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天津市宁河区芦台步行街被暴力拆迁(转载)

人气:8345 回复:0

  公-安-部扫黑办:

  举-报信

  我举-报的有关天津市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拆迁办涉-黑暴力拆迁一案,经我县公安局认定黑社会参与拆迁没有直接证据,不予成立涉-黑拆迁,公安局这样说,我真的没办法,我认为我所举-报的材料是重大涉-黑线索,但有些问题不是我们老百姓能调查的,我全家于2009年7月31日被净身赶出步行街,不让我家人参与我怎么能得到直接证据,我所举-报的内容全部是涉-黑现象和在芦台步行街对面楼上摄录拆迁现场以及参加的各种人的现场表现,我认为足以构成调查涉-黑暴力拆迁的直接和间接证据,参加暴力拆迁的人如下:天津市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拆迁办的人员以及公检法司的数人(有摄录照片)、宁河县公安局的武装警察、警车(有摄录照片)、宁河县城管大队的全副武装的数人(有摄录的照片),流氓地痞数人(有摄录的照片),总计大约几百人,我所提供的涉-黑现象只有这些,但到今天有一点很明确,我由2009年7月31日被赶出我自建的芦台步行街至今10年,亿万资产瞬间全没了,到今天我72岁了,还让我说什么?十年了,我到处求救,至今未果,涉-黑暴力拆迁没人查,因为拆我步行街的是黑白两道,即有警察又有黑势力,不然的话谁有这么大的胆子,黑白两道相互支撑就会产生巨大的强势能量无人敢敌,十年间我所遭受的警察跟踪、恐吓,遭受黑势力的威胁,手段是夜里砸玻璃,因此我搬了数次住宅,夜里放-鸽-子带信威胁,夜里打威胁电话,我怕他们,有时早晨出去只有走小胡同,就这样他们会让你估计不到幽灵般的出现在你面前,使你不寒而利,这种软暴力真的受不了了,有一次逼的我逃到赵家园8号楼506打了110求救电话,后怕连累506户主,我又逃到1402朋友家躲了10天没敢回家,楼下的车和人很难分辨是警察还是黑-社-会,还是流-氓-地-痞。

  当时的念头是怕他们杀了我,如果我死了,我全家人就无能力和拆迁办说理了。

  在几种势力的压迫下,我艰难而痛苦坚持到今天十年了,我多么希望宪法和法律会真的能保护百姓,这一天能有吗?

  举-报直接证据如下:天津市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拆迁办,将我的宁河县芦台步行街的建筑设施拆完后变卖给流氓地痞与黑社会互相支撑,又由流氓地痞转卖给收废品的,我只能提供这些线索,不知道拆迁办变卖了多少钱?入账没有,但我有步行街的录像状况能证明步行街的财产都有啥,有多少,能按计量标准核算成公斤,在加上当时2009年的市场价值折合人民币佰万元,而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拆迁办卖了多少钱入库没入库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特此举-报

  举-报人:张学成

  2019年4月15日

  1558391072

  1558391072

  1558391072

  1558391072

  1558391072

  1558391072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4-18 13:21: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