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广州管公园的处长张永建:我不同意的事就搞不成!  

人气:6344 回复:0

广州管公园的处长张永建:我不同意的事就搞不成!
  曾几何时,大广州冒出了一位大牛人,此牛人“牛”到何等程度?听他的一句牛语吧:“只要我张永建不同意的事情就搞不成”!这话源于张永建于2017年10月19日在广州市麓景路东悦海鲜酒家接受宴请时,当着数名和他平级的白云区党政官员说出口的。网络上有《盘点牛年政府官员十大“牛语”》、《20大惊人牛官牛语》、《官员牛语集锦》、还有什么“史上最牛工商局长”、“最牛环保局长”......在我看来,这“牛”那“牛”,都比不过张永建处长“牛”——他说的这种“牛语”,即便是历史上权倾天下的皇帝,也不会将“我不同意的事就搞不成”说出口,一些霸王官员在其管辖的范围内做得到,但也不会在大庭广众的场合说出来。在中央强调从严治党、作风务实的今天,张永建如此高调、如此牛气、如此狂妄,实属是愚蠢之至!张永建的狂妄和愚蠢,让我联想起大兵、赵卫国在一个爆笑小品中一个叫“蠢得死”的角色,张永建的愚蠢程度是否和“蠢得死”有得一比?
  不过,张永建在实际工作中,尽管也处处显示了他的权威,但并非如他说话那样“硬八尺”,而是采用刁难、忽悠、戏耍、折腾等“软”想办的事情办不成。
  话说广州有佛家人为修复位于广州市帽峰山的罗汉寺,报告递上去之后,得到了广州市佛教协会、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广州市发改委、广东省林业厅、广州市政府副市长马文天等相关部门和领导的支持。2016年5月6日,广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依法批准原址重建罗汉寺为佛教活动场所,并核发了《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
  2016年6月1日和6月6日,大和镇大和村村民获得了相应的补偿款后,全体村民签名按手印、村委会盖章见证,正式确认将捐赠的土地交出来作为重建罗汉寺专用。
  白云区农林局经过多方调查了解、查阅资料和走访群众,做出了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可行性报告》及《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建设项目广东省森林采伐设计书》。2017年2月14日,广州市佛教协会将一份《广州市佛教协会关于申请广州市白云区罗汉寺使用帽峰山森林公园规划林地的请示》呈报给市林业和园林局,该“请示”的第一关就是公园管理处,而把关人就是处长张永建!
  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张永建对佛教协会的“请示”不理不睬,当负责该项工程的佛家大师询问林业和园林局詹副局长为何公园处久拖不批时,詹副局长在诡秘的笑容中透出一个秘密:除非你们答应三个条件,否则事情难成!
  哪三个条件?
  第一,让设计公司改图纸,将市林业和园林局以前在帽峰山南门广场做的那个烂尾工程纳入罗汉寺的用地范围一起设计,由罗汉寺出钱帮该局完善烂尾工程。图纸改毕后,由村民出地,罗汉寺出钱,将罗汉寺所有的工程交给该局去掌控安排施工,在施工期间,宗教局、佛协及出家人都不能出现在施工现场,不要过问有关工程的任何事宜......
  第二,罗汉寺全面建设完工后,所有权归市林业和园林局,管理权归佛协和出家人。
  第三,罗汉寺建好后,除了功德箱和做法事的收入归罗汉寺出家人安排,其他任何收入都归市林业和园林局掌控安排。
  詹副局长称:若佛协答应这三个条件,他们不用办理任何手续就可以开工建设,若不答应,那么张永建处长就会找出一万条理由“拖死”佛协,让大家都搞不成!
  上述三项条件,不仅霸气十足,且字句间蹦出的都是一个“利”字。第一条除了“利”,据说还藏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秘密:罗汉寺南门广场那个烂尾楼,市政府和纪检部门一直在问责追责,这成了让市林业和园林局头头脑脑一个颇为伤神的问题,难怪该局要佛协会修改设计规划,将烂尾楼纳入罗汉寺的用地范围一起规划设计和建设,以消除这个心头之患。同时,一旦烂尾楼和罗汉寺捆绑在一起,烂尾楼华丽转身后即可成为一个“园中园”的旅游景点,园林局安排几个假和尚坐收门票,岂不快哉?!
  为了强迫佛协和出家人接受这三条极不合理的条件,张永建充当“黑脸”角色,他不断地给佛协和出家人出难题,将当事的释善达大师磨个半死!
  张永建使出的“磨招”,尽管为难了当事的释善达大师,但涵养深厚的释善达大师忍辱负重,来“招”接“招”、见“招”化“招”,彰显了大德高僧的悲心宏愿。同时,释善达大师面对强权的嚣张和跋扈,做到了有理有据有节。不妨看看张永建处长是如何施招亮招,而释善达大师是如何接招化招的吧——
  2017年12月12日,广州市民族宗教局正式发函至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请求其协助完善使用林地手续,张永建竟然不承认民宗局的这个函,释善达大师不卑不亢地向张永建表达了异议;
  2018年4月17日,张永建捎话给释善达大师,说罗汉寺复绿的事情没有了结,不然他早就同意罗汉寺使用林地的请示了。释善达大师认为这是无中生有的冤枉,他让广州市纪委派驻市林业园林局纪检干部捎话人将事实真相的相关资料带给张永建看后,张永建不出声了;
  2017年8月中旬,张永建说帽峰山是省级森林公园,只要省林业厅公园管理局同意他就同意。释善达大师向省厅公园管理局的米局长汇报后,米局长说张永建在“乱扯”,说他已经告诉过张永建这个权力早就下放到市里了,批评张永建不该往省里推。接着张永建有要释善达大师去找省厅的陈厅长,释善达大师和陈厅长进行了两次沟通后,陈厅长也明确表示这个权已经下放到市里了,说市局批了后到省厅备个案就行了;
  张永建的“磨招”仍未停止,提出要广州市政府批准,佛协又去找市政府领导汇报,主官副市长马文田亲自出面协调,并于2017年8月18日作出批示:“一个月内回复”!
  然而,张永建谁的批示都不予理睬,仍在找一些无聊的理由带着出家人绕圈子......
  权力的“自我放大”很可怕,但这个放大过程离不开主观与客观两方面的原因——既有官员主观上缺乏纪律意识和规矩意识,视制度为无物,肆意放纵、唯我独尊;也有监管部门平时在教育管理上的缺失缺位,如对反腐倡廉形势强调得不够、氛围营造得不够,日常执纪执规不到位,经济审计不全面不深入,造成官员有空子可钻等等,都让权力具有了“自我放大”的空间和时间。本案广东省纪委和广州市纪委都关注了,也都认可了释善达投诉举报内容的真实性并作了批示,但广州市纪委给了释善达一张《纪检监察机关实名举报件反馈意见表》之后,就再没有了下文,不知这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有网友评论道:现在看到一些词已经很无感了,比如加强监管、严肃问责、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各种承诺的履约率,远远低于天气预报的准确率!
  权力的无限膨胀来自监督约束的失衡失范,要管住权力,就必须做到严制度、强监督、狠执行。《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从顶层设计上给全体党员干部提供了行为准则、划清了纪律红线,不管是各级党组织还是纪检监察部门,都应该以贯彻《准则》和《条例》为契机,加大对党员干部的日常教育监督管理,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特别是对一些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要及时发现及时解决,切莫等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出面行使调查、处理、反思的“终级职责”。
  有道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再狂妄嚣张的官员也有被拿下的一天。党员干部惟有做到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才是真正的保护了自己。自然,张永建也不例外。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1423243018@qq.com[/email]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8-10 20:45:10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