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下一页到第

韩淑萍郭可宝杀人不眨眼

人气:27731 回复:38

韩淑萍和郭敦宗家人的关系
韩高乐的闺女韩淑萍为人口碑极差,其貌不扬甚至是又矮又丑,她结婚前依仗韩高乐的关系在上马大农公司觅得质检的轻松工作。但她为人刁钻势力,不本分工作反而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处处刁难他人,惹得众多工友都骂她。郭可宝当时是大农的最有名的美男子,韩淑萍又利用职务之便处处给大农的美男子开后门,放水,眉目传情,韩淑萍当时有个处了几年的对象,也是她的同事,她这些肆无忌惮的拿工作之便勾搭郭可宝脚踏两只船的行为被传得沸沸扬扬,都传到郭可宝家人的耳朵里,郭敦宗的所有家人都厌恶此事,在那个年代都无法接受韩淑萍这种明目张胆肆意勾搭人的破鞋,在郭可宝所有家人的反对声中,韩淑萍硬生生倒追倒贴将自己的男人又换成了郭可宝。
在两人勾搭在一起的最初,郭可宝的家人都觉得匪夷所思,他们都不知道郭可宝看中的是她的什么,因为她人品很差,那个年代人品很重要。后来他们都认为郭可宝是钻在钱眼里,毕竟韩淑萍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家里有点钱。因为钱而联系在一起,韩淑萍和郭可宝的家人关系可想而知
我只说我知道的一点事。这些都是我当时听的,因为韩淑萍倒追,郭可宝钻在她钱眼里,在当时是郭敦宗家人讨论的一件大事,大人孩子都知道。在韩淑萍嫁到郭敦宗家前,郭敦宗家从来没传出过他家谁吵架了,谁说谁的不好了,我从出生就在这个家里长大的(郭可安带着老婆孩子转业去西安了,我对他们也没有什么记忆),每天都是大人在外面忙忙碌碌,孩子们一起这家玩那家耍,日子和和美美,风平浪静,我从没见过吵架骂人的事。我姥爷很勤劳,我姥姥很温柔善良,她到冬天有支气管炎,我姥爷就会承包所有的家务,做饭,甚至把洗脸水都给我姥娘端床上洗脸,他们就是这样彼此你情我愿,日子舒舒服服的。在这个家门听到第一次不和谐的事是韩淑萍结婚时,郭敦宗有两处房子一处五间给郭可宝住,他搬到另一处三间,不和他们一起住。但韩淑萍还没结婚就开始找茬说为什么不给他们盖新房子,凭什么让他们住旧的,然后她非和郭敦宗夫妻挤在三间小屋里结的婚,结婚时又说郭敦宗不给她房子住,一块挤在三间屋里,让结婚去的亲戚都知道郭敦宗家多寒碜多坏,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年。那五间空房子闲置多年后又卖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听说郭敦宗是多么坏的人的一件事。另一处三间是郭可安去西安之前住的。郭可宝就是个瘪约任由韩淑萍猖狂着。然后他们开始盖新房子。也就是这时郭爱珍也出事了。郭爱珍结婚两年没有怀孕,郭月兰压榨她们的所有财物,郭爱珍就想分家,被赶出来了。郭家庄帮他们盖了四间房子,我妈妈在那四间房子里怀孕生的我。后来王日德竟然带着老婆住到我家里,然后孩子一出生两人就闹离婚,王日德自己一人住在我家。王日德霸占我家门口和两间屋,让我们无法居住,我妈妈就开始找王本全和郭月兰处理这件事,希望他们离异的儿子离开我家,他们就开始吵架,王春德听郭月兰的指使多次殴打我妈妈,我妈妈就跑,郭可宝那时一直在程戈庄街上卖菜,我妈妈在郭可宝面前被殴打在沟里,郭可宝后来多次在韩淑萍,郭可安,郭青她妈和我面前叙述这件事是这样说的,太丢人了,被砸成那个样,我的脸都没地放,我都怕别人认出我来,我赶紧收拾东西走了。郭爱珍那是个神东西,让人家砸成那个样。,她要不要脸,不打仗不行啊。然后我妈妈不停要回自己的房子这件事被郭可宝制止了。我妈妈要离婚,她告诉我,如果她不离婚她会死在这个家门上,因为我们已经知道王旭德在外面嫖娼,而且对所发生的事也是听郭月兰的。我妈妈回郭家庄坚持离婚,但是被郭家庄的人阻止了。我妈妈坚持要离婚然而郭可宝就和他其他的哥哥又给郭爱珍盖房子而且用的是郭可宝和韩淑萍的水泥和木头,但是韩淑萍没表态没出面要回她的建材。所以我妈妈错认为郭可宝韩淑萍在这件事不是个坏人。但实际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夫妻在郭家庄村里和家人亲戚面前各种侮辱我妈妈是个小偷,偷他们家盖房子的材料,见钱眼开,不是块东西整天在程戈庄打闹,成天被砸着。我妈妈臭名昭著的名声就是他们夫妻宣扬出去的。我妈妈在程戈庄反而是人人翘大拇指,郭月兰家族唯一一个人品端正的。韩淑萍和郭敦宗的二儿子和媳妇常年不和,他们打得仗众所周知,韩淑萍说老二媳妇是个半仙,经常会出现类似被黄鼠狼子附上的情形,两家也是从不来往。我妈妈去世前,我二舅每天到我家,他借口说他是在程戈庄干活顺便到我家的,他告诉我妈妈说,郭可宝和韩淑萍不是好人。我妈妈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没说原因。我妈妈和我当时都错认为是不是他们吵架。结果我有次把这件事告诉韩淑萍他们,韩淑萍说她有样东西想让谁死谁就得死。我二舅被他儿子意识混乱放下车斗子给砸死了。我姥姥也很快去世了。韩淑萍厂子的门卫意识混乱钻进煤浆搅拌机,被活活搅死,韩淑萍之前说她煤浆场晚上少煤了,那个门卫晚上也不知道跑哪睡觉去了。估计那个门卫晚上进搅拌机睡觉早晨忘出来了,所以上班时间都没发现才被搅死的。韩淑萍阻止报警,赔了点钱。赔那点钱对韩淑萍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啊。
他家儿媳妇蒋英是城阳某中学老师,他儿子郭振龙结婚前就玩弄胶州一老师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6-20 22:30:05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青青岛家长圈(初中)QQ群:121346734; 青青岛家长圈(小学)QQ群:126822801;青青岛家长圈(幼升小)QQ群:437377549。教育育儿小编咨询QQ:475506920 入群申请信息:学校/幼儿园名+年级+xx妈/爸。

回复:

几次办理孙亚红案件的上马边防的民警
     今天我叙述一下和这个民警的接触过程,我到刑警大队报郭月兰被谋杀案后,被指到边防所,东程村的片警接待了我,但他执意认为张贴事件孙亚红是校长我是违法方,郭玉兰被谋杀一案他不认可。
     孙亚红的妈王眉殴打我之后,他也不觉得是她们的错,我反复去找他,叙述了她们伙同王日德造谣并抢房子,他说他是东程的片警,对东程了解,说王日德不务正业,说王春德和他媳妇赌钱等很不地道,但他不了解孙亚红她妈王眉。那个片警说王眉参与抢房子说明王眉也想霸占那套房子。但他说最差劲的是王春德媳妇孟鲜花,一个妇道人家整天赌钱口碑极差。但我当时一意认为再差也不会比郭月兰的子女差,就跟他反着说,甚至说了一些孟鲜花没那么差的话。当时我的一些回忆不完整,所以对孟鲜花的评价有了误差。这一点那个民警了解的对。然后边防所的领导让我到楼上去找他谈话,就一个劲批我,教育,我是多么不孝至极,要孝顺王旭德,要有亲情等等。在我因被殴打再次去找那个片警,那个片警对我说,我去孙亚红她妈家了,他形容着当时他一进王眉家门,孙亚红她妈在门口干活,她那么温柔,勤快,给他很美好的感受 ,孙亚红她妈亲热的笑着说,你来了。然后他就二话不说回来了,将孙亚红她妈的美好和温柔到处宣扬,为她妈正起名声来。他说的是真的,他将他的美妙感受到处宣扬,从边防所到派出所到特勤大队等,然后对孙亚红她妈是个好人是个美好的人的赞美经由其他民警传我我这里,并告诫我,不要去伤害孙亚红母女那两个好人。一次突然地见面一句温柔的话,你来了。勾出了那个片警众多美妙的感受,孙亚红和她妈美好善良的形象传遍了警界。不过那个片警说:“我不了解孙亚红她妈,但是我知道孟鲜花不地道”。他说孟鲜花的事说对了。

    现在我说说孟鲜花。王旭德拉吧王春德那个杂碎很多年下海挣钱(满村没有愿意和王春德噶伙干活的),王旭德家挣了多少钱,孟鲜花就赌输了多少钱。但我家盖起了四间房子垫平了几米深的大湾,因为村委给了我家一个几米深的大湾盖房子。我记得在孙亚红买学之前的时候,孟鲜花跟我妈妈要钱,我妈妈说我家没钱。但孟鲜花反复多次勒索,我妈妈不知为什么怕她给她一千块钱,这件事我知道。后来我和我妈妈的意识被控制整个人处于混乱的死亡当中,孟鲜花和王眉瓜分了我家所有的钱财将我妈妈抛在医院厕所。但当我意识被控制失去了很多意识和记忆,我只记起我妈妈给孟鲜花1000块钱的事,我去跟孟鲜花要钱被拒绝,当时王瑞香从青岛回来在郭月兰家,我哭着说孟鲜花勒索钱的事,说我家一分钱都没有了,每天都没钱吃饭都没钱上学了。王瑞香很厌恶孟鲜花斥责她还钱。孟鲜花惧她,回屋里拿了800元左右甩给我。后来王瑞香说她金盆洗手了,她的意念只用来判断一个人内心和气场的好坏,用来给病人治病。不去控制人和杀生。她开始吃素不杀生,见庙就拜,每天念佛。她说她要积德给她的儿女,防止她儿女被她拖累遭报应。然后她家出了很多事。我现在想起来,猜她金盆洗手的原因可能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意识被控制是由好几个同种性体的意念联合起来实施的,当她们意念融合在一起,被控制的人无法挣脱和分辨出这是谁的意念。当时我和我妈妈被控制住,王瑞香的参与,后来她自己意识到她是被利用了,对我妈妈的杀害其他人另有目的甚至在掠夺钱财。王瑞香将不清白女介绍给她亲人,这个亲人是她亲儿子。两人结婚后住在吕局长的房子里,他们生了个儿子,吕局长退休在家给他们打扫卫生照顾孩子。那个不清白女据说干过老本行又去当保姆,收入微薄。他们用他的积蓄买了套经济适应房,老吕身体不太好,有次住院那个不清白女不但不去照顾她,反而对他各种辱骂踩贱,逼他将工资卡交出来了,又强迫他出院。那个不清白女能骂能扑腾,他们都惧她。不清白女将他的积蓄和工资卡压榨出来后,开始到处宣扬她公公把她上了,连自己的儿媳妇都敢上,在他们家庭里对他各种辱骂,说继续一起住下去,再生个二胎种都是她公公种的。因为老吕之前出过这样的事,他的儿女都相信那个不清白女说的话,然后那个不清白女趁机将吕局长从房子里赶出去了。然后那个吕局长没有一分积蓄,没有一分工资,也没有地方住,只好神经了似的寄居在王瑞香的住处。因为一开始担心说出来对无辜的人再次伤害所以没写出来。孟鲜花实际上没干过一件孝顺的事,唯一一件她给王本全用上很多开塞露,王本全活了下来。然后他们夫妻俩不知是谁的馊主意骗出王本全的房产证说他们出钱跑腿要帮着把老房产证给换成新的,王本全夫妻同意了。王春德找了个地方上班有了点积蓄,孟鲜花不在肆意赌钱,将王旭德盖得30年左右的老房子翻新了(全村唯一一家用圈的土房子,就是在院子里挖了一个长宽各三米左右的大深坑,在沿上拉屎尿尿)。房子还没翻新完,孟鲜花发出话来,房产证上五间已经全部改成王春德的名字了。不给王本全夫妻两间房子了,他们没地方住,才知道孟鲜花夫妻将她们的房子恶意的欺骗去了。孟鲜花又说可以在屋东邻的空地上连上间房子给他们,但因为非法占地被禁止了,孟鲜花又因私自将房子扩大占用后屋邻居的用地也闹腾了一番。王本全夫妻被赶出来了,王霉找到孙亚红和王瑞香处理此事,也告诉我了。她们跟王春德要房子,王春德拒绝了。她们商谈此事说这件事就是孟鲜花干的,因为这个郭月兰的儿女不管怎么为非作歹,但任何事都听郭月兰的话,但这次王春德竟然一意孤行拂逆郭月兰和王霉的意识,她们仇恨在心。王瑞香以王本全是残疾人为名向残联申请住房被批准了。王本全搬到村里的老人房后很快死了。我们都知道王春德每天在干活的地方吃完饭喝完酒很晚才回家,后来王春德酒后骑摩托车回家跑过头又掉头逆向行驶被撞死了。孟鲜花找关系掩盖下王春德醉酒驾驶的真相,向对方要了20余万。她只给郭月兰几千元,说要把钱留给王忠恩结婚,以后他们要照顾郭月兰。王霉连同郭月兰索要了数万元。穷人得了个毛驴子,王忠恩(王春德的儿子)和孟鲜花平分了20万,每人十万左右都自己拿着,王忠恩用自己的10万买了辆三菱小轿车,虎愣了个媳妇结婚又帮他贷款买了房,但孟鲜花的10万元钱,孟鲜花拒绝掏一个子,据说她儿媳妇得了甲状腺癌。我为什么知道郭月兰有不止十万块钱!孟鲜花告诉我的。这是孟鲜花将郭月兰夫妻赶出来后的事,她说,郭月兰手里不止六万块钱,她这辈子光进不出,除了吃饭唯一的花销就是每月几块钱的用电钱,她每月的菜钱只有多少多少(我忘了她说的几十块了),她又说,这个钱叫她二闺女弄去了。后来郭月兰住院的确验证了她的说法。

2019-06-20 22:49:5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说说郭家庄的事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方面说起。先说说我最讨厌的事,我姥姥出现奇怪行为和举止,她事后说她对发生的事和说的话没有印象,会记不起发生什么事。其实所谓怪异我听韩淑萍说过一次,是说大家一起吃饭时,她会反常似的吃的很多还会要酒喝,然后说的话很奇怪。她小媳妇韩淑萍就说她这是被黄鼠狼子附着了,然后韩淑萍就出门到处去找黄鼠狼子,韩淑萍说她在草垛里看到一只黄鼠狼子吃充的肚子很大还喝醉了,走起路来歪歪扭扭和我姥姥说这一样的话,出现一样的神态大摇大摆的走了。然后所有人都就跟着韩淑萍说那只黄鼠狼子就是我姥姥,我的姥姥就会被家人往死里殴打,出现这样我姥姥控制不住自己的怪异的事,韩淑萍就会找黄鼠狼子 ,我姥姥就会被踩贱跟殴打。后来我姥姥一点地位和尊严都没有,所有人都蔑视踩贱她,对于这种事他们都说她八字不正命不好招畜力。以至于韩淑萍和郭青她妈在我面前,在她的儿子面前可以肆无忌惮辱骂和耻笑踩贱她们的婆婆。现在想想我姥姥的儿子和我姥爷为什不多关心她,不是出自她本意,他们为什么要辱骂和殴打她,这不正好助长了黄鼠狼子的势力。郭青她妈是个贪财无度且心狠手辣的玩意,她的儿子郭华一事无成被他们养了一辈子,她竟然拿着儿子的婚姻换钱,到处宣扬找了个有钱的亲家,结果刚结婚就离了,偷鸡不成反啄一把米。她闺女觊觎到张坤家,张坤全家都不喜欢她,往外撵她,扇她耳光在厂子里的都众所周知,她硬生生赖着勾搭着,怀孕、宫外孕,郭青都自己一个人去流产,住院没饭吃没水喝,打电话让我和我弟弟给她送点,那个腚收拾干净了再舔着脸回厂里。就这样他也能结婚,后来生孩子也是她一个人生的张坤全家没出现,感情上她玩不了张坤家,她只会要挟张坤,如果张坤和她离婚她就会去死,她也会杀了张坤和孩子,因为姓郭家门上没有一个离婚的。但她却能玩弄了张坤家资产雄厚的厂子。张坤一直对他没感情,后来张坤喜欢一个女孩,郭青将自己的弟弟分得张坤家一点股份,问我弄点什么药可以药死张坤,我吓得去提醒张坤,后来跟郭青一刀两断了。跟郭青的交往以后再详细叙述。

还有郭青她妈觊觎郭敦宗养老金伙同韩淑萍杀害郭敦宗的事

2019-06-20 22:52: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因为论坛不断封贴删帖所以只能重新发。我说假话抓起我来,删帖是什么本事

2019-06-20 22:57: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韩淑萍结婚后在村头开了个小卖部,他夫妻两人不去让郭敦宗每天去守着,郭敦宗就放下所以的活,每天起早贪黑给她开着小卖部好些年,他收入的每分钱都交给他夫妻。结果郭可宝的亲娘就不断出现异样情形,韩淑萍就去找黄鼠狼子,然后郭可宝的亲娘就被踩贱和殴打。主要是韩淑萍说她异样的嘴馋和偷吃。小卖部开了几年韩淑萍要把小卖部卖了,郭敦宗希望她把小卖部留给他,结果韩淑萍不但拒绝,反而到处宣扬郭敦宗夫妻偷她的小卖部的东西,他家门的孩子都偷小卖部,韩淑萍的污蔑惹得这个家门所有的孩子全部都和她断绝来往,甚至郭可宝的哥哥嫂子都和她恶交了。当时郭家庄 是有名的秀才村,路不拾遗,甚至大人出去干活都不锁门,孩子到处玩,甚至在我长大后我也只听说有一个孩子有恶习偷东西还离婚了,他家和韩淑萍家关系很密切。韩淑萍和郭可宝搬出郭敦宗家后,我从没到过他们家,在我妈妈得病前我就没见过他们。

2019-06-20 23:29:2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一直在想当我长大时,他们肯定不认识我了,因为在我印象里我们从来没见面。而且我弟弟和他们更没有见过,我弟弟会什么时候知道他们的存在的?为什么后来他们可以操纵我妈妈我弟弟和我的一切生活和工作,我们几乎每天见面“亲密”相处,感情上却彼此憎恶。

2019-06-20 23:44:3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敦宗没留下小卖部,他也从没要他儿子的赡养费,在他近80岁的时候他还每天骑着自行车去卖菜,有次去卖菜时,他从自行车上摔下来。这个家门郭可宝是个最小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旦有事所有的决定都得听郭可宝的。郭可宝排斥他哥哥们的建议自行决定把郭敦宗送到古镇私人医院,检查后说他股骨头骨裂了,认为他年龄大医院不敢给他做处理。郭可宝拒绝去其他医院将他送回家。其实我在青岛三医实习时。80多岁都可以做股骨头置换术。因为郭敦宗不能走路了,但他的身体很硬朗所以他多次强烈要求治疗,但都被郭可宝压制下了。郭可宝是因为没钱吗?我后来听郭青和郭青她妈耻笑郭可宝,郭可宝都不知道自己家有多少钱,郭可宝的每分花销都得用收据向韩淑萍申请核实,他自己连充电话费的钱都没有。有几次我也听他在她们抱怨说,出去见个客户连个买烟钱,吃饭钱都没有。让郭青她妈她们替他说说,让他身上有两百块钱带着。他的地位连个小白脸都不如,韩淑萍找了个不花钱的奴隶,还祸害了这个贱奴隶的家人。

2019-06-21 00:26: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郭敦宗的儿媳妇和孙子从来不到郭敦宗家,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他的几个儿子也从来没给他赡养费。

2019-06-23 20:09:0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明显感觉我妈妈对郭家庄的家人生疏不来往应该从他们阻止她离婚,又帮她盖房子开始。她经常给我姥姥买各种润肺的水果给我姥爷买猪头肉和加工点蛋糕让我给她们送去,但她却不去郭家庄了。

2019-06-23 21:00:4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南程到我家要钱的那个男的因为以前家里穷,没有父母,而且他生天花脸上有痕迹,所以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他的人品很好,他只有一个哥哥去台湾了,一辈子也没结婚去世时留下了一笔钱让他去继承了。这个世界上对我妈妈最好的就是我,还有这个男的。如果回到过去,我希望我妈妈和他一起生活,和王旭德离婚,可惜郭爱珍离不了婚。我和我妈妈一直挣扎摆脱王旭德,我们被强留在东程,还污蔑着我和我妈妈对东程他们不好。我妈妈去世时我家的钱和他的钱全部失踪了,他到处寻求帮助解决这件事,这个男的也很快不明原因去世了。后来我听韩淑萍说,我妈妈去世前带这个男的到过她家买煤,还说嫩东程门上说她俩相好。我妈妈从不到韩淑萍门上去买煤,为什么去世之前要频频接触韩淑萍,带着我还让那个男的也去认识韩淑萍。韩淑萍说你妈妈还到我这来借钱,问我她是不是癌症。我说不是。没钱治什么病去个诊所行了。所以我们全家出远海的,离家出走的,住校不回来的,王霉主动频繁出现在我家,我妈妈忘记自己有病去世之前还在干活,我妈妈没做治疗却要了那个男的所有钱,郭可安后来告诉我他瞒着全家给了我妈妈五千元钱,谁也没告诉。我妈妈只到韩淑萍家借钱,又去诊所打吊瓶不说她有癌症,打吊瓶时被王霉和孟鲜花送医院宣布死亡了。我妈妈去世的整个混乱的可怕。从来不来往的人,成了在这段生活频频接触,造成我们混乱生活的主宰者。

2019-06-23 23:39: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111

2019-06-23 23:54: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败类何其多,教育界的衣冠禽兽最多,这几天还出现校长杀人在操场埋尸案

2019-06-24 00:38:1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败类何其多,教育界的衣冠禽兽最多,这几天还出现校长杀人在操场埋尸案

2019-06-24 00:42: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败类何其多,教育界的衣冠禽兽最多,这几天还出现校长杀人在操场埋尸案

2019-06-24 00:46:2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压身下哼哼是个彪子婊子杀人犯,拿着贱腚当钱用,腚上满满的荣誉、权利、编制和狗男人,脑子是个缺货贱彪子

2019-06-24 00:53:4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压身下哼哼是个彪子婊子杀人犯,拿着贱腚当钱用,腚上满满的荣誉、权利、编制和狗男人,脑子是个缺货贱彪子

2019-06-24 00:53:5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什么贱玩意被骂了四年,用了20个优美的词来形容这件事

2019-06-24 01:06:3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什么贱玩意被骂了四年,用了20个优美的词来形容这件事

2019-06-24 01:07: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什么贱玩意被骂了四年,用了20个优美的词来形容这件事

2019-06-24 01:07: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我和韩淑萍、郭可宝怎样接触上的
我妈妈做完手术到去世郭可宝和韩淑萍从未去看她,我们的见面为零,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和交往。我妈妈的去世我发现意念的存在,对于我妈妈发生的每件事我有发自内心的关心她的感情,想帮助她然后去做我能考虑到的,这是我真实的感情和产生的想法,是个现实。对于我按照自己感情和想法来做的是就会是现实,真实的我。但我的意识却被带到一个非现实的状态,我的脑子里出现其他人的意识状态,我的想法被带走 了,我只能察觉到几个人的意识在里面,可以交流,我妈妈的意识在里面她的想法被阻止改变着,有其他人可以在我的脑子里形成她们的看法,态度等等,但我和我妈妈却做不到这种意识的交流和连接。意念会跟随人游荡。我被脱离想做的事会被带到另一种事件里。当我意识到我妈妈去世那一刻,我回到现实没有意念的干扰的现实生活,就是我对我妈妈的感情,我想方设法要做的事,还有我的意识被剥离现实那一刻的感受以及意识被剥离我想做的事都没做,然而还有她去世的结果。当我回到这个现实中我就意识到还有另一个意识的世界,是被其他的意念操纵意识和感情出现的事件,以及对操纵成的事件脱离现实的解释,这个意念造成的事件反而成了个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我发现这种意念的存在实际就是杀人或者制造出他们想要的一切。

2019-06-25 22:30: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当我想明白这些事,我妈妈被他们用意念控制着杀害了,我就恨不得拿刀劈了她们,那种感受就是我们是死对头,鱼死网破我也要拼了。但是我又被带到这种意念的控制里,我的记忆里失去了这些,我就是这样察觉着这种意念时刻存在着,就这样意识有他们存在着来生活着,我分不清谁真正对我好,在迫害我们的人又是谁。

2019-06-25 23:13: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