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龙场悟道王阳明的道教缘

人气:52382 回复:1


  道教思想在王阳明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始终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尤其是王阳明的“龙场悟道”,就是通过演绎易理,洞察天道自然之奥秘,并推天道以明人事,进而引向对人生的解悟,达到了“体常尽变”、“视险若夷”、“身遁道亨”的精神境界。王阳明晚期回归故乡,在绍兴授徒讲学,正是他所坚持的“以道进退”、“遁其身而亨其道”、“隐居以求其志”等行为,是融合儒道精神的表现。可以说王阳明一生始终有出世归隐之愿,它不仅已成为其一生的重要的生命实践,而且已被当作其一己生命的根本价值取向之一,已形成为一种可称之为其终生具有的“隐逸情结”。

  相士言

  王阳明从小就与道教结下了不解之缘。据《年谱》记载,王阳明十二岁时,与同学走长安街,遇见一相士告诉他:“吾为尔相,后须忆吾言:须拂领,其时入圣境;须至上丹台,其时结圣胎;须至下丹田,其时圣果圆。”这位相士就是道士,他的话对年幼的王阳明影响很大,于是感其言中“圣”字意味深长,每对书本就静坐凝思。正是这位相士的话使他萌发了成为圣贤的念头,而“成圣”是他毕生的精神动力,虽然他此时并不清楚相士所说的是哪家的圣人。自此,王阳明就与道教结缘,在其一生的许多重要时刻,都有道教人士的身影出现。明弘治元年(1488年)七月,十七岁的王阳明到江西南昌迎娶诸氏。在新婚之日,王阳明偶然闲行中走入铁柱宫,遇道士趺坐一榻,便向他请问道家之学,懂得了一些养生之说,于是相与对坐谈心,居然忘归洞房大喜。直到第二天早上,王阳明才被人找了回去,新婚是人生一大事,但王阳明却能舍却,可见他当时对道教的兴趣是多么的浓厚。

  阳明洞

  “洞天福地”是道教仙境的说法,多以名山为主景,或兼有山水,被认为此中有神仙主治,乃众仙所居,道士居此修炼,则可得道成仙。在唐代司马承祯编集的《天地宫府图》中,定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阳明”一词在道教中指东方青帝紫府,其为古代神话中的五天帝之一,是位于东方的司春之神,又称苍帝、木帝。“阳明洞天”在会稽山区的宛委山,传为仙人郭华所治。唐时奉道教创始人老子为始祖,便在全国大兴道教,会稽山成了道教的活动中心和胜地,建有越中最负盛名的道观龙瑞宫。当年这里是宗教文化兴盛之地,昔人有“千僧万道八百姑”的感叹。据《王阳明年谱》载,他30岁时“筑室阳明洞中,行导引术”(即“导气令和,引体令柔”)。在此修身与静思,被视为王阳明的思想发端与学术起点,所谓“一语良知扶圣谛,三年静住得天和”(马一浮诗)。从此,王守仁将“阳明洞天”的“阳明”作为自己的别号,名声大震。《王阳明年谱》曰:“筑室阳明洞中,行导引术。久之,遂先知。一日坐洞中,道友王思舆等四人来访,方出五云山,先生即命仆迎之,且历语其来迹。仆遇诸途,与语良合。众惊异,以为得道。”王阳明是儒、道、佛皆通的达人,这里说的“阳明洞”就是“阳明洞天”。王阳明曾在此默坐三年,修学悟道,自称“阳明子”、“阳明山人”。此地后被弟子季本视为王阳明的心学发端。

  九华山

  王阳明三十岁时,游九华山道长蔡蓬头处,知道他善谈仙道之事。就待礼请问,蔡曰“尚未”。有顷,屏左右,引至后亭,再拜请问,蔡曰“尚未”。问至再三,蔡曰:“汝后堂后亭礼虽隆,终不忘官相。”一笑而别。王阳明听说地藏洞有异人,坐卧松毛,不火食,就历险去访之。一个道人正熟睡,忽醒,惊曰:“路险何得至此?”又说:“宋朝周濂溪、程明道是儒家两个好秀才,你与他们殊途同归,有会心人远之叹。”王阳明留下的赋作中,《九华山赋》极具代表性:“扣云门而望天柱,列仙舞于晴昊。俨双椒之辟门,真人驾阳云而独F。翠盖平临乎石照,绮霞掩映乎天姥。二神升于翠微,九子邻于积稻。炎榔鹩谟耜担檬脑濉;爻吻镉谡碓拢ㄉ傥⒅怼8碴背械未渲嗔ぃ蛊炝⒃仆庵呼睢O掳察藉幸#浪谒设隆S馕骱槎剖僬芍板啊d黪渔攀诮У溃缓舭缀子谠品澹黾斡阌诹樱灰型副讨_洌怀净分廴拧!逼渲刑岬降娜宋镉肭榫埃际堑澜檀抵械木涠鳌

  龙虎山

  陆九渊是南宋哲学家,是心学的创始人。他出生长成和创办书院讲学均在江西金溪县陆坊乡和贵溪县的应天山,即龙虎山道教圣地,为道教正一派“祖庭”,在道教文化中属于“第三十二洞天福地”。据说东汉中叶时张天师在此炼丹,“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我们知道,陆学的渊源在于道家,尤其是庄子的“万物皆备于我”之说。陆九渊的“心学”,认为“人心至灵,此理至明;人皆具有心,心皆具是理”;“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宇宙内事是己分内事,己分内事是宇宙内事”。他认为人们的心和理都是天赋的,永恒不变的,仁义礼智信等封建道德也是人的天性所固有的,不是外铄的。学的目的就在于穷此理,尽此心。如果比较一下,王阳明心学就是对陆九渊心学的提炼与发展。陆九渊是“先立其大”,而王阳明是“吾性自足”。

  碧霞池

  王阳明在绍兴的伯府遗址,前有一方清池名叫“王衙池”,但在旧时曰“碧霞池”,此名是王阳明给取的。当年王阳明曾登泰山至极顶南面的碧霞元君祠,留下了“遥见碧霞君,翩翩起圆峤。从此炼金砂,人间迹如扫”的诗句。碧霞元君全称“天仙玉女碧霞元君”,俗称“泰山老奶奶”,它在民间信仰中属于生育与平安的保佑神。而王阳明虽与妻诸氏共居,却一直没有生育后代,于是就取名“碧霞池”了。1524年八月中秋之夜,王阳明同弟子们在碧霞池畔欢聚一堂。酒酣乐盛,诸生各尽其兴,投壶、击鼓、舞剑、拨琴、赋诗、泛舟。当时,阳明先生即兴吟诗《月夜》:“处处中秋此月明,不知何处亦群英?须怜绝学经千载,莫负男儿过一生。影响尚疑朱仲晦,支离羞作郑康成。铿然舍瑟春风里,点也虽狂得我情。”先生得意之极,俨然把自己比作孔子了。王阳明《碧霞池夜坐》诗:“一雨秋凉入夜新,池边孤月倍精神。潜鱼水底传心诀,栖鸟枝头说道真。莫谓天机非嗜欲,须知万物是吾身。无端礼乐纷纷议,谁与青天扫宿尘。”

  天泉桥

  据《传习录》载,晚年归越后,阳明先生喜欢在碧霞池上的天泉桥思考问题,这个“天泉”也称“天渊”,在洛阳东,为晋人游宴之地。《初学记》卷四引晋陆P《邺中记》:“华林园中千金堤,作两铜龙,相向吐水,以注天泉池。后来被自道家学说沿用,意思是修身清净无污秽。王阳明将自己的思想归纳为四句,被称为”四句教“,可以说四句教准确地代表了王阳明的哲学思想。即:“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学生钱德洪与王畿对理解王守仁这四句话,发生了分歧,史称“天泉证道”。其实四句话不属于同一个意义层面,不存在内在逻辑关系,不存在大前提小前提的相互推演,四句话从四个不同层面展开,无善无恶心之体是就良知本身的存在状态而言,是一个纯粹形而上的层面;有善有恶意之动是由形而上向形而下的经验界转换;知善知恶是良知是良知自身之用在经验状态当中的功能发越;为善去恶是在我们的实践工夫层面上来说的。

  观星台

  当初在开掘碧霞池时,将泥土堆成了伯府后面一的座小山,这就是王阳明的“观星台”。道教素有“夜观星象”的传统,《楼观本起传》记载,“楼观者,昔周康王大夫关令尹之故宅也。以结草为楼,观星望气,因以名楼观。此宫观所自始也。问道授经,此大教所由兴也。”道教宫庙称“观”而不称“寺”或者“庙”,与道教夜观天象的传统或许有最为直接关联。受道教“夜观星象”这一遗风的影响,道教还以天空的星座、星象图案为旗帜,如以北斗七星图案的七星旗,与太极图一样也是道门的一个重要标志。“q”作观察之意,再加上“”,组合出一个新的“^”(观)字。一是佛教术语中的“观”,意为以智慧来观察俗世。二是道教的宫庙称“观”,与夜观天象传统有关。这两个“观”的形态,分别契合了猫头鹰眼的敏锐与夜观特征。猫头鹰眼睛夜间敏锐程度是人的100倍,它没有使瞳孔变小的收缩肌肉,故瞳孔全天候都是圆圆的。“q”之双“口”大眼,体现了古人造字的精准,也说明了古人“观察力”的不同凡响。

  长生学

  王阳明曾写过一首《赠阳伯》的诗:“阳伯即伯阳,伯阳竟安在?大道即人心,万古未尝改。长生在求仁,金丹非外待。缪矣三十年,于今吾始悔!”说明王阳明年轻时是相信外丹服食的,明代外丹服食在帝皇和士大夫中本就比较流行。南怀瑾在《原本大学微言》里,甚至认为王阳明晚年是服食信石(砒霜)中毒而死的。后来觉悟的王阳明,是批判道教的外丹服食和房中术的:(一)认为道教养生没有多少效果,不赞成别人去学;(二)认为广成子、老子、彭]等神仙存在,但是天生的平常人不可能修成,道教的长生是另有所指,而不是肉体的长生;(三)认为“吾儒亦自有神仙之道”,也就是精神永存;(四)认为静坐真能“全耳目,一心志”“遗弃声名,清心寡欲”对身体必有好处。我们纵观王阳明对长生的探求,可以用他晚年写的《长生》一诗来概括:“长生徒有慕,苦乏大药资。名山遍探历,悠悠鬓生丝。微躯一系念,去道日远而。中岁忽有觉,九还乃在兹。非炉亦非鼎,何坎复何离。本无终始究,宁有死生期?彼哉游方士,诡辞反增疑。纷然诸老翁,自传困多岐。乾坤由我在,安用他求为?千圣皆过影,良知乃吾师”。

  精气神

  王阳明经常在讲学中用道教的思想和术语解释自己的学说。有一次,学生问如何立志,王阳明说:“只念念要存天理,即是立志。能不忘乎此,久则自然心中凝聚,犹道家所谓结圣胎也。”他用“结圣胎”来解释立志,与当年长安街上的相士对其所言很是相似。王阳明甚至直接用道教术语解释其学说的核心观念良知,他在回答学生陆澄的提问时说:“夫良知一也,以其妙用而言谓之神,以其流行而言谓之气,以其凝聚而言谓之精,安可以形象方所求哉?真阴之精,即真阳之气之母;真阳之气,即真阴之精之父;阴根阳,阳根阴,亦非有二也。苟吾良知之说明,则凡若此类皆可以不言而喻。不然,则如来书所云‘三关七返九还’之属,尚有无穷可疑者也。”这里王阳明用道教的精、气、神的思想来类比良知的发用流行,足见在他心目中,其良知学说能够包容道教思想,或者说二者是相通的。有时,王阳明还与学生专门讨论道教的思想,如有学生”问仙家元气、元神、元精”?先生的回答:“只是一件:流行为气,凝聚为精,妙用为神。”这一解释与上面答陆澄问的意思是一样的。

  道之用

  嘉靖二年(1523年)十一月,王阳明来到萧山,张元冲在舟中问佛、道二氏之学,王阳明说:“佛、道二氏之用,皆我之用:即吾尽性至命中完养此身谓之仙;即吾尽性至命中不染世累谓之佛。但后世儒者不见圣学之全,故与二氏成二见耳。譬之厅堂三间共为一厅,儒者不知皆为吾用,见佛氏,则割左边一间与之;见老氏,则割右边一间与之;而己则自处中间,皆举一而废百也。圣人与天地民物同体,儒、佛、老、庄皆吾之用,是之谓大道。”在这里,王阳明明确表示,对于佛、道的思想都可以作为自己的思想资源加以利用,道教可以使人完养自己的身体,养身、养心本不可分,所以不能因为那是道教做的事而不去学习,否则就无法体悟到学问的全体。此段议论发于阳明晚年,当是阳明之定论。王阳明的这种说法是对自己广泛吸收融通佛、道思想的明确承认,这种毫不讳言的态度较诸明反佛、道,却又暗中偷运佛、道的人少了许多偏狭急迫,多了几分大度,这在宋明理学家中是不多见的。

  仙霞山

  嘉靖六年(1527),王阳明应召西征,翌年冬因病而归,死于途中,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他最终归葬于故土绍兴,就在兰亭以南大约2公里的花街洪溪中仙霞山南麓,绍兴方言叫“鲜虾山”。这是王阳明生前亲自选择的葬地,史上有王阳明为王羲之后裔的说法,而且其父王华的墓地也在这一带。道教中提到过世的师长前辈,经常会用“霞灵”一词。如《霞灵济孤》曰:“法是道中玄,惠光照九泉。寻声来救苦,霞灵早升仙。”“霞衣童子站两厢,黄冠羽士诵灵章。慈悲真人来接引,霞灵从此反仙乡。”所以,“仙霞”的含义就是升天,具有浓郁的道教色彩。如《右符告下》云:“太乙天尊下降,万朵金莲足踏。身骑九头青狮子,五色祥云捧驾。来到升仙台上,浮空而座说法。追荐霞灵升天霞,早赴蓬莱会下。”王阳明墓园位于兰亭以南两里许的仙霞山麓,由墓道、平台、墓穴、墓碑、祭桌等组成,座北朝南,背依山岗,顺依山势,逐级升高,视野开阔,风水特佳。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4-08 23:01:21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心学确实应该推广

2019-04-13 11:29: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