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春的足音

人气:7754 回复:0

在以往的冬季里,我对冬的严寒并不畏惧。在我的童年时代,尽管那时比现在冷得多,但我却很少呆在家里,而是经常在大街上或者院子里疯跑,做游戏,打雪仗,常常玩出汗水来;青年时代,天气寒冷结冰之际,我就会到公园人工湖去溜冰,再有时间,大街小巷寻寻觅觅,找书店看书,也没觉着冷;现在赋闲在家,室有暖气,读读写写,经冬如春,天气晴好之时,披衣而出家门,向阳而立,享受“曝日”之乐,就更加暖意融融了。


但是,2019年的冬天,特别是2020年之初,我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这个寒冷不是来自外界自然,而是来自心灵深处,来自突然爆发的由新型冠状病毒而导致的瘟疫,和这种瘟疫在武汉,湖北以至全国的迅速蔓延。一个感染者可以迅速传染给一家人,传染给一个路上碰面者,甚至是一起吃过饭集过会人,感染人数迅速递增,而治愈者却甚少,并不断传来病人去世医者殉职的消息。按照政府的要求,我们宅在家里与外界隔离,可是每天输入的疫情信息,让我们的心情跌到了冰点,心头常常掠过一丝惊恐。我们多么渴望心灵的慰藉,渴望战胜瘟疫、大地春春的消息!


这时,在党中央的英明决策下,全国发起了抗疫总动员,武汉的白衣战士不分昼夜地战斗在抗疫第一线;全国各地向武汉捐款捐物,增派医务人员;解放军战士总是在最危急的地方冲在前面;还有专家学者为研制特效的药物,抗冠疫苗,忘记了黑夜和白天。神州大地处处都是忘我的奋战,催人泪下的故事……


2020年2月下旬,青岛乃至山东和全国各地都下起了大雪,大雪把人们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大雪让人们从抑郁中走出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我们似乎听到了春的足音,春天真的如约而至了。瑞雪兆丰年,无论怎么说,这是个好兆头……


果不其然,就在大雪之后,前线武汉乃至全国各地便时常传来好消息,透露出新转机——从病员一开始的无处收留,到现在的应收尽收;从一开始对疫病的束手无策,到现在已经发行了第7版《治疗方案》;从白衣战士有家难回连续疲劳作战,到现在可以分期分批地休养调整,甚至有的外地支援队已经返回家乡;从感染者数字的天天飙升,到现在多少天连续下降甚至有的省份为0,而治愈人数却越来越多。更加令我兴奋的是,今早一打开手机,便迸出一则好消息《他们结婚了!昨天雷神山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战地婚礼”》,原来是参加抗疫的两个年轻医务人员,在战斗的“阵地”上,在同事们的祝福中,补上了以前没来得及举行的婚礼;还有一则好消息是“武大”的樱花开放了……这都在向我们传递着一个信息,我们在抗疫战斗中已经取得了节节胜利,我们已经听到了春的足音。


是的,春天就要来了,2020年的春天注定是不平凡的。我们经历了多少艰险,多少困难,多少疑惧,多少奋战,多少探索,多少挑战……我们终于赢得了春天。当电视台记者采访市民 “疫情过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时,有的人说最想做的就是和父母吃一顿团圆饭,有的说最想做的就是领着孩子去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有的说最想做的就是和朋友们见面共同规划美好的明天,有的说最想做的就是去武汉看望那些勇敢的白衣战士…….而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呢?我想了一下,那就是亲近大自然,欣赏春天的花朵,聆听春的足音——


我将走出家门,登上附近的小山岗,呼吸大自然的新鲜和暖之气。我将沐浴着春阳去追寻着春天的花讯——最早看到的是山坡上那势如瀑布的一丛丛的迎春花,紧跟而来的便是漫山遍野的波斯菊和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不久之后,小区公园里美如华灯的玉兰、花团锦簇的紫荆也次第开放了;再晚些时候,我便会到十梅庵欣赏凌寒独放暗香涌动的梅花,到大珠山欣赏火红绽放铺天盖地的杜鹃花,到中山公园里去观赏灿若云霞的樱花,到山脚下村庄边看红的桃花,白的梨花,淡黄的杏花——春天的花事真是叫人美不胜收!


“吹面不寒杨柳风”,是的,祖国大地处处是和煦的春风,绚丽的春花,惬意的新生活——历经“风雨”来之不易的新生活,弥足珍贵。






刘书章




(本文在老年生活报3月6日已刊出))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20-03-06 12:38: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