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媒体致函县委书记牟宏峰 呼吁新官要理旧账 但无回映(转载)

人气:12567 回复:0

  本社曾经数次连续报道哈尔滨市木兰县农民刘文泉、崔军等人反映的当地政府领导征占农民耕地,“已租代征”出现的一系列违规违法行为。2018年12月16日,本社为此曾致函木兰县委书记牟宏峰进一步说明情况,时至今日无有任何反馈信息。
  木兰县委、县政府面对媒体监督无动于衷
  举报人刘文泉再次实名举报原文如下:
  举 报 信
  尊敬的领导:
  农户刘文泉崔军等人举报哈尔滨市木兰县在2012年—2015年的征收农村集体土地过程中,存在合同欺诈,撂荒良田,强买强卖,未批先征,伪造材料,骗取批文,少批多占行为:
  我们长达数年维权上访,而至今未果。是因为他们的每次上访举报,都是被返回到当地,由被举报方自查的。或当地职能部门渎职造成的。
  例如:
  (1)哈尔滨市纪检委接到举报后,却对举报问题视而不见,反而以政府征地拆迁出现的信访问题为由,而返回到当地处理。
  ②黑龙江国土资源厅在多次接到举报后,也每次都是返回到当地由造假之人自查处理。最终却以省国土厅的名义向举报人反馈为举报问题不属实。
  ③县领导断章取义欺骗省巡视组,并且在省巡视组“回头看”期间组织大批便衣警力阻挡刘文泉等人再次向巡视组揭发检举。
  ④木兰县信访局同流合污,对刘文泉申请复查的多个事项避而不查,甚至擅自改动、删除举报事项。
  ⑤木兰县纪检委一直袒护,推脱举报问题。并且表示:“最后查出他们有毛病了,你还能把他们整家去吗。”
  ⑥木兰县人大表示:“人民监督那是扯蛋。”
  ⑦县委县政府领导踢皮球。
  具体事实如下
  2012年1月木兰县政府挪用四千多万元公款,假以企业(昊伟集团)之名承包农户四千余亩肥沃良田,备用于扩城开发用地,并且指令木兰镇政府为甲方,欺骗转租农户签订了具有欺诈的,以租代征性质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因为农户一经签订此合同,就得必须服从政府征收土地,必须签订征地补偿合同,必须服从由政府单方制定的(未组织听证的),征地补偿价格。否则,哪个农户违约,哪个农户就得按照合同规定,必须赔偿政府上千万元违约金。(见合同)
  并且,当年主抓征地工作的,如今已是木兰县政府法人的王忠勋县长已经承认:“签订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是假的,是县政府为了征地,才以昊伟集团的名义承包土地,是县财政拿的钱,而且县政府是可以出资承包土地的”。
  然而县政府就把当年转包来的肥沃黑土地,部分撂荒,并拍成图片,向上级部门呈报为废弃地和一般耕地。就把早已划定的基本农田(菜田)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变更了土地性质。并且违反<<黑龙江省征地区片综合地价实施办法>>的第三条规定:把城中村肥沃菜田同十公里外的荒滩、荒沟划分到一个区片地块中,从而导致城中村的菜农人均只有1.1亩的菜田,在未获得审批之前,却以每平方米32元的超低价格强行征收。
  然而农户刘文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至今未流转,他自主经营的葡萄采摘园,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14年7月下旬,一夜之间,被木兰镇政府非法强毁了。而且在强毁之后木兰镇党委书记杨鹏飞 不允许刘文泉耕种经营,却让没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昊伟集团耕种到2018年。并且刘文泉的征地补偿款是2016年暗中打到刘文泉的农业直补账户中的。(掩盖违规真相)
  一、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木兰县国土局局长李立于2015年对刘文泉解答:“征收农村集体土地,只对村里发征地公告就可以,不需要找农户个人确定任何东西。”
  木兰镇副镇长郭云鹤解答:“所有程序就是向村里发公告。”
  木兰镇谭书记解答:“在征地批文未批复前,木兰镇政府没有找村民的程序。”
  临城村村长詹德良解答:“当初土地转租你都不同意,(征地)谁找你干啥,不用你签字,也把你的地征来了。”
  二、违规造假
  然而他们却在2012年5月20日,暗中伪造了农户同意征地的签字确认材料,并且还在未审批前就把征地补偿款以一折通的方式,强行发放到已签订转租合同的农户手中,实属未批先征,强买强卖。然后木兰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6月25日,由县政府法人张国文签发的向上级后,政府呈报征地请示文件,并在该请示中谎称:“.....待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批复木兰县政府依据批复制定补偿方案,木兰县政府已按法定程序将拟征土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告知被征地农户;对拟征收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已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被征地农户无异议。”最终于2012年12月13日获得省政府批复。
  然而,被征地农户的异议非常大,他们的土地是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征的,因为此批次中所有被征地的农户,此前都不是现在的临城村村民。而是在拟征土地之前被木兰县政府把他们原来的城中村取消了,然后被统一划并到距离很远 不是菜队的临城村当中了。因此,他们所说:“已向临城村发放公告了(有效期只有五天),农户未提出异议。”而是因为他们原本就不是临城村的农户,也就不可能知道此事,也就无法提出异议了。而且该村会计也曾表示:征哪块土地也没通过村上啊(村委会)。”
  请相关领导,切合实际认真调查处理,以下行为:
  1. 木兰县政府与木兰镇政府相关领导联手设计虚假合同,强征农民土地。
  2. 木兰镇政府郭云鹤擅自冒用镇政府法人之名签发他私自起草的弄虚作假的掩盖真相的镇政府文件(刘文泉信访处理意见),以及相关人员篡改证言,花一千元钱收买他人作伪证。
  3.县领导断章取义欺骗省巡视组,并且在省巡视组“回头看”期间组织大批便衣警力阻挡刘文泉等人再次向巡视组揭发检举。
  4.木兰县信访局渎职
  5.木兰县纪检委渎职
  6.国土局等相关人员伪造农户同意征地的签字确认材料,并且还新制作一份假的并盖有县政府公章的<<木兰镇公社连丰大队土地利用现状图>>掩盖真相,并且还多次变动审批土地位置的坐标红线,掩盖少批多占行为。
  7.新任木兰县国土局局长马玉野同流合污,在受理举报伪造农户签字及违反程序,少批多占的问题时,根本没有实地调查走访,而是让违规及造假之人自查此事,最终定性为举报问题不属实。因为,由马玉野局长签发向上级部门呈报的调查文件中表示:“农户代表本人知道签字确认之事,而且是农户本人亲口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委托村文书赵长金代签的。”然而事实相反,因为这些农户在2017年看到该伪造的签字材料时,才知道此事的。并且农户的身份证号码在木兰镇都有登记记录的。是他们擅自填上去的,更何况根据笔体辨别,伪造签字之人根本不是赵长金代签,而是另有其人。然而负责调查此事的马玉野局长根本不理会举报人提供的视频证据及相关材料。最终向上级呈报为举报问题都不属实。
  8.对其他拒绝强买强卖,保护自家承包地免遭破坏强征的年近七旬的詹德荣老人拘留关押十天。
  9.相关人员仍在继续造假,掩盖真相。一查便知。以上所述均有视频证据及材料。
  习总书记明确表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举 报 人:刘文泉 崔 军
  身份证号:232127196703120015
  身份证号:232127197510212815
  电 话:15945102567
  13101561818
1553339148
  举报人:崔军 举报人:刘文泉
  本社评论:
  新官应理旧账
  作者:江南尘
  哈尔滨市木兰县在2012-2015年征收农村集体土地过程中被举报存在合同欺诈,撂荒良田,强买强卖,未批先征,伪造材料,骗取批文少批多占等行为。
  举报人为此多年上访,进行维权,要求当地政府出现解决这一问题,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相反,个别领导采取推托搪塞,互相包庇等手段来应付举报人,使他们加大上访成本,连年不断的到省、市级相关部门,甚至进京反映情况,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
  而政府官换了一批又一批,每当举报人找到这些人时,他们采取回避、不接电话或外出开会为由进行推诿,这形成了“新官不理旧账”的官僚作风。
  如何解决“新官不理旧账”,李 ke 强总理在2018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政府要信守承诺,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这是诚信政府的承诺。把错案纠正过来,坚持“有权不能任性”、“法无授权不可为”,要切实树立起依法行政思维,保证所有决策和规划等依法而为。
  那么木兰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相关人员更换不久,新官上任,对过去遗留问题一概不问,怕找麻烦引火上身,担心被“旧账”所累,采取胡拖就拖,能赖就赖,将旧账索性搁置一边。
  刘文泉的举报事实就是一例,新任的县委主要领导不敢面对举报人,对媒体监督不做任何发音,其行为违背了李 ke 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讲的政府诚信,是典型的“新官不理旧账”行为。因此,建议木兰县委、县政府新的一届领导班子成员,对待百姓所反映的问题,应该端正思想态度,树立为民办实事,树立政府诚信,树立“新官应理旧账”的新官风。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9-01-12 11:55: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