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从中草药中提取的青蒿素是西药类分子药

人气:6484 回复:1

  植物化学家屠呦呦因最早从中草药青蒿中萃取青蒿素单体,并成功应用于疟疾治疗,挽救了这个世界千百万人的生命,而被授予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屠呦呦研究员也因此而一夜在全国家喻户晓,这是可喜可贺的。这一中国本土科学家自然科学领域诺贝尔奖的零的突破,亦能大大提振我国科技界知识与技术创新的信心。笔者在10多年前的中国科学院《科学时报》(现又改回原名《中国科学报》)上撰文赞扬美国科学家用“伽利略”号探测器探测“木卫2”的人文精神后曾说:“在中国,特别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科学研究的中心城市,一些领域的研究水平离‘诺贝尔’已经非常接近,某一天早晨醒来如果听到中国获奖的消息,我可能会感到惊喜,却不会感到意外。”

  在惊喜屠呦呦获奖的同时,我对一些民众和一些专业人士视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成功为中医药的“胜利”,继而欢呼中医药将“从此走向繁荣”的高度乐观,甚至还断言质疑中医药的人已经“闭嘴”,还是感到意外。

  上世纪60年代,越南丛林受到疟疾的严重威胁,为“援越抗美”,毛泽东一声令下,全国7个省、直辖市60多个单位500多名科研人员投入筛查寻找新的抗虐疾药物,解决老药奎宁、氯喹、乙胺嘧啶等的抗药性――这就是国家“523”秘密科研项目。

  实际上当时像所有发现新的西药的过程一样,我国当时筛查的4万多种可能有疗效的化合物不仅是中草药,其中有更大量的其他化合物。屠呦呦因受过系统的西医和中医系统训练,被任命为“523”项目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所属的北京中药研究所的课题组长。课题组在屠呦呦的带领下在200多种中草药中分别提取了包括青蒿素在内的380多种可能有效的成分,但在老鼠身上的试验都失败了。

  屠呦呦想到可能是因为在加热的过程中,沸点为78℃的乙醇破坏了青蒿的有效成分,于是试着用沸点为35℃的乙醚提取。“直到第191次实验,才真正发现了有效成分。”青蒿素作为抗疟疾新药成功了!屠呦呦突破了青蒿素提取的瓶颈,因而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发现(明)者。

  后来,屠呦呦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等科研机构合作,对青蒿素有更好疗效的衍生物的化学结构进行了测定,并对其进行改造,最终获得抗疟疗效显著的蒿甲醚、青蒿琥珀酸酯,这两个化合物被国家批准为新药后在全球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然而,从中草药青蒿中萃取的青蒿素单体或衍生物单体,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西药了。这是因为传统的中草药制药并不提取分子类单体成分来应用,更无对分子结构的测定或“定向”修改,而这些方法正是西药的研制方法,获得的也是分子结构单一、固定的西药。所以,中科院院士、上海中医药大学原校长、中科院药物研究所原所长陈凯先教授也指出:“青蒿素虽然是从中药中提取的,最终仍是被当作西药类的分子药来看待。”屠呦呦获奖后,“不少学者在接受采访时称,屠呦呦得的是一个自然科学类奖,这一奖项并不能等同于认为是为中药颁奖。”(均见《文汇报》2015年10月6日第一版《由诺奖冷静看待中药的“胜利”》)

  有人对此提出异议:现代科技难道不能应用于中药?现代科技当然可以用来证明中医药的科学性与疗效,可惜,现在这种证明由于中草药成分过于庞杂,每一味药都含有数百乃至上千种成分,加上中药药方一般都是多味乃至10多味混合构成,成分多达上千乃至上万种,所以至今收效不大。但是用现代科技来分析、提取出中草药或其他植物、矿物里西药类的有效单体,并结合病理学进行药理、毒理、药代动力学分析,查清机理、功效、副作用等,这实际上正是在按照西药规范研制药物,获得的单一分子机构的药物难道还是中药吗?

  众所周知,从世界医药发展的进程来看,西方国家都也有很长的类似中国用原始的经验性医疗方法(如放血疗法)和运用植物、原生矿物治病的历史,只是没有形成像中医药诸如《黄帝内经》阴阳五行那样的“系统理论”。西方进入近代以后,科学与技术特别是化学、生物学(微生物学)、生理学、物理学等学科及相关技术的发展成果被应用到西方医疗、医药实践,才产生了所谓的西医、西药。而中医药因中国历史上科学这块“短板缺失”而失去了科学技术的支持,整体上长期停留在古代原始的经验状态。因此,传统的中医药与西医药的差异,实质上是人类古代经验性医疗和药物与现代科学的医疗和药物的差异。

  单一的分子类西药还有一个重要特征(或弊端),那就是容易使接触此类药物的寄生虫、细菌、病毒产生耐药性。而曾经对抑制疟原虫具有革命性贡献的青蒿素及其衍生物药品,与它曾经也具有革命性贡献、非常有效的“前辈”奎宁、氯喹、乙胺嘧啶一样,现在也已产生了抗药性,其严重程度,已被称作“青蒿素危机”。原因是疟原虫的“K13”基因产生了对青蒿素类药耐药的突变,即使按世卫组织要求,防止产生抗药性必须以青蒿素为主联合用药的方式,很快也产生了抗药性,并且,疟原虫的这种抗药性已从东南亚向全世界扩展。现在,科学家们在努力研制抗疟新药的同时,也在试图用修复虐原虫耐青蒿素的突变基因,使其恢复对青蒿素类药敏感性。这些工作当然与中医、中药也没有多大联系。

  当然,中药对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发明,也是起了重要作用的,它毕竟是从中草药黄青蒿中萃取出来的,所以,业内专家都肯定中药这个“宝库”给了屠呦呦发明的灵感。也有国内药物学家肯定中药,毕竟是做了两千多年的“人体试验”。今后从中药中筛选有效单体的分子类西药,已引起国外许多科学家的重视。但是,简单地说从中草药中提取的单体分子类药就是“中药”却并不科学,也不符合事实。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2-10 18:30:17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125}

2019-02-11 12:08: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