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忙年

人气:23401 回复:0

傍近年根,突然想起母亲的一句话――“忙腊月,耍正月”。可是我依然没有忙起来,我想这也许和自己的年龄有点关系吧。干活之前信心满满,做完事情却非常疲惫。于是便实行了这“差不多就行了”的原则,不再追求“完美”。此其一,其二,现在可忙的事情也确实不太多了,屋子平时基本保持清洁,菜果鱼肉平时购买储存的也不少,年前只需买点闲食零嘴就万事大吉了。于是,在这世俗的忙年中,我照样有时间QQ,照样有时间读读写写,照样有时间发发微信,照样有时间文友小聚,照样有时间在小区公园里和左邻右舍海侃神聊一番……


回想在我的童年时代却不是这个样子。那时一进腊月门,大街上便会传来稀稀落落的鞭炮声。正在小孩子们不知冷热无论雨雪地疯玩时,大人们便悄然进入了每年一度的忙年中。这时家中的气氛一下子庄严肃穆起来,父母特别嘱咐姊妹们不要乱说话,说话要捡好听的说,在后来的阅读中,我才知道这在旧时年岁中叫“讨口彩”。父亲这时的主要任务是外出购物,如散煤木柴,米面鱼肉,香烛碗筷。年前还必须把炉灰烟筒灰打扫干净,重新安装起来,以便过年更好烧……母亲的主要任务是洗洗刷刷,缝缝补补,另外还要给姊妹们做新衣新鞋。邻居们无不夸赞母亲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一件有了破洞的裤子,她能补缀上一个小图案,如花蝴蝶啦,小兔子啦,楞是让小朋友们羡慕不已。身材长高了,衣袖裤脚短了,再接上一块再穿,更是母亲的拿手活。母亲还有能展示才艺的好本领,这便是剪窗花和扎灯笼。她根据年份剪的窗花,如龙蛇啊,猴子啊,猪啊,兔啊,一贴到玻璃上,红彤彤的,活灵灵的,家里立即就有了过年的气氛;而扎灯笼,则是好给孩子们在年五更出门游走时照亮。而我乐此不疲的事情,则是利用这朦胧的烛光可以拾到许多没有放响的炮仗……


过了二十三,大年在眼前,这时才真正忙碌起来。有俚语唱道:“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这时大街上放鞭炮的更多了,而我们家里常常是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父亲熏鱼,炸丸子,炸豆腐,炸面鱼,煮海带,煮猪头,打蹄冻,打鸡冻……而在这之前,我必须要完成一项任务,这便是把猪头,蹄子,鸡身上的毛摘干净。我常常摘得不耐烦跑到一边玩耍起来,受到父亲的呵斥后,又极不情愿地再坐下来。但是这时,父母还会安排给我一件我非常乐意做的事情,这便是买年画和春联。于是我便会一天几次地跑到离家不远的南山去,只见这里一片红红火火花花绿绿,在春风中摇曳波动。通过买年画,我知道了许多民间故事和历史故事,如天仙配,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三打祝家庄,三英战吕布,空城计,秦香莲等等;同时还能随口说出许多联语,如“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江山千古秀, 社稷万年春”、“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席”等等。这时母亲和女姊妹的任务是打扫屋子和蒸馒头。打扫屋子的重头戏是擦玻璃,我常常会把一块玻璃擦成大花脸,母亲和姐妹们看了后哈哈大笑,于是把我从这支队伍中开除了。父母嫌我手脏,也不让我蒸干粮。春节期间除了蒸馒头外,还会蒸一些豆包和年糕。一锅一锅地蒸,一炉一炉地烧火,我便无可奈何地担任起这拉风箱的任务………


这忙年的最后一忙是,摆供和包饺子。除夕的夜晚,父亲这时就会把收音机或者唱机关掉,家里一下子安静起来。当然,摆供是和小孩子们无关的事情,只见父亲小心翼翼地把鸡鸭鱼肉饽饽水果摆在家堂的供案上,然后点燃香烛,以便在子夜之时让后辈们磕头致敬,并请老祖宗们享用祭品。然后就是包饺子,包饺子之前,母亲会找来一些硬币,大枣,花生什么的(各有寓意),洗干净后拌在饺子馅里,以便在吃饺子的时候能吃出一个惊喜来。包好的饺子,一盖垫一盖垫地放好,覆盖上红纸,然后就等待着除夕之夜的鞭炮声了……到此时刻,这忙年终于接近尾声了,母亲累得浑身酸痛,半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稍事休息的父亲这才发现炉子上坐着的水壶正在吱吱作响,于是便冲上一壶茶,喝一口茶水,看一眼圆桌上他精心侍弄的正在灿然开放的蟹脚兰,颇有感触地说道:“一年一年过得真快啊!”


另外,忙年的时候,我还不会忘记整理一下自己的小书架,检点一年来的收获,这时我常常会发现早就买了却忘记阅读的书籍,于是便把它安排在新的一年的阅读中……

刘书章问候新老朋友猪年愉快!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2-03 09:35: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