导过革命同志起义,我爸爸也当过宣团队,曾冒着生命危险经常遭遇到一些残兵败将群匪袭击。我爸爸也当过工作队,经常做群众思想工作,动员他们上缴一些打战用的好家伙。我爸爸也当过工会主席。也当过食品公司股长。直到1953年底被上司陷害、冤屈悲惨的去判刑劳解。 在解放前后我们那里交通和信息是非常落后的,到陆丰县城70公里路程是靠人们行路或给钱搭乘劳力站,人力脚踏车途中还要过渡乘船。到60年代才修路造桥通车。 在我爸爸去世那年也是2010年,有一位乡亲也是夫妻二人,以为我不知道我爸爸过去曾经是当过革命同志的事情。好心的来向我说:在70年代初,这位乡亲去好远的西坡村做买卖,有位老农妇来跟他搭讪,听说这位乡亲是从甲子镇来做买卖的,就热情的问这位乡亲在甲子镇认不认识一位叫【陈然】的同志,这位乡亲对她说认识而且是邻里,这位老农妇就马上回家拿来农作物,要这位乡亲捎来给我爸爸。并对这位乡亲说起:在战争时期,我爸爸因革命工作需要,曾经在西坡村工作也在这位老农妇家中借宿寄居,我爸爸也帮这位老农妇家人干农活,做事。使这位老农妇家人对我爸爸特别感动和怀念。 我也曾经听我爸爸讲:那时的革命同志除了个别人渣、畜生、败类是非常严明,有素质、有修养、有觉悟、有纪律、有革命思想,是吃得起苦守己廉政的。当时同志革命工作是分散靠住在老百姓家里与老百姓同艰共苦的生活在一起,每日按时给老百姓上交生活费和住宿费,是不准白吃老百姓、白住老百姓的。【是没有宾馆可住和小姐可陪的】工作是没有办公地点豪华场所和作息时间的,是随时随地为穷苦老百姓正义无赏牺牲办事而服务的。 由于种种原因,这位乡亲是四清分子,再加上我爸爸变故灾难不断,所以一直到现在才来给我说起此事。但我还是要感谢这位好心迟来相告的乡亲。我也在此祝福西坡村那位老农妇和她家人,但愿那位老农妇还能健在人间,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如若有机会我会到西坡村拜访你和你家人。并对你们诉说:革命己成功,同志己被淘汰不再需要了,那些狗东西也己经更有经验的回来镇压欺负穷人了。 我爸爸以前的那位妻子家族,是非常兴隆和人才辈出的,我小时候曾经跟伙伴误入他们那座非常大座的厝内,里面大约住有同根源20多户堂兄弟人家。我也险遭到我爸爸以前那位妻子其中的一位亲弟弟儿子,比我大几岁的小孩和他们其它小孩追打,事隔几十年,现在碰见到那些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孩时,只有一点尴尬。 我爸爸以前那位妻子,有二位亲弟弟其中一位弟弟,在社会不务正业、整天跟人打架惹是非,他也是习武之人。在1953年,他家人听到谣言:说我爸爸辜负他女儿,使他们整个家族把家乡甲子镇政府、公社、法院、管理区、居委会和我家闹得天翻地覆。而这位弟弟还不解气一个人跑到陆丰县食品公司我爸爸的工作单位打我爸爸,我爸爸被他家这一闹,也就加速了我爸爸悲剧发生了,再加上那对狗男女上司陷害,就这样把我爸爸和我家人害得非常凄惨、非常悲哀、人家散宅,妻离子散,生离死别,家破人亡。 后来这位弟弟也因在家乡甲子镇,与人打架欺负人家,也被当地政府判了几年刑,刑满回来后,他就偷渡逃港到香港谋生,也有寄钱回来给算是我爸爸的女儿,也算是他的女儿生活吧,在80年代这位弟弟因病在香港病逝,他没有后裔只好形式把算是我爸爸的女儿当他继承人。我也是在我爸爸去逝以后,也是2010年从我那位算是异母的姐姐口中得知此事的。 在2000年代,我爸爸跟我背井离乡出来流浪与医病,那一段难忘的日子,我爸爸经常对我很伤感的提起他过去那些伤心悲惨不堪的经历。有一次我跟我爸爸谈起,我爸爸以前那位妻子的一位堂兄近90岁的老人,还在路上踩脚踏车干活,是那么健康能干。我本想给我爸爸打打气,叫我爸爸放下【老】的负担,谁知道惹来我爸爸一大片叹息声,我爸爸对我很感慨又无奈的说,当年我爸爸在宣团队工作,当时经常宣团一些反动派是如何残害、镇压、剥削劳动人民的戏。我爸爸当时演了一个反动派的反角人物,从此这位堂兄就很有趣 的以戏里名字称呼我爸爸,而不再叫我爸爸真名真姓,此后我爸爸一直就没有跟这位堂兄来往打招呼了。 也跟我聊起我爸爸最后在陆丰县,遭到上司不清不白陷害冤屈,蒙受牢狱之灾,真是史无前例最悲惨、最悲壮的横祸,毁了我家和我爸爸一生,妻离子散,生离死别,家破人亡。唉,这个社会真是无良心、无良知、无正义、无人性、无人道、无公正、无公道、不平等、不公平。60年来!我家不但得不到这个流氓政府人性善待,还在继续不断一直没完没了遭到这班魔鬼残害和悲惨折磨。唉,这个政府堪称史上最无耻的朝代了吧! 也跟我讲起在1953年春,也是我爸爸到陆丰县食品公司当股长没多久的时候,陆丰县乌坎村,因上下游水闸问题跟邻村发生武装打斗暴动事件,再加上当时刚解放不久社会还处在非常时期。政府决定全陆丰县股级干部成立工作组进村调解、调查此事,因此我爸爸就担任了此项工作,冒死带领工作组进村做群众思想工作,在群众支持下,我爸爸也受到当地群众和政府表扬,随后我爸爸也到党校进修学习,党和政府应该有档案可查吧。 我小时候,问我爸爸身上为什么有那么多黑黑青蓝的伤痕和伤疤,我爸爸对我说,战争时期的刀枪和子弹都伤不到我爸爸,我爸爸命险丧在兴宁劳解场上,经常在矿井底下被煤矿炸得血肉模糊,幸得在1958年得到党中央平反、复职回家。 由于我爸爸在解放初,曾经在家乡甲子镇当过领导,因此我爸爸从劳解场回来后,在当地政府公社领导同情和支持下,我爸爸也再在当地家乡甲子镇当上了二逼领导,也反被以前我爸爸手下无情利用,无实权被领导的领导。先后被当地政府公社领导沛往甲子镇烘炉厂、草席厂、粉丝厂、木器厂、带领过青年到【长沟水】开过荒,后又再带领另批青年到【丁山埔】开荒办农场。由于我爸爸工作认真、勤恳、忠直、无私,在工作之中也经常批评那些腐败人渣,因此也遭到报复和排挤。我爸爸从劳解场回来后,一直在家乡甲子镇从当过二逼领导、行政人员、业务、会计、出纳、采购员、场长、保管员、到下车间当工人、最后全家人连工人也没得当,无条件、一无所有的被这班魔鬼剥削、克扣工资、歧视和排挤、忘恩负义的一脚踢开,失业、我爸爸也只能流落街头卖艺谋生,给一些有需要人家写字、画画。在80年代我祖母被政府那班魔鬼杀死后,我爸爸心灰意冷的离家跟我母舅到甲西镇腰带石隐居,又在2010年代我爸爸又被政府这班魔鬼威胁逼死。在这个无耻、无人性、无公理的朝代我家堪称史上第一奇冤了吧, 在60年代,我爸爸被当地政府沛去甲子镇木器厂当二逼领导,在我爸爸辛勤、管理有方之下,我爸爸也受到木器厂职工和领导表扬,我爸爸经常用自己工资帮助一些生活有困难的职工,也经常调解、帮助一些家庭有矛盾的职工。有时半夜三更我爸爸也被人叫去帮助、调解、解决、劝说一些家庭有事的职工,或打架或家里有死人都来请我爸爸去帮忙,过年的时候,我爸爸还要给这些职工无赏忙写春联。当时甲子镇木器厂是红红火火一大片,也是甲子镇最大企业,也得到政府认可和表扬。在我爸爸辛勤的管理下,当时的厂长可名利双收风光一时,那位厂长也受到省政府和中央表扬当选人大,经常到省和中央北京开会,可我爸爸只有在黙默辛勤的忘我工作之中。后来那位厂长被政府调往甲子镇竹器厂当厂长,由于他在甲子镇竹器厂找不到像我爸爸这样人才帮助,又因他太有才华,没多久就被阎魔王请去食茶,从此政府和党中央也就失去了这位人才了,而我爸爸也再踏上坎坷的人生路,但我在这里还是要感谢这位厂长对我爸爸信任,使我爸爸能在甲子镇木器厂再度发挥我爸爸高尚品德和我爸爸才华,也使我感到自豪和骄傲,也要感谢他的儿子在我爸爸出殡那天也来送我爸爸最后一程。 我爸爸棋琴书画是无一不精通的,我家也曾经门庭若市非常热闹职工如云,我爸爸前前后后工作过的哪些单位职工和工友,有时一些领导也时常来我家找我爸爸谈一些工作情况。每当节假日和傍晚休息时间,我家里煤油灯下总是坐满了老百姓,那时候我也刚懂事。有时我爸爸组织一帮私伙局音乐来场苏六娘或李三娘潮剧,记得其中有一位是在陆丰县剧团工作的,当时可也忙了我祖母和我母亲烧水煮茶。当时我家经济是非常富裕的,我爸爸每月工资是60多元,我母亲每月工资是30多元,我祖母是五保户政府每月有10多元给我 祖母养老金,我家里又没有什么负担,再加上我家每年要养二季猪卖钱,有时我早晚也要跟我母亲到郊外找一些野菜来养猪,有时我母亲利用节假日把家里的火灰或一些屎尿肥料,挑到农村换回一些农作物或食物,要不是这班魔鬼长期一直在吸食我家的血,我家可是乐 在其中啊!我爸爸在节假日有时一个人出去写生画画,或约几个职工出去垂钓,我家这样日子一直热闹到70年代,我爸爸被政府沛去【长沟水】当场长才结束,而我也适龄到学校读书,记得我开学那天,我食完早餐我祖母煮了2个鸭蛋放在我的新书包,吩咐我带到学校教室里的书卓滚一下吃了,说我以后才能会读书,然后送我到学校用2块钱帮我报了名才回家,可是我在学校什么事都没有做,放学回家跟我祖母一人一个,我祖母也没当回事的拿去吃了,好难忘。 在60年代,我母亲跟我爸爸结婚还没有十多天,由于我爸爸工作又得到当地群众和政府好评与表扬及同情,我母亲也被当地甲子镇政府公社,镇委书记亲自签字,给我母亲安排工作,随后也跟我爸爸一起调往甲子镇木器厂工作,而我也在70年代,被甲子镇政府公社,同意要求给木器厂每个老职工家属安排一个子女工作,我也在指标之中到木器厂当工人工作,算是一家三口,为这个无人性流氓政府卖血吧! 有一年,有位主任算是干部吧!叫手下拿来红联纸,要我爸爸给这主任写春联,因之前有好多职工先来的,我爸爸得先给他们写,所以没有马上先给这位主任写,这位主任就非常不满意,事后这位主任经常在众人面前辱骂我爸爸不是,第二年我爸爸又再遭到排挤与歧视。 又有一年,我爸爸在【丁山埔】当场长的时候,那年中秋节,有位财务跟我爸爸说要带点东西回去孝敬领导,遭到了我爸爸严厉批评,节后他回来,没有经过我爸爸同意,就把场里养的狗杀了去吃,把我爸爸气得又无他可奈何!他也经常对人们骂我爸爸脑子有问题,多管闲事,说这些东西都是公家的又不是我爸爸自己的,说我爸爸无脑该穷的,后来我也曾在这位己经不是当年的财务打工,他也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此事。 我爸爸当了好多年场长,逢年过节我爸爸从来都没有给自己放过一天假回家休息,除了平常例行工作踩着自行车回来报告或开会后,再回家吃了餐饭、带了点东西马上就回去。我爸爸责任心是非常强、非常认真的,我爸爸心里总是想着国家财产、国家利益和那班青年男女安全。公私非常分明,账目非常清楚,总是为着国家交给他的任务而负责任完成。我爸爸也总是为着他那套理论和理想而认真的奋斗。不顾个人安危和利益,也不顾自己已经身陷逆境。特别是刮台风那个不坚固、无科学临时营地及那些农作物和那班青年人身安 全,那才是对我爸爸残忍考验。因此我爸爸也很受那班青年男女尊重和爱戴,时过境迁偶尔我也碰见到几个当年青年向我问候我爸爸。 我爸爸也当了几年采购员,经常出差到外地采购,人家采购员回来总是大包小包往家里带,非常风光。可我爸爸连一粒糖仔都没有为我家里买过,对我家里和家人非常严厉、刻薄、吝啬、从来没有为自己和家人着想,也从来未为我家里置办过一砖一瓦。每当从外地出差回来就马上先到单位理完工作,然后轻松的回家休息,总是一心一意的为着国家和老百姓利益而正直、无私的工作办事。我爸爸一生两袖清风也是一贫如洗。 我爸爸一生为这个社会操劳、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做了那么多事,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和心血。一生从未为自已和家人留下一点什么和遗物,为我家里置办过一物,为我家里改变什么,改善一点生活。我家不但沾不到我爸爸一点光和得到这个社会人道与人性善待,反而连我祖先留下来的东西和我家人也跟着我爸爸一起遭殃。也被这个无人性魔鬼政府害得背井他乡、流离失所、人家散宅。 在80年代,我爸爸以前的一位职工儿子要到深圳开铺做生意,而缺资金来向我爸爸借,那时期我家又再在悲惨之中挣扎,但我爸爸还是二话没说的,就叫我母亲把家里仅有的几千元积蓄生活费用,全部无赏的借给他,后来这位职工儿子在深圳做生意成功,全家人都迁去深圳,成为深圳人。我也曾经在他那里打过工,当我爸爸去逝的时候,他们父子和家人也从深圳赶回来送我爸爸最后一程。 最可恶的是我家在2011年,又再遭到甲子镇木器厂这位【未代厂长】歧视排挤、剥削、克扣、鱼肉我全家人血汗钱。而这位【未代厂长】可以说我爸爸有恩在他呢,在70年代,也是我己经懂事的时候,这位【未代厂长】当时还是在甲子镇木器厂当一名小职工,由于我爸爸当时在甲子镇木器厂当二逼领导,所以动员支持他和另一位职工去报名参军,那天我爸爸带他们到甲子镇政府公社,也是我家隔壁验身体,我还帮他们端茶送水呢。听说他在部队结识了一位干部,这位干部后来转干在陆丰县当大官,因此他也狐假虎威当上了甲 子镇木器厂【未代厂长】而那位和他一起去参军的职工,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转业回来后虽是当上我的车间主任,但没有他那么威风呵! 这位【未代厂长】当时把我爸爸从行政人员之中,无情忘恩负义的歧视排挤出来后安插自己亲信,提拨自己手下互相交结,以公谋私,转移国家资产和设备,用着国家名义和经费出去接订单,然后转卖给他人生产他们几个狗官从中谋取利益,那有良心为我们上千个员工生死着想,因此甲子镇木器厂全厂职工就这样很快的无条件全体解散。而他们几个狗官不但在社会没有做过什么公益和什么东东,还一直在欺负老百姓吸食劳动人民的血汗钱,一直食着共产党的皇粮。 他们更翻唐、无法无天一手遮天的祸国殃民,把当年甲子镇木器厂那些设备和资产与财产私了,下落不明的到了那里去,还有这班狗官偷偷的把甲子镇木器厂地皮一间一间的,卖给私人建豪宅和住宅,又在2011年把已经被卖了一半的地皮,而全部卖给甲子镇【名人】开发【?】难道你们党和政府真的穷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吗,听说曾经有人问过这位【未代厂长】为什么,而这位【未代厂长】回答说是要还债,但不知你们是要还美国债、日本债、菲律宾债、还是你们妈妈的造孽债,真他妈的太可恶太腐败,一个小小甲子镇 木器厂的【未代厂长】就有那么可恶,如此腐败、一手遮天有权力的鱼肉老百姓,可想而知这个社会是多么黑暗和无耻。 难道党和政府就这样眼白白看着他们胡非作歹、祸国殃民、任其作恶鱼肉老百姓吗。难道党和政府还要感谢这位【未代厂长】为国家砸窝卖地,剥削、克扣、鱼肉劳动人民血汗钱的丰功伟绩吗。 再请问你们为什么要一直不平等、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无人性、歧视、排挤我家人,为什么你们要剥削、克扣、鱼肉我全家人血汗钱。在2011年甲子镇木器厂分钱的时候,跟我爸爸一起到甲子镇木器厂工作的那位厂长分到7千多元,而我爸爸才分4千多元,我母亲问为什么,那位可恶人渣【未代厂长】说他是党员,真他妈的狗看人低太可恶了,我爸爸党龄是可以给你们这个【未代厂长】当老祖公的,我爸爸早在1958年给党中央平反复职,只是60多年来一直得不到这个流氓政府人道和人性的善待。我母亲只分2千多元,而跟我母亲一起工作,但比我母亲还要慢了好多年才进木器厂工作的妇女职工就分5千多元,可我一分钱都没有分到,真他妈的算什么和谐社会啊,怪不得在这个无人性的魔鬼政府统治下,老百姓买把菜刀都要受到这班魔鬼控制和登记,我真是不想活了,想找把菜刀学习革命前辈贺龙老总把这班魔鬼砍下去。 据我了解干部和行政人员是在75千元以上官职不等,一般职工是5千元到75千元工龄不等,新职工是25千元到5千元人情不等,不管是死去的还是调离单位的只要花名册有名字就有份,可是我家人算是什么职工啊,难道我家在这个社会就有那么不堪么,就永远一直得不到公平吗,真他妈的食血社会。

2016-10-04 01:46:37 来自来自社区微信发帖
回复:

智联网路认为可以当菜吃了{2045}

2016-10-21 15:44:5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Lankiki】

吃着米饭喝着汤最棒了,但是选米是有诀窍的 嘿嘿

2016-11-03 08:12: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青岛海万顷展览展示有限公司




主要从事展台设计搭建、商场柜台设计制作安装、会议活动、品牌发布、会务庆典、大型户外广告牌、高档户外门头装修等业务。




Q    Q:1477188816

2017-01-02 10:40:20 来自青青岛社区

这种帖子怎么发?花钱了?

2017-01-21 20:47:15 来自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回复:

好贴 赞一个

2017-01-24 07:31: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看是很好看,不知道好不好吃。

2017-03-16 13:55: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不错!给了

2017-04-14 11:48:1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呵呵,很好吃吧应该,回家做起

2017-04-24 01:35:10 来自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青青岛社区手机客户端
回复:【留一手838】

{124}

2017-05-04 13:18:4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4}

2017-05-13 19:47: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5}

2017-05-26 10:34:1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插入图片后可

2017-07-03 20:47:4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