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下一页到第

陈永康给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的投诉信20170926

人气:44307 回复:27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审判长洪德琨、审判员王铁玲、章毅;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陈妙容、叶林薇。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审理中)、(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审理中)、(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中,洪德琨、叶林薇等法官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枉法裁判,概括为一个字――“乱”。老百姓打官司很难。


信访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




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


――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




中共厦门市委员会、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


法官有法不依,怎么依法治国?法官比法律大,百姓找谁说理?


陈永康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四百多篇裁判文书作为证据,足以证明: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法官李强、洪德琨办假案,而省市区三级法院所作出的十五篇裁判文书是一堆废纸。


在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居民陈永康的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中,洪德琨、叶林薇等法官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枉法裁判,概括为一个字――“乱”。事实如下:


一、因为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故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然而,同安区法官李强、王辛违法办案,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


就算是堂堂的厦门市长庄稼汉,以“厦门市人民政府”之名义起诉,也得在《起诉状》上加盖“厦门市人民政府”大印。但是,陈瑞春身为最基层的群众性自治组织――“居民小组”之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为原告起诉陈永康,“陈瑞春”三个字在《起诉状》上一签就OK,荒唐吗?这样的荒唐事,就发生在厦门市。


1、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如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则任何村民小组成员都不得代表村民小组行使权利。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的,其起诉尚不具备受理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诉讼当事人陈永康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445篇裁判文书,针对同类案件,445家法院都是这样裁判的。


然而,李强、王辛、洪德琨、王铁玲、章毅等法官反其道而行之――2012年初小组长陈瑞春在没有提交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的情况下,针对1999年陈永康与本村民小组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2009年与本居民小组签订的续租合同,以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4次立案审理,3次判决合同无效(案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厦门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法院9次裁判,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和《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


2、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在厦门市中级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中写道:“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以“为免当事人讼累”为由,直接认定“符合法律规定”,却不能够说清楚究竟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如此审判,全国首创,今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3323万篇裁判文书中查无相同的或相似的判例。


3、在二审期间,对一审原告的起诉权进行追认,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中查无与厦门市中级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相同或相似的判例。


显然,厦门市中级法院的(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等3份民事判决书均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七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二、我跟法官讲理由,法官跟我讲法律;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跟诉讼当事人耍无赖者,愧对身穿的法袍和胸佩的国徽,在诉讼当事人心目中只是上班领工资的人;跟诉讼当事人耍无赖者,不值得人们尊重。


1、2012年初,同安法院开庭审理陈永康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案。陈永康辩称:1999年签订十年租地合同,2009年续签五年续租合同,我守信用,按时足额支付租金,而十多人使用本小组土地并没有付钱。我租地事先经阳翟村委会和西柯镇政府批准,如果租地有错,该先由政府处理;若不服政府处理,才提起诉讼。法官李强说:租地合同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只能判决合同无效、土地返还。


陈永康还辩称:小组长陈瑞春签名提交《起诉状》,小组并没有在《起诉状》盖章,小组也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决定起诉陈永康的事情,起诉陈永康是小组长陈瑞春个人行为,不是小组集体组织行为。陈瑞春状告陈永康,但是小组集体组织并没有状告陈永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的规定,陈瑞春小组长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起诉陈永康,法院依法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对此,法官李强、王辛均不予理睬。同安法院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等判决。


2、2013年1月10日,厦门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陈永康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因为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经村民小组授权,小组长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行使诉讼权利,副组长陈捷克、律师邓明辉均无权代表小组出庭参加诉讼。对此,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厦门市中级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案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


厦门市中级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第5页倒数第5行记载:“于2013年1月29日,召开村民会议,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判决书记载的“召开村民会议”的时间比二审开庭审理的时间迟19天。


显然,因为时间关系,2013年1月29日《村民会议记录》不能授权陈军民于2013年1月10日代表小组在厦门市中级法院第六审判庭以小组名义行使诉讼权利。“授权小组长”不等同于“授权陈瑞春”。因为时间关系及小组长换届选举,2013年1月29日的《村民会议记录》不能授权前任小组长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


追认前任的小组长代表村民小组在其任职期间提起诉讼,这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查无先例;二审法院将二审开庭后产生的《村民会议记录》作为证据而追认一审法院案件中原告村民小组的起诉权,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也查无先例。厦门市中级法院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应当承担严重违反诉讼程序之责任。


3、2014年,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陈永康的再审申请。陈永康又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因为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经村民小组授权,所以前任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小组长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行使诉讼权利,律师无权代表小组出庭参加诉讼。对此,法官陈曦、杨扬不予支持。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写道:“本院认为: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 法官陈曦、杨扬是懂的,“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仅仅满足“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必要条件,并不满足“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的充分必要条件。因为,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10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请法官陈曦、杨扬阅读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66号行政裁定书、(2015)闽民申字第1996号民事裁定书。同院同案不同判,有何解释?再阅读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最高法行申318号行政裁定书,又阅读 445份全国各地法院的裁判文书。同案不同判,公平正义何在?


三、小组长陈军民及其律师持有“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就能够在省市区三级法院的法庭中畅通无阻,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等法律法规均不起作用。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载明:“另查明,阳翟三组在原审中提交了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该决议决定由小组长陈军民代表小组处理与陈永康等人之间所有的法律纠纷,包括提起诉讼(反诉)、上诉、应诉等所有诉讼活动并行使诉讼权利。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但是,《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显然,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


在每一次庭审中,陈永康总是指出“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小组长陈军民及其律师总是向法院提交上述这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证明村民小组已经授权。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的法官洪德琨、 王铁玲、章毅,(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案的法官黄艳,(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法官陈妙容等人均全力支持小组长陈军民及其律师的主张,法院总是“依法”作出裁判。陈永康在每一次庭审中指出律师熊启华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诉讼,然而律师熊启华总是能够代表小组出庭参加诉讼。“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犹如尚方宝剑,具有超越法律、超越法规之效力!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记载:“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其中,“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供“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之证据。因为没有召开(符合法律规定的)村民小组会议,所以小组长陈军民向法院提交的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就是伪造的。陈军民伪造的证据,洪德琨、 王铁玲、章毅、黄艳和陈妙容等法官也敢采用,冤假错案知多少?


四、陈永康向法院提交四百多篇裁判文书作为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但是,法院错案未改,法官错上加错。


1、2017年1月4日,同安法院开庭审理(2016)闽0212民初第3035号案,审判长叶林薇,书记员洪晓燕。原告陈永康提交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等大量证据,审判长叶林薇说: “原告提交的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定书、判决书是案例,作参考,不记录在庭审笔录中”。叶林薇、洪晓燕均拒绝出具证据收据,叶林薇说:“我们(审判人员)都是这么做的(不给证据材料收据)。你有意见找我们的领导讲。”她们违反《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


2、2017年2月16日,同安法院开庭审理(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案,审判员李昌明,书记员陈炳杰。原告陈永康提交39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等大量证据。审判员李昌明,书记员陈炳杰两人均拒绝在证据材料收据上签名。审判员李昌明说:“原告提交的39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定书、判决书不能作为证据,原因是这些裁定书、判决书的当事人与本案的当事人没有关系”,“以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三、第四小组为原告的三份民事裁定书的当事人与本案的当事人没有关系,所以不能作为证据”。李昌明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当原告陈永康请求书记员陈炳杰把上述的审判员李昌明所说的话与所做的事记录在法庭笔录的时候,审判员李昌明对书记员说:“不记入笔录。”这明显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七条之规定。


3、2017年5月17日,同安法院以“陈永康增加了六项诉讼请求并向法院提交了大量证据”、“案情复杂”、“当事人的争议大”为由,作出(2015)0212民初2723号民事裁定书,“本案转为普通程序”。2017年9月12日,第二次开庭审理时,没有审理上述“增加的六项诉讼请求”,仅仅由当事人对陈永康2017年9月11日向法院提交的新证据(62份2017年度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质证,没有对上述“大量证据”质证,陈永康提交的398份裁判文书(证据文件)被搁置一边,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三条的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互相质证)。


4、2017年9月12日,(2015)0212民初2723号案庭审结束后,陈永康在法庭笔录中逐页签名,发现虚构的内容――审判长曰:“本案中,原告陈永康向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的六项诉讼请求与本案无关,因此法院决定不予审理”。陈永康说:“清楚了”。对此,陈永康马上提出异议后,书记员把这部分虚构的内容划掉(作废),陈永康压了指纹。书记员在法庭笔录中表述虚构的法庭活动,意图不言而喻。假如陈永康没有仔细地核对法庭笔录并发现错误,则今后只得哑巴吃黄莲,有口难言。


5、2016年3月25日,同安法院开庭审理(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案。原告陈永康提交100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作为证据。审判长陈妙容组织原告与被告质证。针对100份裁判文书作为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原告与被告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书记员把质证活动简要地记入法庭笔录。然而,陈永康使用300张A4纸打印的这100份证据,并没有在(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民事判决书中留下一点儿痕迹。陈妙容在判决书中隐瞒119件证据,违反《法官法》第三十条的规定。


6、2016年11月17日,陈永康提交三百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为证据,状告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诉求赔偿交通费、误工费300元。同安区人民法院以“正在审查中”为由拖延时间大约6个月才立案(案号为(2017)2012闽初2819号),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


    7、首次开庭审理(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法官陈妙容、叶林薇均不给《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单》,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


8、法官陈妙容、叶林薇在(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等判决书中没有阐明(陈永康所提交的许多的)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九条的规定。


9、在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叶林薇隐瞒本案主要事实(起诉时陈瑞春没有提交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隐瞒本案争议的焦点(起诉时小组有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二十八条。


10、在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叶林薇写道:“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叶林薇信口开河,缺乏依据。事实足以推翻叶林薇关于“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之言论:其一、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叶林薇创造奇葩判例。先看看,叶林薇亲身审理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案、(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案。案件中,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提交《村民小组会议决议》用以证明小组授权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虽然大多数小组村民在《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上签字,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参加该会议,该《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不足以证明已经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所以,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再看看,在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叶林薇拒绝认定该案最重要的事实――2012年初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叶林薇违反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规定办案,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其二、陈永康以“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等关键词,应用计算机搜索技术,在互联网中找到上述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找到(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一审原裁定是同安区人民法院(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裁定),同时也找到陈永康的合同纠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民事裁定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等。假如没有关联性,计算机是找不到这些文件的。其三、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878号行政判决书中,北京市高级法院采纳诉讼当事人所提交的同类型案件的判决书作为证据,作出判决。北京市高级法院在(2016)京行终878号案件中已经做过的事情,同安法院法官叶林薇却不做。


11、在同安法院(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叶林薇认定“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然后,作出判决“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既然不予审理了,就只能作出裁定,不得作出判决――在此,叶林薇犯低级错误了。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民提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中,最高人民法院权威解释了“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的含义。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合同无效,诉求土地返还;陈永康起诉陈瑞春没有资格代表小组起诉,诉求赔偿300元。看前案与后案,当事人不一致,诉讼标的不同,诉讼请求不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5〕5号)第二百四十七条,不构成重复起诉。理所当然,陈永康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五、“同法院同案不同判”,公平正义何在?“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厦门老百姓怎么办?


陈永康向法院所提交的裁判文书表明:针对“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
之案件,同安区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均“同案不同判”。这些裁判文书,案号为(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2017)闽行终66号、(2015)闽民申字第1996号等,请见附件。


结束语:上述法官违反法律法规办案,简直无所顾忌、明目张胆。陈永康胜诉败诉是小事,法官依法秉公办案是大事。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堤坝,它关系到社会稳定和政权巩固。希望原告、被告和法官均能够尊重法律,自觉地维护司法权威与法官的公正形象。


请电脑上网,查阅陈永康的投诉信,查阅陈永康向法院提交的445篇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证据)。了解更多信息,请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纠纷”。


说明:如果以上文字表达与法庭录音录像有出入,则以录音录像为准。




信访人   陈永康




2017年9月26日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10-01 12:21: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律声明 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附件A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


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 - 海峡社区 - 厦门网




以言代法,违法办案,同法院同法官同案不同判 - 海峡社区 - 厦门网




隐瞒证据,隐瞒事实,同安的法官办糊涂案_谈天说地_厦门小鱼社区_厦门小鱼网




不给证据收据,不记录在案, 法官支持虚假诉讼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厦门奇葩判例,故意制造错案-福州便民网




法官违背法律规定调查取证,采纳原告方伪造的会议记录--厦门网




福建省高院《裁定书》错误,违反法律规定-福州便民网




陈永康投诉信的贴文与网址(2016-05-15)_ _厦门小鱼网




陈永康投诉信之贴文与网址_厦门论坛






(请电脑上网,点击以上网址,或百度搜索投诉信的名称)


附件B445篇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下载的全国各地法院的生效的裁判文书,电子文稿。传送至厦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电子邮箱 。


2017-10-01 13:33:3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1、


福 建 省 厦 门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永康,男, 1959年8月1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林??,系陈永康的姐夫。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

代表人陈军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郑明辉,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捷克,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副小组长。

         上诉人陈永康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下称阳翟社区三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阳翟社区三组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其2009年5月10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陈永康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社区三组。

        原审判决查明,1999年5月1日,西柯镇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即阳翟社区三组)作为甲方与乙方陈永康签订一份《土地租赁合同》,约定:“经甲乙双方协商议定,甲方同意把本组所属同丙公路东侧土地租给乙方作为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之用,双方议定以下有关条款:一、土地面积:贰亩壹分零厘。四至为东至小组双关谭池塘,西至同丙公路,南至洪菜盆厝,北至陈国荣石灰池。二、租赁期限:一定壹拾年,即自1999年5月1日起至2009年4月30日止。期满后若乙方要继续租用需经甲方允许,同时协商租金标准。同等条件下优先照顾乙方(包括土地出售),乙方若不再租用建筑物应自行拆除,否则,乙方应赔偿甲方的经济损失。三、租金及缴交期限:每亩年租金人民币1000元,拾年一次性在合同签订时交清(每亩租金10000元)。四、租赁期内如遇国家征用该块地时,地上物补偿归乙方所得,土地款及其他补偿均属甲方所有,但甲方应按当年乙方实际使用时间计算退换租金。……”。甲方代表由“陈文填”签名并捺手印,乙方代表由陈永康签名并捺手印。该合同签订后,双方均按合同予以履行。2009年5月10日,“陈文填”在该书面合同右上方添加手写:“本合同已到期,经双方协商续租五年,租金按原合同提高百分之二十,本协议与原合同有同等的法律效力,条例按原合同不变。甲方陈文填  2009年5月10日”。该合同履行至今。阳翟社区三组认为该份合同系原小组长陈文填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出租,且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陈永康在土地上违法搭建建筑物,改变了土地用途,故提起诉讼,并提出如上诉讼请求。

        审理中,阳翟社区三组提供阳翟社区居委会证明,证实该讼争土地属耕地性质,对此陈永康不予认可,主张1999年签订合同时讼争土地为荒地,并非耕地。陈永康提供2009年5月10日时任小组出纳的陈瑞春(即前一任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开具的收款单位为阳翟三组的《同安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拟证明五年续租租金已缴纳。阳翟社区三组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陈永康亦确认在租用的土地上临时搭盖有铁皮屋当做仓库,用于加工销售木材。

        原审判决认定以上事实,有《土地租赁合同》、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阳翟社区居委会证明、收款收据、营业执照等证据以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笔录在案为证。

    原审判决认为,本案系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在于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是否合法有效。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精神,对于闽国土资文[2005]107号文下发前,“村改居”已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的宅基地,其土地性质为国有;该文下发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含宅基地),应当依法征收才能转为国有。本案1999年签订合同时,双方均明确讼争土地为集体所有土地,之后阳翟社区三组虽然有进行“村改居”,但陈永康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讼争的土地所有权发生变动的相关依据,故确认本案讼争土地仍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用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县级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建设用地使用权。第十四条的规定,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承包经营集体所有的土地应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生产。该法第六十三条同时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本案讼争土地为集体用地,陈永康作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虽然与阳翟社区三组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但该《土地租赁合同》明确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陈永康亦承认该地块有用于临时搭盖厂房,足见土地并非用于农用,陈永康也未能举证证明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登记造册并核发证书,因此该租赁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1999年双方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届满后,阳翟社区三组的原小组长陈文填又同意续租,该土地实际也一直由陈永康租用至今,应视为双方继续按照《土地租赁合同》的约定履行,故阳翟社区三组请求确认与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支持。陈永康因该合同取得的土地,应当予以返还,故阳翟社区三组有权要求陈永康将讼争土地腾空并予以返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与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二、陈永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三十日内将址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2.1亩土地(东至双关潭池潭,西至同丙公路,南至洪菜盆厝,北至陈国荣石灰池)的土地腾空并返还给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0元,由陈永康负担。

        宣判后,陈永康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陈永康上诉称,一、村民小组不能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村民小组是村委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具有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二、本案中阳翟社区三组组长陈瑞春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应予驳回。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当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另外,阳翟社区三组其他村民违法使用小组土地,有的没有支付土地金,有的给非本村村民使用,小组都没有提起诉讼解决。讼争地块一带很多本案类似情况。即使合同无效,法院可判决立即返还,也可判决不立即返还,合同无效的责任也在阳翟社区三组,其应赔偿上诉人的经济损失。同时,小组提出土地腾空返还,必须解决搬迁安置的问题。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阳翟社区三组的原审诉求。

        被上诉人阳翟社区三组答辩称,一、阳翟社区三组诉讼主体符合法律规定,陈永康主张主体不适格不能成立。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疑难问题的解答》第二条中已经明确村民小组具有民事诉讼主体资格。小组长作为村民小组的负责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可以进行诉讼。阳翟社区三组已经提交了村民签名的请愿书,表明诉讼行为代表全体村民的意思表示,符合法律的规定。二、讼争土地为农用地。现并无证据证明已经改变了土地性质。现上诉人陈新历用于非农建设,已经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故应认定双方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无效。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陈永康对原审判决查明的其改变讼争土地用途之事实存在异议,认为搭盖建筑物发生在2006年的村改居之后,土地不属于农用地,其没有改变土地用途。阳翟社区三组对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没有异议。本院对双方无异议之事实予以确认。

    审理过程中,阳翟社区三组提交了如下证据:一、请愿书,拟证明阳翟社区三组集体签名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并收回讼争的土地;二、选举名单,拟证明超过半数的人员主张收回讼争的土地;三、现场照片,拟证明陈新历将土地用于非农建设;四、会议记录,拟证明阳翟社区三组于2013年1月29日,召开村民小组会,授权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新历。陈永康对上诉证据质证认为:一、请愿书签名的时间系二审期间,起诉之前没有征求村民意见,且签名的方式是一户一户签名的,不是在大会上讨论的,因此不可避免会出现威逼利诱的情形;二、对选举名单没有意见;三、照片是现场拍照的,看不出什么问题;四、会议记录是伪造虚假的。会议记录的地点是阳翟社区三组祖厝后厅,而实际上这个地点这段时间没有开过会。阳翟社区三组正副组长家族势力庞大,摁手印不能表达小组成员真实意思表示。会议记录很多名字是一个人签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被上诉人在会议很多天后才将会议记录提交法庭。本院经分析认为,阳翟社区三组上述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可以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多数成员认可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首先,村民小组的成立有组织法的依据,当农村集体土地已确权至村民小组并由村民小组进行土地发包时,村民小组拥有一定的财产,在土地承包关系中也具有发包方独立地位,应当认定其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他组织的条件,具备民事诉讼主体资格。其次,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再次,讼争土地未经征收,仍为集体所有土地,双方当事人约定将讼争土地用于非农建设,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讼争合同无效,并无不妥。另外,陈永康关于其他村民与阳翟社区三组之间的关系,以及阳翟社区三组应赔偿其损失的主张,因不在本案受理范畴,依法不应处理。综上,陈永康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陈永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洪德琨


代理审判员  王铁玲


代理审判员  章毅


二0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兴胜

2017-10-02 08:27:0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2、


福 建 省 厦 门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


负责人叶文铨,小组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颜允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福林,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四组)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西洋四组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一、立即解除双方2013年1月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二、大宏公司立即恢复被破坏的土地原状;三、大宏公司赔偿西洋四组的经济损失,按租金标准自2013年1月1日计至实际归还土地之日止,暂估10299元(8.583亩×800元/亩.年×1.5年)。


原审裁定查明,西洋四组共计户数79户,人口246人。2013年1月5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召开村两委会,讨论关于西洋四组分为两个小组的申请报告,会议记录如下:鉴于部分村民强烈要求,向西洋村委会提交分组申请报告,经村两委讨论研究分组,具体工作解决如下:一是村委会协助建立一个新的账号;二是关于本小组分组事项,均由该小组召开户主会,自行协商解决。经西洋四组召开户主会,西洋四组自行拆分为两个小组即四组1、四组2,并由叶文铨作为四组1的小组长,叶昌作为四组2的小组长。四组1有30户户主、四组2有69户户主出具声明,声明大宏公司并不存在丈量不公、钱无到位的现象;西洋四组有54户户主声明就西洋四组起诉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未曾组织召开户主会,大宏公司租用西洋四组村民的土地,相关权利人均确认无疑并收取租金。2014年7月7日,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叶文铨并提交西洋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叶文铨为西洋四组的小组长,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4日。原审法院告知叶文铨作为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经原审法院告知后,叶文铨提交有34户户主签名的签名单,同意叶文铨作为小组长起诉大宏公司,上述34户户主并没有四组2相关户主的签名。


原审裁定查明上述事实,有西洋四组举示的土地租赁合同、证明、签名单,大宏公司举示的西洋村两委会记录、户主情况证明、情况说明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


原审裁定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西洋四组共有户数79户,仅有叶文铨等34户同意起诉大宏公司,且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西洋四组的起诉。


宣判后,西洋四组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西洋四组上诉称,请求撤销原审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事实和理由,一、叶文铨是西洋四组小组长,完全有资格以小组长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叶文铨于2012年民选的小组长,任期3年。至于四组拆分未四组1和四组2,只是部分村民提出拆分申请,并未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确认,也就是拆分行为未成就。原审裁定认定叶文铨并非小组长是错误的。二、一审法院认定起诉不符合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是错误的。村民小组的民主议定程序指”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原审法院查明西洋小组共有79户,只要27户表决通过即符合程序合法,上诉人现已通过34户同意,民主议定程序是合法的。综上,原审裁定错误,应当予以纠正,责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


被上诉人大宏公司答辩称,一、大宏公司向西洋四组村民承租的土地均已付清租金,只有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2亩左右租金未付,西洋四组已同意大宏公司事后支付。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案涉的土地后,已经改造作为大宏公司汽车培训场的一部分,无法恢复原状。因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以大宏公司未依约支付租金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恢复土地原状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因西洋四组内部不和,该小组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四组1由叶文铨担任小组长,故其不能代表西洋四组提起诉讼。三、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起诉要求解除土地租赁合同以及恢复土地原状并未征得小组多数村民的同意,叶文铨在原审第一次庭审后未在指定期限内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而是以欺骗的手段让部分村民签名或伪造签名,也未统计具体的参会人员,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约定程序的要求。因此,原审裁定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裁定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经原审裁定查明,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任四组1小组长。而叶文铨并未提交新的证据证明其起诉时仍系西洋四组组长。且叶文铨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作出决定同意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的关于村民会议讨论事项及民主议定程序的规定,其提起诉讼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依法应予驳回。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向阳


审 判 员 胡林蓉


审 判 员 柯艳雪


二一五年五月十二日




代书记员 彭丽月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与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管辖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2 08:28: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3、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同民初字第2723号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竹子林。


负责人叶文铨,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马标龙,福建理则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东市,组织机构代码:70542574-6。


法定代表人颜允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罗福林,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四组)与被告厦门市同安大宏汽车驾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西洋四组小组长叶文铨及委托代理人马标龙,被告大宏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罗福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西洋四组诉称:2013年1月1日,西洋四组将小组的14.55亩土地(其中属于村民的土地为5.967亩,属于西洋四组的土地为8.583亩)出租给被告大洋公司作为驾训场所,租赁期限为30年,每亩每年租金为人民币(币种,下同)800元,每五年递增一次,按5年租金总额递增5%,付款方式为每五年支付一次,一次性付清,方可继续使用,否则合同自动终止。2013年4月8日,大宏公司向西洋四组村民支付属于村民部分的租金,却没有支付属于西洋四组的租金。经西洋四组多次催讨,大宏公司拒不支付租金,依照合同第4条约定,双方于2013年1月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自动终止。现大宏公司已将租赁土地掩埋,故应予恢复原状,并赔偿西洋四组占用土地期间的经济损失。现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立即解除双方2013年1月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二、大宏公司立即恢复被破坏的土地原状;三、大宏公司赔偿西洋四组的经济损失,按租金标准自2013年1月1日计至实际归还土地之日止,暂估10299元(8.583亩×800元/亩.年×1.5年);四、本案诉讼费用由大宏公司承担。


被告大宏公司辩称:一、大宏公司向原告西洋四组村民承租的土地均已付清租金,只有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2亩左右租金未付,西洋四组已同意大宏公司事后支付。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案涉的土地后,已经改造作为大宏公司汽车培训场的一部分,无法恢复原状。因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以大宏公司未依约支付租金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恢复土地原状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法院提交的土地租赁合同是在大宏公司向村民承租的土地尚未丈量前根据叶文铨提出的要求临时签订的,该协议实际并未履行,大宏公司是根据与每户村民实际丈量的承租该户村民的土地面积向每户村民支付租金,并由该户村民签名后领取租金。大宏公司向四组1村民实际承租土地亩数为16.367亩,四组1村民旱地之间的路、水沟、空杂地补差约1亩左右,大宏公司将在事后支付补差的土地租金。二、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起诉要求解除土地租赁合同以及恢复土地原状并未征得小组多数村民的同意,叶文铨无权代表西洋四组提起诉讼。因西洋四组内部不和,该小组已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四组1叶文铨任小组长,四组2由叶昌任小组长。实际上,即使在叶文铨任小组长的四组1,除叶文铨及其近亲属以外的绝大部分村民均已经签名表示就土地租赁问题不再上告。因此,叶文铨既不能代表第四村民小组也不能代表四组1就本案提起诉讼。


经审理查明,原告西洋四组共计户数79户,人口246人。2013年1月5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召开村两委会,讨论关于西洋四组分为两个小组的申请报告,会议记录如下:鉴于部分村民强烈要求,向西洋村委会提交分组申请报告,经村两委讨论研究分组,具体工作解决如下:一是村委会协助建立一个新的账户;二是关于本小组分组事项,均由该小组召开户主会,自行协商解决。经西洋四组召开户主会,西洋四组自行拆分为两个小组即四组1、四组2,并由叶文铨作为四组1的小组长,叶昌作为四组2的小组长。四组1有30户户主,四组2有69户户主出具声明,声明大宏公司并不存在丈量不公、钱无到位的现象;西洋四组有54户户主声明就西洋四组起诉大宏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未曾组织召开户主会,大宏公司租用西洋四组村民的土地,相关权利人均确认无疑并收取租金。2014年7月7日,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本院提起诉讼,叶文铨并提交西洋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叶文铨为西洋四组的小组长,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4日。本院告知叶文铨作为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经本院告知后,叶文铨提交有34户户主签名的签名单,同意叶文铨作为小组长起诉大宏公司,上述34户户主并没有四组2相关户主的签名。


上述事实,有原告西洋四组举示的土地租赁合同、证明、签名单,被告大宏公司举示的西洋村两委会记录、户主情况证明、情况说明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以上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并经本院审查核实,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原告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西洋四组共有户数79户,仅有叶文铨等34户同意起诉被告大宏公司,且未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的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起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荣堂


代理审判员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叶金榜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2017-10-03 10:35:4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4、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三村民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竹仔林。


负责人叶大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马标龙,福建理则达律师事务所。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竹仔林。


负责人叶文铨,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马标龙,福建理则达律师事务所。


被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


负责人叶清馔,主任。


委托代理人罗福林,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厦门市川香园酒楼,住所地厦门市虎园路17号C楼二、三层,组织机构代码:26008606-6。


法定代表人李政,经理。


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三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三组)、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以下简称西洋四组)与被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民委员会(以下简西洋村委会)、被告厦门市川香园酒楼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案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西洋四组小组长叶文铨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之共同委托代理人马龙标,被告西洋村委会之委托代理人罗福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诉称:西洋三组、西洋三组系由西洋大队竹仔林村演变而来,1982年10月31日同安区人民政府将鸟儿展翅山林地所有权确权给西洋大队竹仔林村,林权证号:同林果字第14号。2013年3月25日,在西洋三组、西洋四组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西洋村委会将鸟儿展翅山林地出租给被告厦门市川香园酒楼经营,直至2005年11月西洋村委会主要领导才迫于村民压力向小组出示了西洋村委会与厦门市川香酒楼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西洋村委会的行为侵害了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的合法权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遂于2006年提起诉讼,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06年6月30日作出(2006)同民初字第301号民事判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12月30日作出(2006)厦民终字第1862号民事裁定,驳回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的起诉。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申请再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1日作出(2010)厦民申字第21号民事裁定,告知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另行起诉,西洋三组、西洋四组遂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重新提起诉讼,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17日作出(2010)同民初字第2504号民事判决,西洋三组、西洋四组与西洋村委会均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4月26日作出(2011)厦民终字第960号民事裁定,裁定发回重审,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0月29日作出(2011)同民初字第1229号民事判决,西洋三组、西洋四组与西洋村委会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4日作出(2012)厦民终字第1151号民事裁定,认为鸟儿展翅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争议,在人民政府作出相关处理决定之前,此类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案件的范围,最终驳回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的起诉。西洋三组、西洋四组被驳回起诉后,多次要求同安区人民政府对鸟儿展翅山进行林权登记,客观原因,同安区人民政府一时无法给予确权换发新林权证,但同安区人民政府于2014年2月10日确认,在新林权证换发之前,1982年由同安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旧林权证依然有效,也就是说鸟儿展翅山权属清晰,系西洋三组、西洋四组所有。西洋村委会将鸟儿展翅山出租给厦门市川香园酒楼是无效的,据此,西洋三组、西洋四组诉请判令:一、西洋村委会与厦门市川香园酒楼于2001年3月25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书》中关于鸟儿展翅山林地的租赁条款无效;二、厦门市川香园酒楼立即将鸟儿展翅归还西洋三组、西洋四组;三、西洋村委会赔偿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经济损失暂估169468元(按鸟儿展翅山林地的实际面积125亩并结合《土地租赁合同书》确认的租金标准,经济损失自2001年3月25日起计至实际归还之日止);四、本案诉讼费用由西洋村委会、厦门市川香园酒楼承担。


被告西洋村委会辩称:一、鸟儿展翅山原为荒山坡地,1980年代开始由西洋村民委员会管理并发包给村民绿化经营,成为现在的林地,西洋村委会长期以来对鸟儿展翅山的经营管理和发包是历史遗留问题。二、本案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在提起诉讼时,未经过户主讨论并授权,起诉的程序不合法。西洋三组小组长叶大科跟西洋村委会的负责人解释时声称不知道起诉状的内容就签名了,西洋四组小组长在起诉时未得到其小组成员的授权,而且在其小组拆分为两个小组后也无权代表四组。因此,本案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的相关负责人起诉的程序不合法,应当驳回起诉。三、西洋村委会已与西洋三组、西洋四组-2签订协议,就鸟儿展翅山的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并将相关款项分配给了村民。因此,西洋三组、西洋四组要求确认土地租赁合同相关条款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四、本案涉诉的鸟儿展翅山林地新的林权证和林权归属仍存在争议,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应当在行政部门对诉争的林地和林权确权后才能提起民事诉讼。


被告厦门市川香园酒楼未提出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原告西洋三组共计户数71户,西洋四组共计户数79户。2001年3月25日,被告西洋村委会与被告厦门市川香园酒楼签订《土地租赁合同书》,合同约定厦门市川香园酒楼向西洋村委会租赁283.65亩的土地。2013年1月1日,西洋四组叶昌等30户村民向西洋村党支部、西洋村委会申请拆分为两个小组。2013年1月5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召开村两委会,讨论关于西洋四组分为两个小组的申请报告,会议记录如下:鉴于部分村民强烈要求,向西洋村委会提交分组申请报告,经村两委讨论研究分组,具体工作解决如下:一是村委会协助建立一个新的帐号;二是关于本小组分组事项,均由该小组召开户主会,自行协商解决。经西洋四组召开户主会,西洋四组自行拆分为两个小组即四组1(户数37户)、四组2(户数42户),并由叶文铨作为四组1的小组长,叶昌作为四组2的小组长。2010年6月20日,西洋村委会与西洋三组、西洋四组2签订《协议书》,协议约定:在川香园农场承包经营有效期内,鸟儿展翅山的承包款,西洋村委会享受50%,2003年度开始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共享50%,即西洋三组25%,西洋四组25%,直至川香园农场承包期满,每年西洋村委会享受6250元,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各享受3125元。西洋三组于2010年10月10日领取鸟儿展翅山承包款分成21875元。西洋四组2截至2013年7月26日共有34户领取租金合计8700元。2014年2月18日,叶大科以西洋三组的名义,叶文铨以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本院提起诉讼,叶大科、叶文铨并提交西洋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明叶大科是西洋三组的小组长,叶文铨为西洋四组的小组长,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4日。本院告知叶大科、叶文铨以西洋三组、西洋四组的名义向法院起诉,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经本院告知后,西洋三组、西洋四组提交有84户户主签名的记录,同意向西洋村委会讨回鸟儿展翅山,西洋三组、西洋四组陈述由叶文铨召集于2014年10月26日召开户主会,具体到会户主户数因小组会议并未记录不清楚,到会的有些没签名就走了。


上述事实,原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举示的土地租赁合同书、证明,被告西洋村委会举示的西洋村两委会记录、户主情况证明等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以上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并经本院审查核实,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当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中,原告西洋四组经村民召开户主会自行决定拆分为四组1和四组2,,叶文铨提供的关于其系西洋四组组长的证明落款时间在小组拆分之前,故叶文铨在起诉时是否是西洋四组组长,能否以小组长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叶文铨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依法应予驳回。原告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合计共有户数150户,西洋三组、西洋四组提供了合计84户户主同意向西洋村委会讨回鸟儿展翅山的记录,但是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对小组会议参加的户主数、同意决议的户主占参加会议的户主比例并不清楚,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西洋三组、西洋四组召开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小组会议,且西洋三组、西洋四组2在与西洋村委会签订《协议书》后按照协议履行,故由84户户主签名的记录真实性亦不足以认定记录记载的内容也未见西洋三组、西洋四组通过了关于起诉西洋村委会的决议,并不符合村民小组起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据此,叶大科以西洋三组、叶文铨以西洋四组提起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具有起诉资格,依法应予驳回。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三村民小组、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的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林荣堂


代理审判员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黄小芬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兴安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第二十八条 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


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2017-10-03 10:37:1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5、


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212民初3035号




原告:陈永康,男,汉族,1959年8月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


委托代理人:林??,男,汉族,1956年2月14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上古街10号之二101。


被告:陈瑞春,女,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83号,公民身份证号码:350221196301113528。


原告陈永康与被告陈瑞春侵权责任纠纷一案,陈永康于2016年7月2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1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陈永康及其委托人林恩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应诉,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永康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2012年4月9日被告陈瑞春没有资格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确认2012年4月9日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行为使陈永康花时间、花精力、支付交通费,给陈永康造成损失。2、判令陈瑞春向陈永康赔偿交通费和误工费,赔偿金额为人民币300元。事实与理由: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时,事先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没有在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中讨论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事情,更没有在村民小组会议或居民小组会议中决定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起诉时没有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故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陈永康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有关规定,无权代表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起诉陈永康。陈瑞春的行为迫使陈永康不得不多次出庭参加诉讼,正常的生活与生意受到干扰,造成精神上、物质上的损失。陈永康为维护自身权益,特向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望判如所请。


被告陈瑞春辩称:原告陈永康的诉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陈瑞春曾担任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小组长,代表该村民小组起诉陈永康之时,取得了大多数村民同意,履行了民主程序。本案涉及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租赁合同纠纷,已由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陈永康不服二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再审申请。在该案中,陈瑞春作为小组长代表村民小组起诉的资格已被生效法律判决所确认。现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其交通费及误工费没有法律依据,请法庭依法予以驳回。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2年4月9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以下简称阳翟社区三组)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阳翟社区三组与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其2009年5月10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陈永康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公路东侧土地腾空返还给阳翟社区三组;3、本案诉讼费由陈永康承担。本案被告陈瑞春作为时任小组长及阳翟社区三组代表人在起诉状上签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0月17日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支持阳翟社区三组的诉讼请求。陈永康不服一审判决,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述,其上诉理由之一系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三组之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针对陈永康的这一上诉理由,阳翟三组提交了村民签名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证据,用以证明陈瑞春的诉讼行为代表全体村民的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20日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认为: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永康不服(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阳翟三组自始自终未曾召开过村民小组会议讨论起诉陈永康的事情,因此小组长无权起诉陈永康。一审法院却有法不依,对本案进行立案、审理和判决。二审中小组长提供的请愿书生成在一审判决之后,已经超出举证期限,其还提供了一份《居民小组会议记录》,但阳翟三组并为召开村民会议,该证据是伪造的。二审法院采纳伪造证据作为有效证据,认定多数村民支持小组长,是错误的。”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陈瑞春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故裁定“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对于原告陈永康所提交的388份全国各地法院裁判文书以及本院所作出的(2014)同民初字第874号裁定书,因与本案事实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


庭审中,原告陈永康当庭增加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陈瑞春向陈永康公开道歉。陈瑞春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把自己签名、按指纹的道歉书张贴在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祖屋大门口的公告栏中,为自己侵害陈永康之民事权益而表示歉意。本院依法询问陈瑞春是否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陈瑞春表示不需要重新指定举证期限,没有新的答辩意见。另,陈永康在一审法庭辩论结束之后又多次提出增加诉讼请求,其诉求因超过法定期限,本院不予受理。


上述事实,有阳翟社区三组于2012年4月9日向法院递交的《起诉状》、(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判决书、(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裁定书以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为证,上述证据经庭审当庭举证、当庭质证,本院审查、审核,对其相应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当事人不得提出与生效判决作出的判决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亦不得作出与之相反的新判断。本案中,关于原告陈永康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即2012年4月9日被告陈瑞春是否有资格代表祥平社区三组提起诉讼的问题,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书已作出认定。陈永康针对(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判决的再审申请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同时,(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经审查再次确认“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陈永康在知晓相关生效判决之认定,且再审申请被驳回的情况下,却另行起诉要求本院确认陈瑞春没有资格以阳翟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该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造成司法资源浪费及司法权威受损,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关于陈永康要求陈瑞春赔偿损失并道歉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陈瑞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可以缺席判决。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陈永康负担,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叶林薇


    人民陪审员  苏英巍


    人民陪审员  蔡志英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


    代 书记员  洪晓燕






2017-10-03 10:38:1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6、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陈永康,男,住厦门市同安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


代表人陈军民,小组长。


委托代理人卜祥伟、康淑云,福建方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陈文填,男,住厦门市同安区。


上诉人陈永康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下称阳翟三组)、原审第三人陈文填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


另查明,阳翟三组在原审中提交了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该决议决定由小组长陈军民代表小组处理与陈永康等人之间所有的法律纠纷,包括提起诉讼(反诉)、上诉、应诉等所有诉讼活动并行使诉讼权利。阳翟三组陈述称,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陈永康在原审中亦提交了一份有36个村民签字证明的《证明书》,该证明载明阳翟三组未召开居民(村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小组与陈永康之间打官司的事情。陈永康陈述称,《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上签字的村民中,陈昌渡、张瑞萍等人亦在《证明书》中签字;陈军民是拿着会议决议一户一户签出来的,且召集开会的是嫉妒陈永康的人;阳翟三组从未开会讨论过与陈永康诉讼的事情。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依法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本案中,陈永康主主张阳翟三组应赔偿其池塘填充物、地面植物及地面建筑物等损失,但对其所主张的损失金额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阳翟三组亦不予认可,故原审以陈永康主张的损失缺乏事实依据驳回其相关诉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陈永康在原审中已就地面建筑物价值等申请评估,原审法院亦已启动评估程序,并告知其相应法律后果,但相关评估程序因陈永康未缴纳评估费等原因而无法进行。现陈永康在二审中以相同理由提出评估申请,缺乏依据,且阳翟三组不同意其评估申请,故本院对其评估申请不予准许。法律并未规定当事人可就反诉提出再反诉,陈永康关于原审未对其就阳翟三组的反诉提出的再反诉作出处理的相关上诉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陈军民是否有权以阳翟三组名义提起反诉的问题。综合双方提交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证明书》等证据及双方关于决议形成过程的陈述,可以认定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陈军民代表阳翟三组以提起反诉、应诉等方式处理与陈永康等人之间的法律纠纷。陈永康对此虽提出异议,认为陈军民多次伪造证据,其起诉未得到授权,但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其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纳。至于陈永康上诉称其系受迫提起本案诉讼,因其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该项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审认定的陈永康应负担的诉讼费用并无不当,陈永康申请减免,其可向原审法院另行提出。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421元,由上诉人陈永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洪德琨


    代理审判员  黄南清


    代理审判员  章毅


    二一五年一月九日




    代书记员  潘婉燕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上诉人陈永康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原审第三人陈文填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3 10:39:4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7、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年8月18日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


   负责人:陈军民,该小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郑明辉,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熊启华,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陈永康因与被申请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下称阳翟三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


  本院认为:(一)陈永康申请再审期间提交的1997年2月4日《土地出租申请报告》复印件从形式上看在本案起诉之前已经形成,但陈永康未在本案原审期间提交,陈永康诉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陈瑞春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两份民事裁定则是在本案二审判决之后作出,故上述材料均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的“新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从两份民事裁定看,该案的案由、案情及诉讼主体与本案均有不同,故陈永康据以主张再审本案,亦不成立。(二)关于本案纠纷是否属于民事案件受案范围的问题。本案双方当事人为平等民事主体,因履行《土地租赁合同》发生纠纷,因此陈永康主张本案属于土地使用权争议,应当先由人民政府处理,不属民事案件受案范围的理由不能成立。(三)关于讼争《土地租赁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故双方当事人约定将讼争土地用于建设加工厂房,违反了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讼争合同无效,并无不当。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故陈永康认为存在遗漏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四)关于陈永康主张一审只判决土地返还阳翟三组,却未判决阳翟三组将租金返还问题。经查,陈永康在一审诉讼中未提出该诉讼主张,是否返还可另行主张。(五)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六)关于原审法院对地上建筑物作出的腾空判决是否超出法定职权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故原审判决将讼争土地腾空后返还并无不当。


   综上,陈永康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翁德森


    代理审判员 杨 扬


    代理审判员  陈 曦


二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书


记 员  黄文杰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陈永康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3 10:40:4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8、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闽行终6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住所地:福建省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


   代表人连科伟,该小组成员。


   委托代理人黄天华,男,1954年6月21日出生,住福建省漳平市,系该小组村民。


   委托代理人陈景新,漳平市天泽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龙岩市人民政府,住所地: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龙岩大道1号。


   法定代表人林兴禄,市长。


   委托代理人谢泓彪,男,龙岩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漳平市人民政府,住所地:福建省漳平市菁城街道八一路105号。组织机构代码06875750-1。


   法定代表人马勇,市长。


   委托代理人欧阳钦从,男,漳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委托代理人黄智辉,漳平市方圆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原审第三人黄玉珠,女,1948年11月9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漳平市。


   原审第三人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民委员会,住所地:福建省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


  法定代表人连国煊,主任。


   上诉人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因诉被上诉人龙岩市人民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一案,不服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8行初4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本案上诉人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可以以村民小组名义提起诉讼。但上诉人以村民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提*供了2015年11月27日形成的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代表会议记录,以证明其已召开*户代表参加的村民小组会议,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经审查,该村民小组代表会议记录记载“应到28户、实到20户”,但根据漳平市公安局新桥派出所出具该村民小组户籍资料,可以认定参加此次村民小组会议20户代表中的王永标、王林灶、黄坤军的户籍不在该村民小组,不属于该小组村民的户主成员,以及黄天荣与黄宏煌属同一户,即实际参加村民小组会议的只有16户代表,未达到该村民小组户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不符合以村民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的条件,应当裁定驳回其起诉。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上诉人及原审第三人的答辩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原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林锦斌


    代理审判员  张 挺


    代理审判员  韩 静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 喜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漳平市新桥镇城门村第一村民小组、龙岩市人民政府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3 10:41:5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9、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闽民申字第199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底碑坑头村民小组,住所地: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底碑坑头村。


诉讼代表人:吴通福,男,1968年3月1日出生,汉族,农民,村民小组组长,住福建省寿宁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


法定代表人:沈孔纾魅巍


原审第三人:吴起光,男,1947年4月7日出生,汉族,农民,原籍福建省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外碑坑头,现住福建省松溪县。


委托代理人:张汉杰,浙江时代商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底碑坑头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底碑坑头村民小组)因与被申请人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碑坑村委会)及原审第三人吴起光林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宁民终字第14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申请再审称,原一、二审裁定认定其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属认定事实错误,再审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工作享有民主监督权、批评建议权、提出意见权,故其具备诉讼主体资格。请求依法撤销原一、二审裁定。


被申请人碑坑村委会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原审第三人吴起光提交答辩称,原一、二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认为,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经查,1983年1月1日寿宁县人民政府将座落于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面积838亩的“东坑”山场划归碑坑村委(原平溪公社碑坑大队)所有,并颁发给碑坑村委会寿政字第090157号《林权证》。2006年1月16日碑坑村委会将其所有的“东坑”山场中面积358亩的“东坑头”山场林地、林木发包给第三人吴起光等三户承包,双方签订了《集体林地(林木)承包合同》。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系是碑坑村委会所属的八个小组之一。底碑坑头村民小组起诉要求确认碑坑村委会与原审第三人吴起光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属涉及村民重大利益事项,应依民主议定原则进行。底碑坑头村民小组既非讼争林地的权利人,也未经民主议定程序取得权利人的授权,其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属于诉讼主体不适格。故原一、二审裁定认定其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并无不当。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的申请再审理     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综上,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底碑坑头村民小组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池 力


代理审判员  林锦斌


代理审判员  张 挺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 喜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底碑坑头村民小组与寿宁县下党乡碑坑村民委员会林业承包合同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3 10:42:5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附件10、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行申31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江西省丰城市河州街道小桥社区新居村村民小组。

   
代表人邹兴林。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西省丰城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江西省丰城市新城区府前路288号。

   
法定代表人金三元,该市市长。

   
再审申请人江西省丰城市河州街道小桥社区新居村村民小组(以下简称新居小组)因诉再审被申请人江西省丰城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土地征收与行政赔偿一案,不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赣行终字第5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马永欣、代理审判员阎巍、沈小平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 。。。

    本院认为,一、邹兴林未合法当选新居小组组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民政部《村民委员会选举规程》(民发〔201376号)对'村民选举委员会的产生、选举宣传、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提名确定候选人、选举竞争、投票选举、选举后续工作、村民委员会成员的罢免和补选、选举有效性确认'等程序要求都作出具体规定,其中第六章'投票选举'中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选举无效:(一)村民选举委员会未按照法定程序产生的;(二)候选人的产生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三)参加投票的村民人数未过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半数的;(四)违反差额选举原则,采取等额选举的;(五)收回的选票多于发出选票的;(六)没有公开唱票、计票的;(七)没有当场公布选举结果的;(八)其他违反法律、法规有关选举程序规定的……',第八章'村民委员会成员的罢免和补选'中规定'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村民代表和村民小组长的推选可以参照本规程办理。'邹兴林在新居小组已有组长的情形下,组织部分村民直接选举其为组长,显然不符合上述规定,邹兴林认为其合法当选为新居小组组长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邹兴林以新居小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如果新居小组认为被申请人市政府在土地征收过程中侵犯其合法权益,并以此为由提起行政诉讼,属于村民小组集体所有的土地或其他财产事项的办理,应当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并以新居小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但申请人未能提供新居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提起行政诉讼的证据,其以新居小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

   
综上,邹兴林以新居小组名义提起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邹兴林以江西省丰城市河州街道小桥社区新居村村民小组名义提起的再审申请。


判 长  马永欣

   
代理审判员  阎

    代理审判员  沈小平


   
二一六年五月十六日

   
  卢琨琨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江西省丰城市河州街道小桥社区新居村村民小组与江西省丰城市人民政府行政征收申诉行政裁定书 - 全文页 - 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7-10-03 10:43:41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厦门老百姓怎么办?{2045}

2017-10-05 08:44:35 来自青青岛社区

法官有法不依,怎么依法治国?

2017-10-27 11:24:08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2045}

2018-02-21 08:18:3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原创]陈永康的投诉信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2018-02-27 07:34:06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陈乐思、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审判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胡林蓉,民一庭审判员袁爱芬;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王辛、陈妙容、叶林薇。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租地合同纠纷及侵权责任纠纷的系列案件中,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妙容、叶林薇、胡林蓉、袁爱芬、杨扬、陈曦、陈乐思和黄艳等人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以言代法,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官的公正形象。老百姓打官司难。


信访诉求: 1、党和政府进行有效的监督、管理,使法官依法秉公办案。2、有法必依,违法必究,错案要改,提高司法公信力。3、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撤销法官李强、王辛承办的假案。



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中央第一巡视组、厦门市人大常委会:


陈永康已经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600篇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足以证明:两任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几位法官接续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法院作出的十八篇判决书、裁定书是一堆废纸。虚假原告的诉讼给国家、集体和个人造成损失。事实如下:


一、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未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尚不具备立案受理条件。已经立案的,裁定驳回起诉。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都是这样审判的,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名义起诉,没有加盖小组的公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仅在起诉状上签有“陈瑞春”3个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就立案受理,并且经法官李强、王辛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民事判决书。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


、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请注意,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小组长叶文铨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也相同。


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民事判决书,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驳回陈永康上诉。(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法官洪德琨、王铁玲和章毅说不清楚究竟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是典型的以言代法、有法不依,枉法裁判。


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裁定书有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二审提供的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二审对此予以认定并无不当”与“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等。高级法院的法官陈曦、扬扬并不高级,他们也打法律的擦边球,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违背公平公正的原则。


五、有比较才有鉴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该裁定书明确记载:“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据此,本案上诉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一审诉讼期间,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2016年5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未明确记载参会人员,难以判断是否有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会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条件。虽然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13日出具的证明、2017年1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小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签到表》、《石桥村十三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纪要》等证据,但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体现的是一审裁定作出之后,上诉人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尚不具备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认定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并无不当。上诉人可以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请进一步查阅: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闽行终41号、42号、43号、45号、46号、47号、48号、49号行政裁定书、(2016)闽行终925号行政裁定书、(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017)闽行终66号行政裁定等。


六、关于“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法律适用,法官是懂的。但是,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是集体组织,“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两者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各自的权利、义务也不相同。


2、没有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即使“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只能以公民的个人的名义共同起诉,而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


3、即使“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不能证明一审原告起诉时已经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4、以二审形成的证据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6、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7、在每一次庭审中,陈永康总是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但是法官均不予理睬。   


上述法律知识,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曦、杨扬、陈乐思等人是懂的,不该装糊涂,更不该跟陈永康耍无赖。


七、小组长陈军民3次以小组的名义反诉,陈永康提出抗辩意见并提交大量的证据。但是,几位法官均对陈永康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大量的证据不予审查、采纳或采信,以言代法,违法办案。


1、陈永康以合同无效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起诉,小组长陈军民以小组的名义反诉,法院并案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2、小组长向法院提交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作为证据。虽然,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明“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陈永康多次指出该《会议决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并主张“陈军民及律师没有资格代表小组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但是承办法官总是根据该《会议决议》支持小组长反诉,并且认可小组长陈军民聘请律师代理诉讼。


3、法官章毅、陈妙容、胡林蓉已经把该《会议决议》当作尚方宝剑,不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法律法规当作一回事。


4、“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交“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之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以及章毅、陈妙容、胡林蓉等人均违反该法律规定。


法官有法不依,法律还有何用?


八、针对小组长是否有权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争议的事项,承办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对不同诉讼当事人提出了不同的主张,给出了不同的认定和裁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导致法律天平严重倾斜。其做法极其不公正,很不负责任。


1、陈永康以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作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作为证据,提起侵权责任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请求法院判令陈瑞春赔偿陈永康经济损失。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驳回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以
“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为由,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对陈永康所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等大量的证据不予采纳或采信。


实际上,电脑以关键词“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库中搜索后找到该388份裁定书,这就体现有关联性。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认定陈永康所提交的用以解决法律适用问题的大量裁判文书“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系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她们认定大量裁判文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乃指马为鹿,睁开眼睛说瞎话。


2、如前所述,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其适用法律与388份“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相同。而(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案与(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的承办法官都是叶林薇。


3、如上所述,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这两份裁判文书的承办法官均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胡林蓉。


4、前案,法官叶林薇、胡林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的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小组长以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名义的反诉;后案,叶林薇、胡林蓉以“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为事实根据,无任何法律依据,支持小组长以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名义反诉。


九、李强、洪德琨等法官办案不公,导致法院对陈永康租地合同案件的判决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等诸多问题。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可了解更多信息;篇幅所限,简述如下:


1、原审判决书认定诉争土地是“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然后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关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之规定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不等同于“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土地性质不同则所涉及的法律适用也不同。法律并没有规定“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不得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男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不等同于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一样的道理。


2、原审判决书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即使违反该法律规定,也不导致租地合同无效。


3、2006年实行“村改居”,撤销阳翟村委会,设立阳翟居委会。根据宪法、法律和法规,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而实行“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用的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土地的集体和个人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因此,2009年陈永康签订土地续租合同,不会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


4、原审法院判决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而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正在履行中,法院却判决土地腾空返还,没有道理。


5、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诉求法院确认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与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原判决遗漏了“确认2009年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法官李强、王辛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以掩盖因“村改居”土地所有权性质变化而《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不适用之事实。还有,经法官李强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2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陈新历1999年租地合同和2009年续租合同均无效,但是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仅判决陈永康1999年租地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陈永康2009年续租合同无效――同法官,同时间,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6、根据《民事诉讼法》,遗漏诉讼请求应当再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为“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驳回陈永康再审申请。陈永康不服,理由是:法院对“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尚未审理,凭什么认定“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法官陈曦和杨扬枉法裁判,不讲道理。


7、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书、(2013)厦民终字第58号、第64号、第177号、(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第144号、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法官李强、王辛、章毅、王铁玲、胡林蓉、陈曦、杨杨和陈乐思均删改法律条文,把《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改写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删除“的”字。原文意,土地的所有权属于国家的;删改后,土地的所有权是谁的并不清楚,扩大了《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适用范围。


8、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第三十八项,内容为“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年1月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然后,该判决书称“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异议”,显然法官袁爱芬写判决书造假。


9、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中重要的文字部分,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10、几位承办法官在不同的判决书中还删改陈永康抗辩意见的关键词,把“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写成“履行民主设定程序”、“履行民主一定程序”,“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写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等等。


11、经投诉市长专线后,2014年4月厦门市规划局才提供1998年同安区土地规划图,证实诉争土地被政府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证明陈永康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不违法。二审,2012年陈永康书面请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厦门市规划局调查收集该证据,但是,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申请再审期间,2014年4月,该土地规划图作为证据及时分别交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陈曦、杨扬和陈乐思,但是均不被采纳。他们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十、总而言之,2012年以来,法官对陈永康系列案件的基本事实(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并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认定,对争议的焦点(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时,是不是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表述,对法律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是否有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不予审查。陈永康已经信访投诉数十次,法官没给任何“释法答疑”。2016年3月以来,从互联网下载大量“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是新的证据,足以证明法官李强、王辛等人办假案办错案,故陈永康多次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请求法院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


因为,陈永康给中共党的十九大主席团的投诉信――《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经中共厦门市委常委、厦门市政法委书记李伟华批示和签名,转给同安区政法委,再转给同安区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院长、民事庭庭长和立案庭庭长的意思是:陈永康走审判监督程序,不宜再信访投诉所以陈永康再一次提交再审申请书,收件人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龙辉、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李昌明。


十一、虽然一审、二审的审判长李强、洪德琨均已调离法院,但是法官对审理案件终身负责,不能一走了之。几位法官接续办假案,办错案,错案不改,错上加错,越审判越混乱,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有待纪检监察部门深入调查。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年 2 月
28 日






附件:一、证据材料1、(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 3、(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4、(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5、(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6、(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8、600篇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二、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


2018-02-28 17:07:55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请电脑上网,点击以下网址,或百度搜索以上投诉信的名称):



1、陈永康给厦门市中级法院王成全院长的再审申请书 - 厦门网





2、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
- - 厦门网





3、陈永康中共十九大的投诉信20171016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4、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 - - 厦门网






5、几位法官接续办假案,六百多份证据纠错难-福州便民网






6、厦门法官枉法裁判 抓人封店强迫搬迁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7、致信中央巡视组组长,期望法官能秉公办案-海峡社区-厦门网






8、以言代法,违法办案,同法院同法官同案不同判 -- 厦门网





9、隐瞒证据,隐瞒事实,同安的法官办糊涂案
- 海峡社区 - 厦门网





10、租地经商办企业没违法,判“土地腾空返还”我不服- -厦门网








11、陈永康给福建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投诉信- -厦门网








12、陈永康给政协第十三届厦门市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的投诉信
-- 深圳论坛






13、给厦门市第十四届人大第四次会议全体代表的一封信- -厦门网






14、陈永康投诉信的贴文与网址(2016-05-15)_ _厦门小鱼网






15、陈永康给厦门市委书记裴金佳的投诉信--福州便民网






16、陈永康投诉数十次,请告知“办结”的情况
-- 同安生活网






17、希望厦门市人大了解民情,理解民意,及时处理陈永康的29份信访件---同安生活网http://www.365ta.com/thread-286501-1-1.html




18、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法律规定
- - 厦门小猪网






19、租地办厂没违法,胡审乱判我不服 - 同安生活
- 同安生活网






20、陈永康给福建省政法委的投诉信 -放眼天下
- 上海论坛






21、法官枉法,有啥办法?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22、适用法律因人而异,法律天平严重倾斜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23、法官违背法律规定调查取证,采纳原告方伪造的会议记录 - - 厦门网






了解更多信息,请点击以下网址:



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_百度搜索








2018-03-01 13:07:20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信访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陈乐思、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审判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胡林蓉,民一庭审判员袁爱芬;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王辛、陈妙容、叶林薇。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2016)闽0212民初3035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3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19号(审理中);(2017)闽0212民初2820号(审理中)。


反映的情况:在陈永康的租地合同纠纷及侵权责任纠纷的系列案件中,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妙容、叶林薇、胡林蓉、袁爱芬、杨扬、陈曦、陈乐思和黄艳等人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以言代法,有法不依,违法办案,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官的公正形象。老百姓打官司难。


信访诉求:
人大加强对民事审判工作的监督,促使法官依法秉公办案力。对故意办假案办错案的法官,及时免去其审判员职务。




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同安区人大常委会:


陈永康已经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了600篇全国各地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足以证明:两任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几位法官接续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法院作出的十八篇判决书、裁定书是一堆废纸。虚假原告的诉讼给国家、集体和个人造成损失。事实如下:


一、小组长以村民小组(或居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未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未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尚不具备立案受理条件。已经立案的,裁定驳回起诉。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都是这样审判的,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2012年小组长陈瑞春4次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没有加盖小组的公章,没有提交小组会议决议,仅仅在起诉状上签有“陈瑞春”3个字,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就立案受理,并且经李强等3个法官审理后,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等3篇民事判决书和1篇(同意撤诉的)裁定书。2013年同安区法院强制执行生效判决,警车抓人,店门贴封条,冻结银行账户,强迫建材店搬迁。


二、在600篇裁判文书中,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请注意,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小组长叶文铨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也相同。


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等3篇民事判决书,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驳回陈永康上诉。(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等3份民事判决书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上诉称,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其中,法官王铁玲和章毅写的“符合法律规定”,纯粹是虚构的!法官洪德琨、王铁玲和章毅说不清楚究竟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是典型的以言代法、有法不依,枉法裁判。


四、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等3篇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3份裁定书有记载,其理由是“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但根据阳翟社区三组二审提供的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二审对此予以认定并无不当”、“关于陈永康主张小组长无权以小组名义起诉,阳翟三组在一审未提供证据证明小组长陈瑞春经授权参加本案诉讼问题。经查,根据阳翟三组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等。高级法院的法官陈曦、扬扬和陈乐思并不高级,他们也打法律的擦边球,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


五、有比较才有鉴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该裁定书记载:“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据此,本案上诉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提起行政诉讼,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一审诉讼期间,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2016年5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未明确记载参会人员,难以判断是否有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会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条件。虽然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了龙岩市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13日出具的证明、2017年1月18日《新罗区西陂街道石桥村十三小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签到表》、《石桥村十三组全体户代表会议纪要》等证据,但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体现的是一审裁定作出之后,上诉人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并不能证实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已经依法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因此,上诉人在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尚不具备法定起诉条件。原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认定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并无不当。上诉人可以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六、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比较13篇二审裁定书与3篇二审判决书,前者是足以推翻后者发生法律效力的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的相反证据:(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13篇二审裁定书,驳回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其案号是(2016)闽行终925号、(2017)闽行终39号、(2017)闽行终40号、(2017)闽行终41号、(2017)闽行终42号、(2017)闽行终43号、(2017)闽行终44号、(2017)闽行终45号、(2017)闽行终46号、(2017)闽行终47号、(2017)闽行终48号、(2017)闽行终49号、(2017)闽行终66号;(二)、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3篇二审判决书,支持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的,其案号是(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换言之,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13篇二审裁定书足以推翻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3篇二审判决书认定的“根据阳翟社区三组提供的诸多证据,可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虽然阳翟社区三组起诉时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但其事后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均能证明该事实。为免当事人讼累,本案可直接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之事实。


七、关于“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法律适用,法官是懂的。但是,我跟法官讲法律,有的人跟我耍无赖。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是集体组织,“翟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两者属于不同的民事主体,各自的权利、义务也不相同。


2、没有召开小组会议讨论决定,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即使“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只能以公民的个人的名义共同起诉,而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


3、即使“二审提交的请愿书、会议记录等能证明阳翟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代表阳翟三组提起本案诉讼”,也不能证明一审原告起诉时已经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4、以二审形成的证据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6、2010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明确了村民小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7、在每一次庭审中,陈永康总是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无权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但是法官均不予理睬。   


上述法律知识,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陈曦、杨扬、陈乐思等人是懂的,不该装糊涂,更不该跟陈永康耍无赖。


八、小组长陈军民3次以小组的名义反诉,陈永康提出抗辩意见并提交大量的证据。但是,几位法官均对陈永康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大量的证据不予审查、采纳或采信,以言代法,违法办案。


1、陈永康以合同无效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起诉,小组长陈军民以小组的名义反诉,法院并案审理,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2015)同民初字第2721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驳回陈永康的再审申请。


2、小组长向法院提交一份有96个村民签字同意的《村民小组会议决议》作为证据。虽然,在(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明“该决议是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说明情况后分头找其他村民签字,未召集全部小组的人开会。”
陈永康多次指出该《会议决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并主张“陈军民及律师没有资格代表小组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但是承办法官总是根据该《会议决议》支持小组长反诉,并且认可小组长陈军民聘请律师代理诉讼。


3、法官章毅、陈妙容、胡林蓉已经把该《会议决议》当作尚方宝剑,不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法律法规当作一回事。


4、“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只是小组长陈军民的说辞,陈军民并没有提交“先召集十几个人开会”之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以及章毅、陈妙容、胡林蓉等人均违反该法律规定。


法官有法不依,法律还有何用?


九、针对小组长是否有权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争议的事项,承办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对不同诉讼当事人提出了不同的主张,给出了不同的认定和裁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导致法律天平严重倾斜。其做法极其不公正,很不负责任。


1、陈永康以388份全国各地人民法院作出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作为证据,提起侵权责任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小组长陈瑞春没有资格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请求法院判令陈瑞春赔偿陈永康经济损失。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驳回陈永康的全部诉讼请求。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以
“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为由,承办法官叶林薇、袁爱芬对陈永康所提交的
“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等大量的证据不予采纳。


2、实际上,电脑以关键词“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库中搜索后找到该388篇裁定书,这就体现有关联性。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胡林蓉认定这批388篇裁判文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乃指马为鹿,睁开眼睛说瞎话。陈永康提交了大量全国各地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用以解决法律适用问题,法官叶林薇、袁爱芬认定这些裁判文书“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系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


3、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其适用法律与388篇“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相同;在(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民事判决书中,同安区人民法院支持小组长陈瑞春以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的名义起诉,适用法律不同。(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裁定书的一审案件与(2016)闽0212民初3035号案件的承办法官都是叶林薇。


4、在(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中,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裁定,驳回叶文铨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闽02民终字第469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陈永康的上诉,维持原判。这两份裁判文书的承办法官均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胡林蓉。


5、前案,法官叶林薇、胡林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的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小组长以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名义反诉;后案,叶林薇、胡林蓉以“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为事实根据,无任何法律依据,支持小组长以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的名义反诉。


法官叶林薇、胡林蓉办案不公,同法官,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十、李强、洪德琨等法官办案不公,导致法院对陈永康租地合同案件的判决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等诸多问题。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可了解更多信息。篇幅所限,简述如下:


1、原审判决书认定诉争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然后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关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之规定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不等同于“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土地性质不同则所涉及的法律适用也不同。法律并没有规定“集体所有土地”、“集体土地”或“集体用地”不得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男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不等同于人不得进入女厕所,一样的道理。


2、原审判决书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陈永康不服,理由是:《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即使违反该法律规定,也不导致租地合同无效


3、根据《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2006年实行“村改居”撤销阳翟村委会,设立阳翟居委会,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而实行“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用的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土地的集体和个人享有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因此,2009年陈永康签订土地续租合同,不会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


4、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起诉,诉求法院确认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与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原判决遗漏了“确认2009年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李强、王辛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以掩盖“村改居”后土地的所有权性质变化而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错误之事实。法官李强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对其遗漏的诉讼请求不作表述,可查阅卷宗中原告方提交的“增加诉讼请求”。


5、《民事诉讼法》第二百第(十一)款明确地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
“原判决遗漏诉讼请求”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但是,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等2篇民事裁定书认为“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驳回陈永康再审申请。陈永康不服,理由是:法院对“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尚未审理,凭什么认定“是否存在两份合同并不影响判决结果”?陈曦、杨扬和陈乐思等法官枉法裁判,不讲道理。


6、经法官李强审理后,同安区人民法院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2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陈新历1999年租地合同和2009年续租合同均无效,但是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判决书中,仅判决陈永康1999年租地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陈永康2009年续租合同无效――同法官,同时间,同法院,同案不同判


7、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中,原审法院判决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并没有判决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而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正在履行中,法院却判决土地腾空返还,没有道理


8、在(2012)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书中,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第64号、第177号、(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中,在(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第144号、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承办法官李强、王辛、章毅、王铁玲、胡林蓉、陈曦、杨杨和陈乐思均删改法律条文,把《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改写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删除“的”字。原文意,土地的所有权是农民集体的;删改后,土地的所有权是谁的并不清楚,承办法官擅自扩大了《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适用范围。


9、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第三十八项,内容为“三十八、请求法院必须认定的事实是:在被告于2017年1月3日提交的3份裁判文书中,没有存在任何事实能够证明“陈瑞春于2012年4月9日以小组名义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然后,该判决书称“陈永康对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无异议”,显然法官袁爱芬写判决书造假。


10、在(2017)闽02民终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书中,法官袁爱芬删除陈永康上诉请求中重要的文字部分,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的规定,“以第三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11、几位承办法官在不同的判决书中还删改陈永康抗辩意见的关键词,把“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改写成“履行民主设定程序”、“履行民主一定程序”,把“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改写成“一审法院没有在判决书中查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等等。假如笔误,为何笔误均对陈永康不利


12、陈永康8次走进厦门市规划局索取土地规划图,规划局以“地理信息保密”为由不予支持。经投诉市长专线后,2014年4月,厦门市规划局才提供1998年同安区土地规划图,证实诉争的土地早就被政府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诉争的土地不是农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证明陈永康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不违法。二审,2012年,陈永康在上诉状中请求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厦门市规划局调查收集证据(土地规划图),但是,法官洪德琨、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2014年4月,陈永康申请再审期间,该土地规划图作为证据分别交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陈曦、杨扬和陈乐思,但是均不被采纳。法官陈乐思在(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民事裁定书中认定该土地规划图不是新的证据。省市两级承办法官均违反相关的法律规定。


十一、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18篇“陈永康系列案件”的生效裁判文书中,根据“小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反诉”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有权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只有认定的事实,并没有适用的法律,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七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


十二、在600篇裁判文书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和其他法院一样,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但是“陈永康系列案件”的裁判文书除外;在18篇“陈永康系列案件”的生效裁判文书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同安区人民法院认定“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代表小组起诉、反诉”,没有法律依据就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有权代表阳翟三组起诉、反诉。如此适用法律因人而异,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八条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之规定。


十三、总而言之,2012年以来,法官对陈永康系列案件的基本事实(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起诉时,并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认定,对争议的焦点(小组长以阳翟社区三组的名义起诉时,是不是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不予表述,对法律适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判定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是否有权代表阳翟社区三组起诉、反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不予审查。陈永康已经信访投诉数十次,法官没给任何“释法答疑”。2016年3月以来,从互联网下载大量“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案件的裁判文书,是新的证据,足以证明法官李强、王辛等人办假案办错案,故陈永康多次向法院提交了再审申请书,请求法院由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再审,没有回复。


因为,陈永康给中共党的十九大主席团的投诉信――《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经中共厦门市委常委、厦门市政法委书记李伟华批示和签名,转给同安区政法委,再转给同安区人民法院。同安区人民法院院长、民事庭庭长和立案庭庭长的意思是:陈永康走审判监督程序,不宜再信访投诉所以陈永康再一次提交再审申请书,收件人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龙辉、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李昌明。


十四、几位厦门法官接续办假案,办错案,错案不改,错上加错,越审判越乱,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有待纪检监察部门深入调查。虽然一审、二审的审判长李强、洪德琨均已调离法院,但是法官对审理案件终身负责,不能一走了之。


信访人    陈永康


2018年3月5日






附件:一、证据材料1、(2017)闽行终39号行政裁定书;2、(2017)闽行终40号行政裁定书; 3、(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4、(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5、(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民事判决书;6、(2016)闽02民终4697号民事判决书;7、600篇裁判文书的案号清单;二、陈永康投诉信的名称与网址。


2018-03-06 07:11:14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

[原创]厦门法官办假案,信访数十次,铁证如山,讨公道难 【以案说法】-凯迪社区
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654389&boardid=25

2018-03-07 07:24:12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请绑定实名后进行跟帖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岛新闻客户端
×

用其他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