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衡阳中院的内网藏了一个不敢示人的“小鬼”?  

人气:5774 回复:0

衡阳中院的内网藏了一个不敢示人的“小鬼”?
  按照迷信的说法,人属阳、鬼属阴,鬼是见不得阳光的东西,鬼生活在另外一个空间,平时人看不见鬼,鬼也看不见人。只有在特定的时候,两个空间之间的通道打开了,人与鬼才能相遇。鬼有多种释义,其中有本义、有引申义、有比喻义。“阴险,不光明”就是比喻义,如:鬼话、鬼样、鬼黠、鬼胎、鬼名堂、鬼头鬼脑以及搞鬼、玩鬼、藏鬼等等。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本应该正大光明、阳光透明的法院,也会玩鬼、藏鬼!这不,湖南衡阳中院的内网上,就藏有一个“小鬼”——驳回中铁五局申请撤销衡阳仲裁委裁决的裁定书。如同其他裁定书一样,这份裁定书本应及时大大方方地送达给当事人,但衡阳中院屈服于来自官权的压力,将这份裁定书变成了见不得人的“小鬼”长挂于该院的内网上,呜呼,怪哉!
  这个案子一点也不复杂——
  西安塔鑫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塔鑫公司)作为中铁五局机械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铁五局)的钢材供应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即从2012年底至2014年底,向“铜黄高速TH-C13标段项目”与“三淅高速公路卢氏到西坪段3标段管段项目”提供了价值8000多万元的钢材,但中铁五局经常地拖欠塔鑫公司的材料款,拖欠最多的时候达到4000多万元。由于欠款时间长,便产生了按合同约定的垫资费用。据塔鑫公司的负责人陈锦新说,中铁五局在和塔鑫公司的合作过程中极不讲诚信,千方百计地拖延支付材料款,且不执行衡阳仲裁委的裁决,也不履行人民法院的裁定,并找关系向法院施压,让塔鑫公司陷入按中铁五局要求而展开的无尽无休的“协商调解”中。掐指一算,中铁五局拖欠塔鑫公司的材料款和垫资费已经7个年头了。截止2018年8月20日,中铁五局总共拖欠塔鑫公司的材料款和垫资费用达17326253.58元。
  衡阳中院内网那不敢见阳光的“小鬼”又是如何被当事人——塔鑫公司的负责人陈锦新发现的?原来,这是陈锦新在信访过程中的意外“收获”:前些时候,陈锦新就中铁五局要求撤销衡阳仲裁委裁决事宜到衡阳中院立案信访局上访,接待他的两个窗口的法官都不约而同地告诉他:衡阳中院已于3月26日驳回了中铁五局要求撤销衡阳仲裁委裁决的申请,并告知他中院的内网上有裁定书。获得这个信息后,陈锦新感到十分震惊:为何衡阳中院早在3月26日就作出了驳回中铁五局申请撤销仲裁委裁决的的裁定书,却一直没有给我们送达呢?这闷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哪味药?
  不用说,陈锦新非常清楚,衡阳中院没有给他送达5个月前就已经作出的裁定书,作梗者是极不讲诚信的中铁五局。“这是一个不存在争议的案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中铁五局故意拖延不还的图谋为啥能够得逞?我通过多方了解,获知中铁五局的律师和衡阳市人大内司委的一位曾姓领导是同学,曾姓领导利用职权在干预这个案子,给衡阳中院施加压力,当媒体人士介入调查后,中铁五局为避嫌便换了一位律师,但曾姓领导对衡阳中院的干预,让衡阳中院束手束脚,连裁定书都不敢给我当事人送达,衡阳中院内网里的‘小鬼’后面,隐藏着有权有势的‘大鬼’”!陈锦新气愤地说。
  据了解衡阳市人大内司委的曾姓领导干预这起司法案件的“理由”,是所谓“不能让国有资产流失”。假如曾姓领导真是这样说过,那就是“歪嘴”念“歪经”了!中铁五局是国有企业没错;中铁五局的资产是国有资产也没错,但国有企业也同样要遵守市场规则和国家法律;也负有支付工程款、材料款和拖欠款的义务,从政策到法律,没有哪条规定国有企业可以不支付材料款、可以无限期地拖延支付材料款、可以不履行仲裁委裁决书和法院判决书的义务,对此常识,不知那位曾姓领导是装逼还是确实无知?为了让中铁五局履行还款义务,还是请曾姓领导将你的歪理收回去,不要亮出来献丑了!
  由于中铁五局的故意拖欠,导致陈锦新这个昔日的老板沦为今日债台高筑、生存艰难的特困人员。需要说明的是,陈锦新的材料款中有一半款项是向亲朋戚友借贷的。为了还债,他变卖了房产、豪车,但仍然还不清所欠的债务,导致他常年生活在债权人的追债逼债中,乃至过年过节都只能离家躲债。“我赡养着两个家庭和四位老人,家庭经济负担十分繁重。衡阳市人大内司委的那位曾姓领导只注重照顾关系,却不注重我的困境和感受,这样的官员太可恨了”!陈锦新说,他正处于经验老到、年富力强的年龄,是创业干事业的年龄,中铁五局的故意拖欠行为让他连续好几年挣扎在讼访维权路上;让他失去了好几年的宝贵年华,“时光一去不复返,中铁五局夺走了我的大好年华,真让我心痛得滴血”!
  话到此处,我不得不向衡阳市人大内司委的那个曾姓领导敬一言:中央和中纪委以及司法高层反复强调领导干部不能干预司法,中央政法委也出台了《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为此,请你识时务和自尊自重,不要顶风违纪干预司法个案,否则,总有一天要被脚下的“红线”绊倒的!
  法院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许,衡阳中院想将公平正义尽快还给陈锦新,但有碍于衡阳市人大内司委曾姓领导的干预。我以为,衡阳中院唯一尊崇和敬畏的应该是国家法律,而不是某个领导的“招呼”。假如法院唯领导的马首是瞻,将领导的意志当做法律,那么法院还有存在的意义吗?该院不要和我谈什么程序,6年多了,再复杂的程序也该走完了,假如现在还用“正在走程序”来忽悠受害人,那只能说明你们在办“招呼案”、“关系案”;说明你们在配合中铁五局故意将程序拉长,就像有的黑心出租车司机其外地人,明明几公里路程却绕来绕去跑出了几十公里的路程。所以,衡阳中院假如再以“程序问题”忽悠塔鑫公司,那我只能说一句“去你的吧”!拜托衡阳中院的领导为了坚守司法公正,排除一切法外因素的干扰,理直气壮地依法办案,让自己办结的案子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经得起事实的检验、经得起舆论和时间的检验!
  陈锦新的合法权益何时回归?本博主将持续予以关注并予以跟踪报道。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1423243018@qq.com[/email]

附:请求媒体监督中铁五局不讲诚信藐视法律赖债不还的行为
  媒体朋友:
  我是西安塔鑫商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锦新,是中铁五局机械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铁五局)的钢材供应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即从2012年底至2014年底,我们向“铜黄高速TH-C13标段项目”与“三淅高速公路卢氏到西坪段3标段管段项目”提供了价值8000多万元的钢材,但中铁五局经常地拖欠我们的材料款,拖欠最多的时候达到4000多万元。由于欠款时间长,便产生了按合同约定的垫资费用。中铁五局在和我们的合作过程中极不讲诚信,千方百计拖延支付材料款,且不执行衡阳仲裁委的裁决,也不履行人民法院的裁定,并找关系向法院施压,让我们陷入无尽无休的“协商调解”中。掐指一算,中铁五局拖欠我们的材料款和垫资费已经7个年头了,截止2018年8月20日,总共拖欠材料款和垫资费用达到17326253.58元。由于中铁五局的故意拖欠,导致我这个昔日的老板沦为今日债台高筑、生存艰难的特困人员。需要说明的是,我的材料款中有一半款项是向亲朋戚友借贷的。为了还债,我变卖了房产、豪车,但仍然还不清所欠的债务,导致我常年生活在债权人的追债逼债中,乃至过年过节都只能离家躲债。我赡养着两个家庭和四位老人,家庭经济负担十分繁重。我很不理解的是,衡阳中院早在今年3月26日就作出了驳回中铁五局申请撤销的裁定书,但法院一直没有向我们当事人送达。究其原因,是有领导向衡阳中院打招呼干预本案,据说干预的理由是所谓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难道国有资产就不要履行支付材料款的义务了?难道国有企业就不要履行法律义务了?作为弱势方的我,盼望的是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公平正义。在求助无门之际,我请求媒体朋友关注我的遭遇和诉求,并督促衡阳中院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尽快将中铁五局拖欠我们的材料款和垫资费执行到位!
  西安塔鑫商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锦新
  联系方式:13975435888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9-10 21:04:39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