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亏尽了数千万家产,尝遍了人间冷暖。第二部:重庆烟草独立王国的乱局

人气:5181 回复:0

古人说:“先天的命,后天是运”。

意思是命由天注定。运却藏于于人们所处的时空中。一般而言,10年一大运,5年一小运。每隔一定时间段,都会出现大或小的一次运转。只看运转后的时间段内,是行时运或背运,就是人们常说的好运和霉运。所谓“时来顽铁有光辉,运退真金无颜色”,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和差别。而受人性“趋利避害”本质所趋的人们,自然对行时运者青眼有加、走背运者避之不及。因此,<<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就在“好了歌”的注解中叹道:……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然而,一般人谁又清楚何时运转?转为何运?现在的相士或者是骗子或者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反正只捡好听话说到你高兴就好。我2016底与企一之间了断之后,上半年的工作,一是卖房还债,二是疆北的段总找到我合作了一个项目。三是策划运作了一个古城复建项目,总投资20亿。并游说某实力超强的出资方取得了首肯。因其公 司经营性质只能作为融资方,不能作为股东参与经营。我又两赴青岛,游说一家专 业从事旅游管理经营的公 司前来考察。后经多次实地考察后,最终同意入股参与。并整理出可行性报告和方案与当地政 府对接后,达成了初步共识。当地政 府也将其列入了2018年重点项目。然而,就差那么一步、也是最后一步时,却因为政 策性不可抗拒因素夭折了。习主 席18年初讲话“长江源头不搞大开发,要保护、绿化长江源头”。大概就这意思吧。现在必须要与中 央保持一致,谁又胆敢不与中 央保持一致呢?终南山环保问题的前车之鉴是历历在目的。

与段总合作的项目非常顺利,四个月就结束了。双方各占的50%股份,共计纯利润190万。而古城项目也貌似正在走向胜利的大道上。这个时候,我以为自己已经走完了背运,开始行时运了。2017年7月中旬,得知我一个老乡汪某正在运作重庆烟草的一个环境项目。项目总金额4000万。于是通 过我们共同的朋友引见,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了协议。由我先提 供其投标保证金,中标后我一次性支付他中标金额的10%,然后由我施工完成并自负盈亏。在常人看来,重庆烟草资金雄厚无人能比。而且约定了中标金额不得低于最高限价6%。不料开标后的中标金额比预期更好,仅低于最高限价1.4%左右。按国 家规定,国有资金工程项目在编制最高限价时,必须严格执行13年《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相应标准,不得任意下降或上浮。这样的话,最高限价与实际成本之间,一般而言都有35%左右的空间。除去支付的10%和下降的及挂靠公 司收取的等等成本,应该还有不低于15%的纯利润。关键工期只有六个月。资金回收也快。所以,当时整个状态显示出,未来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然而,又是这个令人讨厌的然而,前面等待我的并不是庄康大道,而是即将踏进一个恶狼窝,且不惜把人逼向绝境的恶狼的窝。我既然敢直指其名,那么以下我所陈述的一切都是基于事实基础上的,并有整个过程完整的证据给予证实。至今双方还处于僵持阶段。据说重庆烟草在动用一切关系,准备给我罗 织罪名将我送进班房,以掩盖他们暗中不可见人的违法违纪行为。此刻,我在记录这一年来的斗 争过程时,我也作好了防范和应急措施。自从企一之事后,我就总结了经验教训。过程中尽量使用和保留书面材料。对方有 意不配合时,就使用手 机短信传递。不回没关系,我不是只给个别人发送,给有关的人都发送。相互之间完全可以印证。同时,严格在法 律框架内和合同约定,一步步行 事。整体过程,均做到有礼有节、仁至义尽。

其实,我在招投标时就发现有端倪。重庆烟草张某与我认识几年了时有来往。对方从电 话中得知汪某准备投标的事后,那段时间与我电 话就来往得特别勤。知道我才惨遭不幸,房子都卖完了租房住,就想帮帮我。让我告诉他报价,他帮我分析分析。我向汪某了解后据实相告。现在想来我容易轻信的缺点非常顽固。后来我才知道,他和重庆烟草本项目负责人颜某、跟审负责人杜某等组 织了47家公 司,竟然介入围标串标。不是因他们制 作的投标文件出现失误,就是他们中标了。当时,他们47家报价全部均在低于最高限价0.3%-1.5%的范围内。后来没有中标,因此最低损失也超过了120万。

仅仅就目前提到这几个人,特别项目负责人颜某、跟审负责人杜某两个人就可以轻 松地让我堕 入地狱。2017年9月6日汪某这边中标后,他们一直扣住中标通知书不发放。而按我 国《招标投标法》中规定“中标后三日内必须发出中标通知书。我打汪某电 话询问情况。他的关系是重庆烟草负责人王某和分管负责人刘某,对方询问了下面两次,都让颜某等以场面上的理由搪塞过去了。因刘某与颜某以往一直处于对立面。因此刘某怕有把柄落入对方手掌,所以后面也不便于出面催促了。

我前面说过,我有好学和做事认真的优点。开标时一唱标我就明白了。颜某、张某他们的报价指向性非常强,换句话说,他们的报价唯有如此才能胜出。所以,一直等到10月下旬,我见中标通知书仍未发出,就私下约出张某。把话挑明了说“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看待,而且我的状况你不是不知。竟然利 用我去摸清汪某的低 价。幸好你们自己出了状况,不然直接就把我推进了火坑,人家不找我扯死皮?这个时候了,你还把通知书扣起,做过了我也不认人了,到时我直接找你们领 导评理”。这样,中标通知书第三天上午才发出来。

进场施工前,我有些忐忑不安。我当时虽还没挖出颜某等人,但我晓得这些事仅凭张某个人是没有能力做到的。为了以后不被收拾、穿小鞋,我又主动约出张某说,“你们投标也亏了,我也确实需要资金。这样吧,400万履约保证金由你们打,我承担100万的利息。从第二次进度款支付后分三次给清。这样,你们弥补些亏损,我进来施工才放心”。我自认为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当时也同意了。没想到,临到打保证金的前两天他突然变卦了。以很诚恳的态度说,主要他老婆前不久才买了套房子,又让股市套了部分,现在确实拿不出来。然后表态说你放心嘛,我不会也没得必要来整你。我一想,好像是这个道理哈,出卖我差点把我推进了火坑,我都原谅了你。就算你不顾道 义仍要乱来,到时我可以告你。但我却忽略了一点:他可以躲到背后不出面,让他未暴 露的人出面收拾我。他摸清了我的性格,晓得只要不让我抓到证据,他就没事。其实现在才清楚,当时我忽视了最重要的、走到今天才彻底认清的~人性!我提议的方式,对方如果没有其它歪心眼,这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他开始会答应。后来变卦我就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对方或者嫌回报弥补不了亏损、或者是想通 过其他途径?总之一条,明明要监守自盗的人,财物没盗走反而倒贴了偷盗成本。后来财物虽名义上属于了某人,暂时还仍由他们保管。而且必须经他们配合、完成许多繁琐的工作后,某人才能取走。某人不得不把他们花费的成本补出来。对方答应后突然又拒绝。你说他们想干啥子?对强盗说的“谢谢,我们不要算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配合你顺利取走财物的”这种话,你会信以为真吗?我恰恰相信了张某的鬼话,没有要求和他们形成一个保 障性的方案,就贸然进场施工了。

还未正式进场前,重庆烟草项目负责人颜某就约我晚上吃饭。大概2017年的10月份下旬,他约我晚上吃饭。我记得不是大东海就是一家西餐厅。坐下后,颜某就讲他的大哥搞了个石矿亏惨了。把他们家庭所有人都连累了。他也不例外,现在手头紧得不得了。然后话锋一转,又谈起工地上的情况,说到做消防水池的不配合他,如何让他修理服气的。“当兵就要懂得稍息立正。老刘,你说是不是哈”?我说“是是是”。我不是不懂他的意思,只是还未正式进场,就已经支付汪某400万、履约保证金400万及缴纳建委、招标代 理公 司的费用数十万…等等近一千万。我正想他会要很多?明天找谁筹?估计颜认为我或者真没懂起或者有 意装傻,就又说话了“你们生意人资金一紧张起来也差得不得了哈?不过体量大,我们这些拿死工 资的和你们没得可比性。特别娃娃一大,到处用的是钱”,他把两只手臂放到餐桌上来,身 子朝我倾了过来说“老刘,我们工地简单,我让下面配合到你,几下搞完了再找新项目。一个项目最怕拖久了,方方面面成本都高”。我说“对,拖久了本来可以赚两个的也要遭耗完。我刚听颜处说手头紧,你看需要好多?我来想法”。他立即把手在空中比了一下。“50万”?我问。“有不有困难嘛?有困难的话不用一起。我也是分批需要”。我说“那明天我先准备20万嘛,等第一笔款拨了再来”。

第二天,我就借了20万。晚上打他电 话,他说外面吃饭。让我改天。然后就在紧邻的几天里,他让我到美利山小区。是他家所在小区。他把车开到了小区门口等我。我把20万放到车子后排,寒暄几句就走了。

过了10来天,场内需要新增钢丝网围网,本来我已找好厂家签订了合同。颜某打电 话给我,说市局法规处领 导的关系,想 做这个生意。总额才4万多,来人比我们原定合同价要高近七千。我想钱也不多,颜某又是第一次打招呼,就给原厂家解释了一下。采用了来人的。后与颜某见面时,我把情况介绍后,又说“颜处,再有此类关系,同等甚至略高一点都可以。但不能高得太多”。他说“不会不会,你看着办就行了。我不得强行要求你的”。这句话充满着机锋,我当时却未听懂。一直等到18年9月份我才明白过来。

2018年1月下旬到2月中旬春节前,有3件事让我当时很迷惑。

1,颜某仅给我就说了不下五次,让我们赶快把苗木采购后种进来。所以,我们在年 前就选定了一家苗圃公 司备货。

2,他推荐一个魏某过来谈铁艺护栏,不给我打电 话,直接打给了我的副手。副手因魏某价 格比其他厂家高得离谱了,就没有给我提及。2月初,张某打电 话给我,也称市局法 制处领 导关系,介绍魏某前来供应合同内的钢、铁制成品。

3,我们正按施工组 织计划中的施工程序,安埋雨污水管道并按图纸说明要求,对部分管道进行砼包封时。颜某待场内南边、东边砼包封施工完成后,突然把图纸说明中“管道顶在覆土层70公分以内需要包封”中“覆土层”三个字改成“结构层”三个字。这样一改,我前面已施工的白施了。后面不进行包封保护,肯定以后要遭压烂。关键是国 家明文规定,更改图纸说明、施工组 织施工次序并影响价款变动的属于变更。需要甲乙双方共同同意。

当时,对上述三件事我都不晓得是啷个回事?只有第三件我晓得对方故意搞事,但我以为是他要的钱还没给完,他有 意给我颜色看的。(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2-11 20:50:22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