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到第

律师辱骂法官“垃圾” 被罚5万冤不冤?

人气:6673 回复:1

  据现代快报报道,江苏衡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封某在其与南京某公司、林某、孙某名誉权纠纷案件中,因一审败诉,2017年8月24日,封某在上诉状中使用“垃圾”、“狗屎”等侮辱性言辞,被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认定为构成妨害民事诉讼,秦淮法院开出(2017)苏0104司惩1号罚款决定,对封某处以罚款5万。

  1511355364

  1511355364

  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决定书。

  法院对律师开出罚单非常罕见,但封某在上诉中只是一名当事人,并不执行律师职务,如果本案中封某是以律师身份代理他人案件,在上诉状中使用了上述不当言辞,法院对其开出罚单事情可能要复杂的多。

  本人认为,如果一审没有枉法裁判,从法律层面来讲,封某的上诉状内容应认定为对人民法院的侮辱,因为判决书是以人民法院的名义出具的。同时,由于案件一审判决书是由承办该案的法官以人民法院的名义出具的,反映了承办法官对案件的观点,从这一点上,当事人封某在上诉状中使用“垃圾”、“狗屎”的表述也侮辱了司法工作人员。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诉讼参与人对司法工作人员进行侮辱、诽谤的,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该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还规定,对个人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10万元以下,拘留的期限为15日以下。被拘留的人,由人民法院交公安机关看管。在拘留期间,被拘留人承认并改正错误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提前解除拘留。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秦淮区法院对封某作出的处罚是有法可依的,不被拘留,还算是庆幸了。

  但问题是,封某为何对一审裁判结论不满?秦淮法院的决定书中称,封某在上诉状中发表“一审判决将法律视为狗屎,上诉人也就不拿狗屎恶心人”、一审法官“糸混入人民法官队伍、某某某分子”法官“是垃圾法官”,法院“是垃圾法院法官”、垃圾法院、法官“一年判错了三百多个冤假错案”。笔者倒认为,封某如果说的是真话,就谈不上什么侮辱、诽谤了,外界听起来甚至会觉得痛快淋漓;反之,受罚自然是活该。

  基于法治的言论自由原则,公民有权对公权行使过程的合法性、正当性以及公权者的素质、品行等提出批评,司法权作为公权的一种也不例外。当然,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特别是不能无端损害司法的尊严与权威,但司法的这个尊严与权威首先是靠自身的公正来支撑的。否则,司法自我践踏了尊严和权威,公民发表一下不满情绪,又有啥不可?

  因此,具体到本案,秦淮法院对封某作出罚款决定未免早了些,还是先审视一下“一年判错了三百多个冤假错案”到底有没有这回事,甚至不妨等到封某的二审判决下来再行定夺也不迟。文/郑智银

  附: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苏0104民初6269号

  原告:封某,男,1972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江苏衡鼎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南京市建邺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英、刘绪军,江苏衡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京广播电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秦淮区白下路358号广电大厦1911室。

  法定代表人:高顺青,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剑峰、张赛,江苏袁胜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某,女,1951年9月19日出生,汉族,南京玻璃纤维研究设计院退休职工,住南京市秦淮区。

  被告:孙某,女,1961年7月3日出生,汉族,南京刘长兴饮食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住南京市秦淮区。

  原告封某与被告南京广播电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广电集团)、林某、孙某名誉权纠纷一案,原告封某于2016年7月6日向法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顾宝钢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6年8月19日、9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6年10月31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封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许英、刘绪军,被告南京广电集团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剑峰、张赛,被告林某、孙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封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南京广电集团立即停止”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的节目在互联网等媒体上的传播,并判令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具体形式为要求其连续三个月在南京电视台黄金时间段对事实进行澄清,并进行公开道歉);2、被告林某、孙某为原告封某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公开道歉(具体形式为在江宁翠屏清华园公告栏张贴书面的公开道歉信,对事实进行澄清,并进行公开道歉);3、三被告共同向原告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事实和理由:封某系南京市江宁区翠屏清华园业主委员会主任,在小区内深孚众望。2015年10月23日,南京广电集团之《直播南京》节目播出了名为”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节目中,三被告捏造事实对封某进行了不实报导,并用侮辱性言辞对封某作不实的负面评价,造成封某声誉、形象的极大损害歪曲。同时,节目未经封某本人同意擅自泄露了封某住址与私人电话。被告在节目中将业委会的集体行为歪曲为封某个人行为,事实上是小区业委会的集体决议交付封某与另一委员办理印鉴变更手续(后应银行要求销户),被告却说成是封某的个人行为;被告将封某等人应银行要求”销户”行为歪曲为所谓”转走”资金;将正在办理中的销户行为诡称为已经”转走”,事实上资金一直在银行手中。该报道的标题即毫无依据地以”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对封某进行诬蔑。被告更以”钻法律空子”等言辞对原告进行侮辱。被告还在报道中捏造采访对象身份企图增强节目可信度,所谓的业委会副主任林某早已被除名且已经变卖房产丧失业主身份,孙某的所谓会计身份完全系编造子虚乌有,其从来不是业委会会计。南京广电集团伪造录像资料,编造出所谓的对封某的”电话采访”。事实上,封某根本没有接受其电话采访,仅约定在10月22日中午12点联系确定采访时间和地点。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以及《侵权责任法》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诸被告应当对前述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南京广电集团答辩称,案涉报道的内容均是记者对相关人进行的采访和对封某电话的采访录音,和封某进行了电话沟通,封某在电话中就记者所要调查的事实进行了陈述,节目反映的内容、事件、人物都是客观真实的,不存在对封某的侮辱行为,也没有侵犯封某的故意,不构成对封某名誉权的侵犯。南京广电集团对当下小区业委会中出现的问题进行的报道符合新闻评论,封某在这起业主纠纷中存在过错,南京广电集团并没有虚构,不对封某构成名誉侵权。

  被告林某、孙某答辩称,同意南京广电集团的意见,事实也是这样的,林某、孙某不该赔礼道歉,不该赔偿封某精神抚慰金5万元。

  原告封某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下列证据:

  1、南京广电集团制作并于2015年10月23日在《直播南京》播出的名为”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的视频,证明视频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对封某名誉构成侵害;2、2015年10月10日业委会决议,证明业委会销户的原因及销户后账户余额的去向;3、2015年7月20日封某在小区业主群的QQ聊天记录、2015年7月16日封某与孙某的微信聊天记录、公告一份,证明林某、孙某业委会成员身份的丧失或者变动的必要性和紧迫性;4、2015年10月22日南京广电集团记者与封某的电话录音,证明南京广电集团的主观恶性;5、百度视频,证明南京广电集团制作的节目在百度上还能搜到,节目所反映的事实还在传播。南京广电集团对封某所举证据1、4、5没有异议,予以确认,对证据2、3真实性有异议,不予确认。林某、孙某对封某所举证据1、证据3中的第一条、第二条、证据5没有异议,予以确认,对证据3中的其他内容、证据2、4不予确认。

  被告南京广电集团就其答辩的事实依法提交下列证据:

  手机短信记录、节目截屏,证明业主委员会的经费在2015年10月8日被转出的事实,节目报道都是有素材映证,是客观的。封某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南京广电集团的报道从标题到最后都可以看出其指名为封某,让观众都能看出封某想侵占公共经费,从截屏上无法看出是封某想转走。林某、孙某对南京广电集团所举证据不持异议,予以认可。

  被告林某、孙某就其答辩的事实依法提交下列证据:

  2015年6月20日公告(复印件),证明封某公章私用,不认可封某所说其不是业委会成员的事实。封某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该证据属于证人证言,证人应该出庭。南京广电集团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

  审理中,本院根据封某的申请:1、通知案外人陆永和出庭作证,同时接受双方当事人的质询及法庭的询问;2、至交通银行南京将军大道支行调取南京翠屏清华园业委会销户、转款的相关资料,封某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南京广电集团、林某、孙某除对该组证据中来源于业主委员会的证据的真实性不能确认外,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

  经原、被告双方诉辩及举证、质证并经庭审,现查明,2014年1月,经南京市江宁区翠屏清华园业主推选,封某、林某、孙某、陆永和等11人被选为业主委员会成员,任期四年,其中封某任主任,林某、陆永和任副主任,该选举结果在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物业管理办公室登记备案。林某在业主委员会中负责财务和安保,与财务相关的银行印鉴章(含财务章、封某的个人章)由林某负责保管,孙某配合林某从事出纳工作。2015年10月,南京广电集团记者就业主反映的翠屏清华园财务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前往翠屏清华园等处采集新闻,并在当年10月23日新闻综合频道下的直播南京播出了名为”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的新闻评论性节目,封某看到该新闻报道后,随即向南京广电集团提出异议,未果,遂诉至法院。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新闻报道侵害名誉权责任的法定构成要件包括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新闻媒体只有违背了真实性的审查义务,故意歪曲事实进行不实报道,或者因过失未尽合理审查义务导致不实报道的,才构成侵权。反之,新闻媒体没有歪曲事实、不实报道的主观故意或过失,且有合理可信赖的消息来源为依据,则不承担侵权责任。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三被告是否虚构或编造了不实事实,侵害了封某的名誉权,造成封某社会评价降低等负面影响。本案中,原告提交了南京广电集团制作、播放的”业主公共经费被转走,始作俑者竟是他”视频,证明三被告侵犯了其名誉权。本院认为,南京广电集团作为新闻媒体,有正当进行舆论监督和新闻批评的权利,对自愿进入公众视野、借助媒体宣传在公众中获取知名度以影响社会意见的形成、社会成员的言行并以此获利的社会主体,一般社会公众对其来历、背景、幕后情况享有知情权,新闻媒体进行揭露使得报道符合公众利益的需要,由此形成了新闻媒体的批评监督责任。以封某为主任,林某、陆永和为副主任的11人业主委员会,系经合法程序设立并在政府主管部门登记备案的群众自治组织,对其在江宁区翠屏清华园开展管理活动中出现的问题,如案涉节目中反映的财务资金管理这一公共议题的讨论事关公共利益,而该公共利益发言内容关系到小区不特定多数人利益,且以维护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为目的。公众关心、满足公众知情权也是一种广义上的公共利益。封某是自愿进入公众视野的业委会主任,是否存在其在诉状中所言”在小区内深孚众望”的事实,本院无法考证,其亦未能举证证明,但其在所在小区有一定的知名度,且该知名度应高于一般社区居民的事实可以认定,故其对小区意见的形成、小区议题的解决、小区成员的言行等有一定的影响。鉴于业主委员会工作的公益属性,担任主任一职的封某,既然享有比一般人更多的名望和社会资源,就应受到更多的监督,对于在监督中可能出现的令人不悦的情形应有一定的预见性和容忍度。林某、孙某在接受南京广电集团记者采访所发表的相关内容,符合公共利益目的,其言论有一定的合理的事实依据,按照其智力水平和认识能力具体分析,其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据此构成名誉侵权的抗辩事由,可以此来抗辩以免除或减轻名誉权侵权的责任。案涉节目通过南京广电集团记者调查并引用多方意见,参与对业委会财务管理中存在的问题的关注和讨论,是行使媒体舆论监督权的行为。不可否认,文章整体基调是评判性的,部分用语略显尖锐,但这正是评论性栏目的特点,解释判断言辞应当坚持整体性原则,不应因此否定南京广电集团记者写作目的的正当性。封某以南京广电集团为被告的名誉权诉讼,封某应当证明南京广电集团发表的有损其名誉的言论出于真正的恶意,即明知其言论是虚假的,但并不在乎它是虚假的而不计后果的发表,且侮辱性言辞成为整个视频的本旨或主要用意,只有这时南京广电集团才承担侵权责任。综合全案证据可以认定争议的节目对业委会现象的调查和质疑具备事实依据,记者写作目的和结论具有正当性,封某对于公众和媒体行使言论自由及舆论监督等权利时妨害其人格权益的行为负有一定限度的容忍义务,依法依规处理业委会事务。节目中虽个别用语令人不快,但仍属于法律上要求当事人保持适当宽容度的言论。林某、孙某”意见表达”是对公共事件中封某的”善意规劝”,南京广电集团对业委会管理乱象的监督批评,其本身并无诽谤或侮辱封某人格的主观恶意,该行为为系对公共事件及公众人物的正当批评监督,即使节目中披露了封某的住址与私人电话,也不构成对封某的侵权。因为判断新闻媒体的报道是否侵犯公民的隐私权,不在于该报道的内容来自何处和是否为客观发生的事实,而在于该报道的内容是否涉及社会政治及公共利益,公民对此是否有知情权,如果回答是是肯定的,该报道即使披露了权利人的隐私,也不构成侵权。审理期间,经法庭释明,封某不再就隐私权主张权利。南京广电集团对争议节目在其媒体上播放不构成对封某名誉权的侵害。本院对于封某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三被告也应注意言论自由是有一定法律边界的,在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时遵循客观、理性、宽容、节制的表达,对事不对人等原则,使自己的言行符合人们的道德期待。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封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原告封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户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南京市汉口路支行;账号:43×××18)。

  审判长顾宝钢

  人民陪审员鲁莉萍

  人民陪审员汪琴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一日

  见习书记员韩春文

打赏TA共获得: 金币:0
还没人打赏
分享给好友
2017-09-12 16:07:35 来自青青岛社区回复 | 引用 | 编辑 | 举报
回复:

{123}

2017-09-13 04:48:47 来自青青岛社区
回复此贴
用户名: 密 码: (已经输入0字节) *
 
主  题:
 
 
上传图片
 
分享

48小时点击排行

精彩图集

更多

本论坛本周Top10

打赏

金币:

评语:

可选评语:
  • 祝福……
  •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 不作死就不会死

顶部 客户端
青青岛论坛官方微信
×

用其他账号登录: