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12到第
回复:

蒋英开始出现在这个意念场里,和郭振龙、韩淑萍、郭可宝一起利用自己的意识中的不同部分对我进行意识打压,意念的控制到这种可怕与所欲为的程度,除了她们的勾结外,还有很多技巧和方法,蒋英开始着手在里面学着掌握怎样用意念控制人,她们有可能就是这样一辈辈将技巧和方法传承下去的。

2019-07-04 21:03:3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张坤対郭青产生不了爱情,她的才智,家庭,为人处世没有半点优势,张坤最终为什么留下了郭青。我记得有一次他们结婚前张坤呐呐自语似的说,我和郭青不合适,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将厂子做强做大,算命的说我属小蛇应该找个属马的,有助于事业,郭青唯一适合我的是她是属马的,他那么痛苦,想到他家的厂子他才会有些许的宽慰。我很不解的说,郭青是属蛇的,你为什么说她是属马的?郭青立即说,我就是属马的,身份证上是78年的。我纠正她说,你是比我大一岁,是属蛇的,我从小就知道你比我大一岁,这怎么可能错了?郭青就是不承认,她的身份证的确是78年12月只比我大了几天。我觉得我的记忆不会错,我俩是差了几天出生,还是差了一年出生,她自己和她的亲戚朋友应该清楚。我肯定她是比我大一岁,但身份证上我模糊记得她是把出生日期改了,可能是因为上学的事。年龄倒是其次,关键是在算命上,郭青她妈喜欢用命来定论一些事,所以她们对待黄鼠狼子的事件和我妈妈出现的怪异生活她和韩淑萍都用迷信搪塞或用算命来掩饰。郭青和韩淑就多次强迫我去给我算命,用算命的话来对待我的人生和事,以至于有次她们擅自用算命的人的话来强行处理我在医院的工作,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2019-07-04 21:54:1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青以前的名字叫郭亚楠,后来改作郭青,她说她要做当代武则天。我劝她在家相夫教子,她却说我没志向,她这辈子注定轰轰烈烈干大事

2019-07-04 22:33:2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张坤长得一表人才,学历也很高,人品和他爸爸一样很出众,他爸爸很赏识他,他也很孝顺,在他大学毕业没去念考上的研究生,放弃自己的爱好回到厂子跟他爸爸学习各种业务。

2019-07-04 22:51:0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青将我留在她身边亲密的接触着,她让我每周几次去厂子(我当时上夜班休得多),她就觉着她在厂子里(厂子里有二层住楼,张坤全家经常住厂子里)每天受欺负踩贱,我去后能给她化解。她尝到甜头后她又极力将我弟弟也弄在厂子里企图为她撑腰。她竟然不让她的亲弟弟(闲赋在家)去帮她,郭青他们全家从来不去厂子,我弟弟跟她感情为零,或许都不太认识她,然后我姐弟俩成了几乎每天呆在厂子里听她的差遣。我弟弟在我妈妈去世后和我一样都下学了,我后来被班主任强烈要求回去了,我弟弟后来去参军在部队上干的很好,第一年当上班长入了党,每次各种技术比武都获名次,从部队上寄回不少获奖奖状。部队上一直挽留他,他还是想复员回来了,他有机会去四方机厂,但郭青用各种方法游说,施展各种手段让从不和她见面的我弟弟听她的话了。我俩的苦难日开始了

2019-07-05 22:19:2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青觊觎这个厂子的掌控权也开始了,我只知道一点,她的手段很卑劣很明显,不外乎是在上床时给张坤吹耳边风,郭青在他家地位低下但说个枕边话郭青很有水平。她想法设法吹捧张坤,灌迷魂汤并提出各种自以为是的先进的看法,排斥张信高的“落伍”管理,她每次以崇拜的意念对待张坤,煽动张坤将他俩的想法作为主体管理方法,否定张信高一贯的管理方法,逐渐将张信高排斥和否定,帮张坤争来主导权,她鼓动张坤和他爸爸不停争吵,张坤竟然认为郭青这样做是对她好。她明显的参与管理排斥张信高,被张信高看破,甚至扇她耳光撵她走,他们的关系坏到了极点。

2019-07-05 22:52:4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张坤和郭青抢厂子时被张信高赶出来了,这两年郭青几乎没和我联系,所以我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他俩出来后都找不到工作闲赋在家,连吃饭的钱都挣不出来,郭青施计自己找回到厂子里在厂子里拿着工资维持两人的生计,可能张信高只允许郭青回厂子拒绝张坤回厂子工作,奇怪吧,因为郭青参与厂子的事务张信高对郭青动手,两人都被撵出来后郭青可以轻松回去。不知道为何原因郭青又将张信高撵出厂子让张坤回到厂子,两人一起掌管厂子所有事务,张坤和张信高隔阂很深,张坤和郭青拒绝让张信高知道厂子的任何事情,除非张信高以一个外人的身份打听厂子的其他工作人员才能知道一点半点。郭青迅速以偷生方式生了两个孩子,打发张信高去青岛给她照看孩子远离了厂子,然后郭青给自己请的保姆,孩子都送去青岛给父母,郭青一个月去青岛见孩子三两次,郭青成了厂子的老板娘,张信高成了打扫卫生看孩子的。
然后郭青就想方设法从厂子里往外倒腾钱,给她自己父母买房子等,还给自己留有小金库,变更厂子的性质注册公司自己和他弟弟郭华持有股份,她有小金库的事我是怎么知道的,两人接手厂子后,效益大幅下滑,合办伙伴大批流失,厂子几乎没有任何收益,后来两人从银行代了巨款,高额的利息让他俩都还不上,两人到处借钱,张信高很心寒拒绝给他们钱,张信高有次告诉我,厂子交给他俩时连续数年收入接近千万并且每年营业额都增长,现在厂子这般地步,张信高一询问厂子的事,他们就跟张信高吵架,半点厂子的事情不透漏。郭青就跟我借钱周转银行的利息,说张坤为利息焦头烂额,她得装装样子帮张坤,她小金库不少钱但不能往外拿,就露馅了,我只有十万块钱全给了郭青,郭青告诉我这件事得让张坤等其他人知道,好显摆她的尽心尽力。郭青在厂子事件中装尽好人了,背后怎么拆后台怎么来,怎么祸害厂子怎么来,到处臭败张坤无能,一无是处,她是多么聪明能干碰上无能的张坤她爱莫能助。她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厂子那么大倒闭了也够她吃喝的,但是万一张坤把厂子做起来,意气风发她是一天呆不住,就被赶出去了,因为张坤半点不喜欢郭青,就像一开始她在张坤家呆不住一样了。只有将张坤陷入困境,无能为力状态她才能在厂子长久待下去,张信高太爱他儿子了拗不过张坤,只把张坤控制住行了。然后我的全部积蓄十万块钱在郭青和我弟弟的多次周转中全没了,因为我上班给郭青汇款的事交给我弟弟了,据说被我弟弟用了,这个事件更复杂以后说。当我知道郭青的阴谋,张信高告诉我厂子的情况我就开始提醒张坤,结果被郭青知道了开始伙同她的同伙处理我。
张坤人品少见的端正,没有任何富家子弟的坏习气,他竟然喜欢上一个女孩,做了件奇怪事,郭青抓住把柄把厂子股份转给她弟弟郭华,还企图谋杀张坤,害怕张坤出轨鸡飞蛋打。然后把自己的逼毛修成个心的形状,天天在家露着腚把心形逼毛露着给张坤看,逗着张坤稀罕。

2019-07-31 22:45: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青和她妈都喜欢偷着生孩子,,郭青大闺女比小闺女大了两岁,郭青比郭华只大了两岁,都是偷着生的。我想我为什么从小在郭家庄长大却从来没见过郭青她妈,可能郭青她妈偷着生孩子离开了郭家庄,郭可安一直在部队上,不当官也就是个文员,在郭青八岁左右去的西安,这期间她们为什么不在郭家庄生活,我在我姥姥葬礼上有生之来第一次看到郭青她妈,印象很模糊因为没有人给我们俩介绍,多奇怪!为什么他们在那个年代偷着生孩子郭可安没被任何处置,而且偷着生孩子的郭青她妈反而和郭可安一样成了人人羡慕的工人,一个家庭主妇一个农民在当时可是一步登天了。我妈妈随后两年生了我弟弟,被罢免了妇女主任,罚了两千块钱(在当时是巨款),被炒家了,同样的事处境真不一样。

2019-07-31 23:29:5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再说说我知道的和郭青家那个扫把星、丧门星交往的人的处境。郭青是意识中众所周知的郭家庄家族所有人员最喜欢的女孩,她和她妈妈到处宣扬她最爱她奶奶和唯一的姑姑,她是她奶奶和姑姑最爱的的女娃,她妈妈是郭家庄家族最好的 儿媳妇,她和我妈妈是最好的朋友亲密无间,这些话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郭青她妈说她一干活郭敦宗就赞不绝口,我姥姥不管干什么就被郭敦宗一顿臭骂,干什么骂什么 ,只要她一出现郭敦宗就立即笑容满面,怎么看她怎么好,还说我姥姥流产时痛的满地打滚,出的贱样子都可笑被各种踩贱,她当时要结扎时郭可安各种心痛,她还说我姥姥的哮喘是我妈妈在我姥姥流产时给她做的韭菜鸡蛋汤放盐了齁出来的病。郭敦宗有名的重男轻女,我妈妈是唯一一个没念过一天书的孩子,因为是个女孩郭敦宗不允许她上学,但是她5个兄弟都上到考不上为止,郭青和她妈妈却是这个及其重男轻女的家庭最被优待和喜欢的人员。我姥姥后来更严重成了众所周知的八字不正被殴打,家庭地位很低。我妈妈成了郭家庄这个家族口中有名的畜生典范被禁止离婚,活得很凄惨。张坤的一个同学是城阳医院的医生两人关系很好,因而跟郭青也熟悉了。本来说他夫妻是高中同学感情很好,后来郭青告诉我那个男的搞婚外恋找了个部队女的,因为限购以买房为名夫妻离婚,他老婆一直被瞒在鼓里,后来这个男的不肯复婚,跟部队女的公开搞在一起,到了结婚的地步他老婆才知道,各种挽回,郭青整天看戏样的,结果那个部队女的的对象也是部队的也不肯离婚,甚至要告那个医生破坏军婚。张坤女同学以孩子名义和她对他的感情很深为理由要求那个男的每月回家住几天,这四个人都心知肚明的混居者,后来放开二胎,据说这个女同学偷偷将安全套扎破在离婚状态下怀孕了,希望能生个男孩重新复婚。但是在她怀孕期间男的一直动员她流产拒绝复婚。后来我跟郭青一刀两断了不知后况,这个场景只有电视上有。这是和张坤和郭青走的最近的朋友。我和我弟弟也和他们走的很近,后来我俩几乎死里逃生,活着是最大的幸运。郭青的干哥哥更是30出头就死于肠癌。郭青的一个姐姐,我认识,是她妈妈的亲姐姐的孩子,两人关系很亲密,她这个姐姐多年来都是以勾搭各种男人换钱、开店、炒股、处理各种关系。这是她们亲自告诉我的,她俩以此为荣,因为她俩认为能挣到钱是王道。有次她这个姐姐给我从青岛捎到城阳的东西没地方放,她俩给我放在她们共同认识的一个朋友那里,郭青说这个朋友是郭家庄老房子的邻居和她差不多大,在某局工作,她俩关系不错,让我休息时去拿。郭青说她男人早早死了,她整天和这个睡和那个睡,日子有钱又滋润,不比有男人差。郭青她妈有个很好的朋友家的男人很能挣钱,她说我妈妈盖房子时郭青她妈妈帮着我妈妈借钱,只有这个朋友郭青她妈借出钱来了。结果我家房子刚盖起来不久她家挣钱的男人得肝癌死了,我三舅帮我妈妈盖第一套房子后不久也得肝癌死了。郭青她妈有次非要把我介绍个她这个朋友家的儿子,一直没有工作,她的话中说我妈妈多对不起他们,因为我妈妈在他快去世的时候才还上钱。她非要我同意,然后又去问她这个朋友,结果她这个朋友说她家没了男人,我家没了妈妈,这一点她就不乐意,郭青她妈又话中带话讽刺我说,没妈了干啥也被嫌齁着。郭青的其他亲戚朋友我一个不认识,知道的全是这些处境的。

2019-08-01 01:22:3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还有另外一个意念场是孟鲜花、孙亚红、孙伟红母女,王瑞香,吕楠楠(以前叫吕亚楠后来改名字叫楠楠,王瑞香的闺女)王伟亚(王瑞云的闺女),加上郭青(郭亚楠),她们起的名字最初都带着亚后来竟都改去了除了孙亚红外。

2019-09-26 20:47:3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