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曾国藩:明修身 暗修坟

人气:3009 回复:1

  《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家书》中的一封封家书里,尽是曾老夫子对兄弟家人的谆谆教导,字里行间尽显长兄如父的拳拳爱护之心。除了提点弟弟们修身、治学之道,以及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家庭琐事,这老夫子在家书里偶尔显露的对“风水”“运势”“命理”的虔诚,仿佛他端正、庄重面容上的“谜之微笑”,颇值得玩味。

  不过,说起风水命理学说,起初曾国藩并不信此道,一直到33岁,依然对此很是排斥。我们知道曾国藩科考并不顺利,28岁才中进士进了翰林院,33岁才被授予翰林院侍讲一职。这一年是道光二十三年,在六月初六日的家书中,除了“致诸弟”“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诗文不好,此小事,不足计”等教导,在这封家书的最后一节,谈到妻子欧阳夫人的兄弟给人“看地”一事。看得出来曾国藩是极力反对这一作为,直接斥之为“害人”“丧良心”。“去年所寄牧云信未寄去,但其信前半劝牧云用功,后半劝凌云莫看地,实有道理。……地仙为人主葬,害人一家,丧良心不少,未有不家败人亡者,不可不力阻凌云也。”

  牧云、凌云分别是曾国藩夫人的哥哥和弟弟,凌云早年跟人学过看地,想做“地仙”,也就是专门给人看阴宅风水,搞墓葬阴阳,曾国藩素来讨厌这类“江湖骗子”,在这封家书中,他再次力劝妻弟不要从事这门“害人一家”“丧良心”的行当。

  如果单单只看这一封家书,还真让人以为笃信程朱理学,
时刻把修身治学铭记于心并日夜笃行的曾老夫子,就是一个不搞迷信不信奉风水命数之说的人。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从“不信”“痛斥”到“笃信”的呢?

  同样是关乎祖坟风水,我们来看另一封写于道光二十九年的家书。这一年曾国藩39岁,被朝廷授予礼部侍郎。大概两三年前,曾国藩突然连升四级,小京官一跃成了从二品大臣,真真正正入流了,当上大官了。28岁成为遭人耻笑的“同进士”,熬了十年,突然青云直上,这种升迁之势,实为他们湘乡士子百年未遇之事。然而这还未完,到他39岁这一年,他又从二品真正转为正二品,比巡抚还高一级,我们知道,清朝的巡抚相当于今天的省长,曾国藩在39岁这一年其实是当上了好比今天的副部长这样级别的大官。

  幻想下,假如今天的同乡或者同学,39岁成了教育部或建设部副部长,恐怖就远不是“举家狂喜”“与有荣焉”这类词汇可以形容了。加上这一年,他们老曾家,老九喜得贵子,两年前曾国藩自己在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又添男丁,真真他们老曾家是家运人丁两兴旺!

  或许是鸿运太大,来得太猛烈。如此狂喜之下,在这一年三月二十一日的家书中,在信末补叙的一段,曾国藩难抑内心的喜悦,认为他们老曾家这几年的鸿运冲天,都是三年前(道光二十六年)将祖母葬于一块风水宝地木兜冲所致。

  “再者,九弟生子大喜,敬贺敬贺。自丙午冬葬祖妣大人于木兜冲之后,我家已添三男丁,我则升阁学,升侍郎,九弟则进学补廪。其地之吉,已有明效之可验。我平日最不信风水,而于朱子所云‘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二语,则笃信之。木兜冲之地,予平日不以为然,而葬后乃吉祥如此,可见福人自葬福地,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

  道光二十六年(1846)九月十八日,曾国藩祖母去世,当时他祖父打算将其葬于木兜冲,曾国藩觉得那地方太窄,立碑不便,且离河流太近,容易遭水患蚂虫蚁侵害。屡次三番写信家中要求改葬其他宽敞之地。最后却因其祖父的竭力反对,才不得不屈从于老人的意见还是葬于木兜冲。

  所以,在这份家书里,曾国藩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这一验证的惊喜与对风水之说的震惊。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3-10 12:27:36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105}

2018-03-10 23:37: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