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

深圳中院单独拍卖“惠商苑”业主土地岂有此理!  

人气:4611 回复:0

深圳中院单独拍卖“惠商苑”业主土地岂有此理!
  媒体记者:
  我们是“惠商苑”A1型商住楼(惠台工业园55#小区)业主。在这里,我们要你们反映的是深圳中院执行法官杨伟军公然违反“房地一体”的法律常识,违法拍卖“惠商苑”A1型商住楼用地的荒唐行径,请媒体记者站在公正的立场上,督促深圳中院纠正自己的错误执行行为,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我们业主的合法权益。
  “惠商苑”A1型商住楼系惠州市惠台工业园区开发总公司于1992年与大亚湾中北城市开发公司惠台项目经理部、中国科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进行开发。先后取得了惠州市惠城区计划委员会以惠城计工[1992]12号《关于兴建惠台工业园区商住区惠商苑项目的批复》、惠州市国土局惠市国土征[1993]269号《关于惠州市大亚湾中北城市开发公司申请兴建商贸、酒楼、综合用地的批复》、规划局(1993)688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惠府国用(95)字第130206000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惠市规建环(2003)004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442501200306270201《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在商住楼兴建过程中,因资金问题停工达10年之久后,于2003年被政府认定为23号“烂尾楼”,给市政府的招商引资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同年,市政府为了解决惠商苑“烂尾楼”问题,专门成立了惠州市问题楼盘处置领导小组,责成市规划局牵头,组织国土局、房产局等相关部门在“惠商苑”施工现场联合办公,并由时任分管副市长根据各部门共同研究的结果,签发了“由有关部门先核发商品房预售证,后补地价”的执行意见。之后,由惠台工业园区开发总公司依据上述精神到房产局办理了“惠商苑”工程项目的惠市房预许(2003)30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2003年以后“惠商苑”商住楼建成完工陆续以销售和抵债形式全部出让,已全部交付业主使用。2011年7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深中法恢执字第526-2号民事裁定书,(系中国科健股份有限公司与该项目无关的债务)将“惠商苑”商住楼合作方中国科健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合作建房的土地强制拍卖,由李长青(以经营政府处置的不良资产为职业)用489万元拍得。2011年10月,李长青以惠州市房产局为被告向惠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撤销被告于2003年颁发的“惠商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经惠州市两级法院审理,判决确认被告于2003年7月17日颁发的惠市房预许(2003)30号《广东省惠州市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违法,但未确认无效。即“惠商苑”预售许可证的效力仍及于该楼。2014年,李长青以惠台工业园区开发总公司和“惠商苑”52户业主和租户为被告,起诉至惠城区人民法院,要求业主限期搬离“惠商苑”大楼并赔偿巨额经济损失。后被惠城区人民法院、惠州市中级人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李常青取得土地之前涉案房屋已经修建完成并进行了销售,因涉案土地上建筑物的合法性认定属行政机关的职权范围,不属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审理范围为由,驳回李常青的起诉。现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社会矛盾已经激化。之前我们已经向深圳中院和政府向有关部门反映过多次,但一直未能引起重视,导致执行法官杨伟军猖獗不已,他竟然对坚持“土地使用权不适合单独拍卖”意见,并拒绝为李长青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国土局领导威胁到:你不给办证我可以到国土局抓人!简直到了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地步!
  我们购买该楼的商品房,没有任何过错;“惠商苑”的购房者在购买商品房的同时即已拥有了相应土地的使用权,应受国家法律保护;“惠商苑”的购房者购房在前,李长青拍卖土地在后。问题的根源在于深圳中院执行法官枉法裁决,从深圳中级法院的(2011)深中法恢执字第526-2号民事裁定书可见“本次拍卖的标的物仅包括土地使用权,不包括上述土地上建有八栋八层高的商住楼”内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146、147条土地随房转让和房随地转让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23条、第24条都规定地上有附着物时不能单独处分土地;广东省《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实施办法》第16条也规定:“建有地上附着物、其他附着物的土地,不得单独以土地使用权进行转让、出租和抵押。”现在深圳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明知所拍卖的土地上建有八栋大楼,不找房产部门核实,不找开发商和业主调查核实。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将土地上建有房屋土地进行拍卖。从而诱发大量社会矛盾,我们希望深圳中院执行法官能回到法律的轨道,让我们业主讨回公道。
  惠商苑业主代表
  2018年7月23日

深圳中院的个别执行法官是愚蠢法盲还是司法流氓?
  在常人的眼中,一家中级法院的法官和“法盲”之间很难画上等号。然而,深圳中院的个别执行法官在处理执行“惠商苑”购房户房屋下面的土地时,就表现得很“法盲”:该院下达的执行裁定竟然不管地面上的附着物——房屋,而只是单独拍卖其土地使用权,这种做法违反了一个妇孺皆知的常识:房随地走、房地一体。深圳中院个别执行法官单独将土地使用权拿出来拍卖,业主们“讥”你一声“哈里哈气”、“脑壳进水”;“讽”你一句“学法学到茅厕里去了”,我看一点也不过分!
  原为烂尾楼的“惠商苑”A1型商住楼的重新开发,有分管副市长签发的“由有关部门先核发商品房预售证,后补地价”的执行意见;有房产局为其办理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李长青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撤销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经惠州两级法院审理,虽然判决确认该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违法,但未确认无效。这就意味着“惠商苑”预售许可证的效力依然存在。作为“惠商苑”业主,其对该楼商品房的购买行为没有任何过错和违规违法之处。显然,“惠商苑”的购房者在购买了商品房的同时,就拥有了与房屋相对应的土地使用权,理应受国家法律保护。李长青将业主购买的商住楼脚下的土地当做“不良资产”拍卖,他何曾想过业主们的房和地都是业主赖以安居落脚、遮风避雨之物,何来“不良资产”一说?政府若将其当做不良资产,那是政府的事情;李长青若将其当做不良资产,那是李长青的事情,一切都与业主无关!李长青有什么资格“要求业主限期搬离‘惠商苑’大楼并赔偿巨额经济损失”?况且,“惠商苑”的购房者购房在前,李长青的拍卖行为在后。这里也有个“先到为君,后到为臣”的问题。深圳中院执行法官的荒唐之处在于,将业主脚下的土地使用权单独拍卖,其所作的民事裁定书公然称“本次拍卖的标的物仅包括土地使用权,不包括上述土地上建有八栋八层高的商住楼”云云。《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房地产转让、抵押时,房屋的所有权和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同时转让、抵押。什么是房地产?房地产是指土地、建筑物及固着在土地、建筑物上不可分离的部分及其附带的各种权益。房地产由于其自身的特点即位置的固定性和不可移动性,在经济学上又被称为不动产。房屋和土地具有不可分性,不能分别或单独拍卖。深圳中院的执行法官采用这种违反法律常识的执行手段帮李长青处置“不良资产” ,可你们这些酒足饭饱后拍着肚皮打着饱嗝的法官是否想过:将业主脚下的土地使用权拍卖出去,等于一栋楼房掏空了基脚,也等于一个人被砍断了支撑身体的双腿!如此这般,从“情”到“理”到“法”,业主们都占到上风,他们不会也无法接受你李长青和深圳中院执行法官李伟军的荒唐做法!
  与其说深圳中院个别执行法官是愚蠢无知的法盲,不如说他们是司法流氓来得确切!别看个别法官下的裁定和做的处置很“法盲”,实际上他们的“法盲”是装逼的“法盲”。不用说,深圳中院个别执行法官之所有做出这种荒唐离谱的裁定、操控这种房地分离的拍卖,无非是为了替“不良资产”买主李长青实现侵吞业主财产的图谋“两肋插刀”。想必执行法官在处理这个案子前,私下里进行了一番利益上的权衡:业主是一个群体,就算帮业主打赢了官司,法官因担心人多嘴杂也不敢向业主索取回报,而李长青是一名个体买主,一旦帮李长青获得了其想要的利益,李长青自然懂得如何“回报”法官,说不定双方早就有个秘而不宣的利益分配约定。有个成语叫“利令智昏”,在利益的驱动下,法官便不惜伤害众多业主的切身利益,赤膊上阵朝着其预设的目标努力,帮助李长青圆“财富梦”,而将噩梦留给弱势无助的业主!从杨伟军对拒绝为李长青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国土局领导进行“你不给办证我可以到国土局抓人”的猖狂叫嚣中,可以窥见杨伟军内心那股物欲邪火的强烈冲动,然而,有首歌叫“冲动的惩罚”——难道李伟军就不担心冲动之后的惩罚吗?
  在本案中,业主维权的阻力恰恰来源于本应坚守公正的法院、来源于本应保护业主合法权益的深圳中院执行局。在业主看来,深圳中院执行局个别执行法官已经蜕变为实实在在的侵权者和司法流氓!
  何谓司法流氓?司法流氓就是法官滥权执法,贪赃枉法,亵渎国家法律;就是违背法学伦理,以案谋私、发办案财;就是协同社会邪恶势力,抢劫业主的私有财产......中国的法律遭遇司法流氓的践踏是中国法治的悲哀!
  当法官将案子当做可谋取私利的买卖来做的时候,司法公正就靠边站了,请问深圳中院执行局的法官:你们如此办“了难案”,让业主们到哪儿去寻求公正和公道?到哪儿去寻回自身的合法权益?为了让一个老板圆“财富梦”,不惜让众多的业主流泪,你们能心安理得、不惧天谴吗?
  反腐与维权博  罗修云
  [email]1423243018@qq.com[/email]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8-08-10 12:16:59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