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追忆我的父母我的家

置顶

人气:24756 回复:8

       我的家——北安丰镇铁匠巷1号。
    儿时,小巷深幽,瓷般小青砖竖立为路,落雨时顺檐飞溅至路,有“叮咚”之声,深巷久传方绝。巷口石桥通南北,巷西口是同学家彭家大药房,往西是照相馆、钟表店和我们的安丰小学。巷东口依次是杂货铺、文具店、邮局、澡堂等。那一年彭家药房及后院拆迁建国营商业第三门市部。开挖地基时,我们一帮孩子,在大院抢拾铜钱元宝,边抢边嘴里念念有词:“眼睛一眨,元宝变铁疙瘩”。
    小巷青砖青瓦房分立两旁,依次是翁、彭、倪、李、姚等大户大院。在当时我眼里,各家都是庭院深深、画栋雕梁、红木家具、古色古香。我家后,便是翁家大院三落正房加厢房。印象至深的是,依我家屋后种的腊梅与香橼树。腊梅树有粗细5--30公分枝干十数,树枝繁茂花冠十数平方。每到腊月,便盛开一片片黄瓣红蕊的腊梅花,香飘半镇。我们常趁翁家老太太不注意,翻墙爬树折花枝,小孩不知怜香惜玉,把个腊梅花枝折得满地,气的翁家小脚老奶奶跳脚直骂。折得的腊梅花,我姐插到家里玻璃瓶中,那香气盈屋,一星期不散。腊梅树东,还有一棵很粗的香橼树,树冠盖住了我家后屋山的大半。春来一树白花,秋冬时,椭圆青果渐渐金黄,其特有的清香气,忒好闻。我们常从我家东院墙爬上房摘香橼,放在床头,经冬香气不散。那时,少不更事,每年夏末,树上有布谷鸟窝,我们都上去捉小鸟玩。
    我家租住的原吴姓大户,家道中落,原砖瓦房倾塌,到父母租住时,只有破院一座、二间土坯茅房。堂屋柴门难遮风雨,冬日雪天寒风凛冽,冻透刺骨,而夏日又炎日如蒸笼,夜不能寐。孩子们总是在落日前,在巷子北大河水泥桥上,粉笔画线抢地。大人们则在院里,支上竹床纳凉。每逢春秋下雨时节,便是灾难。外面下小雨,屋里下大雨。到处漏雨,地上床上处处是脸盆、瓦罐、木桶、海碗。有时连个下脚地儿,都没有。而最令我担忧的是,每到刮风下雨,土坯西山墙,随时有倒塌之虞,彻夜难眠,直到盹得不行,看着墙未塌,方能入睡。
    父亲为人老实巴交,老实的与世无争,只想过小老百姓的生活。有一事可证。听我大姐说:老房子大概在六十、七十年代,花80元从老房东手中购得不久,就在东屋门后地下发现埋有一缸,老父吓得不敢挖,叫来姚姓二房东来挖走了。后来据镇上人家传,此家发了大财,光金条就有一、二十数根,珠宝和银元无数。此事,这次回家,大姐和我们还说起:“伯伯(baibai父亲)呆,宝贝自己不挖,叫别人家挖”。但当时父亲说:“不是你家财不要发”
    老父一生勤劳简朴,吃过大苦,受过大罪。祖籍江苏建湖楼王邵舍村,少年丧母,讨要百家饭。十一岁流浪,十五岁离家,颠沛流离在苏北、苏南、东海一带,最后在兴化安丰镇落户。其实,安丰离邵舍村只有百公里的样子,但不知为啥,父亲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回过老家。
    父亲没上过学,扁担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直肠子认死理。又极聪明、记忆力很好。听评书长知识,已至能惟妙惟肖讲《水浒传》、《三国传》、《珍珠塔》、《皮五辣子》等话本全传。每当夏日夜凉,在大桥上或院子里,我们一大群小孩子,便围坐在听老父亲讲评书,直到夜深不肯离去。
    父亲走南闯北,还在靖江县,顺拐哄骗了大地主家的丫环,那便是我母亲,从此,我母亲与我父亲私奔他乡数十年,再也没有回过靖江。一对年轻的苦命人,浪迹江湖,在苏北至东海的大地上,走码头跑船帮。文革中,我们家是外来户,革委会外调父母历史,方知当年父母私奔后,我姥姥寻女儿数十年未果,人便疯了,常年在靖江县大街上呼喊女儿的乳名,58年前后去世。后来我们将此事告诉母亲,母亲潸然泪落,别转过脸去,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
    为了谋生,父亲学会了磨剪刀、修钟表、挑货郎、刷礼帽、敲梨膏糖、拔牙镶牙、卖狗皮膏药江湖郎中——林林总总,数十种手艺,最后以磨剪刀手艺,名闻方圆百里,艰难养活了五儿四女,一家老小。待我记事时,六岁多一点的小姐姐和不足周岁的小弟弟相继因病夭折。母亲曾经数次说过:要是当年搞计划生育,早就把我计划掉了。大哥因得小儿麻痹症,家中无钱,父母又无文化,耽误了治疗,遂一腿残疾成瘸子至终身,后承父业成家,勉强养家糊口。哥姐长大后,虽然能相帮家中,但生活依然困顿,家中常无余粮,破衣补丁乃家常。六十年代未割资本主义尾巴,父亲到手工业者合作社,收入锐减,难以养活一大家子,母亲便在家磨剪刀挣个块儿八毛小钱补贴家用,不想被镇革委会文攻武卫队,以走资本义道路,关禁闭半月余。
    后来,大姐、二姐嫁沈、周人家后,正赶上山下乡,全家落户王好、易童农村。二哥、三姐插队中圩、北芙村里为知识青年,家中就只能靠父亲一人支撑。尽管如此,父母仍坚持让三哥和我上学,直到高中。但哥姐们,就没有这幸运了。大哥和二哥只上到三年级,三个姐姐都未入学,不识字。虽然可以上学,但也困难重重。我记得上学时,有早饭吃是件很奢侈的事情,经常是随便从家中,抓一把是一把的锅巴、米团等对付。每每到上午第三节快下课时,肚子就咕咕直叫,只得熬着。上小学时,几块钱的学费,一拖再拖,有时学期过半,才能凑齐。哥姐为此,曾被赶回家要学费。而我则幸运得多,我依然记得小学、初中到高中,我的老师许亚华、朱玉琴等,不但教育我们知识、做人,同时都曾为我垫付学费,有时又为我买早饭。如此,我才得以毕业,也正因为此,我从小立志,要外出闯荡。
    父亲身体一向很好,自食其力,未花子女一分钱,直到去世。91年清明前一个月,自己在二楼木凳上摔到楼下,送安丰人民医院治疗一周多,没啥事,自己就要出院,且早饭一顿能吃三个烧饼,还可做金鸡独立。二十来天时,三哥来青不到二天,大姐来电,父病重。三哥说:走时一切正常,这二天就病重了?我先回,有事打电报。待三哥回家后便来电。我往家赶,那时坐车一夜先到盐城,天亮时到盐城,三哥便用车接我回家,上午不到十点赶到家时,父亲终未见他四儿最后一面。听家人说。父亲一直等我回家,天快亮时,对大姐说:“我等不到四伙了”,父亲临终时一直叫着“四伙----”,直到4.3日清晨咽气。为此,我抱憾一生。父亲走后的三年中,每每有人提及,便泪水盈眶。特别是清明节前后,多次席间,不自悲从中来,痛哭不止。父亲的去世时,大姐说:她量了量父亲的双脚大小,相差不到3厘米,便说母亲最多能活3年,于是,那三年,经常回家。92年我们全家回安丰陪母亲过年,93年下半年到94年身体越发不好,我每隔一、二月便回家。94年清明前三天,母亲终于撒手人寰,母亲弥留之际,我一直陪伴左右,已弥补父亲临终未见的遗憾。
    父亲坚信:荒田野舍饿不死手艺人!
    大哥和二哥承父业磨剪刀谋生。三哥和我不愿学手艺,又因一个哥三个姐四人插队落户,三哥分配工作到农业银行。我77年高中毕业后,先在镇广播站当广播员,又在文化站帮忙一阵子。时正大兴乡办企业,我又到镇政府工业办公室干通讯员,再被选调到电影放映队当放映员,曾放映过《卖花姑娘》等影片,最疯狂的是放映《红楼梦》,从天擦黑,一直放到天亮。那荧屏两边都是观看的人群,到后来只要宝玉一开口,歌词我就能接下句了。78年底参军至北海舰队,98年副团转业地方工作,而今年近五十有七。“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识不相问,笑问客从何处来。”,今儿算来离开家乡已近四十年矣!
    父亲至圣名言: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滴露水珠!
    我确信,我头顶上的那一滴露水珠,日照崂峰云霞蔚,随意飘落在北方。风急云涌归昊宇,老来方知皆平常。树高万丈缘根起,落叶归根是故乡。

                            2016.10.5稿
                            2016.10.23改
                            2016.12.16再稿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05-09 22:21:06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1506210064
我的父亲
1506210064
我的母亲
1506210064
我的大姐
1506210064
78年入伍在县城拍照片父母二哥三哥大姐、二姐夫、三姐
1506210064
二哥三哥战友刘哥

2017-05-09 22:39: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06210064
三哥
1506210064
我在安丰棉纺厂
1506210064

1506210064
二姐在安丰大桥
1506210064
母亲与孙辈们
1506210064
侄女与侄子

2017-05-09 22:43: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506210064
92年春节母亲和我们一家
1506210064
全家合照
1506210064
兄弟四人
1506210064
母亲和我们兄弟四人
1506210064
母亲在安丰大桥
1506210064
母亲第一次来青

2017-05-09 22:49: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木椟夫子】

夫子好!

这篇《追忆我的父母我的家》惟其感人。
童年的记忆是深刻的,夫子对父母的追忆和对故乡的家描述的真情意切。文字中浓浓的流露出此间化不开的亲情,光阴易逝,情意难忘
朴实而真实的照片,难不动情。
老父亲和老母亲非常值得敬仰,辛苦一生,为儿女做出很好的榜样。
画外音:夫子嫩这滴露水珠小时候也作的不轻啊,爬树、上屋、折树枝、掏鸟蛋.....,样样俱全。

2017-05-10 10:58:2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木椟夫子】

只有我们这个年龄段以上的人,因身受那些年代的辛酸苦辣,才能感受到生活从苦到甜,都有从吃不饱穿不暖到衣食无忧,过上美好生活的经历。

2017-05-11 10:58:0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木椟夫子】

{105}欣赏了楼主的作品..........。

2017-05-17 18:12: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17-06-27 17:43: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05}

2017-07-14 11:53: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