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12到第
回复:

[原创]陈永康的投诉信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2018-02-27 07:34: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陈乐思、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审判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胡林蓉,民一庭审判员袁爱芬;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王辛、陈妙容、叶林薇。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租地合同纠纷及侵权责任纠纷的系列案件中,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妙容、叶林薇、胡林蓉、袁爱芬、杨扬、陈曦、陈乐思和黄艳等人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以言代法,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官的公正形象。老百姓打官司难。


信访诉求: 1、党和政府进行有效的监督、管理,使法官依法秉公办案。2、有法必依,违法必究,错案要改,提高司法公信力。3、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撤销法官李强、王辛承办的假案。



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中央第一巡视组、厦门市人大常委会:


陈永康已经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600篇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足以证明:两任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几位法官接续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法院作出的十八篇判决书、裁定书是一堆废纸。虚假原告的诉讼给国家、集体和个人造成损失。事实如下:


一、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未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尚不具备立案受理条件。已经立案的,裁定驳回起诉。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都是这样审判的,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名义起诉,没有加盖小组的公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仅在起诉状上签有“陈瑞春”3个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就立案受理,并且经法官李强、王辛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民事判决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


、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请注意,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小组长叶文铨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也相同。


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书,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驳回陈永康上诉。(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法官洪德琨、王铁玲和章毅说不清楚究竟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是典型的以言代法、有法不依,枉法裁判。


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裁定书有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二审提供的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二审对此予以认定并无不当”与“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等。高级法院的法官陈曦、扬扬并不高级,他们也打法律的擦边球,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违背公平公正的原则。


五、有比较才有鉴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该裁定书明确记载:“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据此,本案上诉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一审诉讼期间,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2016年5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未明确记载参会人员,难以判断是否有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会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条件。虽然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13日出具的证明、2017年1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小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签到表》、《石桥村十三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纪要》等证据,但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体现的是一审裁定作出之后,上诉人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尚不具备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认定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并无不当。上诉人可以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请进一步查阅: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41号、42号、43号、45号、46号、47号、48号、49号行政裁定书、(2016)闽行终925号行政裁定书、(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017)闽行终66号行政裁定等。


六、关于“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法律适用,法官是懂的。但是,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是集体组织,“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两者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各自的权利、义务也不相同。


2、没有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即使“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只能以公民的个人的名义共同起诉,而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


3、即使“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不能证明一审原告起诉时已经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4、以二审形成的证据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6、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7、在每一次庭审中,陈永康总是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但是法官均不予理睬。   


上述法律知识,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曦、杨扬、陈乐思等人是懂的,不该装糊涂,更不该跟陈永康耍无赖。


七、小组长陈军民3次以小组的名义反诉,陈永康提出抗辩意见并提交大量的证据。但是,几位法官均对陈永康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大量的证据不予审查、采纳或采信,以言代法,违法办案。


1、陈永康以合同无效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起诉,小组长陈军民以小组的名义反诉,法院并案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2、小组长向法院提交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作为证据。虽然,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明“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陈永康多次指出该《会议决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并主张“陈军民及律师没有资格代表小组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但是承办法官总是根据该《会议决议》支持小组长反诉,并且认可小组长陈军民聘请律师代理诉讼。


3、法官章毅、陈妙容、胡林蓉已经把该《会议决议》当作尚方宝剑,不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法律法规当作一回事。


4、“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交“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之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以及章毅、陈妙容、胡林蓉等人均违反该法律规定。


法官有法不依,法律还有何用?


八、针对小组长是否有权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争议的事项,承办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对不同诉讼当事人提出了不同的主张,给出了不同的认定和裁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导致法律天平严重倾斜。其做法极其不公正,很不负责任。


1、陈永康以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作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作为证据,提起侵权责任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请求法院判令陈瑞春赔偿陈永康经济损失。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驳回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以
“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为由,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对陈永康所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等大量的证据不予采纳或采信。


实际上,电脑以关键词“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库中搜索后找到该388份裁定书,这就体现有关联性。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认定陈永康所提交的用以解决法律适用问题的大量裁判文书“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系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她们认定大量裁判文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乃指马为鹿,睁开眼睛说瞎话。


2、如前所述,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其适用法律与388份“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相同。而(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案与(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的承办法官都是叶林薇。


3、如上所述,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这两份裁判文书的承办法官均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胡林蓉。


4、前案,法官叶林薇、胡林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的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小组长以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名义的反诉;后案,叶林薇、胡林蓉以“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为事实根据,无任何法律依据,支持小组长以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反诉。


九、李强、洪德琨等法官办案不公,导致法院对陈永康租地合同案件的判决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等诸多问题。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可了解更多信息;篇幅所限,简述如下:


1、原审判决书认定诉争土地是“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然后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关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之规定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不等同于“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土地性质不同则所涉及的法律适用也不同。法律并没有规定“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不得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男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不等同于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一样的道理。


2、原审判决书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即使违反该法律规定,也不导致租地合同无效。


3、2006年实行“村改居”,撤销阳翟村委会,设立阳翟居委会。根据宪法、法律和法规,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而实行“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用的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土地的集体和个人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因此,2009年陈永康签订土地续租合同,不会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


4、原审法院判决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而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正在履行中,法院却判决土地腾空返还,没有道理。


5、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诉求法院确认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与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原判决遗漏了“确认2009年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法官李强、王辛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以掩盖因“村改居”土地所有权性质变化而《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不适用之事实。还有,经法官李强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2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陈新历1999年租地合同和2009年续租合同均无效,但是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仅判决陈永康1999年租地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陈永康2009年续租合同无效——同法官,同时间,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6、根据《民事诉讼法》,遗漏诉讼请求应当再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为“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驳回陈永康再审申请。陈永康不服,理由是:法院对“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尚未审理,凭什么认定“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法官陈曦和杨扬枉法裁判,不讲道理。


7、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书、(2013)厦民终字第58号、第64号、第177号、(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第144号、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法官李强、王辛、章毅、王铁玲、胡林蓉、陈曦、杨杨和陈乐思均删改法律条文,把《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改写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删除“的”字。原文意,土地的所有权属于国家的;删改后,土地的所有权是谁的并不清楚,扩大了《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适用范围。


8、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第三十八项,内容为“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年1月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然后,该判决书称“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异议”,显然法官袁爱芬写判决书造假。


9、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中重要的文字部分,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10、几位承办法官在不同的判决书中还删改陈永康抗辩意见的关键词,把“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写成“履行民主设定程序”、“履行民主一定程序”,“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写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等等。


11、经投诉市长专线后,2014年4月厦门市规划局才提供1998年同安区土地规划图,证实诉争土地被政府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证明陈永康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不违法。二审,2012年陈永康书面请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厦门市规划局调查收集该证据,但是,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申请再审期间,2014年4月,该土地规划图作为证据及时分别交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陈曦、杨扬和陈乐思,但是均不被采纳。他们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十、总而言之,2012年以来,法官对陈永康系列案件的基本事实(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并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认定,对争议的焦点(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时,是不是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表述,对法律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是否有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不予审查。陈永康已经信访投诉数十次,法官没给任何“释法答疑”。2016年3月以来,从互联网下载大量“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是新的证据,足以证明法官李强、王辛等人办假案办错案,故陈永康多次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请求法院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


因为,陈永康给中共党的十九大主席团的投诉信——《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经中共厦门市委常委、厦门市政法委书记李伟华批示和签名,转给同安区政法委,再转给同安区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院长、民事庭庭长和立案庭庭长的意思是:陈永康走审判监督程序,不宜再信访投诉所以陈永康再一次提交再审申请书,收件人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龙辉、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李昌明。


十一、虽然一审、二审的审判长李强、洪德琨均已调离法院,但是法官对审理案件终身负责,不能一走了之。几位法官接续办假案,办错案,错案不改,错上加错,越审判越混乱,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有待纪检监察部门深入调查。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年 2 月
28 日






附件:一、证据材料1、(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 3、(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4、(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5、(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6、(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8、600篇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二、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


2018-02-28 17:07: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请电脑上网,点击以下网址,或百度搜索以上投诉信的名称):



1、陈永康给厦门市中级法院王成全院长的再审申请书 - 厦门网





2、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
- - 厦门网





3、陈永康中共十九大的投诉信20171016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4、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 - - 厦门网






5、几位法官接续办假案,六百多份证据纠错难-福州便民网






6、厦门法官枉法裁判 抓人封店强迫搬迁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7、致信中央巡视组组长,期望法官能秉公办案-海峡社区-厦门网






8、以言代法,违法办案,同法院同法官同案不同判 -- 厦门网





9、隐瞒证据,隐瞒事实,同安的法官办糊涂案
- 海峡社区 - 厦门网





10、租地经商办企业没违法,判“土地腾空返还”我不服- -厦门网








11、陈永康给福建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投诉信- -厦门网








12、陈永康给政协第十三届厦门市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的投诉信
-- 深圳论坛






13、给厦门市第十四届人大第四次会议全体代表的一封信- -厦门网






14、陈永康投诉信的贴文与网址(2016-05-15)_ _厦门小鱼网






15、陈永康给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的投诉信--福州便民网






16、陈永康投诉数十次,请告知“办结”的情况
-- 同安生活网






17、希望厦门市人大了解民情,理解民意,及时处理陈永康的29份信访件---同安生活网http://www.365ta.com/thread-286501-1-1.html




18、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法律规定
- - 厦门小猪网






19、租地办厂没违法,胡审乱判我不服 - 同安生活
- 同安生活网






20、陈永康给福建省政法委的投诉信 -放眼天下
- 上海论坛






21、法官枉法,有啥办法?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22、适用法律因人而异,法律天平严重倾斜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23、法官违背法律规定调查取证,采纳原告方伪造的会议记录 - - 厦门网






了解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网址:



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_百度搜索








2018-03-01 13:07:2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陈乐思、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审判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胡林蓉,民一庭审判员袁爱芬;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王辛、陈妙容、叶林薇。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租地合同纠纷及侵权责任纠纷的系列案件中,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妙容、叶林薇、胡林蓉、袁爱芬、杨扬、陈曦、陈乐思和黄艳等人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以言代法,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官的公正形象。老百姓打官司难。


信访诉求:
人大加强对民事审判工作的监督,促使法官依法秉公办案力。对故意办假案办错案的法官,及时免去其审判员职务。




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同安区人大常委会:


陈永康已经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600篇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足以证明:两任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几位法官接续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法院作出的十八篇判决书、裁定书是一堆废纸。虚假原告的诉讼给国家、集体和个人造成损失。事实如下:


一、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未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尚不具备立案受理条件。已经立案的,裁定驳回起诉。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都是这样审判的,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4次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没有加盖小组的公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仅在起诉状上签有“陈瑞春”3个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就立案受理,并且经李强等3个法官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等3篇民事判决书和1篇(同意撤诉的)裁定书。2013年同安区法院强制执行生效判决,警车抓人,店门贴封条,冻结银行账户,强迫建材店搬迁。


二、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请注意,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小组长叶文铨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也相同。


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等3篇民事判决书,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驳回陈永康上诉。(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等3份民事判决书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其中,法官王铁玲和章毅写的“符合法律规定”,纯粹是虚构的!法官洪德琨、王铁玲和章毅说不清楚究竟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是典型的以言代法、有法不依,枉法裁判。


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等3篇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3份裁定书有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二审提供的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二审对此予以认定并无不当”、“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等。高级法院的法官陈曦、扬扬和陈乐思并不高级,他们也打法律的擦边球,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


五、有比较才有鉴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该裁定书记载:“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据此,本案上诉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一审诉讼期间,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2016年5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未明确记载参会人员,难以判断是否有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会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条件。虽然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13日出具的证明、2017年1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小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签到表》、《石桥村十三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纪要》等证据,但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体现的是一审裁定作出之后,上诉人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尚不具备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认定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并无不当。上诉人可以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六、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比较13篇二审裁定书与3篇二审判决书,前者是足以推翻后者发生法律效力的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的相反证据:(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13篇二审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其案号是(2016)闽行终925号、(2017)闽行终39号、(2017)闽行终40号、(2017)闽行终41号、(2017)闽行终42号、(2017)闽行终43号、(2017)闽行终44号、(2017)闽行终45号、(2017)闽行终46号、(2017)闽行终47号、(2017)闽行终48号、(2017)闽行终49号、(2017)闽行终66号;(二)、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3篇二审判决书,支持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其案号是(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换言之,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13篇二审裁定书足以推翻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3篇二审判决书认定的“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之事实。


七、关于“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法律适用,法官是懂的。但是,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是集体组织,“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两者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各自的权利、义务也不相同。


2、没有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即使“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只能以公民的个人的名义共同起诉,而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


3、即使“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不能证明一审原告起诉时已经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4、以二审形成的证据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6、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7、在每一次庭审中,陈永康总是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但是法官均不予理睬。   


上述法律知识,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曦、杨扬、陈乐思等人是懂的,不该装糊涂,更不该跟陈永康耍无赖。


八、小组长陈军民3次以小组的名义反诉,陈永康提出抗辩意见并提交大量的证据。但是,几位法官均对陈永康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大量的证据不予审查、采纳或采信,以言代法,违法办案。


1、陈永康以合同无效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起诉,小组长陈军民以小组的名义反诉,法院并案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2、小组长向法院提交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作为证据。虽然,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明“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陈永康多次指出该《会议决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并主张“陈军民及律师没有资格代表小组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但是承办法官总是根据该《会议决议》支持小组长反诉,并且认可小组长陈军民聘请律师代理诉讼。


3、法官章毅、陈妙容、胡林蓉已经把该《会议决议》当作尚方宝剑,不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法律法规当作一回事。


4、“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交“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之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以及章毅、陈妙容、胡林蓉等人均违反该法律规定。


法官有法不依,法律还有何用?


九、针对小组长是否有权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争议的事项,承办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对不同诉讼当事人提出了不同的主张,给出了不同的认定和裁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导致法律天平严重倾斜。其做法极其不公正,很不负责任。


1、陈永康以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作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作为证据,提起侵权责任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请求法院判令陈瑞春赔偿陈永康经济损失。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驳回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以
“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为由,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对陈永康所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等大量的证据不予采纳。


2、实际上,电脑以关键词“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库中搜索后找到该388篇裁定书,这就体现有关联性。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胡林蓉认定这批388篇裁判文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乃指马为鹿,睁开眼睛说瞎话。陈永康提交了大量全国各地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用以解决法律适用问题,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认定这些裁判文书“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系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


3、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其适用法律与388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相同;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同安区人民法院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不同。(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的一审案件与(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的承办法官都是叶林薇。


4、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这两份裁判文书的承办法官均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胡林蓉。


5、前案,法官叶林薇、胡林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的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小组长以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反诉;后案,叶林薇、胡林蓉以“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为事实根据,无任何法律依据,支持小组长以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的名义反诉。


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办案不公,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十、李强、洪德琨等法官办案不公,导致法院对陈永康租地合同案件的判决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等诸多问题。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可了解更多信息。篇幅所限,简述如下:


1、原审判决书认定诉争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然后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关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之规定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不等同于“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土地性质不同则所涉及的法律适用也不同。法律并没有规定“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不得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男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不等同于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一样的道理。


2、原审判决书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即使违反该法律规定,也不导致租地合同无效


3、根据《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2006年实行“村改居”撤销阳翟村委会,设立阳翟居委会,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而实行“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用的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土地的集体和个人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因此,2009年陈永康签订土地续租合同,不会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


4、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诉求法院确认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与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原判决遗漏了“确认2009年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李强、王辛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以掩盖“村改居”后土地的所有权性质变化而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错误之事实。法官李强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对其遗漏的诉讼请求不作表述,可查阅卷宗中原告方提交的“增加诉讼请求”。


5、《民事诉讼法》第二百第(十一)款明确地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
“原判决遗漏诉讼请求”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但是,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等2篇民事裁定书认为“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驳回陈永康再审申请。陈永康不服,理由是:法院对“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尚未审理,凭什么认定“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陈曦、杨扬和陈乐思等法官枉法裁判,不讲道理。


6、经法官李强审理后,同安区人民法院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2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陈新历1999年租地合同和2009年续租合同均无效,但是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仅判决陈永康1999年租地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陈永康2009年续租合同无效——同法官,同时间,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7、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中,原审法院判决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而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正在履行中,法院却判决土地腾空返还,没有道理


8、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书中,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第64号、第177号、(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中,在(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第144号、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承办法官李强、王辛、章毅、王铁玲、胡林蓉、陈曦、杨杨和陈乐思均删改法律条文,把《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改写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删除“的”字。原文意,土地的所有权是农民集体的;删改后,土地的所有权是谁的并不清楚,承办法官擅自扩大了《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适用范围。


9、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第三十八项,内容为“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年1月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然后,该判决书称“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异议”,显然法官袁爱芬写判决书造假。


10、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中重要的文字部分,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11、几位承办法官在不同的判决书中还删改陈永康抗辩意见的关键词,把“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改写成“履行民主设定程序”、“履行民主一定程序”,把“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改写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等等。假如笔误,为何笔误均对陈永康不利


12、陈永康8次走进厦门市规划局索取土地规划图,规划局以“地理信息保密”为由不予支持。经投诉市长专线后,2014年4月,厦门市规划局才提供1998年同安区土地规划图,证实诉争的土地早就被政府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诉争的土地不是农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证明陈永康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不违法。二审,2012年,陈永康在上诉状中请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厦门市规划局调查收集证据(土地规划图),但是,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2014年4月,陈永康申请再审期间,该土地规划图作为证据分别交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陈曦、杨扬和陈乐思,但是均不被采纳。法官陈乐思在(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认定该土地规划图不是新的证据。省市两级承办法官均违反相关的法律规定。


十一、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18篇“陈永康系列案件”的生效裁判文书中,根据“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有权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只有认定的事实,并没有适用的法律,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七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


十二、在600篇裁判文书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和其他法院一样,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在18篇“陈永康系列案件”的生效裁判文书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同安区人民法院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反诉”,没有法律依据就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有权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如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八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之规定。


十三、总而言之,2012年以来,法官对陈永康系列案件的基本事实(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起诉时,并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认定,对争议的焦点(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起诉时,是不是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表述,对法律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是否有权代表阳翟社区三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不予审查。陈永康已经信访投诉数十次,法官没给任何“释法答疑”。2016年3月以来,从互联网下载大量“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是新的证据,足以证明法官李强、王辛等人办假案办错案,故陈永康多次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请求法院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没有回复。


因为,陈永康给中共党的十九大主席团的投诉信——《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经中共厦门市委常委、厦门市政法委书记李伟华批示和签名,转给同安区政法委,再转给同安区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院长、民事庭庭长和立案庭庭长的意思是:陈永康走审判监督程序,不宜再信访投诉所以陈永康再一次提交再审申请书,收件人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龙辉、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李昌明。


十四、几位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办错案,错案不改,错上加错,越审判越乱,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有待纪检监察部门深入调查。虽然一审、二审的审判长李强、洪德琨均已调离法院,但是法官对审理案件终身负责,不能一走了之。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年3月5日






附件:一、证据材料1、(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 3、(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4、(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5、(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6、(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7、600篇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二、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


2018-03-06 07:11: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原创]厦门法官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654389&boardid=25

2018-03-07 07:24: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陈永康给厦门市人大常委会的投诉信20181107-福州便民网
http://bbs.fzbm.com/forum-704/tid-3975897.html#35852630

2018-11-09 10:12:03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